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八十章 魔障

  我在床上迷迷糊糊了好几天才真正清醒过来,越千玲和萧连山几乎是寸步不离的守着我,昏迷的时候我脑子里依旧有很多奇怪的片段在一闪而过,可时间越长这些片段越模糊,等我下床已经是七天以后的事,那些脑海里奇怪的画面我一件也想不起来了。

  我最后的记忆停留在秦一手让我举起传国玉玺,并且念出玉玺上那八个字,再后来……我怎么也想不起后来发生的事。

  我看着对面的秦一手,房间里的越千玲和萧连山也都看着他,似乎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秦一手深吸一口烟后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

  萧连山兴高采烈的坐到我身边,好像心里憋着话就等告诉我,他这性子本不是藏住话的人,看样子这些日子真憋坏了,一坐下来嘴就没停过,把我将玉玺举天后的事一五一十全说了出来。

  我从凳子上猛然站起来,愣了半天,指着鼻子目瞪口呆的问。

  “我……我是……嬴政?!”

  这是多么荒谬的问题,连我自己都想笑,可屋里除了我有这么强烈的反应外,越千玲他们异常的安静。

  “你有帝王之命,逢于乱世你必是一代帝君,项羽火烧阿房宫毁了四方结界后,嬴政重回六道轮回,若轮回之人永远帝王命格,嬴政将会再次降世,这也是我守护嬴政元阳千年的原因,但只有嬴政的血能开启八龙抱珠项链,直到你……”秦一手说到这里停顿了片刻。“我观天象有帝王命格的人降世,我找到你时,你是弃婴,荒郊野外我不忍丢弃你,将你带回抚养,你自小体弱我一善之念将八龙抱珠项链戴在你身上……现在想想,都是冥冥之中注定好的,你百岁之日,自己咬破嘴唇滴血于项链上,八龙抱珠开启,我守了千年的使命竟然毁在我自己手里。”

  “您……您从那个时候开始就知道我……我是嬴政!”

  “我当时本可以杀了你,一了百了,刀我都举起来了,可你在襁褓里对我笑,笑容干净的没有丝毫杂念。”秦一手用袖口蹭着嘴角低沉的说。“我最终还是下不了手,人之初性本善,你就算是嬴政转世,我想这山林僻远,我导你向善未必会重蹈覆辙,可我终究忘了那四个字……天命所归!”

  我走到秦一手身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给他倒了杯水。

  “是不是只要我不离开山里,就没有后面的事?”

  秦一手摇摇头,重重叹了口气回答。

  “我之前也是这样想的,其实,从你开启八龙抱珠项链那刻起,你就注定会君临天下!”

  “您当时其实可以杀我的。”我黯然的说。

  秦一手抬起手,用一根指头比划了半天,好久我才明白他是想告诉我一个大概的长度,可惜他只有一只手,最终只有在桌上用杯中水画了一条线。

  “我捡你回来,你就这么大点,我一手把你拉扯大,相依为命二十年,我始终是一个人,只不过活的时间长了点,杀你……我不是没想过,可下不了手。”

  我有些哽咽,记得秦一手曾问过我相不相信宿命,现在我多少有些明白他这话的意思,我就是他的宿命。

  “本来一直相安无事,可我发现你偷看藏书,连夜观天象,紫微帝星晦明,群星拱照是入世前兆,我就知道我逆不了天意,所以万般无奈我断你一指,帝王金身不可或缺,以为用这个办法能阻止你入世。”

  我恍然大悟,想起秦一手断我指头那天,当时看他如此的绝决,眼神中透着冷漠和残忍,现在回想起来,我根本没看明白他目光中的深意。

  “果然,在我断你指以后,天象有变,帝星不明九星离宫,以为自己做到了,可你命由天定,我阻止一件事,却改变不了任何结果,你离开山里阴差阳错让你发现明十四陵。”秦一手喝了一口水淡淡的说。“我阻碍你重新入世,以为做对了,可我却忽略了另外一件事。”

  “紫微帝星暗淡,九星离位,贪狼入命宫!”我接过秦一手的话。

  秦一手点了点头,深吸一口说。

  “我逆天而行就是倒行逆施,你暂时不能入世,却让魏雍有机可乘,他看到你的八龙抱珠项链,这项链只有两个人可以戴,一个是你,另一个是制造项链的人,魏雍知道你是谁,他一直处心积虑想聚齐九天隐龙决,可惜这项链他开启不了,否则他早从我手里抢过去。”

  后面的事不用秦一手说,我也知道了,魏雍安排所有的一切,从他见到我那一刻开始,甚至算到秦一手为了制衡他,一定会教我开启项链的秘密,这样他就能以逸待劳。

  “对了,为什么我举起传国玉玺会……”我想到这里好奇的问。

  “紫微显世破贪狼,你虽是帝王之命,可你之前并未真正入世。”秦一手看着我平静的回答。“八龙抱珠里面有两个秘密,其中之一是九天隐龙决,而另一个就是阻止你入世的封印,我让你一直戴着这条项链就是为了克制你。”

  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越千玲在旁边好奇的问。

  “这么说只要项链里的封印不破,雁回哥永远也不会入世吗?”

