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七十六章 眉间一点朱砂

  魏雍的目光中是敬畏和恐惧,让我想起秦一手看见传国玉玺时候的样子,魏雍的镇定在我记忆中根深蒂固,可现在他是话完全乱了方寸。

  秦一手居然会笑,虽然不是对我,可能看出他现在有一种释然的平静。

  “咱们两人斗了这么多年,你工于心计我何尝不知,你让古啸天安排比试就是为了看看秦雁回到底是不是你一直在等的人,我帮他退雪还晴,出手诛杀苗仁环,我知道你想等的那个人是我。”

  魏雍的目光一直落在秦一手掌中的传国玉玺上,我看的出魏雍全力戒备,伺机而动,目标正是传国玺,虽然他的道法修为在秦一手之上,但还没达到一击致胜的地步,魏雍本身就是一个步步为营的人,没有绝对把握的事他一定不会做。

  我更加好奇,秦一手掌中的传国玺到底有什么用,能让魏雍害怕到如此程度。

  “你别忘了当年我们在她前面立下的誓言。”魏雍说话的声音都在轻微的颤抖。

  “我没忘,自始至终都没有,这些年我恪尽职守没有丝毫怠慢,忘的那个人是你,从你窥探青铜剑上的九天隐龙决开始,你就背弃了自己的誓言。”

  “天下万物能者居之,我扪心自问不输给任何一代帝王,既然我有这个能力,为什么不让我掌管?”魏雍据理力争。

  “荒谬,你雄才伟略我不否认,可历史变迁是自有天数,你如果靠一己之力乾坤独断另当别论,我反而敬重你英雄造时势,可九天隐龙决是道法神机,你若想靠这个只手遮天,你和嬴政又有和区别。”

  “紫微显世破贪狼,我充其量也不过贪狼星入命,你别谁都清楚如果帝星入世会有什么后果,为了我你放弃你守了千年的责任,你真不担心重蹈覆辙?”

  “当然怕,可将来帝星会怎么样我不知道,我也算不到,但你这颗贪狼星我太了解,如今四座明十四陵你已废了一座,你早晚要祸乱苍生,与其让你贻害天下,我还不如赌一把。”秦一手义正言辞的盯着魏雍淡淡的说。“何况,你我都是学道之人,宿命这东西比谁都要了解,可惜你太骄傲,却往往忽视了很多事。”

  “什么事?”

  秦一手看了看还被秋诺控制的越千玲意味深长的对魏雍说。

  “她就是你忽略的事。”

  魏雍皱了皱眉头,大为不解的看看越千玲,我听见魏雍口中迟疑的说了四个字:刑克之命?然后和秦一手一样,一把抓住越千玲的手臂,一路向上直接摸到她头颅上,越千玲固执的偏着头,试图躲开可反抗显得很是徒劳。

  魏雍摸到她额头时候,手被弹了回来,震惊的自言自语。

  “你……你戴过八龙抱珠项链?!”

  “雁回哥给我的,我为什么不能戴!”越千玲仰着头没有丝毫胆怯。

  魏雍再一次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步,声后是秦一手平和的声音。

  “你我二人最清楚,这条八龙抱珠项链只可能有两个人可以带,其中一个是他,另一个……”

  魏雍还没等秦一手把话说完,绝决的一掌推开秋诺,我都被魏雍这一举动有些诧异,我看秋诺脸上的表情也是怨恨和不解,估计她没想到魏雍会为一个毫不相干的人这样对她。

  越千玲没有秋诺的控制,腾出的手扬起重重一巴掌打在魏雍脸上。

  我隔这么远也能清晰的听见清脆的声音。

  五个指印深深的印在魏雍脸上,我曾经不止一次被她这样打过,越千玲任性由来已久,到后来我和她说话时都会下意识保持一手的距离,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我喜欢看她任性的样子,好好想想,似乎她除了对我之外,在其他人面前总是知书达理的另一番模样,我知道她心意,或许是在我面前她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而已。

  所以她每次打我,我并没放在心上。

  可她这次打的是魏雍!

  不可一世,无人能敌的魏雍!

  而且又五兽七星结界护体的魏雍!

