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八十九章 羽之神勇

  古啸天听完我这句话,从容一笑豪气干云,拖着石狮的手微微一动,千斤石狮向前倾斜,不是古啸天拖不稳,我现在很明白他的心情,和在南山之巅入世的那个三界独尊王者一样,在他的眼里也容不下任何的反叛和不敬。

  相书上有并瞳记载的人有七人,被称为奇贵之相,而能单手托千斤的并瞳者只有一个。

  羽之神勇,千古无二!

  西楚霸王项羽!

  这个堪称历史上最强的武将,虽无帝命,可足以配得上霸王二字。

  只是后世诗词里写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现在站在我眼前的却正是英雄造时势的一代王者,我已经经历过太多匪夷所思的事,可当知道古啸天就是霸王项羽,心里多少任然有些震惊。

  越千玲和艰难支撑在地的萧连山都没反应过来,项羽巍然一笑,当着我的面举着石狮向萧连山砸去,千斤石狮犹如泰山压顶,我心一惊,连忙掐琉璃避石指决,祭起传国玉玺施法向项羽攻去,项羽再厉害也是一个普通人,就算他是最强的武将能力拔山兮气盖世,可以我的道法他根本没有招架之力。

  可当我重重被震倒在地,胸膛一热,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刚好吐在掉落手旁的传国玺上一片血红时,我艰难的从地上站起来,下意识看看自己双手,到现在也不敢相信自己会被毫无道法的项羽逼退吐血。

  更奇怪的事,我刚才向项羽使用道法时,耳边的共鸣声如雷贯耳,从来没有感应到如此强烈的共鸣,我可以肯定项羽是不会任何道法的,他一直保持着不变的姿势,只不过手中的石狮停在萧连山头顶上再没落下。

  耳边的共鸣声在我倒地后逐渐减弱,我不甘心,犹如之前的卫羽,事实上我不能相信也不能接受,我居然会被一个普通人打败,我再掐指决之前已经平复的戾气瞬间在我全身涌动,我直视着项羽目光和他一样的高傲和绝决,拾起地上带血的传国玺,再次用九天隐龙决时,忽然已经羸弱的共鸣声再次轰鸣在我耳边。

  越千玲刚想上去,我回头瞪了她一眼冰凉的说。

  “走开,我是不会输的!”

  越千玲一怔,眼神中又有了陌生和惶恐,或许是被我的气势所威慑,她没再向前,我深吸一口气,并两指在嘴角边抹一指血,凭空画召雷符,一画口中边念。

  东魔明,南烈煞,西赫猛,北恶轰,中焜电,五方蛮雷使者,五岳社令。六毒蛮雷,神咒而聚,速降坛前,急急如律令。

  我念出的符咒越多,耳边和九天隐龙决的共鸣声越响,震耳欲聋让我心绪难平,可现在我只想打倒对面的那个不可一世的男人,完全是孤注一掷的心态没顾忌任何后果,像在南山之巅一样,举起传国玺召唤五方蛮雷去劈项羽。

  可我竟然突然发现,在项羽面前我根本用不了九天隐龙决,刚把玉玺举起从项羽身上涌出一股强大无形的冲力再次将我震飞出去,这一次我吐的血更多,传国玺脱手滚在离我很远的地方。

  只要我对项羽使用九天隐龙决的道法就会被反伤,我终于有所领悟,可我实在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千年前的我能登泰山一己之力封退九天神众三界独尊,我怎么可能输给一个毫无道法的人。

  我已经控制不住我内心翻涌的怒火,即便伤的不轻,我依旧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来,我眼里只有被抛在一边的传国玺,无论如何我也不能输给灭我旷世霸业之人,我吃力的向传国玺爬去,我心里一次又一次告诉自己,我是三界独尊的王者,我永远不会输!

  当我离传国玺只有不到半指距离时,我感觉背心有温暖的湿润正投入我的衣服浸透在背脊上,心中正在聚集爆发的戾气瞬间荡然无存,感觉到空旷和宁静,回头才发现越千玲紧紧从后面抱着我,头就贴在我背上,滚烫的泪水从她眼角没入我的衣服浸透在后背的皮肤上。

  我从暴戾的魔性中清醒过来,却看见一双腿已经站在我面前,吃力的抬头,项羽举着千斤石狮站立在我面前,硕大的石狮完全遮挡了月光,黑厚的阴影把我和越千玲笼罩在里面,我背着光看不见项羽的脸,但此刻我只感觉面前犹如一尊下凡的天神。

  “你的九天隐龙决号令三界莫敢不从,可是我是唯一一个不能被九天隐龙决伤害的人,你没了九天隐龙决就和我一样,仅仅是个普通人,单论武力,后世说我羽之神勇,千古无二,怎么看我都比你要强!”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能被九天隐龙决伤害?”我大为不解的问。

  “因为我烧了阿房宫!”项羽看着我脱口而出。“后世之人都说我洗劫阿房宫,抢夺珍宝无数,可只有我自己知道,宝物我没得到,我却得到一生挥之不去的诅咒!”

