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六十四章 一子决江山

  御手盔甲的披膊长及手腕,把臂全部罩住,手上有护手甲,颈部有颈甲,腿部缚有胫缴。

  只不过在这些盔甲之下我看见的是一具被削去半边脸,胸口还插着断矛的尸体,空洞的眼神中仅剩下无尽的杀戮和怨念。

  我感觉到萧连山的手在轻微的抖,在两军战车撞碰在一起的瞬间。

  我能听见刀刃砍进骨头的声音,也能听见只剩下骨架战马的嘶叫声,唯独听不到一丝呻吟和惨叫声,两军对垒的都是一群只剩下怨念的亡魂,他们是不知道痛楚的感觉,只有如同他们血红眼睛般的嗜血残暴和无法宣泄的难以平复的怨念。

  我看见残缺钝锈的长戟向萧连山的身体刺去,萧连山有些慌乱本能的想要躲开,却发现手被我死死的拉着,然后他惊奇的看见长戟穿透他的身体,再刺落他旁边兵勇的头颅,萧连山的手心全是冷汗。

  “不要离开我的手,否则你就再也回不来了!”我郑重其事的再次强调。“这是他们用道法创造的虚空幻境,迷失在里面你就和他们一样了。”

  “哥,这……这是什么?”

  “还记不记得我在树立里召唤阴兵的事。”我面无表情的问。

  萧连山不住的点头,两支由尸体组成的军队就在我们身边厮杀,我们置身其中能看见他们,可他们却看不见我们。

  “他们现在同样也是在招阴兵,只不过……”

  魏雍和秦一手看似在对弈一盘棋局,实则他们每推动的任何一颗棋子都代表了数以万计的亡魂,要何等道法才能驱使这样多的兵勇尸体,战死的人戾气重,怨恨难平,魏雍和秦一手把他们从幽冥召唤出来的同时,自己的魂魄也已出窍,这盘棋没有输赢,只有生死。

  “哥,你还没说完呢,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这些阴兵都是曾经枉死在他们手里的兵勇!”

  萧连山一愣很茫然的看着我,半天才说出话来。

  “这……这怎么可能,看这架势,每一方最少都有十万多人,秦……秦叔杀过这么多人?!”

  “我召五方阴兵仅仅是想借路就要折寿二十年,他们召唤的何止五方,死者为大入土为安,能驱使这么多阴兵从幽冥爬出来厮杀,可想怨气会有多大,唯一能驾驭的只有曾经杀过他们的人!”我深吸一口气有些恍惚的说。“这些亡魂怨念极重,想要平复只有报仇,所以魏雍驱使的是我爹曾经杀的人,我爹指挥的也是魏雍的刀下亡魂。

  萧连山的嘴角蠕动几下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我心里很明白他想问什么,其实我也想知道,只不过我已经不关心魏雍了,一个靠给山里人看相混饭吃的神棍,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死在他的手下。

  秦一手到底是谁!

  魏雍马五退三后,秦一手车四平六,一开始对于棋局我并不提秦一手担心过,山里枯燥无味陪他下棋成了我必须做的一件事,秦一手藏书屋里所有的棋谱我可以说烂熟于心,可我却从来没赢过他。

  但当魏雍车四退三时,我发现自己这个想法是错的,我没有高估秦一手,事实上他每一步都很精明,可我低估了魏雍,和他的人一样,棋术诡异难测,虚实不定,每一步都算好后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秦一手或许也看出局势陡转直下,逼于无奈只好车七平六,当秦一手把棋子推出的那刻,我看见魏雍终于笑了,而我的心已经沉到了最底。

  我连秦一手都赢不了的人都能看出,只要魏雍炮一平五,这盘棋就胜负了然,秦一手大势已去四面楚歌,招阴兵博弈是牵一发动全身,棋输人亡。

  魏雍的手抬了起来,缓缓拿起炮,我低下头不想再看,一子决江山,我甚至有些心灰意冷的绝望,可忽然间我耳边的厮杀声渐渐淡去,等我抬起头的时候,庭院又变的清晰,曾经出现在眼前万军交战的场景已经荡然无存,安静的庭院甚至让我有一种错觉,这里什么都没发生过。

  我看向魏雍,发现他手里的那枚棋子并没有落下,而是翻盖在石桌边。

  和棋?!

