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六十二章 高山流水今常在

  岚清留下的这套房子相信应该没人知道,可回去的时候站在门口,我看见屋里有光亮,萧连山警觉的随手抄起一根木棒,我把越千玲拖到身后,可却闻到淡淡的酒香从屋里飘出来。

  秦一手走到门口居然没有半点迟疑推门而进,他手里提着在路边买的酒杯,不多不少刚好两个,一边走一边用油渍的衣角擦拭,这是他习惯的动作,让我恍惚间又看到那个邋遢肮脏的秦一手。

  走进门的那一瞬间,萧连山手里的木棍握的更紧,我看见他眼睛都在喷火,屋外的院子里坐着一个人,一身干净的白衣,正专心致志温着他面前的一壶酒,举手投足之间看不出一丝慌乱,从容大气。

  他脸上的笑容永远是耐人寻味,轻松而沉稳,深邃的眼神很容易就让人迷失在里面,完全看不透的一个人。

  我一直很讨厌魏雍这样的笑容,可这一次他不是对我在笑。

  秦一手很平静的走过去,就坐在他的对面,把两个酒杯放在石桌上时,我才明白他原来早知道魏雍会来。

  我忽然觉得自己好幼稚,既然秦一手说魏雍的道法在他之上,这天下之大或许还真没我们的容身之所,躲在任何地方,魏雍一样也能找到。

  “回来有点早,再差半柱香这酒温的就恰到好处了。”魏雍笑盈盈的看着对面的秦一手。“秋诺回来给我说被只有一只手的人打伤,我就猜到是您出山了。”

  秦一手把其中一个酒杯推到魏雍面前,答非所问的回答。

  “高山流水今常在,一别数年故人到访何必为了无谓的人扫了雅兴。”

  “说的好,知道您出山,我特意带着这壶酒,上次我们只喝了一半,故人相逢,对酒当歌,人生几何。”魏雍浅笑接过酒杯。

  我站在门口看着这场景有些恍惚,魏雍已经不是我之前记忆中的魏雍,而秦一手也变成了在藏书房里的模样,一个干干净净,一个邋遢肮脏,相对而坐却没半点生疏,我皱了皱眉头,秦一手是认识魏雍的。

  能让魏雍恭敬的人应该不多,我记得他说过,我算其中之一,但看今天这场景,秦一手在他心里的分量举足轻重。

  这庭院里一共五个人,可在他们二人眼里,我们站着的三个好像完全不存在,越千玲有多恨魏雍不言而喻,看魏雍居然坐在那儿谈笑风生,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抢过萧连山手里的不棒,冲过去对着魏雍的头就往下打。

  我大惊失色,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当然我是很希望她手里的木棍能打在魏雍的头上,可当越千玲像断了线的风筝弹回来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这庭院里有多凶险。

  越千玲已经不省人事的昏厥过去,我把她扶在怀里,拾起地上一把尘土,朝魏雍和秦一手坐着的地方扬去,尘土在离他二人一尺的地方纷纷开始坠落,我可以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如同秦一手的漫天华盖护身结界。

  道家中人常会修炼结界护身,可真正练成的寥寥无几,除了极高的道法修为外还要悟性和机缘,特别是道法修为一朝一夕绝难圆满,需滴水穿石之志,铁棒成针之态,很多同道中人耗尽一生也未必能窥其一二。

  和秦一手不同的是,魏雍用的是五兽七星结界法。

  所谓五兽是指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狮子,七星是指北斗星。

  此结界修成可诸邪不侵,降魔去恶,不得近身,只有宗师级道法高人才能修炼而成,单凭这个结界我就知道秦一手所言非虚,魏雍简直深不可测,认识他这么久居然没发现他道法如此了得,回想起来我不由惨笑,原本以为玄学之术我天赋过人无人能及,或许在魏雍眼里我自始至终都是一个跳梁小丑而已。

  到现在我还是很好奇,魏雍到底有多厉害,虽然我自废了道法,可八龙抱珠能视阴阳两界,我闭眼将项链握于手中,慢慢睁开那一刻我目瞪口呆的说不出话来。

  青龙立于魏雍身体左侧,白虎立于他右侧,一只通体赤红燃烧的朱雀振翅护卫在他头顶,魏雍背后是一只龙龟,黄鬃雄狮守护在前。

  魏雍能召五兽实体护身,说明魏雍已经和五兽合体,这等道法我之前简直连想都没敢想过,他和秦一手虽然谈笑风生,可实际上从从秦一手坐下的那刻开始,他已经在和魏雍斗法。

  我感激的看看秦一手,如果不是他出手用漫天华盖替越千玲护守,躺在我怀里的已经是具尸体,可两个道法高人斗法又岂能分心,我看见秦一手的额头渗出细细的汗水,此刻魏雍已经占了上风。

  “请!”魏雍把温好的酒端起给秦一手倒,动作缓慢而沉稳,酒杯里的酒一滴也不多刚刚好。

  秦一手端起一饮而尽,面不改色平静的说。

  “这酒还是当年的味,可惜你我二人如今已不可同日而语了。”

  “酒这东西时间越长越醇香,隔了这么久喝,您还是认为和当初的一样,您这是心如止水,的确不一样了,您还是当年的您,我还是达不到您的境界。”魏雍一边给自己倒酒一边笑着说。

  我看见秦一手额头的细汗越来越多,虽然二人的结界旗鼓相当,可魏雍明显还没发力,而秦一手是全力以赴,一旦他的漫天华盖被冲破,魏雍的五兽七星结界除了护身还能除魔,秦一手必死无疑。

  “知道今天九星闭宫,所以昨日我夜观天象,见破军光亮,左右七杀、武曲二星晦明不堪,紫薇帝星羸弱,但萤萤之光竟有逐星月之势,有祥云由东而至,护佑其上,紫气东来是帝星入世之兆。”魏雍给秦一手倒第二杯酒时,漫不经心的说。“天象星理您远在我之上,不知您怎么看?”

  “破军耀世兵劫难避,七杀不武,武曲不震,天蓬卷旗划天而过.如此帝星入世,其主王者杀伐四方!”秦一手正襟危坐脱口而出。

  “既然是这样,我就放心了,您是大德厚才之人,如此浩劫您又岂能坐视不理。”魏雍说到这里忽然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今日前来多有唐突,当年一别甚是挂念,数年孤寂只叹无人对饮此酒,能再和故人叙旧,已无憾愿。”

  秦一手单手举杯心平气和的回答。

  “如若愿意,你随我归隐避世,虽比不上你如今日锦衣华服,可醉卧山林笑看红尘是别样风光,我愿舍命陪君子,应了那句人生几何对酒当歌。”

  “哈哈哈,说的好,他日如若我看破世事定去叨扰。”魏雍平稳的给自己倒酒后停了停。“今日前来有一事不明,希望您能指点迷津,当年您我二人向她各自求得一卦,您的卦辞我记得,这些年也应验了,而我的是卦辞前两句是玄鸟栖木平四方、青松孤涯万年长,这些年我也应验了,可还有后两句,她没告诉我,让我问你……”

  魏雍说到这里人缓缓站起来,看似在给秦一手敬酒,但我开了阴阳眼,魏雍一动,身边五兽齐齐攻向秦一手,魏雍已经开始发力,我蠕动着喉结整个心提了起来。

  秦一手的漫天华盖结界有些开始松动,魏雍没有停止的意思,酒杯离秦一手越近,我看见秦一手举杯的手抖动的越厉害,魏雍的样子势在必得,似乎只要秦一手不说出最后两句卦辞,魏雍绝不罢手。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