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章 貔貅吐财(上)

  我环顾满屋足以以假乱真的赝品,对越雷霆摇摇头,告诉他这趟恐怕是白来了,没什么有价值的物件。

  钟卫国自知理亏走到越雷霆身边,动作缓慢淡淡,手里还把玩着他的紫砂壶,良久才阴阳怪气的说。

  “越老大,今天是钟某打眼,物件没看清是我眼力劲不行认倒霉,可没把人看清,我这几十年算是白活了,得罪的地方请越老大海涵。”

  钟卫国最后一句话明显说的是给我听的,我寻思他话中的意思,应该是说如果今天越雷霆没带我来,现在越雷霆手里的蛇皮口袋应该已经是他的了。

  钟卫国说话的时候,我看见他手中的那把精致的小茶壶,心里咯噔一下,还是走眼了,连忙告诉越雷霆,这件是真的,树瘿壶!这可是名壶啊,这物件市面上可真是不多见,称得上是珍品中的珍品!

  钟卫国一愣,低头看看手中的茶壶,表情有些奇怪。

  “秦老弟的眼力果然不同凡响。”

  钟卫国一边说一边把茶壶小心翼翼的送到越雷霆的手里。

  “今天是我钟某招呼不周,让越老大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小小礼物不成敬意,算是我钟卫国给越老大陪个不是。”

  越雷霆也不客气,接过手掂量几下,从蛇皮口袋里随手拿出一叠钱。

  “你当我越雷霆是什么人,东西是真的,明码实价该多少就多少,一分钱不会少你的。”

  “今天是我理亏于人,既然越老大看上眼,我怎么好意思收这钱,就当交个朋友。”钟卫国再次把钱推了回去。

  “霆哥,你和这样的人客气啥,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今天不是哥指不定被他骗多少,你瞧着满屋的家伙事,是存了心要坑人的,像他这样的人,不教训教训,不会知道天高地厚的。”萧连山一把从越雷霆手里抢过钱放回去。“还给钱便宜死他了,咱们也不能白被他骗过来,他既然要给,霆哥,你就拿着。”

  我知道萧连山性子直,脾气也不好,只要见到这种作奸犯科的事就气不打一处出。

  “霆哥算了,既然钟先生要送你,你就拿着,连山你也别说了。”

  “算了?!这样的人咋能就跟他算了。”

  萧连山本来就憋了一肚子火,我话还没说完,又推又踢半会功夫,满屋的物件都被他砸的稀烂。

  “呵呵,这些都是祸害人的玩意,今天骗不了我们,指不定他还会用这些去骗多少人,现在我都给砸了,看你还怎么去害人。”萧连山一脸正气的拍着手上的灰正义凛然的说。

  我一瞧这架势就知道要出事,越雷霆也是性情中人,虽然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但坑蒙拐骗这些下三滥的手段一直瞧不上眼,现在被萧连山这几句话一说,果然顿时来了劲,想都没想就把手里的紫砂壶也砸了。

  “我兄弟说的对,你人脏手里的东西也干净不到什么地方去,送给我我都嫌丢人,姓钟的,东西今儿是我越雷霆砸的,不服来找我,随时等着你,还有……给你两天时间,自己收拾东西滚,我不想在我地界上见到你,你记好了,超过两天如果再让我见到你,棺材花圈加上下葬的钱老子给你包了。”

  我看见钟卫国蹲在地上默不作声的拾起被越雷霆摔破的紫砂茶杯,慢慢站起来,脸上依旧挂着奇异的笑容。

  “是我先坏了规矩,在越老大地头招摇,是我的错,越老大怎么说我救怎么做。”

  钟卫国摘下一直戴着的墨镜,那是一双小的如同鼠眼的眼睛,当他笑的时候,由于脸颊上的肉太多,眼睛被挤成了一条缝,看着让人很不舒服。

  我看了钟卫国一眼,心里微微一惊,左手的手指连忙在下面快速掐算,然后我整个人一怔,当着钟卫国的面我不能说太多,手紧紧抓住越雷霆的手臂说。

  “霆哥,今天下雨路不好走,天快黑了我们先回。”

  越雷霆应该可以感觉到我在他手臂上暗暗用劲,几十年刀口舔血的人知道我在示警,点点头默不作声跟着我往外走,

  当我们三人走出地下室,背后传来钟卫国平静的声音。

  “雨湿路滑,三位路上小心!”