  我没想到魏雍会选择这样的方式结束这场棋局,秦一手还是面无表情的坐着,不过看他倦怠的表情就知道此刻他有多虚弱。

  魏雍漫不经心的把棋子一枚一枚收好,浅笑着说。

  “英雄孤寂,和您斗了这些年,您要是不在了,我连找个喝酒说话的人都没有了,人来人往还是您最懂我,往后的日子还长,不管您相不相信,他日我成就大业,最想和人分享的除了她……另一个就是您。”

  秦一手重重的叹口气无力的说。

  “为了她你祸乱天下,真的值得吗?何况她并不希望看见你这样。”

  魏雍的手停在棋盘的之上,我居然能在魏雍脸上看见哀伤和痛惜,他给我所有的印象中,这两种表情绝对不是魏雍应该有的,没有半点做作,完全发自肺腑的一种惆怅。

  “罢了,您又何苦再提起她,有很多事又岂是一个值得能解释的过去的。”

  我不知道魏雍口中的她是指的谁,我想到过秋诺,可是能令魏雍牵肠挂肚百转千回的女人,秋诺似乎还达不到这点。

  “知道为什么您赢不了我吗?”魏雍收好最后一枚棋子时忽然说。“其实论棋艺您远在我之上,可我想的是攻城拔寨,而您却处处防守,明明有机会灭掉我的棋您又下不了手,您是大德厚才之人,您输的不是棋艺,而是您的顾忌。”

  秦一手默不作声的坐在石凳上,魏雍收好棋子,却唯独留下那枚他翻放在石桌上的棋子,推到秦一手面前骄傲的笑着。

  “留着吧,不知道下一次见您是什么时候,我一定选一壶好酒珍藏,酒这东西时间越长越醇香,您算着日子来,我等您!”

  我心里清楚魏雍话中的含义,他故意留下决定胜负的棋子,是在警告秦一手别再和他徒劳的抗衡,酒要醇香至少几十年,魏雍在暗示秦一手别再出山!

  魏雍走到门口忽然转过头看了我一眼后,对秦一手淡淡的说。

  “他已经帮我毁掉了明十四陵,您就当成全我,如若帝星入世,您比谁都清楚后果。”

  我一怔,细细回味魏雍的话,我帮他毁掉明十四陵?!

  魏雍千方百计让我帮他找明十四陵是为了里面的九天隐龙决,现在怎么又变成了我帮他毁掉明十四陵?我以为魏雍说错了,可很快没哟这种想法,向他这样步步为营心思缜密的人又怎么可能说错话。

  魏雍现在的目光落在秦一手那只空荡荡的袖子上,意味深长的对秦一手继续说。

  “当年他能砍下您一只手,您要再让他入世,说不定他砍的就是您的头颅!”

  魏雍说这话的时候是看着我的,我目瞪口呆的向后退了一步,秦一手为什么只有一只手我从来没问过,魏雍明显是在告诉我,是我砍掉了秦一手的手!

  我茫然的看向秦一手,魏雍短短几句话让我无所适从,秦一手没有任何反驳的意思,像是一种默认,就连萧连山也诧异的看着我,从我记事起,秦一手的衣袖就是空的,我怎么可能砍掉他的手。

  我突然不想去关心魏雍是谁,秦一手又是谁。

  我现在只想知道。

  我是谁!

  魏雍似乎很满意我现在的表情,意犹未尽的笑容挂在他脸上,永远让人看不懂的笑容里充满的骄傲,然后转头看了看一言不发的秦一手,意味深长的说。

  “看样子,你还没打算告诉他九天隐龙决真正的秘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