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一章 龙战于野(上)

  村在已经消失在视线里,雨越下越大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我的衣服早已浸透,雨水顺着头发从额头落下来,视线一片模糊。

  雨水的田野空气各位清新,雨滴落在水塘里荡起一圈圈涟漪,我看见一棵矮小的山梨树上挂着用稻草人,在雨中迎风摆动,就让萧连山停下来,就在这里等。

  萧连山背着越雷霆走了这么久居然面不改色,可见他身体素质有多强,他问我,之前我不是说不能停,怎么又不走了,越雷霆看我在喘气,可能是以为我太累了,就让萧连山把他放下来,休息一会。

  萧连山把越雷霆放下,机警的看了看周围的地形,这是一条只能两人通过细窄的田埂道,两边都是水塘,因为一直没停的雨,水塘里面积满了水。

  萧连山捡起地上的小石块,随手扔进两边的水塘,“咚”一声石头没入水中,萧连山警惕的对我说。

  “在这儿停不是好地方,这路太窄,两边都是水,刚才我试过,水很深,如果钟卫国在前面安排了人堵住出口,我们会两头受敌,还是先走过这田埂道再休息吧。”

  我喘着气靠着山梨子树,手指着上面的稻草人,告诉他,霆哥是坤卦,坤卦五阴是黄裳,元吉,意思是说,黄色裙裳,很吉利,我让他看这稻草人挂在这里随风飘荡,像不像黄色的裙裳。

  越雷霆虽然对我现在是言听计从,可说到动刀动枪,你死我活的拼命,他的看法和萧连山是一样的,告诉我萧连山说的有道理,个地形对我们很不利,万一钟卫国派人前堵后追……。

  我摇手打断了越雷霆的话,没有万一,我给他起的卦是坤卦,坤卦六阴就是龙战于野,其血玄黄,龙战于野中的“龙”象征主方与客方,“野”指双方关系,主方和客方相互之间为自己的利益而争斗,这就是龙战于野,没这么简单,我们今天和钟卫国早晚都有一战。

  “哥,你看。”

  随着萧连山手指的方向,我看见前面的田埂道上出现几个人影,越来越多,在狭窄的路上排成一竖排,像条黑色的蛟龙朝这边游过来。

  我连忙回头一看,来的路同样也是。

  田埂路两边已经已经被堵的死死的,萧连山紧紧握着手里的木棍,和我一前一后把越雷霆夹在中间。

  两边的人手里拿着明晃晃的刀,煞白的刀刃在萧杀的雨中更是寒气逼人。

  后面的人群让开一条路,钟卫国从后面走了出来,一双鼠眼透着凶光。

  “秦雁回,明人眼里不说暗话,阎王招婿局是我摆的,今天的貔貅吐财局同样也是我,本来姓越的活不过他过大寿那天,没想到突然冒出个你来,我还忌你三分,今天一看,你也不过如此,你能看出我布得是貔貅吐财,你终究还是破不了,哈哈哈。”

  我大声问钟卫国,风水命理本是与人为吉,导人向善,你缺用这些来谋财害命,人在做天在看,你就不怕有报应?

  “报应?!”钟卫国怒火中烧指着越雷霆大声说。“要说报应也先轮不到我,姓越的能有今天杀人放火、作奸犯科的事做的还少?你看他现在养尊处优财帛不断,像是有报应吗?”

  “你娘的王八蛋,我是挖了你祖坟,还是杀了你爹妈?我和你无冤无仇,你天天惦记要我的命。”越雷霆在道上摸爬滚打几十年,也不是吓大的,冷笑一声问。

  “无冤无仇?!”钟卫国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手一伸,身后的人恭恭敬敬递过来一块牌子,钟卫国把牌子放在路边,点燃三支烟,插在牌子前面。“细佬,大佬找到你仇人了,今天就当你的面替你报仇,你九泉之下睁眼看着。”

  我看了看地上的牌子,这是一个牌位,上面写着“弟李江龙之灵位”,

  越雷霆看见上面的名字,眉头一皱,若有所思的想了想。

  “李江龙是你弟?”

