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六十一章 人外有人

  其实我心里现在最想知道的并不是魏雍是谁。

  从秦一手切断我手指把我赶出去,我和他相依为命有二十多年,大多的记忆中他是一个邋遢、软弱和贪小便宜的糟老头,只有在藏书的密室里,他会不经意间显露出不为人知的一面。

  当时我并没在意这些,毕竟在我看来,秦一手是不喜欢我的,他看我的眼神中我隐约甚至可以读出一点对我的惧怕和恐慌。

  但大多时候我对他的定义只是一个招摇撞骗的神棍,就在三天前对他的理解中甚至有些滥竽充数的味道在里面。

  就是这样一个不起眼的神棍,却修炼成了道教四大护身结界之一的漫天华盖,能赦令宗师级的道家咒法,就连他让越千玲起誓的百鬼七煞荡魂符也是银色的符箓,在道家里,符箓的颜色和道行修为密不可分,最高等级的符箓是金色,那是传说中仙人才能使用的符箓,凡人不可企及,而银色是仅次于金色的符箓。

  能达到这样的道法修为绝非一朝一夕之事。

  秦一手很明显从一开始就是知道武则天和上官婉儿还活着的事,当然还有那本九天隐龙决,所有的一切都很难让我把我秦一手和这些联系在一起。

  我问魏雍是谁,事实上我在问秦一手到底是谁。

  秦一手似乎并没想回答我这个问题,意味深长的说。

  “世上最开心的是傻子,因为傻子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不用去想,知道的越多并不是件好事,就算让你知道,又能怎么样?”

  “爹,我答应过越雷霆保他周全,既然诸多事都是因我而起,我必须负责到底,我要想办法把越雷霆还有岚姨救出来,何况我答应过亡人,我会帮他报仇。”

  “你想找魏雍报仇?!”秦一手忽然冷冷仰头大笑。“早知道你有这念想,我又何必救你,今日帮你瞒天过海以为你会幡然醒悟,如果你真去找魏雍报仇,我还不如今日就让你龙御归天!”

  “爹,雁回答应过的事就一定要做到,您说我是帝王之命,那雁回就君无戏言!”

  “即便赔上你一条命也在所不惜?”秦一手反问。

  我点点头走到秦一手身后,看着他背影肯定的回答。

  “爹,您从小就教过雁回,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

  “秦叔,您老是高人,姓秋的在您老手里都不值一提,魏雍不就位高权重嘛,如果您老能帮我哥,一定能救出霆哥和岚姨的。”萧连山一脸憨厚的说。

  越千玲抿着嘴低头乞求的说。

  “秦叔,不管我爸妈是不是亲生的,他们这几十年对我无微不至,视如己出,如今他们有难,我知道您是为了雁回哥好,不想让他以身犯险,我也不想身边的朋友再出事,您是高人,请您老救救我爸妈。”

  秦一手缓缓转过身,看越千玲哭的梨花带雨,心有不忍重重叹了口气。

  “雁回即便不废道法也未必是秋诺对手,此女的面相雁回最清楚,一般男子根本配不了他,你们为什么不想想,秋诺的本事在雁回之上,她又为什么会心甘情愿替魏雍做事。”

  “难道……魏雍比秋诺还厉害?!”我有些诧异的问。

  “秋诺又算的了什么,放眼天下能和魏雍一较高下的只有一人。”秦一手从衣兜你掏出酒仰头喝一口,淡淡的说。“可惜,这人并不是我。”

  萧连山和越千玲虽然不知道魏雍到底有多厉害,但他们看过秦一手对付秋诺简单的犹如掐死一只蚂蚁,可竟然也不是魏雍的对手。

  只有我才明白秦一手这话真正的分量,有些无力的低下头,以秦一手的道法修为称得上登峰造极,我或许穷极一生也达不到他十之一二,我本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我知道魏雍这个人不简单,可我怎么也没想到。

  魏雍竟然在秦一手之上!

