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七十二章 七窍玲珑心

  回去的路上越千玲和萧连山见我一直默默不语,也没多问,萧连山在车上给越千玲说起在烽火台发生的事,越千玲听的瞠目结舌,以为萧连山开玩笑,看我默不作声的点头,刚才那股兴奋劲瞬间荡然无存,脸上都吓白了。

  秦一手似乎知道我这个时候回来,一进门就看见他笨拙的把烟丝放在石桌上,或许是这段时间他已经习惯了越千玲卷的烟,我以前也给他卷过,好像他并不待见。

  “您早知道她是无心人?”

  “我知道能有什么用,你不找出来我说的是没用的。”秦一手漫不经心的回答。

  越千玲懂事的去拿桌上的烟丝,半天没听明白我和秦一手的对话。

  “谁是无心人啊?”

  “你就是!”

  我话音刚落,越千玲手里的烟丝散落一地,心痛的秦一手连忙蹲在地上捡取,看他笨拙的样子我都想笑,明明可以像魏雍那样富贵双全的人,居然会为了一包劣质的烟丝痛心。

  “我?!我是无心人?不对啊,我有心啊?”越千玲的样子很茫然。

  我淡淡一笑蹲在地上帮秦一手平静的回答。

  “无心人并非是没有心的人,而是拥有七窍玲珑心的人!”

  “哥,什么是七窍玲珑心啊?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萧连山诧异的问。

  秦一手直起腰看看还没回过神来的越千玲不慌不忙的说。

  “七窍玲珑心是至善之心,此心无尘,人世间纷争不断都因执念而起,心不净欲念横生,所谓相由心生就是这个道理,有什么样的心就有什么样的面相。”

  “我……”越千玲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指着自己不确定的问。“我有七窍玲珑心?”

  “有七窍玲珑心者通透纯粹,心无杂念。”秦一手点点头继续说。“因为此心无尘能映日月,可透善恶,如空无之境界,恰似无心胜有心,所以也叫无心人。”

  越千玲若有似误的点点头,但很快有摇头说。

  “秦叔,会不会搞错了,长这么大都说我任性,骄横甚至霸道,这几点不用我说雁回哥和连山哥比谁都清楚。”

  “七窍玲珑心世间罕有,不经磨难难成此心,昔日妲己蛊惑商纣不理朝政、沉迷声色、建造酒池肉林,导致盗贼横行、烽烟四起,世局动荡,宰相比干多次进谏,但忠言逆耳,纣王并不採纳,妲己纣王面前进谗言,要比干挖心以示忠诚,比干被逼无奈,只得一死以报君王,挖出来的就是七窍玲珑心,后来子牙岐山封神,比干因为无心无向被封国神。”秦一手说到这里看看越千玲。“你涉世未深,心有遮蒙,经此变故犹如涅槃,你心已无尘七窍玲珑!”

  越千玲听的目瞪口呆,回头看着我,我点头说。

  “今日在烽火台,你说你摸到天虹,我以为是一句戏言,可后来见你悬空踏步,只有心无旁骛净而不杂的人才能做到,你心中只有长虹再无他物,所以你能摸到天虹,而其他人做不到,因为心乱念多顾虑重重。”

  越千玲有些明白的点点头,忽然很高兴的说。

  “这么说我既然是无心人,潜龙埋骨穴已经有了,秦叔是不是现在就可以帮雁回哥恢复道法了?”

  “会很痛,能忍住吗?”秦一手认真的问。

  我看见秦一手拿出一根细长银针,在灯光下锋利的针尖折射这刺眼的寒意。

  “爹,您要对她做什么?”

