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章 貔貅吐财(下)

  萧连山背着越雷霆大步急匆匆向前走,听我这样一说也很迷糊,说他记得房里的东西什么都没动,这风水局霆哥是咋发动的?

  “那还得谢谢你帮忙才行,没有你,说不定霆哥还不会上当。”我一脸苦笑着回答。

  “我!”萧连山猛的一下停下来,吃惊的看着我。“这事怎么又扯到我身上了?”

  我从包里拿出一个破碎的瓷片,递到越雷霆的眼前,越雷霆看了半天,眼睛一亮点头说认得,这是他打破的树瘿壶,问我这破玩意有什么门道。

  我手里拿着的碎片正是越雷霆打破的树瘿壶,是茶盖上的一处碎片,壶虽已破不过看工艺依旧精湛细腻,茶盖上是一个褐色匍匐兽形把手,呈昂首坐姿;皆粗眉圆眼,长大嘴,獠牙外露,头顶独角,两耳后抿;背脊凸起,尾向脊背翻卷;四足各有四爪,雕工卓越传神。

  我指着上面躺卧的兽形图案告诉他,这个兽形其实也是貔貅,褐为幼、绿为长,意思是说貔貅也分大小,褐色的是幼子,而通透绿色为长大的,但钟卫国用枯竹做的貔貅是暗黄色,貔貅肚暗黄是因为要产子,所以性格狂暴。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越雷霆一拍脑门恍然大悟。“我一气之下砸了树瘿壶,摔坏了上面的貔貅幼子,同时也发动了钟卫国的貔貅吐财风水局。”

  我点点头焦虑的说:“这就是钟卫国阴险狡诈之处,他专门找茶盖带貔貅幼子的树瘿壶,壶中有水,水能聚财,财能养貔貅,而被钟卫国摆出来的貔貅青石挡口,不能吃进东西,本来就是凶险之局,可貔貅护子,只要幼子平安,此风水局无疑是死局。”

  萧连山也明白过来,咬了咬牙低声问:“这姓钟的王八蛋心真歹毒,要不是我冲动砸了他屋里的东西,霆哥也不会一时激动把树瘿壶也砸了,都怪我不好,连累霆哥。”

  “什么连不连累的,连山你憨厚哪儿能看出钟卫国这些心计。”越雷霆在背上拍了拍他肩膀,不以为然的说。“你这性子,我姓越的就是喜欢。”

  我也笑着安慰他:“钟卫国吃存心陷害,你又不是那种工于心计的人,想防都防不了,不关你的事。”

  “这么说……。”越雷霆想了想问我。“这么说,钟卫国从一开始就在演戏?”

  事实上的确如此,我边走边想,真正要怪的应该是我才对,实在是大意,怎么就没仔细想想,钟卫国明知道霆哥不好招惹,却一次又一次拿出假货来骗我们,我一直当他只是简单的坑蒙拐骗,原来一切早就在他计算之中,他先降低我对他的防备,然后再激怒连山,最后故意让我看出他手中的树瘿壶是真品,交到霆哥手里,也算准霆哥的性格一定会砸烂,哎……。

  越雷霆听见我很懊悔的叹气,豪气的笑起来。

  “你们两个不要再说自己有错,大老爷们行的端做得正,肚子里没那么多花花肠子,钟卫国有心陷害,你和连山都是忠义之人想不到那么多,今天我越雷霆能平平安安回去,是托两位好兄弟的福,逢凶化吉,如果走不回去,就是我越雷霆命中当此一劫,是我连累两位兄弟才是。”

  虽然钟卫国心狠手辣工于心计,有是玄学高手,不过看他布局虽然精妙但依旧有破绽,可见他虽有本事,不过说到风水命理,他还差的远,如果真正斗法他未必是我对手,所以我宽慰的说。

  “霆哥,你放心,既然我留下来帮你,不管以后怎么样,这三年我和连山一定保你周全。”

  “霆哥,你放心,我哥说没事就一定没事。”

  “有没有事无所谓,今天有你们两兄弟这句话,就算我越雷霆今天横尸郊野也心甘情愿。”

  萧连山问我是不是已经破了钟卫国的风水阵,我点点头,他非要让我给他讲讲,说看见我跳上跳下,也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就连越雷霆也很好奇的想知道,我到底是怎么破的。

  我告诉他们,我用霆哥的指尖血在胸口画的是三清大帝避灾符,邪秽灾厄不得近其身,貔貅虽是凶兽,但畏血腥所以暂时对霆哥无能为力,再让霆哥把血洒到枯竹上,貔貅遇血会避开,所以我们走到现在也相安无事。

  萧连山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问那水井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树叶放在里面会沉下去?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接着说。

  “那叫亡腐之水,风水上是山主人丁、水主财,水能聚财,要设貔貅招财的风水局就一定要有水,当然最好是流动的水,才能财源不断,而亡腐之水也为阴亡水,要用一只怀孕的猫,一定要是纯黑色,全身没有一根杂毛,然后用长命灯油泡过的红线把猫捆起来,最后在脖子上要缠绕一圈,但不能把猫弄死……。”

  萧连山忽然打断我的话,问我为什么要用猫?而且还必须是黑猫?

