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九十章 图腾烙印

  我看越千玲很呆然的张着嘴,事实上任何人面前跪着的是一代霸王项羽,我想都有和她现在一样的表情,事实上就连我在知道他就是项羽的刹那,震惊不必越千玲要少,只是从古啸天到项羽的转变太快,以至于我对跪在地上这个老者大多的印象还停留在古啸天的身上。

  现在想想,从第一眼看见古啸天就感觉这个老者与众不同,可惜当时我太过浮躁,观相不精只知道他杀伐四方,竟然没察觉到他有并瞳,不过就算当时看到又能怎么样,估计打死我也不会想到古啸天竟然会是千古无二的项羽。

  萧连山捂着胳臂颤巍巍的站起来,他是一个爱恨极其分明的人,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打死也不会喜欢,被古啸天握住拳头屈膝在下时,我看见即便如此的剧痛也未在他脸上看见丝毫妥协。

  但听到古啸天说出自己是项羽。

  萧连山表情里的傲气瞬间化为乌有,走过来向完全忘了刚才发生的事,忍着手臂的疼痛,弯着腰低头去看跪拜在地上的项羽,用很诧异的声调问。

  “你……你是项羽?!”

  项羽没有动,我知道在他这样千古无二的霸王面前,能让他下跪的或许也就大楚皇室后裔芈子栖了,如今在他眼里只有安平公主,已经看不到任何人。

  即便到了现在越千玲也没有把自己转换到角色里去,我想她想的更多的并不是面前跪的是谁,一个古稀老人如此虔诚的跪在她面前,本身就是一件让人不自在的事。

  “别跪着啊……你起来说,有什么事你站着说就好,不管你是谁,只要不打不死就成。”越千玲没多少底气的说。

  “羽有负大楚,不敢站身答殿下。”项羽声如洪钟的回答。

  越千玲发现自己突然判若两人,一句楚国安平公主能让单手托千斤狮的项羽跪拜在前,可此刻却把他叫不起来,回头茫然的看看我,目光里透着求助。

  我在萧连山的搀扶下好不容易站起来,在越千玲耳边说。

  “他跪的是安平公主,你要有点公主的样子。”

  “公主……公主的样子?”越千玲的样子估计是在努力想象公主到底该是什么样子,半天还是摇摇头问。“我怎么能知道公主是什么样子,雁回哥,你教教我。”

  我有些想笑,在她耳边轻声说。

  “平身。”

  越千玲恍然大悟,调整好姿势可看上去极其的别扭,憋了半天才怯生生对项羽说。

  “平身!”

  “大楚罪臣谢殿下恩典。”项羽果然从地上站起来,没有丝毫拖泥带水,低着头站在越千玲面前,只是脸上没有了刚才的霸气,透着羞愧的忏悔,和我印象中无人能敌的西楚霸王判若两人。

  萧连山向来敬重豪气之人,站在我身边这一会已经上上下下把项羽从头到脚打量了好多次,试想或许任何人面前站着的是一代霸王,都会有这样的反应。

  极其震惊和不可思议的场景,庭院里一片肃静,越千玲忍了半天一开口就彻底毁了这气氛。

  “你……你不是都自刎乌江了嘛?怎么……怎么还活着啊?”

  其实越千玲的问题也正是我想问的,我之前认识的四个千年之人都因为和九天隐龙决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能千年不老,但即便我用九天隐龙决伤不了项羽,但有一点我现在可以肯定,项羽在厉害他也是不会道法的,到底什么原因让他活到现在呢?

  “当日罪臣羽追随叔父项梁会稽起义,带领八千江东子弟渡江而西,誓灭暴秦,以安万民,平定天下是何等豪情,时不我与,十面埋伏被困九里坡,带最后二十八骑杀至乌江……”

  项羽字句铿锵豪迈威壮,说到这里也黯然失色,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霸王自刎乌江也传为千古佳话,我在等他没有说完的话。

  “有船夫竟然在乌江渡口等羽,好像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告诉我一件意想不到的事!”项羽说到这里缓缓抬起头盯着我。

  “告诉你什么?”我直视他目光而问。

  “羽从未想过自刎!”

  我一愣,忽然发现我原来再一次被误导了,一个豪气干云霸气无双的人又怎么可能轻生自刎呢,萧连山如今似乎已经忘记对面的人之前差一点把他臂骨折断,向前一步充满敬佩的看着项羽。

  “后面发生了什么事?”

