第二卷 第六十章 龙御归天

  第二天一大早,掩埋刘豪和他两手下,我的命是刘豪救的,所以萧连山怎么也没阻止我用带伤的手给他们挖坟,几铲下去我掌心的伤口就裂开,顺着铁铲一直往下流,坟坑你的土都是红色,整整一上午没人说一句话。

  越千玲胆子向来小,可她却把他们三人的尸体清理的干干净净,用她的话说,送自己亲人走,有什么好怕的。

  秦一手坐在老远抽他的叶子烟,依旧是满脸的冷漠,似乎他对生死有一种见惯不惊的麻木,掩埋他们三人后,秦一手还是亲自给他们做了法事超度。

  刘豪留下的那间房子已经不能再回去了,越千玲带我们去了岚姨留下的一处房子,这里除了越雷霆和越千玲外再没人知道。

  秦一手再没提过救我的事,我只有三日阳寿,事实上我并没放在心上,不过越千玲从回来就没消停过,秦一手去什么地方她就跟什么地方,啥也不说就眼巴巴的望着他。

  “你放心,我答应的事一定会做到。”秦一手都被她看的有些不知所措。

  “爹,我这命格要延寿不能借普通人的阳寿,真要救我,该怎么做?”

  “你是帝王之命,由星辰神众庇佑,你的命书寿诞十方幽冥都无权掌管。”秦一手又开始笨拙的卷烟叶,越千玲连忙从他手里夺过来,帮他填烟丝,生怕秦一手分神。“你的命是天命,借是借不来的。”

  “借不来?那怎么救他啊?”越千玲焦急的问。

  “偷!”

  “偷?!”我和越千玲几乎异口同声的说出来。

  秦一手点点头,接过越千玲卷好的烟,她乖巧的帮秦一手点燃。

  “说好听点叫瞒天过海,雁回自废道法,也毁了他的天命,时辰一到他就会寿终正寝,没人可以更改。”

  “秦叔,那到底要怎么样才能瞒天过海呢?”萧连山急切的问。

  秦一手答非所问的让萧连山准备干稻草和斑竹,说明天带我们去一个地方就知道了,越千玲心急火燎,如果秦一手没推算错,我的阳寿就只剩下明天最后一天。

  第二天秦一手带我们去的地方叫嘉午台,位于京兆城东南三十里外。

  去嘉午台的路上我把武则天和上官婉儿的事告诉了萧连山和越千玲,对于一个千年前的女帝和两朝专美的女才人,萧连山保持了惯有的木讷和茫然,这个足以让任何人瞠目结舌的事情落在他眼里,远不如他手里的白面馍。

  越千玲的反应倒是让我有些意外,换成之前的她,估计上山这一路我都不想清静,经历过这么多事后,我在她脸上看见少有的沉静。

  “难怪我说为什么挺怕她的,原来是女王,当时武则天扔了安琪的玉环,我就感觉奇怪,像她那样有修养的女人怎么可能突然性情大变,现在想想换了是我,也会这样,一个开疆扩土的女王又岂能是杨玉环可以相提并论的。”

  萧连山听到越千玲提到顾安琪,馍刚放在嘴边手就慢慢沉下去,我在旁边看的透彻,他是一根肠子通到底的人,心里藏不住事,喜怒哀乐全写在脸上,我知道他想顾安琪。

  “安琪没事的,魏雍把她遣送回香港了,早晚还能再见到他。”

  萧连山默不作声的点头,神情有些黯然。

  嘉午台由东西南北中五座山峰组成,中心最高点岱顶,我们就站在上面,俯视天府关中,真是上逼诸天方觉红日近,下观渭水缭绕长安城。

  越千玲完全没心思看风景,登上岱顶已经是中午,看秦一手还是不慌不忙的样子,在旁边有些焦躁不安。

  “时辰未到,他死不了,别老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秦一手甚至连头也没回,以我对秦一手的了解,如果不是越千玲卷烟技术颇有天赋,向他这样喜欢安静的人,恐怕早把越千玲推到山下去了。

  我看越千玲吐着舌头在他背后做鬼脸,差点没笑出声来,秦一手低头掐算,忽然指着嘉午台对我说。

  “你能找到明十四陵说明你风水堪舆之术并非浪得虚名,你看看这里风水如何?”

