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章 貔貅吐财(中)

  越雷霆不知所措的看看身后的寻常农家小院,很不解的问我,这个破烂的房子,怎么看也没什么稀奇,怎么就变成……变成貔貅吐财局?

  事实上一开始我并不知道这是貔貅吐财局,因为我不但低估了钟卫国,甚至可以说如果不是他自己的失误,我到现在也未必会知道,他会是玄学高手,只是其心不正,像这样阴险之极的风水阵,不但害人性命,而且还会折损他自己阴德,如果没有宿仇,断不然用摆如此狠毒风水。

  越雷霆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血雨腥风的到底有多少仇人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但想了半天也没记住自己有这么一号仇人,很诧异的给我说,他今天也是第一次见到钟卫国,无冤无仇,这王八蛋弄一屋假货骗他,他还没和钟卫国算账,钟卫国倒想要他的命。

  我之所以低估钟卫国,恰恰正是因为他那一屋子的赝品,这也是钟卫国阴险狡诈的地方,他深藏不露,先用一屋赝品,才让我分了心,一直以为他只是唯利是图坑蒙拐骗,差一点就中了他圈套。

  能摆出貔貅吐财局,钟卫国也绝对不是泛泛之辈,看今天他布局的手法,我突然想起越雷霆大寿那天的阎王招婿局,有异曲同工之处,如果我没猜错,阎王招婿也是出自于钟卫国之手。

  越雷霆一怔,皱着眉头惊讶的说。

  “大寿那天想要我命的也是钟卫……他娘的,老子非剥了他皮不可。”

  “我就说这姓钟的咋看都不顺眼,想起他大阴天戴着墨镜就想一巴掌打过去,果然不是什么好玩意。”萧连山愤愤不平的说。

  我心有余悸的说:“今天还真亏了连山,如果不是连山现在还真不知道霆哥有没有命。”

  “我?我没……我没做什么啊?”萧连山一脸茫然看着我。

  我告诉他,我也一直好奇,为什么钟卫国在屋里也戴着墨镜,如果不是他砸了钟卫国地下室的假货,是真惹怒了钟卫国,直到钟卫国被他惹怒后取下墨镜,我立刻就明白了。

  越雷霆一脸不解:“这王八蛋戴个墨镜有什么玄机?”

  “他眼睛一大一小,命理面相上称之为面目雌雄,他戴着墨镜就是为了不让我看见。”我说。

  “他……他为什么故意不让你看见?”萧连山好奇的问。

  我想应该是因为那天我砸越雷霆的车,破了他设的阎王招婿局,他知道我懂命理面相,如果我看见定会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

  “眼睛一大……一小?!”越雷霆摸着板寸头发疑惑的问。“这有什么好怕人看见的?这王八蛋为什么要这样在意?”

  我说:“面目雌雄,就是两目之中一小一大,又叫雌雄之目,面相上讲,这种双目必主富而多诈,多是奸邪小人之辈,有此相者,虽然财富充沛,但揽财无情,世人与之,皆欲敲骨剥髓,交之不可。”

  “就他这王八蛋样也财富充沛?”

  我告诉越雷霆,这就是钟卫国深藏不露的地方,一屋假货让我们以为他一无是处,他手中那个被越雷霆砸破的树瘿壶,可是名壶,这物件市面上可真是不多见,称得上是珍品中的珍品,越雷霆砸烂了他的壶,钟卫国脸眼睛都没眨一下,可想他并不缺钱。

  越雷霆还是有些想不通,思前想后了半天心存侥幸的问我,又没掘过这钟卫国的祖坟,又没杀他爹妈,今儿还是头一次见面,千方百计的想要自己的命,是不是认错了人。

  、

  我摇摇头,认真想了想,钟卫国面相奇特,他耳朵小而且轮廓又缺破戴着墨镜刚好遮挡,虎耳主奸,此耳之人多奸险,亦能有贵有威仪,说明钟卫国有才,看他的风水布局算是个中高手,可他眉毛黄而淡,中间有沟纹,眉间有断兄弟无缘必有伤,而且他山根有三纹,必主克兄。

  想到这里我问越雷霆,钟卫国寻仇应该和他兄弟有关,让越雷霆好好想想,之前有没有和钟卫国兄弟之间有摩擦,看钟卫国这架势,他兄弟应该凶多吉少,他应该是找你替兄弟寻仇。

  “他兄弟?”越雷霆想了想摇摇头肯定的回答。“我是在道上混,可自始至终我还讲一个理字,霍谦一直让我以德服人,这些年不要说手上沾血腥,我就差没长斋礼佛遁入空门了,道上的事我基本都交给刘豪和霍谦,是不是他们经手的我就不知道了。”

  “哥,你就因为看了钟卫国面相就知道他要害霆哥?”萧连山问我。

  我点点头说,心不正,剑则邪!他如果心中没鬼,自然不会躲躲藏藏,他知道我会风水命理,却不敢让我看他面相,就说明他有事隐瞒,开始一心鉴赏古玩没有太留心,后来看到他面相后,我才发现有问题,既然是交易为什么不敢让霆哥多带人,而且选在荒郊野外,来的时候我就感觉他房子外面布置奇怪,也没太在意,出来仔细看过才明白,钟卫国选这个地方就是为了方便布他的风水阵。

  我们走到村口,进出村子有两条路,萧连山带着越雷霆往停车的地方走,被我拉住,虽然离开这里最快的办法是开车,但这条路不能走。

  萧连山问我为什么,我告诉他,在院子里我用沾了霆哥血的碎钱起盘推演,得到的是坤卦,卦辞是:元亨,利牝马之贞。君子有攸往,先迷后得主,利;西南得朋,东北丧朋,安贞吉。

  对应周易八卦萧连山和越雷霆更听不懂,我边走边说,坤卦的意思是说像马一样坚持下去,要有所行动,东北方向不利,西南方向会得到朋友相助,车停的方向是东北,不能去,走另一条路!

