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六十三章 棋局

  萧连山和越千玲不知道眼前发生的一切,越千玲在我怀里触碰到我的手,冰冷的没丝毫温度,上面全都是汗。

  我看见秦一手的手抖的厉害,以至于杯子的酒溅落在他手背上,魏雍正脸上已经充满了阴沉而自信的微笑,秦一手的结界快到崩裂的边缘,我用阴阳眼可以清楚的看见,魏雍的五兽正把秦一手围在中间,只等结界一破,就会同时发起攻击。

  我只能眼睁睁看着秦一手独木难支的坚持着,两大道家宗师级高人斗法,四周的结界除魔祛邪,莫要说普通人过去,即便我没有自废道法,只要走近瞬间灰飞烟灭。

  当我正不知所措的时候,忽然看见秦一手举杯的手无名指和小拇指两两相碰,中指突起犹如刚剑,这是玄天清帝带剑指诀,我的目光落在秦一手的酒杯上。

  木头酒杯!

  杯中酒属水,木生水,玄天清帝带剑指诀本是驱桃木剑而发,如今秦一手以酒杯为剑,杯子酒助剑势,只见一道金光直射魏雍而去。

  我恍然大悟为什么回来的路上,秦一手特意买两个木杯,原来他早知道和魏雍会有一站,魏雍并非大意,只是对自己太有信心,把护身五兽全赦令攻击马上结界会破的秦一手,如今被突如其来的的剑指反击,大惊失色连忙召回五兽护身。

  可为时已晚,秦一手顺势反击,举着的酒杯向前一伸,触碰到魏雍手里酒杯的瞬间,守护魏雍前方的狮子被剑指的金光所伤,幻化遁走,魏雍竟然被秦一手逼退半步,手里的酒一半洒落出来。

  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去,重重松了一口气。

  别小看魏雍退的这一小步,如果不是他有狮子护佑身前,他如今已经魂飞魄散了,不过秦一手现在的情况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看他表情就知道,这一剑指消耗了他太多的功力,他似乎已经倾尽全力。

  我虽然松口气,不过很快心又提起来,秦一手这一次赢的太侥幸和凶险,如果不是魏雍太过于自信没防备他,秦一手的玄天清帝带剑指根本逼不退魏雍,秦一手消耗这么多功力发动剑指,一旦失手结界必破,到那时……

  我有些不敢去想后果。

  秦一手发全力也仅仅逼退了魏雍半步,可见魏雍的道法修为已经高深到何等地步,看魏雍的表情很消沉和黯然,他本来就是一个不容许失败的人,何况是败在秦一手的手里。

  但很快魏雍淡淡一笑,又恢复了平静,我不喜欢看见这样的他,确切的说我是害怕这样的魏雍,比起一个阴沉深邃和冷静的魏雍来说,我更希望他变的不理智,只有这样或许秦一手还有希望。

  魏雍缓缓坐下,看了看手里那半杯酒,浅笑后一饮而尽。

  “这酒时间长了就变的醇香甘美,这人……您也变了不少。”

  秦一手端起酒杯,前两次都是魏雍在斟酒,第三杯酒秦一手反客为主,虽然消耗太多功力让他脸上煞白,可现在他的手却相当的稳,一滴不漏的倒进魏雍的杯子里。

  “不是不告诉你,是你心里装的太满,我说什么你也未必能听进去。”

  酒壶里最后一滴酒落在魏雍酒杯里的那刻,木杯裂成两半。

  魏雍眉头微微一皱,看着在石桌上四处流淌的酒,声音阴沉的说。

  “可惜这么好的酒,下次想喝不知道还要等多少年,您是不打算说的,我早该想到,既然这样不如我们下完那盘棋吧。”

  魏雍的话一出口,我就看见秦一手整个人脸色都变了,我不明白一盘棋怎么会让他这样,以至于他端酒杯的手微微抖动一下,眼神中充斥着不安和焦虑。

  魏雍似乎并没去在意秦一手脸上的表情,从木杯破裂的那刻开始,我在他脸上已经再也看不见笑容,阴沉的即便我离这么远也能感受到从他身上透出的寒凉。

  在秦一手迟疑的时候,魏雍已经摆好了棋牌,他一边放棋子一边冷冷的说。

  “当年我和您就下了一半,高下未分,今天故人重逢这盘棋下完也就了却我一桩心事。”