  我放眼望去,这岱顶其形奇伟壮观,大有由东山底看,像一只猛虎,正欲扑向秦岭,由西面看,像一条巨龙,似在白云中腾空而起,峰峻景胜美不胜收,可说到风水,五峰零散难以聚气,东西两峰残断不连难形玉屏,山体多石锋锐清寡,这嘉午台风水毫无可取之处。

  秦一手听我说完指着岱顶西面的一条下山通道说。

  “那你再看看这个。”

  此处壁立过千仞,径宽仅三尺,中突而旁杀,两旁全是看不到底的深渊,令人心惊目眩,不敢俯视。

  但这条通道由下至上蜿蜒盘绕,不偏不倚直到岱顶,本来稀松平常的风水却因为这条通道顿时变的凶险。

  这是龙脊。

  支撑的正是岱顶仰天的龙头,周围四峰犹如锁龙住将石龙困于其中。

  “这是风水堪舆术中难得一见的凶局,困龙局!”我恍然大悟说。

  秦一手满意的点点头,站在山巅,空旷的衣袖随风摆动,他只手放在我眼前,我从这个角度望去,刚好覆盖其余四峰。

  “我今天就再教你一个堪舆术里极其罕见的风水,你说的没错,这里的确是大凶之相的困龙局,水无山则气散而不附,山无水则气寒而不理,这嘉午台五峰华俊缺水难聚气,山势孤清风过啸林,风水里最重要的藏风聚气一样没占,所谓山水山水,有山必有水,可唯独这里没水,四峰锁石龙,无水难冲天,这里是天赐之脉、伏羲之地!”

  我眼睛一亮,在秦一手的古书了我看过关于天赐之脉、伏羲之地的堪舆相论,不过此风水千年难遇,具体有什么用我也不知道。

  秦一手不慌不忙的对我说。

  “这是唯一可以救你的办法,你阳寿在未时将尽,可偏偏今日午时九星闭宫,你是天命,有星辰神众护佑,但九星闭宫紫薇帝星暗淡,这天赐之脉、伏羲之地是风水奇地,人力不可动,神力不可改,借助这里风水刚好帮你瞒天过海。”

  我恍然大悟的点着头,萧连山不明白秦一手说的是什么,急切的问。

  “秦叔,咋样做才能救我哥命?”

  秦一手让萧连山把带来的斑竹扎成十字形插于岱顶龙头之上,再用干稻草在斑竹上扎成人型,最后让我将八龙抱珠项链戴在草人身上。

  看到这里我忽然明白秦一手的意图。

  “爹,斑竹空心形如骨架,稻草为肉皮,八龙抱珠里有我的血,我是第九条龙,未时一到就会龙御归天,将草人插在石龙头上,再加上九星闭宫混沌不开,未时龙御归天的不是我,而是这条被锁了几千年的石龙,因为此地神力不可改,既然有龙归天,星辰神将会误以为留在世上的任然是被锁的石龙,这就是瞒天过海!”

  秦一手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声音低沉的说。

  “终究还是倒行逆施逆天而行,希望我没救错你……”

  正如同我预计的那样,未时一到石龙头上的稻草人腾起一团火光,慢慢烧成灰烬,到最后只剩下八龙抱珠项链静静的躺在龙头上,然后脚下的岱顶微微抖动一下,一股强劲的风力从石龙四周波及开去,震散了缭绕在山间的云雾。

  迎面吹来的风清新爽人,风在山间呼啸而过发出犹如龙吟般的声响,最后直冲九霄。

  越千玲自始至终都紧张的盯着自己的表,未时一过她整个人瘫软的坐在地上,冲着我傻笑,秦一手说过我阳寿尽于未时,既然我还活着,说明瞒天过海成功了。

  萧连山走过来,脸上的淤青还没消,他笑的样子很可笑,对着我抱怨的说。

  “知道有办法,哥你就该早点告诉我。”

  “怎么了?”我问。

  “我打碎了木门,好像把指骨给打断了。”

  看着萧连山憨厚的表情我和越千玲都忍不住笑起来,当目光落在秦一手身上时,我慢慢收起了笑容。

  秦一手似乎一点都不为我高兴,脸上的表情反而更加沉重。

  “我虽然瞒天过海救了你,可龙御归天你的命书已废,从此你再没有神众庇佑,今后是吉是凶就全靠你个人了。”

  说完回头看着越千玲极其严肃的说。

  “别忘了你立在百鬼七煞荡魂符上的誓言。”

  “秦叔,您就放心吧,雁回哥不会是那样的人,什么鬼不鬼的我不管,我只相信永远也不会有您担心的事发生的那天。越千玲很自信的笑着。

  秦一手无力的叹口气声音低沉的对我说。

  “魏雍当时放你走,是因为他知道你命不久矣,如今你还活着,只有你能帮他找到九天隐龙决,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提到魏雍我才想起一件事,秦一手早就知道武则天和上官婉儿还活着,他知道的事远比我想象的多,之前秋诺帮魏雍藏魂,所以我始终算不出魏雍是谁。

  想到这里我好奇的问秦一手。

  “爹,魏雍到底是谁?”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