  他们对我深信不疑,调头就往西南方向的小路走,雨中的山路更是泥泞,我们三人深一脚浅一脚走的极慢,走了半里地,越雷霆气喘吁吁实在走不动,想停小来休息,我摇头说,起的坤卦,就是说要一直坚持走下去才能脱险,现在不能停。

  越雷霆没有办法咬着牙继续,萧连山看他满脸雨水上气不接下,走到越雷霆前面二话不说就把他背起来,越雷霆过意不去想下来。

  “别墨迹,你也不看你多大年纪了,这样走下去,你这身老骨头全散架了,累死在这儿,还不让姓钟的王八蛋看笑话。”萧连山头也不回的背着越雷霆往前走。

  越雷霆还想说什么,终究没说出口,我看见他的手重重拍着萧连山肩头用力握了握。

  萧连山背着越雷霆像没事一样,还拧着头问我是怎么看出钟卫国布的是貔貅吐财局。

  “他用枯竹子扎成篱笆,把房子围了一圈,用意是摆出貔貅的肚子,枯竹是暗黄色,凶厄灾晦之色,他是想摆一只凶性暴戾的貔貅,竹子的心是空的,貔貅本来是只进不出的,如今肚中无物,势必要吞噬一切。”我说。

  “你不是说是貔貅吐财局?为什么钟卫国要摆一个肚子没东西的貔貅,那它还能吐什么?”越雷霆也好奇的问。

  “这本是招财进宝的好风水局,可钟卫国阴狠,用大青山挡在屋前,貔貅的口刚好对着大青山,石在口前貔貅当然就吞不了任何东西,而钟卫国的这个貔貅有性凶好斗,吃不到东西势必要狂暴。”

  “狂暴又能咋,也不见的真爬出一个饿疯的貔貅咬我两口吧?”萧连山满不在乎的说。

  我知道一时间要让他们相信玄学的精妙之处是不可能,尽量用通俗易懂的话解释给萧连山听。

  “风水是华夏几千年不传之秘博大精深,又怎么是你所想的那样肤浅儿戏,风水又被称之为地相之术,古时候叫堪舆之术,运用的好可以趋吉避凶甚至招财进宝、五子登科都是易如反掌的事,但风水同时也可以让人病祸不断、财帛两空,轻者家破人亡,重者断子绝孙,天下之事无非是人事、集体事和国事,不要说用风水要人性命,对于命理天数真正的高人,只是寻常之事,更有甚者可以逆转乾坤改一国之命,靠风水术士登上帝位的大有人在。”

  “我真想知道就随便摆弄几下,咋把你吓成那样?”萧连山继续追问。

  “还记得钟卫国屋里的地下室吗?”我反问他。

  “记得,满屋子的假货嘛。”

  “开始我也没留意,出来后在知道,地下室根本不是钟卫国拿来藏赝品的。”

  “那是用来做什么的?”

  “用来喂他摆的貔貅!”

  越雷霆一愣:“那屋里有什么东西能让貔貅吃?”

  我说:“貔貅是招财兽,也是吞财兽,有财气的地方它就会吞吸,钟卫国用大青山挡住貔貅的口,貔貅吃不进东西,钟卫国就在貔貅头下挖了地下室,里面放满古玩,虽然是赝品,可同样也能招财,就好像今天我们带着钱进去,貔貅低头就能吃到,钟卫国是高手知道摆这样的风水阵,稍有差池就会引火烧身,所以他只布了风水死局,但却没有发动它。”

  “死局?!”越雷霆更加迷茫的看着我。“既然是没发动的死局,那你为什么如临大敌,紧张成那样?”

  “因为钟卫国在等人去发动,按照八卦来说,八卦分主客,钟卫国邀请你交易,他是主,霆哥你是客,如果貔貅吐财局发动,主凶必亡,钟卫国一定死于非命,但貔貅有转命避祸的作用,如果是霆哥发动的此局,霆哥你就变成反客为主,你是主,钟卫国精心安排这一切,就是为了等霆哥你发动貔貅吐财局。”

  “等我?!”越雷霆皱着眉头诧异的说。“我又不懂风水命理,等一百年我也不会发动什么破风水阵啊。”

  我深吸一口气,摇摇头告诉他,如果不是他发动了这个风水局,我又何必如此紧张。

2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十章 貔貅吐财(中)”

  1. 回复 2015/05/13

    121

    八国联军入侵中国,不知道命理天数真正的高人都死到哪儿去了

  2. 回复 2015/08/29

    貔恘

    原来我兄弟这么大作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