  “战事不利兵家常事,只要羽过江东,江东虽小亦有千里,以羽之威名聚集十万兵甲卷土重来亦非难事。”

  我细细琢磨项羽之言不无道理,项羽勇猛无匹,只要过江东,他日必定东山再起,看他眼神就是一个不服输的人,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项羽假死偷生呢。

  越千玲或许也是被项羽豪气所感染,总算有些入戏。

  “既然如此,项将军何以意气尽留下愧对江东父老之言?”

  “回禀公主殿下。”项羽的头有埋了下去。“乌江边等我的船夫一语道破天机,此乃非战之罪,实属天要亡我,即便羽卷土重来也是同样结果,亡秦必楚……羽烧了阿房宫那日开始已经不可能实现了!”

  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楚人一炬,可怜焦土。

  项羽说到这里,我很认真的注视着他,史书记载项羽引兵西屠咸阳,杀寝降王子婴;烧秦宫室,火三月不灭,可我已经从秦一手哪儿知道了修建阿房宫真正的意图,只是不明白这和项羽兴楚有何关联。

  项羽说到这里,挺了下来,一把扯开衣袖,手臂裸露在我们的眼前,一个黑色的圆形图案如同烙印般深陷在上面,我仔细一看是条翘首浴火凤凰,心里一惊,楚国尊龙崇凤,这图案竟然是大楚图腾。

  “羽烧阿房宫,什么东西都没得到,只得到了这个烙印!”项羽缓缓放下衣袖低沉的说。“船夫告知羽,阿房宫为镇守嬴政的四方结界,毁于羽手后嬴政重回六道轮回,而阿房宫的四方结界为安平公主以大楚图腾所设,结界附在羽身之上,这是唯一不惧怕九天隐龙决的结界,可是羽愚莽竟放嬴政重回六道,天怒人怨注定羽即便神勇无匹也终难成事,迁怒我一人羽心甘情愿,可惜那八千江东子弟,因羽一时贪念追随子弟共赴黄泉,这才是……愧对江东父老这话真正的意思。”

  我听完恍然大悟,难怪只要对项羽用九天隐龙决会有如此之大的共鸣声,难怪九天隐龙决也伤不了他,原来他身上竟然有克制九天隐龙决的四方结界。

  项羽慢慢直起身对面前的越千玲满脸忏悔的说。

  “罪臣今日前来有两件事,近日有故人告知羽,安平公主殿下入世,羽弑君篡位不忠在先,火烧阿房宫不义在后,安平公主仁心为苍生甘愿以命封印嬴政,羽一时贪欲辜负陛下大义,也负了大楚臣民复国之念,特此前来请罪,待羽了却心愿之时,定将项上人头送上,以谢千年难辞之罪。”

  “别……几千年前的事了,过了……过了就算了。”越千玲连忙摇手,我估计是她看项羽说的真切,生怕他真把自己头给砍下来。“你年纪也不小了,就别折腾了,大楚也好大秦也好,都是以前的事,咱们也回不去了不是,好好过日子吧,何况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我是什么安平公主,你只要放了我爸妈就成。”

  “罪臣项羽对公主殿下要说的已经说完。”项羽已经抬起头,脸上又恢复了莫名的霸气和威严。“公主殿下还未真正入世,君臣之礼到此为止,待到公主殿下恢复前世记忆,羽提人头来见。”

  项羽说完所有的注意力都落在我身上,他高昂着头,在之前我那些模糊的记忆中,我也喜欢如此,只是没有他眼中的惆怅和哀怨。

  “第二件事,我还是来找你的!”

  “不要告诉我,你想让我帮你找九天隐龙决吧?!”我不以为然的笑着反问。

  “我身上有四方结界,专门克制九天隐龙决,我是学不了这东西的,何况偷生独活千年,只有一事让我牵肠挂肚。”项羽目不转睛的直视我从容的回答。“今天我来是求你帮我一个忙。”

  “求我……帮你一个忙?”我一愣,不知道是因为被项羽乞求,还是一个连九天隐龙决都不看在眼里的人,能让我帮什么忙。

  项羽点点头,我第一次在他眼里看到无助和忧伤。

  “如果你能帮我,我会送你一样礼物。”

  “礼物?你……你打算送我什么?”我有些想笑,好奇的问。

  “我把身上这唯一能克制九天隐龙决的四方结界送给你!”

1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九十章 图腾烙印”

  1. 回复 2014/07/24

    晕死

    感情这书都是不死之人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