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七十章 宿命

  长虹就是现在所说的彩虹,虚无缥缈的东西同样可遇而不可求,秦一手让我等,我不知道魏雍会不会让我等,但秦一手并没有离开的打算,事实上以魏雍的道法,不管走到任何地方他都会找到。

  一连等了一个多星期,越千玲和萧连山天天坐在庭院的石凳上望着天,没有丝毫会下雨的前兆,时间越长我相信越雷霆和岚清越危险,换成以前越千玲早已烦躁不安,可我现在从她脸上看见的却是从容和平静,那是经历过磨难后的一种涅槃,她似乎真的成熟了许多。

  秦一手每天都在屋里调息,和魏雍一战他消耗功力太多。

  入夜后我一个人去庭院,心里太多事想不通,刚一出去就闻到浓烈的酒味,秦一手一个人坐在石桌旁,举杯望月满脸沉寂。

  我目光落在他空荡荡的袖子上,突然想起魏雍曾经暗示过,他的这只手是我砍断的,秦一手似乎一直在回避他所讲故事中最至关重要的部分,我坐在旁边,伸出手轻轻触碰他的衣袖。

  “真是我砍断的?”

  秦一手没有回头喝掉杯里的酒沉稳的回答。

  “你相信宿命吗?”

  我一愣,发现自己有些跟不上他的思绪,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从我接触玄学开始,死生有命富贵在天这个想法一直根深蒂固,秦一手是道法高人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

  “您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

  秦一手转过身,下意识把空荡荡的衣袖藏于身后。

  “雁回,紫薇显世破贪狼,你命中注定是魏雍的克星,可其实……你也可以选择放弃的,我命由我不由天,你要是跟我回去终老山林,虽然清苦但余生平平安安,这些天我想过,魏雍现在今非昔比,你要和他斗,就算赢你也未必能全身而退,这世上是是非非管不完的,你又何苦执念。”

  “爹,您从小教我男儿有所为有所不为,魏雍祸乱苍生,我辈学道之人如不阻止就是助纣为虐,我可以置身事外但多少人可以像我这样呢?”

  “你要赢魏雍,就必须聚齐青铜剑、随候珠和卧虎兵符以及八龙抱珠项链,你现在虽然有八龙抱珠,可剩下三样都有我师兄妹守护,山外有山人外有人,魏雍的本事你已经见过了,剩下两位都不是泛泛之辈,我们四名弟子里,就我天资愚钝,道法功力也是最差,你连我都比不过,何况是他们,你选的这条路凶险万分。”秦一手很少用这样的眼光看着我,柔和而慈祥。

  我给他满上一杯酒,不知道为什么越是看他这表情,我反而越高兴,我对他的记忆似乎大多都停留在冷漠和畏惧当中,好好想想,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陪他喝酒。

  “有一件事,我始终想不明白,那天看您和魏雍斗法,你们二人的道法修为已经登峰造极,以魏雍现在的境界明明可以只手遮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他想做什么都没人能阻止,说夸张点,他就是要这天下也会是他的……他又何必做这么多事呢?”

  “你刚好说反了,这就是魏雍为什么要极力找到九天隐龙决的原因。”秦一手一饮而尽平静的回答。

  “为……为什么?”

  “我和他的道法只能尽人事,可不能改变任何事的发展和结果,说简单点,魏雍要财,他不能通过道法得到,他要权也不能用道法,他只能让身边的人帮他完成,比如你现在要去找九天隐龙决,他只能选择放过你或者杀掉你,但他改变不了将来的事,也左右不了你的决定,说到底,我和他只不过是多活了些日子的普通人而已,我们没有能力改变将来事。”秦一手淡淡的说。

  “原来是这样,我就奇怪以他的道行修为为什么要迷恋权势,原来魏雍的道法是有限制的。”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就好像我能帮你退雪还晴,也能帮你除掉苗仁环,但比试的结果不在我控制的范围,就好比我在山里给人看相,我能算出求事的人大凶,我也救不了他是一个道理,我明知道你会去太白山开启明十四陵,也知道后面会发生的事,可我终究是改变不了任何结果。”秦一手看了看我一本正经的回答。“这就是为什么魏雍会千方百计找寻九天隐龙决的原因。”

  “那……那如果他全部学会九天隐龙决呢?”我急切的追问。

  “那不是凡人该拥有的东西,何况魏雍还是贪狼星入命,当年师尊正是发现嬴政堕入魔途未成大道,才不惜与嬴政同归于尽,你试想一个人拥有改变一切的道法时,这世间还会太平吗?”

  “还好,魏雍只学了青铜剑上的九天隐龙决,要是让他全学会了,后果真不敢想象。”我深吸一口气说。

  “你说到这里还提醒了我,你要赢魏雍,并非只是在道法上赢他那么简单,你追究还是一个普通人,你要比魏雍更有权势更有财力,你和他之间仅仅是道法的高下,但人事还需要你身边的人去完成。”

  “权势和财力?”我有些迟疑的看看秦一手。“我要这些干什么?”

  “说简单点,你和魏雍道法修为就算平分秋色,他有权有势可命人为其修建通天台赦令四方,你无人无财你拿什么和他斗?”

  我细细回味秦一手的话慢慢开始有些领悟。

  “再告诉你一个,当年师尊让嬴政修建祭宫,也就是现在的秦始皇陵,整整修建三十九年,动用徭役三十万,姑且不说我师尊是设计想诛杀嬴政,如果是真心帮他,嬴政还真能开启幽冥,如果嬴政没权没势他能做到吗?你让他一个人去挖一个祭宫给我看看。”秦一手端起酒杯意犹未尽的看着我。“有钱能使鬼推磨,何况是至高无上的权利,这两样东西几千年了都没变过。”

  入夜风寒,我脱下衣服披在秦一手的身上,脸颊上有一滴冰冷,我抬手一摸,细细的夜雨悄然而至。

  “下雨了!”我有些兴奋的抬着头,等了这么多天终于等到雨,秦一手说过要找到无心人必须等到天上有长虹。

  秦一手抬手掐算后起身回房,边走边说。

  “明日午后雨停,明日是辛卯日利远行,你如今没命书在天我还敢给你看相,明日南方大利于你,这几天我给你占了一卦问前路,之前我说过,我只能尽人事,将来发生的我改变不了,也不能透露,记住下面四句话,能不能找到无心人就看你造化了。”

  神女采石不周天,

  玄台离宫一线牵。

  谁言一笑失江山,

  自有仙人渡天堑。

  秦一手言尽于此,我一个人回到房中,以秦一手的道法他应该能算出无心人是谁,如同他说的那样,他和魏雍改变不了任何结果同时也不能透露任何结果,只给我留下四句话提点。

  窗外的雨越来越大,淅沥的雨声把我从思绪中拉回来,我找来纸把秦一手提示的四句话写下来,整整坐在屋里想了一夜,除了第一句我能参悟出意思,剩下的三句没有丝毫头绪。

  等萧连山来敲门时,我才发现已经天亮,窗外的大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走出去看见越千玲端着板凳就坐在屋檐下,双手托腮满脸执着的望着犹如珠帘的大雨,目光清澈而干净。

  这傻丫头居然在等雨停,从屋檐下滴落的雨水掉在她肩膀上,湿透了一大块也没发现。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