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七十七章 受命于天

  或许正是因为魏雍说的太真切,越千玲的样子有些恍惚,举着的石头竟然没有再砸下去,魏雍额头的血淹过眼睛,我看见他眼睛有晶莹在闪烁,但很快没入流淌的血液之中,分不清他流的是血还是泪。

  我木讷的站在升龙台上,我见到武则天和上官婉儿时震惊过,听秦一手讲述的往事时也震惊过,但远比上如今,魏雍竟然在哭!

  在我心里魏雍称不上英雄,可他身上总是透着一种豪气,和武则天不同,她是活在回忆中的女人,但魏雍是活在骄傲中的强者,像他这样的人又怎么会哭,可我看的真切,唯一的理解,越千玲那一石头不是砸在魏雍头上,而是砸在他心上,忍了千年的痛终究没忍住。

  “昔年我为你一句话,东征西伐血染白甲,不惜兵临城下灭了我自己的家国。”魏雍一把扯开自己衣服,越千玲下意识捂着嘴再向后退一步,我可以清楚的看见,魏雍的身上是数之不尽的伤疤,纵横交错触目惊心。“谁知等我凯旋才知道我是一念之差竟为他人作嫁,我在城下看你与他君临天下,你可知那一刹那,我如同今日泪如雨下!”

  我忽然发现秦一手看魏雍的眼神有些柔和和不忍。

  “都说了是宿命,你执念千年结果还是一样,你这又何苦。”

  魏雍一怔,满脸凄然血凝固在他脸上,有种莫名的哀伤,上前一步轻柔的看着越千玲。

  “没关系,你最终看清了他是什么样的人,你赌上性命救苍生,我苟延残喘背负千古骂名就是想换你重生,虽然你现在还不是真正的你,只要我拿到九天隐龙决,我就能让你回来。”

  “你到现在还不明白,既然她已经在六道之中,她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人,你就算找回来又有什么用,这千年她渡了多少次忘川河,奈何桥畔无故人,你找回来……她也不记得一切了!”秦一手重重叹口气无力的说。

  魏雍缓缓抬起手,慢慢靠近越千玲的脸庞,我看见旁边的秋诺满眼妒火,嘴角不停蠕动似乎不愿意相信眼前发生的事。

  魏雍的声音又恢复了我熟悉的骄傲和自信。

  “那我就重开祭宫,开幽冥之路,我要把她原原本本找回来!”

  当魏雍的手快触碰到越千玲时,一直恍惚的越千玲终于清醒过来,猛然用力推开魏雍,心神不定的看着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半天才慌乱的说。

  “你……你疯了……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我看见魏雍手抖动一下,凄然的笑着低着头自言自语。

  “疯子,是啊,我是疯子了,为了你我疯了千年,也不差这一时!”

  魏雍话音一落,脸上的表情阴沉的让人害怕,把掐在萧连山的脖子上。

  “把九天隐龙决交给我!”

  魏雍的语气还是他惯用的高傲,可这一次我听的出还透着戾气。

  我刚迟疑一下,就看见魏雍单手将萧连山整个人从地上提了起来,萧连山艰难的想掰开脖子上魏雍的手,越是挣扎我看见魏雍的手越是陷的更深,萧连山已经呼吸困难,满脸憋的通红。

  我能感觉到魏雍的戾气,他只有轻轻一动,萧连山就会在我面前变成一具尸体,在我眼前死去的人太多,我突然感觉心好累,有些明白武则天为什么那么执意让我找回九天隐龙决。

  这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看着自己在乎的人死在自己眼前,而无能为力,那是一种难以言表的痛楚,我已经不想再看到这样的事发生。

  等我开始移动脚步打算从升龙台走下来时,秦一手用力一抛,将传国玉玺扔给我,那一刹那我看见魏雍的瞳孔在收缩,恐惧和敬畏又重新写在他脸上,手更用力萧连山快晕厥过去。

  “你……你知不知在做什么?!”魏雍震惊的问秦一手。

  秦一手深吸一口气心如止水的样子。

  “既然你回不了头,你我都是学道之人,命由天定的道理比谁都清楚,你的命书是紫微显世破贪狼,他注定是你永世宿敌,既然要乱这天下,我宁愿是他……”

