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七十一章 渡天堑

  中午一到,倾盆大雨戛然而止,本来阴霾的天空渐渐晴朗,乌云四处散去明媚的阳光从云层中投了出来,我回头看看秦一手的房间,没有丝毫动静。

  等到阳光普照,越千玲满心欢喜的表情有些黯然。

  “都说雨后彩虹,怎么没有啊?”

  “是啊,秦叔说天上有长虹时,哥你就能找到无心人,等了这么多天就是为了等雨,雨是有了,可咋没长虹呢?”萧连山有些失望的样子。

  秦一手说过今天事辛卯日利远行,南方大利于我,想到这里我带着越千玲和萧连山出去往南走。

  并且把秦一手提点我的四句话告诉他们。

  第一句越千玲也和我一样,很快就想到了,神女采石不周天,不用说是女娲补天的典故,女娲的传说由来已久,到处都可以找到和女娲有关的事物,何况这里还是京兆。

  至于第二句玄台离宫一线牵。

  玄台和离宫应该说的是两个不同的地点才对,但从字面上看,我实在想不出是什么地方,这种事没指望萧连山能帮上忙,越千玲琢磨了半天也只有摇头。

  第三句谁言一笑失江山就更让我费尽,一笑失江山历史上谁因为一笑失去江山呢?

  走了半天才发现身边少了一个人,回头看见越千玲一个人停在我身后,举着手指忽然兴奋的说。

  “秦叔让你往南走?”

  我点点头。

  “跟我走,我知道你要去的地方在哪里!”越千玲欣喜的一笑,还没等我和萧连山反应过来,已经被她拖上了一辆客车。

  我不是不相信她的判断,只是事关重大我琢磨一晚上也没悟出这最后三句的意思,她居然这么快就知道,我多少心里没底。

  上了车才问她到底知道什么。

  “雁回哥你这么聪明,怎么不知道一笑失江山的是谁啊?”越千玲反问。

  “直接说啊,我人笨,别让我想事。”萧连山比我还着急。

  “幽州王啊!”

  越千玲话一出口,我一巴掌拍着脑门上,想来想去居然忘了这位君王。

  “幽州王……我像在什么地方听过这名字。”萧连山低头想了想兴高采烈的说。“记起来了,小时候听村口的说书人讲过,烽火戏诸侯的幽州王对吧。”

  我点点头轻轻摸了摸越千玲的头。

  “什么时候你这脑袋这么灵光了。”

  “幽州王为博褒姒一笑烽火戏诸侯结果亡国,越千玲抿着嘴笑了笑。“烽火戏诸侯,褒姒一笑失天下。”

  萧连山还是大为不解的摇着头。

  “就算知道一笑失江山是谁,那也和这四句话没关系啊?”

  “怎么没有,烽火台啊!”越千玲一本正经的样子。“秦叔告诉雁回哥的四句话中,第一句提到了女娲补天,第二句是什么意思我不懂,第三句是说幽州王烽火戏诸侯,而烽火台我知道在什么地方。”

  “骊山!”我恍然大悟的笑起来。“烽火台在骊山,第三句是告诉我去什么地方,而且骊山刚好在我们的南面。”

  “骊山我去过,在骊山西绣岭第二峰,有座庙宇在历史传说中是为了纪念女娲氏而修建,名叫老母宫,刚好对应上第一句话中的神女采石不周天。”越千玲说。

  客车停在骊山脚下,远望骊山松柏满山,一片苍郁,实像一匹纯青的骊马,美如锦绣,艳阳西下,骊山在斜阳的映照中涂上一抹红霞,非常美丽动人,这是关中八景之一的骊山晚照。

  拾阶而上,往东便到西绣岭第一峰上的烽火台。

  我登上烽火台,萧连山和越千玲留在下面,四处望去骊山风光美不胜收,有阳光直射过来我睁不开眼,下意识去遮挡,忽然一怔慢慢移开眼前的手,嘴里反复念着秦一手提点的第二句话。

