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七十四章 三山五岳

  可能是我上次在比试时不用吹灰之力五米送神让越千玲和萧连山记忆深刻,后来还七月飞雪更让他们对我充满信心,旁边的越千玲一个劲对我点头。

  可我心里很清楚,当时其实我偷取而已,我有星辰神众护佑,而且奇门之术又尽得八龙抱珠里的精要,呼风唤雨当然不在话下,但现在听秦一手的意思,是让我凭自己的能力破了嬴政当年灌注的法力,就连已经学会一部分九天隐龙决的魏雍都做不到,我和他比道法只能望其项背,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一时间不知所措的望着秦一手。

  “所谓它山之石可以攻玉,这八龙抱珠是玉石所做,你要想破之必须以石为器,而这终南山又名太乙山,五岳朝拱聚灵汇气,你所站的升龙台其实又名百炼台,相传昔年黄帝在此打造神兵之地,终南山之所以是道家圣地,并不是什么源远流长的道家文化,正因为这升龙台,你站其之上仰望所见正是南天门,脚下万丈深渊便是地府幽径,这里是三界交汇之地,八龙抱珠是三界独尊的嬴政所有,只有在这里才能被开启。”

  听完秦一手的话,我低头看看我站立的地方,竟然有些说不出话来。

  “秦叔,您说它山之石可以攻玉,那要找什么样的石头才能破这条项链呢?”

  我看看手里秦一手交给我的八色赦天棋,恍然大悟,无力的笑了笑。

  “不是石头。”

  “哥,不是石头是什么?”萧连山大为不解的问。

  “是三山五岳!”我深吸一口看向秦一手,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可这不是普通的玉石,三界王者灌注法力庇护的项链,如果可以破,只有三山五岳之势可以做到。

  “三山五岳?”萧连山挠着头依旧茫然的样子。“这都是名山,怎么破玉啊?”

  萧连山当然不会明白三山五岳怎么破这项链,越千玲在旁边大声说,既然我可以呼风唤雨赦令天神,赦令三山五岳当然不在话下,我不知道如何给她解释,因为她并不清楚在道家中这三山五岳代表了什么。

  三山五岳中的五岳指泰山、华山、衡山、嵩山、恒山,三山指传说中的蓬莱、瀛州、方丈三山。

  东岳泰山之雄,西岳华山之险,北岳恒山之幽,中岳嵩山之峻,南岳衡山之秀,早已闻名于天下。

  五岳在道家中代表东西南北中五方,分别以青、赤、白、黑、黄五色并加以五行附会而成,木代表东方,青色,火代表南方,赤色;金代表西方,白色,水代表北方,黑色,土代表中央,黄色。

  历代帝君对五岳不断加封,唐代把五岳封为王,宋代加封为帝,元代继续加封为帝,到了明代更被加封为神,在道家中太昊为青帝,治东岳泰山,祝融为赤帝,治南岳衡山,金天氏为白帝,治西岳华山,颛顼为黑帝,治北岳恒山,轩辕氏为黄帝,治中岳嵩山。

  这五岳之上的神功圣德碑多不胜数,都是记载历代帝君真龙天子生前一世所做功德善事,功德是无量的,又有帝君加持的玉玺印章,能镇四方神鬼。

  我即便拥有帝王之命,这他们能平起平坐,可这五岳都是神帝,和我比试时赦令的神众不可同日而语,怎么说我都是一个拥有道法造诣极高的普通人,让我赦令神帝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就连秦一手和魏雍这样道法登峰造极的人也不可能做到。

  至于三山就更难想象,我现在都感觉秦一手在给我说笑话,三山是传说中的蓬莱、瀛州、方丈三山,虽然都是虚无缥缈的传说,但在道家里这三山由来已久,是群仙不欲升天者,皆往来此洲,受太玄生箓,仙家数十万。

  五大神帝,十万仙众!

  秦一手就给了我八面赦天旗就让我号令三山五岳,我不知道他是在给我说笑话,还是根本没有存心想我学九天隐龙决,就连他和魏雍都不可能做到的事,我又怎么可能做到。

  秦一手似乎看出我的迟疑,面无表情的说。

  “你不试怎么知道做不到,别人不行你未尝不可,我帮不了你也没这能力,是你要学九天隐龙决的,有没有这本事就看你自己了。”

  萧连山和越千玲在旁边一个劲给我点头,似乎在她们心里我从来没让她们失望过,我想到还在魏雍手里越雷霆和岚清,还有枉死在秋诺手中的刘豪他们,深吸一口气,转过去身去。

  从我在魏雍面前自废道法后,这还是我第一次施法,升龙台狭窄,可以活动的地方并不多,我闭目凝神后脚踏天圆地方清君步,从赦天旗中两指头夹起青色令旗,面向东方单臂一挥,口念东方魔明咒。

  天道合真,日月合明。天清地宁,五岳摧倾。明神辅我,天威辟兵。速降如云。急急如律令。

  我法咒已出等了半天没有丝毫动静,再试一次结果还是一样,东岳泰山是青帝所主,在道家中被尊为神,看样子我这点道行是请不动这位神帝的。

  秦一手默不作声的盯着我,从兜里拿出一叠银色符箓。

  “愚公尚有移山之志,何况你是帝王之命,这三山五岳你要是请不动,你永远也学不会九天隐龙决,用我的符箓再试!”

  “银色?!”我有些诧异的抬起头,以我目前的道法修为是驾驭不了这个等级的符咒。“我用这个符咒如果召唤不了三山五岳,我会万劫不复的?”

  “笑话,你召唤不了会万劫不复,你学不会九天隐龙决,你以为就能全身而退吗?”秦一手的表情很严肃。“路是你选的,你执意不想回头,那就破了这八龙抱珠,否则就算你不被符咒反噬,这天下也没你容身之所。”

  我一咬牙,接过秦一手的符咒,之前我只能赦令太上三洞神咒,如今有了秦一手道法修为的银色符箓,我就能使用更高深的道法,我一把扯断项链,用旗尖划破眉间,沾血涂抹在八龙抱珠之上,莹莹之光再次从项链里闪耀出来,我握于掌心,两指夹起银色符箓大喊一声。

  东方玉宝,云雷大神,出入莫测,道气合真。神符到处,速尊吾令,吾今所使,朗灵奕神。

  念完将符箓抛于空中,持青色令旗举天赦令。

  请五岳青帝神驾!

  我话音刚落,顿时阵风四起,穿山啸林犹如万马奔腾之势,旁边的秦一手抱元守一不动如山,萧连山护着越千玲向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

  我手里的八龙抱珠其中一条竟然如琉璃般裂开,慢慢从里面腾起一个青色的光晕围着我身体环绕,我竟然请动了五岳青帝破了八龙其中一条,我欣喜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秦一手一直严峻的表情有些舒缓,对我点点头示意我继续,我毫不犹豫两指夹起第二张符箓,口念南方烈煞咒。

  天火彻光,地火煞光。神朋一召,普遍万方。光明朗照,追送五方。身佩列宿,上接天罡。急急如律令。

  随即举起赤色赦天旗大声对西方说。

  迎西皇朱帝神尊!

  令旗一停,至西方有紫云翻涌越聚越多,铺天盖地向我所站的升龙台涌来,天象奇异令人叹为观止,我只感觉手里有裂动,另一条玉龙已经碎裂,第二个光晕从我手中升起,和之前第一个一样围着我身体环绕。

  五岳我请动了东岳青帝和西皇朱帝,我都没想到我竟然还有这能力,如果不是现在风起云涌和还在我身边神情环绕的光圈,我都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