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八十二章 后会无期

  大约半个月后,萧连山身上的伤好的差不多,可以一个人行走,我的头也不在痛,那些模糊的记忆慢慢在我脑海里淡去,这些日子一直是越千玲在照顾我们,秦一手几乎都不和我说话,大半时间一个人坐在门口抽烟,好几次大半夜我能闻到浓重的酒味。

  秦一手的习惯我比谁都清楚,他只有心里有事的时候才会这样,他这样的举动竟然让我想起刘豪,要离开我之前也是这样安静,有一种令人窒息的感觉。

  果然在没过多久的一天早上,我从屋里出来看见秦一手拿着收拾好的行李,默不作声的坐在椅子上。

  “您……您要走?”我问。

  秦一手点点头刻意的避开我关切的目光。

  “我什么时候还能再见到您?”或许是因为想到刘豪的原因,我生怕身边还有人会一去不返。

  秦一手一怔,或许是因为连续几天的宿醉,他掏酒瓶的手有些轻微的抖动。

  “希望这是最后一次见你,否则……再见之日,就是你我二人以命相搏之时。”

  秦一手这话刚好被出来的越千玲和萧连山听见,越千玲连忙急切的问。

  “秦叔,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您打算去哪里?”

  “他要去秦始皇陵!”我低着头有些伤感的说。

  “秦始皇陵?!”萧连山大为不解的站到秦一手身边。“秦叔,您好端端的去那里干什么?”

  “我让雁回帝星入世,后面的林林总总已不在我掌控之中,我唯一还能做的,就是回到秦始皇陵等着。”秦一手终于看了我一眼,目光中我读出的是殚精竭虑。“你若不来,等你百年之后我会按照你遗愿,把你葬在山里的屋前,倘若你来了,你我二人终有一人长眠祭宫,如果那个人是我,只求一事……活了这么久,我累了,你下手时别让我再回六道,世间种种与我无关!”

  我一愣,嘴角蠕动几下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秦一手的性格言出必行,话说到这份上连我都有些恍惚,好像我真会再去秦始皇陵一样。

  我是秦雁回!

  对面这个只有一只手的人养育了我二十多年,即便不是我亲生父母也对我有再造之恩,秦一手说的绝决和我记忆中的他没有丝毫改变,我双膝一曲,男儿膝下有黄金,可我跪天跪地跪爹娘无怨无悔。

  膝盖还没碰到地,就被秦一手单手托起。

  “你心意……我懂!可你现在已经帝星入世,你的跪我受不起的,别无所求,你真念这二十几年情分,就别去秦始皇陵……”

  越千玲抿着嘴一行热泪流下,她没有再挽留秦一手的意思,走过去从秦一手衣兜里掏出烟袋。

  “秦叔,千玲不留您,临走之前再给您卷几支烟,您路上抽,您安心走,有我在雁回哥身边,他一定只是秦雁回。”

  萧连山好像想到什么,忽然很认真的问。

  “秦叔,您之前说明十四陵一共有四座,魏雍让我哥帮他毁了大爷海的明十四陵,其他三座在什么地方?既然明十四陵里没有九天隐龙决,到底里面有什么秘密?”

  萧连山问的这话我也很想知道,秦一手之前告诉了我很多匪夷所思的事,可唯独这一件他总是一笔带过。

  “我不能说,明十四陵守护着的真正秘密最好永远都不要知道。”

  秦一手依旧回避这个问题,他这话是说给我听,越是这样我反而越好奇,秦一手能让我帝星入世都不怕,为什么会有意隐藏这件事。

  秦一手忽然看着我极其认真的说。

  “你在升龙台破了魏雍五兽七星结界,那是他千年道法修为的护体,你破他结界犹如伤他真元,想要复原绝非一朝一夕之事,需要三大周天。”

  “三年!”我很吃惊的说。“魏雍要恢复道法需要三年!”

