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八十四章 寸步难行

  秦一手走了之后我呆立了很久,不知道是为了他那些话,还是因为我不习惯身边有人离开,总感觉心里空荡荡的如同他那只摇臂的衣袖。

  萧连山的话也有意识的变少,生怕说错什么刺激到我,越千玲在秦一手临走的时候固执的拿走了他整包烟袋,这些天我发呆的时候,她就安静的坐在我旁边很仔细的卷烟,她执拗的坚信,还能再见到秦一手,她要把卷好的烟亲手交给他。

  我不明白她到底有没有听懂秦一手说的那些话,似乎在祭宫,也就是现在所谓的秦始皇陵里有我不能触及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如同那四座明十四陵里到底保存着什么样的秘密,秦一手自始至终都没打算告诉我。

  秦一手宁可冒险让我帝星入世,也要以命相搏的守护祭宫,那里面到底有什么是不能让我知晓的秘密。

  当然,看着越千玲专心致志的样子,我更愿意相信,让她这么自信的原因是她不相信我会违背对秦一手的许诺,此生永不踏入秦始皇陵。

  秦一手宁走之前特意交代,要我务必在二十八天后动身离开,为了防止秋诺用搜魂术找寻我们下落,魏雍会派人铲草除根,因此秦一手在我们住的地方设下金石齐火局,只要在二十八天内不离开此局,我们三人的魂魄将锁于局中,搜魂术也难找到。

  我们住的地方也是秦一手特意找的,一处僻静的农家小院,主人是雕刻墓碑的,因为墓碑能镇阴灵同时也能安抚亡魂,秦一手那日出手打伤秋诺,知道她会藏魂就一定会搜魂术,但此法术遇到镇灵之物会退避三舍。

  而且这里的主人是石匠,除了雕刻墓碑外,镇宅的石狮也在雕,大门口就有两只三王狮,所谓三王狮,是因为狮子是兽中之王,而狮子所蹲之石刻着凤凰和牡丹,凤凰是鸟中之王,牡丹是花中之王。

  放在门口左侧的雄狮右前爪玩弄绣球,象征着统一寰宇和无上权力,门口右侧雌狮左前爪抚摸幼狮,象征着子孙绵延。

  因为狮子是兽中之王,霸气之兽,是最好的辟邪之物,搜魂术见其必破。

  这两只石狮想必是主人满意之作,虽然体型庞大,但形态各异雕工精湛栩栩如生,看出去一只石狮就有上千斤重。

  这里的主人好客,以为我们是游客,给了少许钱就让我们一直住这,挺朴质的一个人,让我想起山里那些憨厚善良的村民。

  秦一手走了已经二十天了,开始还有些不适应,日子慢慢长了我反而平静了很多,这里其实和山里没什么两样,粗茶淡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虽然清寡但也是这段时间里第一次让我感受到宁静。

  但越到后来我发现一件比找九天隐龙决更麻烦的事,刘豪留给我的钱已经用的差不多了,这几年跟着越雷霆似乎从来没为钱的事情操心过,事实上我也根本没有用钱的地方,越千玲就更不用说,她似乎对钱这东西根本没啥概念。

  现在马上要动身去云南,山高路远总不能走着去,就连最基本的生活都存问题,到今天为止我们身上加在一起就剩下不到二十元,因为一直借宿在石匠家中,必须二十八天后才能走,吃住都随着石匠一家人,虽然来的时候给了钱,可天天住着总感觉别扭,所以我和萧连山每天都会帮石匠干些体力活,全当补偿。

  我刚搬了几块石料,总感觉少了点什么,想了半天忽然发现从昨晚就没看见萧连山人影,就连平时会端茶倒水的越千玲也没了踪影,都这个时间她不可能没起床,我以为她生病了,敲门去看她,发现越千玲拘谨的坐在床边,看我进来神情有些紧张。

  “怎么了?”我好奇的问。

  “没……没什么?”

  越千玲也是属于不会说谎的人,整个脸通红,看我注视着她,更加闪烁其词。

  我以为是女儿家的事也不便多问,出门的时候无意的问一句。

  “对了,看见连山了吗?”

  “看见……没看见。”越千玲含糊其辞的回答。

  我被她逗笑,很少看见她像现在这样欲言又止。

  “到底是看见还是没看见啊?”