  我没有回头,抓着越雷霆的胳膊走的更急。

  出了门,走到院子里,我环顾四周,寻常的农家小院,枯竹扎成的篱笆把房子围了一圈,进来的门口有两个不知道挂了多久破烂的红灯笼,房子后面不偏不倚一块青石刚好遮住屋后,两个石头老虎不伦不类的摆放在堂屋门口两侧,旁边的水井被石盖封着。

  我心里越了越紧张,我宁愿自己刚才算的是错的,不然麻烦就大了,连忙再次在左手张开五指快速的掐算,大拇指停在食指之上,我心里一片冰凉,暗暗责怪自己实在太大意了。

  萧连山一脸茫然不知所措,他看我表情不太对劲,知道多半出事了,问为什么怎么了,我来不及解释,让越雷霆把钱给我,越雷霆把蛇皮口袋递过给来,我胡乱抓出一叠,开始撕扯成碎片,越雷霆看的目瞪口呆,我递过一叠给他,让他像我这样撕碎。”

  我看越雷霆犹豫了一下,知道他心痛,即便他再有钱,可看着一叠钱在我手里变成碎片,我估计他的心现在都在收缩,不过看我如此紧张的样子,越雷霆一咬牙跟着撕烂手里的钱。

  我一边撕钱,一边让萧连山去推开那边水井上的石头。

  我把撕烂的钱收在手里,忽然抓住越雷霆的手指,还没等越雷霆反应过来,就一口咬破他指尖,疼的越雷霆青筋直冒,从指尖留出的血被我淋在碎烂的钱上。

  萧连山在堂屋旁边说石头推开了,我告诉他找一片树叶放到井水里。

  越雷霆指尖上的血不停往外涌,我抓着越雷霆的手,一把扯开越雷霆的衣服在他胸口画着符,口里细细念着。

  “雷祖圣帝,远处天曹,掌管神将,邓辛张陶,能警万恶,不赦魔妖,雷声一震,万劫全销。”

  等我口里念完,越雷霆胸口的符刚好画完。

  萧连山很诧异的在井边说树叶放到水里就枯萎,然后慢慢往下沉,我心里一阵寒凉,告诉萧连山千万不要碰到井里的水,那是亡腐之水!”

  我捏着越雷霆的手指,把他拖到水井边,让萧连山在树上摘八片新鲜的树叶,不能有半点枯黄,交叉重叠,叶尖不能相交,中间有树枝穿连,把越雷霆指尖血抹在树枝上,然后放在水井里。

  我说完捧起刚才滴过越雷霆血的碎钱,在堂屋两边的右边的石虎口中一放了一些,然后回到院中间脚踏罡步斗,左手五指指尖全朝上,中指及无名指收弯入掌心,掐成三清指决,围着屋外的小院把碎钱撒了一地,最后回到原位,地上赫然出现一个由碎钱组成的图案,我仔细一看居然坤卦。

  “哥,浮起来了,按照你说的八片树叶交叉重叠,叶尖不相交,中间用霆哥血抹的树枝穿连。”萧连山大声对我说。

  我稍微松了一口气,让越雷霆去进院子的左右两边有枯竹扎的篱笆,你把手上血洒在上面,越雷霆看看手指上的伤口早已凝固,听我还要血,无奈的说。

  “没了,都被挤干了。”

  “再咬开伤口,继续挤。”我很干脆的回答。

  “还咬?!再挤我救要失血过多……。”越雷霆一脸茫然。

  我抬起头很严肃的看着越雷霆,告诉他,如果没有他指尖的血,今天他就得死!

  越雷霆看我一点也不像和他开玩笑,我记得他大寿那天,我也是现在这样的表情,越雷霆一跺脚狠狠一口把中指再次咬开,疼的额头冒冷汗,按照我的吩咐抹在枯竹上。

  “连山,抄家伙!什么顺手拿什么,带霆哥马上离开。”

  “抄家伙?!”萧连山警觉的四处张望,抓起地上的木棍,一把架住越雷霆的胳膊,边走边问我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环顾四周,检查我刚才所做的事看看有没有遗漏,然后告诉他,我低估了钟卫国,钟卫国这个人不简单差点没被他骗了。

  “这王八蛋想干啥?”越雷霆火气又上来。

  我从树上折断两截树枝,走到门口的灯笼处,把树枝从两个灯笼里穿透,确定万无一失以后才回答。

  “他设了貔貅吐财局!”

  “貔貅吐财?!”越雷霆想了想,诧异的问。“貔貅不是招财兽吗?”

  我扶着越雷霆急急忙忙往外走,告诉他风水局千变万化精妙无比,不同的东西摆的位置不一样,所产生的效果也不一样,都只知道貔貅是招财兽,却不知道貔貅本是凶兽。

  一旦刀兵齐举,百万貔貅!

  越雷霆虽然听不懂,但看我如此紧张,也知道事态严重。

  “貔貅不是只进不出……貔貅吐财是什么意思?”

  我说:“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貔貅吐财是主大凶,财破人亡,霆哥,钟卫国是存心想要你的命。”

1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十章 貔貅吐财(上)”

  1. 回复 2014/07/07

    人家,穴痒痒

    这是什么跟什么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