  “本来是这样,可魏雍贪狼入命,如果我不让他入世,魏雍无人能与之抗衡,事实上这都是注定好的。”

  “那,为什么雁回哥在南山的升龙台性情大变?”

  “魏雍现在没有可以让他惧怕的人,唯独只有曾经统御三界的嬴政,帝星入世又岂是他能抵抗的了,那八龙抱珠项链里有嬴政的修为和记忆,而传国玉玺……”秦一手说到这里下意识看了看我,似乎在他眼中还是有些忌惮。“那传国玉玺并不是什么权利象征,那是嬴政泰山斗天的法器,能令九天神尊莫敢不从,他在升龙台以玉玺号令玄天九雷劈开项链封印,让帝星入世,连魏雍这样永不会服输的人都心甘情愿跪拜,你们可想当年嬴政有多霸气!”

  “秦叔,既然是紫微破贪狼,就是说只有嬴政能除掉魏雍,那在南山的时候,我哥拥有了嬴政的道法修为和记忆,完全可以轻轻松松除掉魏雍,为什么你让千玲阻止?”萧连山很疑惑的问。

  “紫微破贪狼其实有两个意思,当然,你所说的那个也对,可结果不一样,如果是嬴政灭掉魏雍,当然轻而易举,可是比起嬴政来说,魏雍又算的了什么,除掉一个魏雍,嬴政入世这天下必定血染!”

  “秦叔,那第二个意思是什么?”萧连山连忙追问。

  秦一手看看我意味深长的回答。

  “雁回有帝王之命,加上他是嬴政转世,如果学会九天隐龙决,他同样可以除掉魏雍,但或许他仅仅只是秦雁回……”

  越千玲眼镜一亮,连忙坐到秦一手旁边紧张的问。

  “秦叔,您这话的意思是说,雁回哥不用当嬴政也能打败魏雍?”

  “九天隐龙决是他亲手所撰写,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里面的精要,虽然在升龙台,他真正帝星入世,但是他还不是秦王嬴政,这是两码事,他要当回曾经的嬴政没这么简单,可以他的命格只要学会九天隐龙决,同样可以除掉魏雍。”

  “那……那我哥怎么在升龙台上……我看见的那个人明明不是我哥啊。”萧连山认真的问。

  “八龙项链是四件物品中最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此,嬴政当年制造这四件宝物,特意在八龙抱珠里灌注了他道法修为和记忆,不过只是暂时的,为的就是入世之时不要忘了自己是谁。”秦一手端起水杯停顿了片刻后继续说。“嬴政已入魔途,转世的人谁拥有了他的记忆入世之时一旦沾染血腥必重蹈覆辙,所以……我才不能让秦雁回在南山除掉魏雍,否则……他就回不了头了。”

  我听完恍然大悟,看看身边的越千玲依旧疑惑的问。

  “当时我既然拥有了前世的记忆和修为,按理说无人能敌才对,为什么……为什么千玲抓我手会让我恢复?”

  “七窍玲珑心!”

  “七窍玲珑心?”

  秦一手点点头语重心长的告诉我。

  “她有世间罕见的七窍玲珑心,是至善至纯之心,能净一切魔障,你虽然帝星入世可嬴政魔障太深,稍有差池你也会堕入魔途,其实……你应该感谢她才对,从你拿到黄金龙龟开始,你魔障就已生,如果不是她在你身边,恐怕你早已不是我认识的秦雁回。”

  我吃惊的看着身边的越千玲,怎么也没想到一直在克制我入魔的居然是她,低头目光落在秦一手空荡荡的衣袖上,想起魏雍说过的话,小声问。

  “您的手……真是我砍断的?”

  秦一手一愣,点点头然后又摇着头说。

  “是你让我自己砍断的!”

  “为……为什么?”

1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八十章 魔障”

  1. 回复 2014/07/27

    披甲龙龟

    我兄弟黄金龙龟又上场了

  2. 回复 2017/06/29

    魔障

    我被个女人灭了啊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