  项羽用极其仇视的眼神盯着我,手里的石狮有些摇摇欲坠。

  我刚想要继续问下去,越千玲生怕项羽手里的石狮掉落砸到我,连忙冲到我前面张开双手用单薄的身体阻挡在我和项羽两人之间,声音有些柔弱但却透着坚毅。

  “我不准你伤害他!”

  项羽的目光移回到越千玲的身上,态度有些让我看不懂。

  “你以什么身份和我说话?”项羽依旧问着令人莫名其妙的问题。

  “雁回哥是我朋友,你要伤害她想砸死我好了。”越千玲还是没有迟疑的回答。

  项羽脸上又恢复了不可一世的霸气,完全没把越千玲放在眼里。

  “你不配和我说话!”

  我忽然有些明白项羽对着越千玲一直反复问的那句话的意思。

  你是以什么身份和我说话……

  越千玲的身份!

  项羽很在乎越千玲的身份,他看似莫名其妙的问话中还隐含着其他意思。

  我拉了拉越千玲的衣角,喘着气对她说。

  “告诉他!告诉他你是谁!”

  “我……我是越千玲啊?”越千玲似乎完全被弄糊涂,回着头看我。“雁回哥,我还能是谁?”

  “不,不是越千玲,你已经戴过八龙抱珠项链,你和我一样都已入世,告诉他……告诉他你是谁!”我断断续续的说。

  越千玲一愣,也明白过来我的意思,关于她的前世秦一手说的很清楚,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项羽如此执着这个问题。

  越千玲看我如此坚持,依旧保持这双臂张开的姿势,抿了抿嘴唇不太自信的抬头对项羽说。

  “我……我……我是楚国安平公主……芈……芈子栖。”

  越千玲话音刚落,前一刻还霸气十足不可一世的项羽瞬间变的谦卑,单手一抛石狮重重的砸落在旁边的泥地上,整个基座没入地底,沉重的轰鸣声撞击着庭院里每一个人的心房。

  然后双膝一曲,跪在越千玲的面前,项羽突如其来的的举动让越千玲不知所措,一时回不过神来,就连我都看的瞠目结舌,堪称历史上最强武将,被誉为千古无二的西楚霸王竟然跪在越千玲的面前。

  “大楚罪臣项羽,跪迎安平公主殿下!”

  “项……项羽?!”越千玲瞠目结舌的看着面前跪着的人,慢慢转过头和我对视一眼,我艰难的点点头,越千玲和我经历过这么多事,似乎已经司空见惯,但毕竟是一代霸王跪在面前,多少有些反应不过来。

  “公主殿下仁心,不愿大楚断绝,令家仆为将军随秦军伐楚,以为能保楚国臣民周全,嬴政无道驱亡魂攻伐,破城之日屠尽国都,罪臣羽苟延残喘,深信楚虽三户,忘秦必楚,羽为此大业万死不辞,曾有贞忠为国之志,大业待成之际,权欲蔽目狼子野心弑杀芈心太子,沐猴而冠篡位自诩霸王,终成千古笑话,复楚大业毁于羽手,千年孤寂罪臣无处话愁长,自知罪孽深重,因有一事未了,独活偷生,待羽了却心愿定自刎颈于殿下面前以赎千年之罪。”

  西楚霸王力拔山兮气盖世是何等霸气,如今跪在越千玲面前,字字真切,句句肺腑,没有丁点惺惺作态之势,看着项羽的样子,我忽然明白原来时间才是最厉害的武器,我的九天隐龙决也好,刀剑也好,顶多能要了人性命,可时间却能改变一切,甚至是人的本性和善恶。

  我看的出越千玲还没有完全投入到她现在应该拥有的角色中,依旧茫然的看着跪拜在地上忏悔的项羽,我也把目光落在这个千古无二的霸王身上,心里只想着两件不明白的事。

  为什么他烧了阿房宫后,我的九天隐龙决伤害不了他?

  他到底有什么为了之事让他独活偷生?

2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八十九章 羽之神勇”

  1. 回复 2014/06/06

    后背

    抱尼玛啊抱!

  2. 回复 2016/11/19

    山东响马

    越千玲这种二货谁敢要啊你看它那脑可还博士呢。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