  我虽然已经记不得南山之巅发生的事,可后来越千玲给我讲述过,升龙台那个并不是我的人不用吹灰之力就破了魏雍千年结界,现在想想还是感觉不可思议。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你虽然破了魏雍结界,让他三年之内无法施法,魏雍的性子我比谁都要了解,宁负天下人,如今他知道你帝星入世,你是唯一能制衡他的人,等你聚齐四样东西他卦辞里的紫薇破贪狼定会应验,他留你不得,一定会处心积虑千方百计的除掉你。”秦一手语重心长的说

  “魏雍这王八蛋废了?要三年才可以复原!”萧连山听我秦一手的话,眼睛一亮兴高采烈的样子。“既然姓魏如今是废人,我哥已经恢复了道法也学了九天隐玲决,就是说没人是我哥对手,那我们还等什么,宜将剩勇追穷寇啊,现在就去找姓魏的算总账,救出霆哥和岚姨。”

  萧连山这话其实也正是我所想的,既然魏雍没有道法,他身边只有一个秋诺,或许之前我不是她对手,但现在我学了九天隐龙决,秋诺已经不足为惧,越千玲虽然口中没说,可我知道她一直担心越雷霆和岚清安危,现在正是营救他们最好的机会,我刚想到这里就看见秦一手默不作声的摇头。

  “魏雍虽暂时不能用道法需要三年才能恢复,可他毕竟位高权重,你也未必就占了上风,你还没学会全部的九天隐龙决,还不是那个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嬴政,充其量你只不过是一个比普通人厉害点的凡人罢了,我之前告诉过你,九天隐龙决的道法只能尽人事,可改变不了任何结果,魏雍的卦辞最后一句是七尺高台愁断肠,到现在我也没参透其中奥义,你如今贸然前去无疑自投罗网,正因为魏雍如今没有道法,他才会更加小心,他工于心计而且心思缜密,你能想到的他同样也能想到,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着你。”

  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感觉秦一手说的很有道理。

  秦一手依旧一本正经的看着我,面色严肃。

  “人外有人,你如今虽说帝星入世,可你终究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世上莫言强,你前路未知会遇到更多挫折,切莫掉以轻心。”

  “秦叔,那您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越千玲把卷好的一支烟放在一边问。

  “凡是看两面,既然魏雍没有道法,他会全力戒备你去找他,这三年时间你要好好运用,利用魏雍无法阻止你,聚齐其他三样东西,你只有学会全部的九天隐龙决才能真正有恃无恐的面对魏雍。”秦一手喝了一口酒沉默了片刻很强调的说。“还有一点,你既然是凡人,你和魏雍斗就离不开权势和财富,当然你如果变成嬴政另当别论,但你要靠秦雁回赢他,就一定要比魏雍更有权有势!”

  我沉稳的点点头,很疑惑的问秦一手。

  “青铜剑在魏雍之手,暂时我还拿不到,另外两件,随候珠被徐福带走出东海而不知去向,另一个纯金卧虎兵符被四名弟子之一的女子带出秦朝国界向西南而行,也就是现在的云南,可天下之大茫茫人海,没有丝毫线索,怎么才能找到这两样东西?”

  “缘由天定,分在人为,这四样神器当年由安平公主芈子栖所铸,为了防止遗失特意在八龙抱珠项链中灌注法力,如今你破了八龙抱珠,寻找其他三件神器的方法也随着九天隐龙决灌注于你体内,只要和这三件神器有关的任何事,都会和你产生共鸣。”

  我忽然想起在大爷海的明十四陵里,一本残篇的九天隐龙决赝本,都能让我戴的项链发出共鸣之声,如今我和八龙抱珠项链人玉合一,想必这种感应会更加强烈。

  但是虽然知道这个办法,可三年时间要找到遗失两千多年的物品,怎么说都有些勉强,秦一手似乎看出我心中顾虑,不慌不忙的说。

  “你如今帝星入世,我已经不能再给你算命了,至于越千玲,她的七窍玲珑心已开,此心无暇命如白纸,算无可算,既然萧连山会一直跟随你们,这些天我观天象就帮他占了一卦。”

  “是什么卦?”

  “是周易八卦中第三十六卦。”

  “明夷卦?!”我眉头微微一皱,此卦问事恐不顺。

  明夷卦也称为地火明夷,坤上离下,此卦为日入地中,光明被伤,万事阻滞,等待时运,得此卦者凶,时运不佳,事事劳苦,宜坚守正道,忍耐自重。

  “萧连山的明夷卦是三阳,卦辞明夷于南狩,得其大首,不可疾贞。”秦一手心平气和的说。“此卦虽凶,但是问卜问艰难之事则利,卦辞的意思,在南方狩猎,可得到大的收获,但必须坚持不懈,你们要去找遗失的神器正是艰难之事,占此卦刚好给你们指明方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