  秦一手嘴角蠕动几下,深吸一口气说。

  “都是入土为安的人,你又何必执着一局输赢,死者为大,你就当行善积德放过他们吧。”

  “放过他们?呵呵,您我二人手上的亡魂何止万千,记得当年您意气风发令旗之下多少孤魂野鬼,怎么今儿下盘棋还犹豫未决。”魏雍摆好最后一颗棋子,冷冷的抬手。“请!”

  我一愣,听魏雍这话秦一手曾经也是名声显赫之人,可我怎么也想不出只有一只手的秦一手曾经到底是做什么的。

  我看魏雍摆下是一盘象棋残局,在山里时秦一手除了看书唯一的爱好就是下棋,不过他总是自己跟自己对弈,我在旁边看的时间长了,多少也懂点。

  从残局上棋子的摆放看,这是一盘仙人指路开局的棋局,魏雍持黑,秦一手持红,如今轮到魏雍出手,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魏雍的手刚碰到棋子,整个庭院阴风四起,煞气冲天,我依稀间听到隆隆的战鼓声由弱变强,伴随着撼天动地的呐喊声,我想到了什么,但又不敢确定,萧连山看我神情慌乱,警觉的护在我身前。

  “哥,怎么了?不就下盘棋嘛,你咋脸上都变了?”

  我来不及给萧连山解释,武则天曾经告诉过我,八龙抱珠是我的护身法器,只要项链还在百无禁忌,我连忙握住在我怀里昏厥的越千玲的手,然后让萧连山把手放在我手心的八龙抱珠项链上。

  “不管看见什么,手不能离开我,一定要记住!”

  萧连山看我一脸严峻的表情,茫然的点着头。

  魏雍安静的等待着秦一手下一步棋,而我耳边的声音越来越真切,庭院周围的一切都渐渐开始变的模糊,我的眼前出现的是另一幅场景,很不真实但却很清晰。

  在一大片开阔地上,从地底慢慢爬出的是一具具穿着长满锈渍盔甲的尸体,大多肢体不全,腐烂的肉身上露着森森白骨,开始是一个、两个、十个……

  然后越来越多,破烂的旗帜甚至还在风水飘荡,只是我看不清旗帜上面的字,在防护盔甲下,是只剩下一双双透着戾气血红眼睛的战马,马身上还插着没人的箭矢和断刀,皮开肉绽的整齐战列着,从它们鼻间发出的喘息声犹如来自幽冥的号角,在召唤更多的亡魂。

  我很难用言语去描绘这个画面,呈现在我眼前的完全是一场准备厮杀的战争,以魏雍和秦一手下棋的石桌为中心,在幻化出来的大地上左右两边站满了数以十万计的军队。

  按照标准的战斗序列排列,前排是重甲步兵,手持长戟,后面是弩兵列队整齐有序,后排是轻甲步兵,军队阵型左翼为战车,放眼望去不下千辆,战车皆为木制、单辕,驾四马,车上有甲士三人,右翼为整装待发的骑兵。

  车九平五!

  魏雍已经推动了棋子,他背后的军队战车先行,在厚重的战鼓声中,上千辆站在同时出击,车轮摩擦的声音撼天动地。

  我看见那上千辆战车犹如雷霆万钧之势向我站的方向冲过来。

  秦一手迟疑了半天,最终还是深吸一口气,推动了棋子,我看着棋盘,他针锋相对,以车克车。

  车四进四。

  两边的战车同时驰骋的声音整耳欲聋,离我们越来越近,我们就站在这场战争的中心点上,广阔的战场两军相隔甚远,可战车的移动很快,不一刻我已经可以清楚的看见驾车的御手。

2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六十三章 棋局”

  1. 回复 2016/09/04

    秦雁回

    哈哈哈

  2. 回复 2016/10/29

    。。

    这个棋差评, 车九平五,为什么不是围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