  玄台离宫一线牵。

  玄台指的应该就是我如今所站的烽火台,至于离宫……离宫是八卦卦象,离卦是六十四卦中的第三十卦。

  卦象是火。

  意思是主客双方如同两对燃烧的火,互相照亮,互相竞争,看谁的火焰更光亮,看谁照射的时间更长,主方应当尽量发出光辉。

  我低头看看烽火台,这里已经不是当年的模样,可我站在这里能想象当年狼烟四起烽火示警的样子。

  烽火是火!

  艳阳似火!

  离卦刚好说的就是两对同时燃烧,相互照亮的火。

  我顿时明白第二句的意思。

  玄台是烽火台,离宫是太阳。

  可是……

  一线牵是什么意思呢,从字面上理解烽火台和太阳要靠某种东西连接在一起,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啊!

  “雁回哥,你快看,彩虹!彩虹!”

  我听见下面越千玲兴高采烈的欢呼声,抬头后目瞪口呆,一道天虹挂于天际,从我这个角度往过去,彩虹刚好把烽火台和太阳连在一起。

  玄台离宫一线牵!

  我嘴角慢慢翘起,原来这句话是这个含义。

  我从烽火台望下去,看见越千玲笑颜如花的望着我,顿时有些彷徨,千年前有个男人也在站在我这个位置,为博一女子欢颜不惜失了江山,怎么看他都是昏君,我同样也是帝王之命,若生在古时候指不定我也是一代君王。

  一国之君又有几个是真傻的,若千年前站在这里的那个男人是我,下面的越千玲让我点烽火,或许我会和周幽王一样,失了江山又何妨!

  我都为我这稀奇古怪的想法逗笑,萧连山的惊呼让我回过神来,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只看了一眼,笑容就凝固在脸上。

  越千玲一步一步像山边走去,伸着手像是在追逐什么,我只注视着她脚底,还有几步就到悬崖边上。

  “雁回哥,好神奇啊,我快摸到彩虹了!”越千玲在下面很兴奋的大声说。

  我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越千玲一直抬头看着远处,并没有留意到脚下,刚想大声喊提醒她危险,脚一软差点没站住,萧连山已经冲了下去,越千玲向中邪似的往前走着。

  等萧连山跑下去目瞪口呆的盯着越千玲,然后一脸惊恐的在下面抬头看看我,我和他是同样的表情,嘴角蠕动几下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你们看,我真摸到彩虹了!”越千玲回过头才看见我和萧连山煞白的脸色。“你们怎么了?”

  彩虹又怎么可能摸的到,这是连孩童都知道的道理,越千玲有没有摸到我不知道,但我和萧连山的目光一直都落在她的脚下。

  烽火台之所以建在这里,是因为这里是骊山最高点,山下是万丈深渊,越千玲就站在悬崖上,她的两只脚凭空站立在空中,脚下就是深不见底的山谷,似乎她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注意力全在她所谓的彩虹上,好像她真的摸到彩虹一般。

  我突然不敢去提醒她,生怕越千玲知道她现在的处境,一惊慌真会掉下去,我不明白她什么可以凭空站在万尺高的空中,忽然眉头一皱。

  自有仙人渡天堑。

  这是秦一手提点我的最后一句话,如今竟然在越千玲身上应验了,她还在往前走着,离悬崖边越来越远,直到走到另一边的石台上,我悬起的心才落了下来,只看见下面的萧连山瘫软的倒坐在地上,一个劲擦额头的汗。

  我从烽火台上下来,越千玲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刚才发生的事,兴高采烈地的给我们讲述刚才她摸到彩虹的事。

  “回去吧。”我笑了笑拉起地上的萧连山对她说。

  “回去?秦叔不是让你找无心人吗?找不到你不能恢复道法的。”越千玲诧异的问。

  “我已经找到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