  “怎么?你记起来了,他是我同母异父的胞弟,他是死在你手上的,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公地道。”

  “都是一群下三滥玩意。”越雷霆呸了一口在地上冷笑着说。“你是李江龙的哥……哈哈哈,那就不奇怪了,李江龙这个杂碎,活在世上只会害人,死了倒是皆大欢喜,你们两兄弟的确是绝配,你弟毒,你当哥的阴,合在一起刚好是阴毒之辈。”

  钟卫国无所谓的跟着笑起来:“越老大能记得我细佬就好,这些话你还是留着下去亲自给他说,他在下面等着你呢。”

  “霆哥,你真杀了他弟?”我问。

  “这种杂碎死一万次也不嫌多,很多年前的事,李江龙带着白面来找我,想和我合作,我越雷霆什么都沾,唯独不碰这玩意,我警告过他,在我的地界上谁也不能卖这玩意。”

  “白面?!”我茫然的问。

  “白面就是白粉,他们那边叫四号,就是俗称的毒品海洛因。”

  萧连山恍然大悟白了钟卫国一眼。

  “你弟原来是贩毒的啊,这种人死了活该。”

  “结果李江龙没把我的话当回事,偷偷背着我在地界上卖,被刘豪发现带人去抓他,我原想打断手脚给他教训,谁知道逃命的时候自个冲出马路被车当场撞死。”

  “这就是报应,死的好!”萧连山乐呵乐呵的说。

  钟卫国脸色铁青,紧紧咬着牙冷冷说。

  “今儿我就送你们三个下去和我弟说说话,就算是报应,你们三个今天也别想活。”

  ”

  钟卫国的话刚落,田埂路两边的人提着刀就冲过来,我正握拳头,就被越雷霆抓着衣领拖到身后。

  “打架砍人不是你干的活,站我后面自己小心。”

  萧连山全力戒备,忽然还能笑着对我说,突然发现如今站的地形,并不像他想的那样坏,如果按照他自己刚才的想法,走出这条田埂路,如今我们三人已经被钟卫国的人团团围住,四面守敌,钟卫国带来的人少说也有三十四个,每个人手里又有刀,如果从四面同时攻过来凶险万分,即便自己能暂时抵挡,可身后的我和越雷霆根本无力招架。

  但是现在的地形,虽说前后都被堵死,可因为田埂路一次只能站两人,两边又是深不见底的水塘,已他的身手一次对付两人简直轻轻松松。

  越雷霆把我拉到身后,迎面站在第一排两人冲上来,前面的提刀端端正正势大力沉的劈向越雷霆头,后面一个手刀一线,直刺胸口。

  我很担心越雷霆能不能扛得住,毕竟他也是五十多的人,这几年养尊处优身体早已发福,田埂上除了一些碎石块没有什么可以防身的东西,两把刀一上一下砍来,越雷霆背后贴着我,他根本退无可退。

  等到越雷霆一出手,我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想法,越雷霆左脚向前进一步,右脚拖上成左弓步,右拳变凤眼拳,动作极快打在第一个人的右太阳穴,第一个冲上来的人因为全力砍向越雷霆的头,只攻没守浑身上下都是空门,被越雷霆一拳正中太阳穴后应身倒地,越雷霆跟着左掌直插对方右肋,咔嚓一声,很清脆肋骨断裂的声音。

  后面的人刀已经贴近越雷霆胸口,越雷霆身体虽然肥胖,但我看他动作却灵活,一侧身,刀锋贴着左胸而过,越雷霆右脚向右横踏一步,拖左脚成右弓步,左手拨开对方的刀,右手握拳重重打在对方的头上。

  一声惨叫后,越雷霆右手反扣在对方的拿刀的手腕上,如同铁钳丝毫不能动弹。

  从越雷霆出手到第一排两个人倒地,前前后后不过十几秒时间,越雷霆面不改色,手仍旧死死扣在对方的手腕上,第一个冲上来的已经躺在地上昏迷不醒,越雷霆身体前倾,目光咄咄逼人看着身前的人,根本不像一个五十多岁人的身手。

  我看见他手用力一握,被扣住手腕的人撕心裂肺的惨叫,刀已经掉落,越雷霆面色冷酷,膝盖从上至下反跪在对方被拉直的肘关节处,又是咔嚓一声,对方拿刀的手九十度的变形。

  越雷霆下手如此狠绝,看到后排的人触目惊心,跪倒在越雷霆面前的人疼的面无血色,只有皮肉相连严重变形的手臂,让在场所有人心惊胆战。

1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十一章 龙战于野(上)”

  1. 回复 2014/10/24

    来李

    好霸气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