  “她是七窍玲珑心,您要恢复道法,就必须要他的心尖血。”

  我认识越千玲三年了,她很怕疼的,丁点疼痛都忍受不了,更不用说把这么长一根银针擦进身体取心尖血。

  “秦叔,我没事的,只要能帮雁回哥,让我做什么都成。”

  越千玲回答的很干脆,可我看她紧咬牙的样子就知道她不怕死假的。

  秦一手点点头,让我剪下一缕头发,拿出银色符箓,把头发放于上面包裹起来,再放于我点好的潜龙埋骨穴之上。

  还没等越千玲反应过来,长长的银针已经没入她胸口,等拔出来的时候从银针上缓缓聚集的刚好一滴血。

  越千玲最终还是没忍住,痛苦的大叫一声,秦一手随即一指点在她眉间,用护心咒护其心脉,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丝毫拖泥带水,从银针插入到祭出护心咒前后就眨眼的瞬间,越千玲的喊声只叫出一半就不再感觉心口的剧痛。

  秦一手反手将银针夹于两指之间,食指扣于无名指上,凭空在符箓上挥舞,口里念敕荡涤血湖符咒。

  元皇符命,普济幽途,灵宝内篆,度脱血湖。神清保护,径上南都。

  秦一手念完反手将两指夹着的银针竖立,上面那滴越千玲的心尖血不偏不倚刚好掉落在符箓之上,顿时符箓腾起一团火星,秦一手抓起我受伤的掌心向天,我只感觉有热流从掌心伤口涌入,至经脉贯通全身,等到符箓烧成灰烬,慢慢没入潜龙埋骨穴时,我整个人犹如新生百脉皆通,体内热流涌动渐渐汇入八脉之中,我知道散去的真元又回来了,就连掌心的伤口也愈合的完好如初。

  “你已经恢复了道法根基,他日这个潜龙埋骨穴你一定要亲手毁掉,否则你罪孽深重。”

  我刚想点头说话,就被越千玲抢过去,烟已经递到秦一手面前,笑盈盈的样子。

  “秦叔,您只帮雁回哥恢复了根基,可道法他还没有啊。”

  “他的道法是从八龙抱珠里面拥有的,只有帝王之命的人才能开启这条项链。”秦一手一边说一边看了看我胸前的项链。“这个我帮不了他,要他自己找回来。”

  我心领神会,用刚才秦一手的银针扎破手指,用力一挤指尖冒出一滴血,我取下八龙抱珠项链,放于掌心然后慢慢把指尖血滴落在上面。

  一缕耀眼明亮的光芒从项链中慢慢扩散,都被这奇异的场面所震惊,当我的血沾染到项链上时,白皙通透的玉环通体变成血红色,刚才奇异的光线越来越亮。

  最后聚集成一个光球,隐约可以看见有八条龙在光圈里姿态各异的游动,我仔细看才发现其实这些像龙一样游动的东西其实是由很多文字组成,密密麻麻的,大多都是已经失传的道家医卜星相、遁甲、堪舆和道法秘要深奥绝妙。

  我只知道我是拥有了八龙抱珠里面的道法精要才让我有之前的成就,可如今再一次看到这样奇异的场面,除了欣喜多少还是有些震惊。

  光圈在我的掌心中慢慢扩散,所有的文字幻化成的八条光龙,逐一的游向我头部,最后都没入我双眉之间,直到最后一条龙游进我的眉间,光圈突然消失,八条抱珠玉环项链安静的躺在我手里,刚才的一切像从来没有发生过。

  我知道就算我恢复道法,这点修为在魏雍面前就是一个笑话,但我还有能力去抗争,不至于被魏雍任人鱼肉的地步,如果刘豪他们还在,相信我至少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枉死在我面前而无能为力。

  “哥,你既然已经恢复了,那让秦叔教你九天隐龙决吧!”萧连山这话明显是说给秦一手听的,他居然也懂趁火打铁的道理,难得机灵一下。

  我也抬头看着秦一手,可换来的却是他的背影,背着一只手边走边说。

  “要想学九天隐龙决,哪儿有这么简单,先把传国玉玺拿回来再说,没这东西学不了这项链里的九天隐龙决。”

1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七十二章 七窍玲珑心”

  1. 回复 2014/07/22

    秦一手

    因为当年老子开了一手店,结果就剩一只手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