  越千玲忽然满怀期望的问。

  “秦叔,您刚才说,还有一个人能赢魏雍,这个人是谁?”

  “对啊,爹,这个人是谁?”

  秦一手本已浑浊的眼神渐渐变的明亮,那目光我见过,透着敬畏和恐惧,小时候我和他对视时,他就是用这样的眼神看我的。

  “秦雁回!”

  “我?!”我一愣,目瞪口呆的张大嘴。

  秦一手默不作声沉默了半天,深吸一口气摇头说。

  “不是你,是秦雁回!”

  越千玲和萧连山相互对视,都被秦一手这前后矛盾的话弄的一头雾水。

  我反复琢磨了半天,也不明白秦一手的意思。

  “爹,我就是秦雁回啊?”

  “你可知道你为什么叫秦雁回?”

  “我知道,是取自于李清照《一剪梅》中的一句词,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原来你是这样理解的。”秦一手用袖口蹭着嘴角的酒渍意味深长的对我说。“等你什么时候明白你名字的含义,你就知道你是谁了。”

  我忽然想起魏雍那天在病房也曾经给我说过同样的话,只是当时他很诧异我会自废道法,说如果我知道自己是谁,就不会这样做了,现在秦一手也提到关于我是谁这个事。

  我是谁?

  这个问题我似乎从来都没去想过,就像我名字,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这是我唯一的理解,不过看秦一手的反应,似乎我理解是错的。

  但有一点我很清楚,秦一手是绝对不会告诉我答案的,至少现在不会。

  秦一手看了看我,语重心长的说。

  “跟我回去吧,山里虽然清苦不过安稳,人活这一辈子知足就行了,我知道你不是贪图之人,这世间是是非非有人管有人问,你又何必在意,平淡才是真。”

  “爹,您帮我瞒天过海救了我的命,既然魏雍这个人不简单,他一定会知道,不是我不想平平淡淡,就算我放心,魏雍未必会放过我,早晚他也会找上门。”我沉稳的对秦一手说。“既然爹您说秦雁回可以和魏雍一较高下,请爹告诉我,要怎样做我才是秦雁回。”

  “死了这条心吧,我救你不是想让你和人一争高下。”秦一手沉着脸转过头去坚定的说。“你也算道家之人,应该知道命由天定的道理,魏雍也好,越雷霆也罢,世间那么多事,你管的了几件,你又救的了几人,各有各命,随遇而安吧。”

  我还想说下去,被越千玲拉了拉衣角。

  “算了,秦叔不说一定有他的苦衷,能把你救回来已经很不错了,我爸妈……”

  越千玲虽然嘴上说的轻松,可我毕竟认识她三年了,她娇蛮任性常无理取闹,可她其实和萧连山一个性子,善良单纯,特别对越雷霆和岚清感情尤为深厚。

  “霆哥和岚姨是被古啸天抓去的,魏雍对他们两人没兴趣,秋诺重伤一时半会好不了。”我对她笑了笑冷静的说。“我和连山想办法,一定要把他们救出来。”

  秦一手听我这么说,冷冷一笑头也不回的往山下走。

  “我也这把年纪了,挖一个坑埋你还行,现在要挖三个,我没这气力,要去我也不拦着,当我今天白忙活,回去自个挖好坑,我帮你们收尸!”

  萧连山的没心没肺随时随地都能见着,他完全把秦一手的话当笑话在听,拍拍我肩头不以为然的说。

  “哥,你手上的伤还没好,你的坑我帮你挖吧,你好好休息。”

  我走在最后面,努力在嘴角挤出一丝笑意,心一直往下沉,秦一手没乱说,秋诺受伤不用考虑,可还有孔观和卫羽,就算没这些人,古啸天号称地下阎王,就我和萧连山两个人,恐怕我们还没见到古啸天本人,就被乱刀砍死了。

2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六十一章 人外有人”

  1. 回复 2014/02/13

    问个问题

    到底主角是秦始皇还是主角他爹是秦始皇啊

  2. 回复 2014/06/10

    逗思我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