  就连秦一手都不能近身的结界,何况是越千玲一个寻常普通人。

  如果不是魏雍脸上越来越明显的指印,我甚至怀疑自己看花了眼。

  能打在魏雍脸上的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能一击致胜破掉魏雍结界,很明显越千玲是做不到的。

  第二种,魏雍怕伤到越千玲自己收了结界,以越千玲对魏雍的恨,如果她手里有刀,我相信她绝对会毫不迟疑的插入魏雍胸口,魏雍即便再厉害也是血肉之躯,到底是什么原因可以让魏雍心甘情愿的挨越千玲这一巴掌,甚至不惜以身犯险。

  越千玲那一巴掌打的实在太重,魏雍的头都偏了过去,转过来的时候我为越千玲捏了一把汗,像他这样心高气傲的人,输给秦一手半步都会想着把秦一手置之死地,何况被一个女人打一巴掌。

  我的手心全是冷汗,我看向秦一手,如今能救越千玲的只有他,可秦一手安静的站在一边,没有丝毫想出手的意思,第一个动的人是秋诺,虽然被魏雍一掌推开,可看见越千玲打在魏雍脸上,也愣了一下,估计她和我想的一样,根本不可能有人能打倒魏雍。

  然后秋诺本能的从旁边冲上来,五指如剑上面缠绕的红线各位刺眼,秦一手居然一脸漠然的站着,萧连山听我说过秋诺邪术歹毒,生怕越千玲被她伤到,刚想上去把越千玲推开,秦一手忽然向前一步挡在萧连山前面。

  然后我听见指骨断裂的声音,和看见萧连山一个踉跄退倒在地上。

  秋诺捂着手满头冷汗,表情异常痛苦的半跪在地上,我看见她刚刚攻出的那五根指头都变形扭曲,我抬头才发现魏雍的五兽七星结界又护佑在其四周,唯一不同的是,越千玲也被守护在里面!

  难怪秦一手一直不出手,还要把萧连山拉回来,我更加迷惑,秦一手为什么知道魏雍不允许秋诺伤害越千玲,到底什么原因能让魏雍为了越千玲不惜震断秋诺指骨。

  和我一样迷惑的还有半跪在地上神情冷怨的秋诺,她用一种近乎于绝望的眼神看着魏雍,不是因为魏雍伤害了她,我能看出来,此刻在魏雍的眼里,除了越千玲之外,他再也看不见任何人。

  “原来你早就在六道之中……”

  魏雍说着我听不懂的话,越千玲的固执和简单在此刻发挥的淋漓尽致,她似乎是唯一没有意识到不对的人,即便在十多天前她才被魏雍的结界所伤,看自己打魏雍一巴掌居然没还手,想都没想,从地上抓起一块石头,直直地砸在魏雍头上。

  我看的目瞪口呆,连秦一手都没有能力伤害的人,没有丝毫的躲避,当一滴血从魏雍额头滴落,慢慢连成一条线不断涌出时,我猜越千玲或许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魏雍抹了一把流淌到眼角的血,声音有些黯然。

  “我做这么多……都是为了你,我背了千古骂名,宁负天下人,碧血染桃花,也在等再见你这一天,谁知再见已是你我生死无话,说我贪恋权势也好,说我贪狼入命也罢,这天下在我眼里不及你眉间一点朱砂!”

  越千玲恨魏雍甚至不惜挫骨扬灰,此刻她举着石头上面还沾染着魏雍的血,听魏雍这缓缓道来的话竟然一时间愣在原地,魏雍不会说谎何况在一群他从来没放在眼里的人面前更不会,我听出的是他的肺腑。

5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七十六章 眉间一点朱砂”

  1. 回复 2014/01/17

    Anonymous

    目测,这个魏雍暗恋他师父。这个越千玲就是杀秦始皇的人。宿命重叠。。。

  2. 回复 2014/01/20

    秦雁回就是秦始皇

  3. 回复 2014/02/13

    苏小喵

    好,雁回绝对是秦始皇!

  4. 回复 2014/04/19

    鲨鱼

    这一段话很出名啊,江山如画怎敌你眉间一粒朱砂

  5. 回复 2016/09/05

    秦雁回

    魏雍应该当过曹操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