  我说:“因为猫是邪物,黑色的猫更是至阴至邪之物,民间传说猫有九条命,是说猫不容易死,其实不是猫不会死,而是死后会复活,有句话叫,猫死不见光,主必遭殃。”

  萧连山点点头,越雷霆越听越好奇,让萧连山别打断我,让我说完。

  我接着说:“然后把黑猫放在水里,活活淹死,因为淹死的猫怨气能发挥到极限,脖子上的红绳是用来锁魂的,让它死了魂魄不能离开,而水井的水无法流动所以怨气就一直在水里。”

  我看见越雷霆听到这里不由自主打了个冷战,心想像他这样手里也沾过不少血腥的人,如此残忍阴毒的事想想都后怕,可见钟卫国这个人心肠如此歹毒。

  我继续说:“水聚财,可钟卫国把水井里的水变成了阴亡水,怨气至极任何有生命的东西都会被腐蚀,这就是为什么放树叶上去会枯黄下沉,貔貅要吸取财气,可吸去的全是怨气,貔貅吸多少就会吐多少。”

  “最后会怎么样?”萧连山问我。

  “貔貅吐财还有一个名字,貔貅泣血!”

  “……难道……貔貅吐到最后就是吐血?”

  我点点头继续说:“竹心是空的,貔貅肚子也是空的,本来就没什么可以吐出来,钟卫国又用大青石挡住貔貅的嘴,本来是只进不出,现在变成只出不进,到最后貔貅吐的就是自己的血。”

  “那,那这个怎么会要霆哥的命呢?”

  “我之前说过貔貅本身就能转命避祸,貔貅吐财局是霆哥发动的,霆哥是主,貔貅最后有什么结果,霆哥就会有一样的结果。”

  “姓钟的王八蛋要我吐血?”越雷霆愤恨的说。

  “这只是一个意境的传递,钟卫国是要霆哥你最后流尽身体里最后一滴血才死!”

  说完这个,萧连山又连忙问我用八片树叶用树枝穿连,怎么又可以浮起来?

  我告诉他,那叫八宝莲花灯,莲花是圣洁之物,能化生一切邪秽,霆哥的指尖血涂抹在树枝上,血会引导水中怨气聚于莲花之上,然后被化解,这样就破了钟卫国的阴亡水,貔貅就可以吸纳财气,而不会只吐不进。

  我看越雷霆长松一口气,可能是没想到一个不起眼的房子,被钟卫国布置以后竟然变的如此凶险,他接着问我。

  “你把碎钱塞到堂屋门口右边的石头老虎口里,这又是什么意思?”

  我解释给他听,两虎相争必有一伤,那两只石虎姿态各异,左边的负伤而卧,右边的居高临下蓄势待发,左为主是代表霆哥,右为客是代表钟卫国,他是担心你万一逃脱,也要穷追猛打置你于死地。

  “这个我知道,哥把碎钱塞在右边老虎口里,碎钱上有霆哥的血,这是瞒天过海,让钟卫国以为霆哥羊落虎口。”

  我差点没笑出来,没想到萧连山今天还变机灵了,一说就明白,事实上萧连山说的是对的,不过这只是权宜之计,只能帮霆哥暂时脱险,我告诉他,最重要的是最后一步。

  “雁回,我看你用两截树枝分别穿透门口的红灯笼,这个就是你最后一步?”

  我点点头说:“那两个红灯笼是貔貅的眼睛,貔貅唯一的弱点就是眼睛,我扎瞎貔貅双眼,貔貅不分黑白乾坤颠倒,貔貅吐财局的凶险之处就在于,霆哥你反客为主,发动了风水局,你身在局中势必会随局所动,说简单点,钟卫国想让你怎么死,你就得怎么死,但是貔貅瞎眼,乾坤颠倒,主客也颠倒,又变成原来的局势,钟卫国是主,霆哥你是客。”

  “哦,明白了,现在身在局中的人已经变成了钟卫国?!”

  我点点头继续说:“害人终害己,貔貅吐财本就是大凶之局,钟卫国以为自己能掌控,更以为没人能破他的风水局,他千算万算还是算漏了我,像他这样阴险狠毒的人碎尸万段挫骨扬灰也不为其过。”

  “那……那姓钟的王八蛋会有什么样的结果?”萧连山兴奋异常的问我。

  “他有什么样的结果,都掌握在他自己手里。”我叹了口气的说。“风水命理天数是与人为吉、避祸消灾,我不会用这个去害人,即便钟卫国十恶不赦,我还是给他留了条退路,是生是死就看他自己选择了……。”

5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十章 貔貅吐财(下)”

  1. 回复 2014/01/20

    123

    不好看

    • 回复 2014/05/24

      Anonymous

      不好看你还在这说你麻痹呢 滚好么

  2. 回复 2014/01/31

    貔貅

    我咋这么坏啊

  3. 回复 2014/02/15

    123

    1楼滚路子.

  4. 回复 2014/02/25

    。。。。。

    好好看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