  “我……我不能说。”越千玲低着头。

  “连山在什么地方你有什么不能说的,我还相信他跑……”说到这里我突然意识到什么,秦一手告诉我在这里设下金石齐火局防止秋诺搜魂术,我因为担心他们会忧心所以没说,可这金石齐火局是用我们三人魂魄所设,只要有一人离开,此局就算是废了,想到这里我连忙加重语气问。“连山到底去什么地方了?”

  看越千玲不说话我心沉到了底,走过去很严谨的再问了一次。

  越千玲犹豫了半天,才抿着嘴怯生生的说。

  “连山哥让我别告诉你的。”

  “连山出去了?!”

  越千玲迟疑的点点头。

  我顿时有些慌乱,既然萧连山离开,金石齐火局就不攻自破,以秋诺的道法修为,她的搜魂术会很快找到我们的藏身之地,此地已经不宜久留,现在务必要找到萧连山赶紧离开。

  “千玲,连山有没有说去什么地方?”

  越千玲头埋的更低,一直紧张的触碰着手指。

  她越是这样我越是担心,心急如焚的加重声调。

  “他到点去什么地方了?”

  “他去抢钱了。”

  “啊!”我一愣,这话从越千玲口里说出来我心一惊,连忙追问。“连山去抢钱?!”

  越千玲点点头怯生生的说。

  “连山哥说我们已经没钱了,就算要走也寸步难行,他之前跟刘豪来京兆的时候,我爸带他去过古啸天在京兆的赌场,连山哥说里面都是不义之财,不能便宜了古啸天,他说以他的身手看赌场的那几个不是他对手,而且赌场里钱交接的时间和地点他都清楚,所以连山哥打算抢回来,因为怕你担心,不让我告诉你。”

  “这么大的事你怎么能由着连山一个人去呢?”我已经不担心金石齐火局被破的后果,萧连山虽然身手好,可赌场那些人都是随身带武器的,他一个人去再厉害也双拳难敌四手,万一有个闪失……我真不敢往下想。

  我连忙掐指算萧连山的运程,越算脸上越难看,越千玲见我神情有异,焦急的问我算出什么。

  “桥已断,路不通,登舟理楫,又遇狂风……”我皱着眉头有些恐慌的说。

  “是什么意思?”越千玲追问。

  “连山运程大不吉,已失天时地利,凡事宜慎,不可轻举妄动。”我来回在房间里走了几步,忧心忡忡的说。“连山也太大意,这么大的事也不和我商量,他今日运程如此差,单身闯古啸天的赌场,怕是有宅劫。”

  “那……那该怎么办,连山哥不能出事啊,他一个人去也是不想让你担心,他说没钱我们只能留在这儿等死。”

  古啸天的赌场霍谦也带我去过,霍谦在京兆偷运那批秦俑,就是找古啸天借的人,想到这里我连忙拿起衣服,我必须去救萧连山。

  我刚心急如焚的冲出门口,被进来的人撞了一个满怀,险些没站稳倒在地上,被一只孔武有力的手拉住,我抬头才看清楚萧连山一脸憨厚干净的笑脸。

  “哥,咱们有钱了,这下去哪儿都没问题。”萧连山晃动着手里沉甸甸的袋子笑着说。

  越千玲听到萧连山声音,从屋里跑出来,看见连山安然无恙,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光。

  “以后这事别让我帮你瞒了,担心死我们了,刚才雁回哥还说你运程大不吉,担心你会出事,正打算去找你呢。”

  萧连山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把装钱的袋子递给越千玲,对我说。

  “哥,你也太小看我了吧,就赌场那帮酒囊饭袋,看着架势挺大,都是群猪鼻孔里插大葱,装得挺像,我都没用全力,负责交接赌款的五个人全躺着爬不起来。”

  越千玲忽然很诧异的看着萧连山有些担心的说。

  “不对啊,雁回哥之前没九天隐龙决,相术已经很厉害了,为什么现在学了八龙抱珠里面的九天隐龙决后却算错了……”

  越千玲只说了一半就停下来,我估计她也意识到问题的所在,我是不可能算错,而萧连山却安然无恙的回来,那只有一个可能,我算出来的还没有应验而已,不过相信已经不远了。

  我没有说话,目光一直注视着萧连山身后,天才刚黑一层薄薄的淡雾从农家小院外面侵袭过来,很快整个院子都被这雾气所笼罩,我一把将萧连山和越千玲拉到我身后。

  “哥,怎么了?”萧连山警觉的问。

  我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庭院里的雾气,声音低沉的回答。

  “有客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