  魏雍明显有些慌乱死死盯着我伸出手打算说。

  “把玉玺交个我,否则我让你身边每一个人都不得好死。”

  我在秦一手和魏雍两人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更不明白秦一手突然把玉玺交给我有什么用,事实上我真的放弃了,萧连山的手开始无力的下垂,我眼睁睁看刘豪死在我怀里而无能为力,我不想萧连山也是这样。

  刚想把玉玺扔给魏雍,就听见秦一手冷冷的声音。

  “你就算给了他,魏雍同样也不会放过这里任何一个人,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何况你是帝王之命,脚下注定森森白骨,你想要救你身边的人,就举起玉玺,你不是想知道你是谁吗,念出玉玺上的字你就知道了!”

  我低头看看手里的玉玺,秦一手说的没错,就算我交给魏雍,结果还是一样,既然秦一手让我这样做还不如赌一把,事实上,我真想知道我是谁。

  我的手缓缓抬起,传国玉玺就握在掌心,顿时三山五岳环护在我天空的奇异景象风云突变,祥云四散狂风大作,浓厚的黑云把整个天际染成墨色。

  魏雍的口慢慢张大,扔掉手里的萧连山,赦令护身五兽奇奇向我攻来,秦一手有漫天华盖也挡不住魏雍的道法,何况我这点浅薄的修为,而且这么短的时间和距离,我连抵抗的机会都没有。

  我闭上眼睛,把传国玉玺举向天际,心无旁骛大喊一声。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我话一出口刹那间天空浓厚的乌云旋转成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我仰着头看见一道明亮而刺眼的光亮让我睁不开眼睛,九道天雷从天而降,直直劈在我手中的传国玉玺之上。

  顺着我手臂直接导入我身体里,一直环绕在我四周的那八个光晕在剧烈的强光中融入我体内,我从来没经历过现在这样的感觉,无穷的力量正源源不断充盈着我的全身,我眼前闪烁着很多奇怪的画面,之前从来没见到到过,可又似曾相识。

  我感觉现在举着玉玺的不是我,我的心境,眼界甚至抱负都和之前想的完全不一样,我站在升龙台上环视群山,记得魏雍曾站在山头问过我,看见的是什么,之前我看到的是风水,可如今我多少能体会魏雍当时的心境。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九道天雷消失在黑云的漩涡之中,就连性格也变了,我从来不会如此冷漠的去看一个人,甚至是对魏雍,那是一种完全蔑视的眼光,我发现在我眼里,任何人任何事都无足轻重。

  天地之大,唯我独尊!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把手背负在身后,传国玉玺依旧拿在手里,魏雍护身五兽刚好攻袭过来,我居然没有丝毫担心,好像是一种本能的反应,掐着连我都不知道名字的指诀,单手一挥,五兽顿时被震的神形俱灭,在天上笼罩的乌云也瞬间被震开,整个环宇一片朗清。

  我很享受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生死权力一手在握的王者,触目所及的一切都会臣服在我的脚下,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什么叫君临天下。

  我缓缓抬起头用很阴冷的眼神看着魏雍,他捂着胸口,嘴角涌出血,五兽七星结界被我破去,他伤的不轻。

  “之前你问过我,站在山巅之上看见的是什么,现在我用同样的话问你,告诉我,你看见什么?”

  魏雍不敢直视我的目光,低着头艰难的回答。

  “江山如画。”

  我单手一挥,负于背后转过身更加冰凉的说。

  “错!是朕的江山如画!”

5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七十七章 受命于天”

  1. 回复 2014/02/13

    苏小喵

    哦,图大的歌!不贱你绝对听过倾尽天下!很霸气啊,用的很好啊~~~

  2. 回复 2014/02/23

    草!

    这太核突了!

  3. 回复 2014/08/19

    清晨

    这个猪脚真是秦始皇

  4. 回复 2015/03/25

    九道天雷

    糟了!好像劈到人了!怎么办!

  5. 回复 2016/07/05

    羸政

    妈的智障,终于让朕出场了!

  6. 回复 2017/04/08

    江山如画

    谁特么是你的

  7. 回复 2017/08/22

    惊梦

    是朕的江山如画哈哈哈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