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九十二章 苗寨铜牌

  我离孔观越近,耳边的共鸣声越清晰,孔观看我目光落在他胸口的铜牌上,也没犹豫取下来随手递给我,孔观递给我的铜牌是圆形,吊在胸口刚好是面护心镜。

  上面有一只匍匐的老虎,昂首张口,虎尾上翘,我再仔细辨认半天,可以肯定这老虎的纹饰是秦代的风格,线条粗犷质朴但卧虎神形皆备,越千玲看我对着铜牌看的如此入迷,走过来低头一看。

  “这老虎的形状我好像在什么地方看见过。”

  从孔观和卫羽走进来我耳边一直有羸弱的共鸣声,但到把这面铜牌拿到手里时候,耳边一直萦绕的细微声音练成一条清晰的声线。

  秦一手占卦让我先去云南找黄金卧虎兵符,居然这么巧合的是,孔观这面铜牌上的虎形图案竟然是秦代之物,而且刚才听项羽说过,孔观是他在云南救回来的。

  “我想起来了,这个图案和之前出土的秦代错金杜字虎符大同小异。”越千玲很兴奋的样子。

  果然是兵符上的图案,我连忙看着孔观问。

  “孔前辈,这面铜牌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

  “寨子里的大祭司给的。”孔观不明白为什么我对一面铜牌如此惊讶。

  “可有告诉你这铜牌来历或者上面图案的含义?”我有些着急的追问。

  孔观看我和萧连山还有越千玲都异常紧张,不以为然的回答。

  “寨子里有男子成年每个人都会有一个,寨子里的大祭司给我的时候没说什么含义,我也没问来历。”

  “每个人都会有一个?!”萧连山多少有些失望,我猜他一定在想,这样重要的东西既然人手一个那还有什么稀罕的。

  孔观点点头很平静的回答。

  “我的苗寨叫嘎原大寨,关于这个铜牌还有一个传说,不过年代久远,你们要有兴趣我可以告诉你们。”

  “这明明就是一个虎形兵符的图案,有什么好大惊小怪。”项羽看我对着铜牌发呆在旁边中气十足的说。“当年我统御楚家军南征北战,调兵用的就是这种图案的兵符,当时我救孔观的时候,看见他胸前这面铜牌也很好奇,苗人怎么会有秦代兵符图案流传下来。”

  听项羽这么一说,我更加肯定这铜牌或多或少会和秦一手所说的四件神器中的黄金卧虎兵符有关,连忙追问孔观关于铜牌的传说。

  孔观告诉我们,他所在的嘎原苗寨相传两千年前突发瘟疫,寨子里好多人都染病而死,有异族女子经过苗寨,调制汤剂喂食寨子里的人,瘟疫才得以控制,寨子里的人将其女子敬为神明,女子随身携带一虎形器物,寨子里的人认为能保平安,就供为图腾,也就是孔观这面铜牌上的图案。

  女子在苗寨定居,苗人认定是神人让其担任苗寨祭司,女子有神通可呼风唤雨祛邪救命,并将很多高深莫测的技能和法术传于寨子里的人,但传女不传男,久而久之对于这些拥有神通的女人,寨子里就叫她们草鬼婆,也就是孔观现在使用的蛊术。

  孔观讲到这里,我的思路逐渐清晰,两千年前大秦的版图还没有延伸到如今的云南,会控制瘟疫又会法术的异族女子,很可能就是那四名弟子之一,过秦国界向西南而去的女人,看了秦一手临行前占的卦被应验了。

  “不对啊,你刚才说这女人传女不传男。”萧连山很好奇的看着孔观认真的问。“那你是怎么会蛊术的,而且你还是蛊王?”

  孔观的衣服还未穿好,身体上那些千疮百孔的伤口触目惊心,想必是习练蛊术留下的,孔观能被称为蛊王绝非简单,对于蛊术这样的方外之术,我了解并不多,但在蛊术里按照修炼境界,分为玄蛊、金蛊和无蛊三个层次。

  玄蛊为最低的阶段,只要会养蛊和放蛊,都属于这个层次。

  金蛊可以提炼和放养更高等级的蛊毒,比如传闻最多的金蚕蛊,这种蛊刀枪不入极难灭除,而且炼化出来是无形,防不胜防。

  最后是无蛊毒,并不是没有蛊的意思,而是无蛊胜有蛊,天下万物皆为蛊,信手拈来哪怕是一草一木都能下蛊,就像苏冷月一样,浑身上下都是蛊,这也是蛊术里最高的境界。

  然而还有一种仅仅是传闻,就是传说中的蛊王!

  这是凌驾于所有蛊术之上的一种境界,只有被千种毒物咬噬后而不死,相反其他毒物反而被毒死,这人再吞噬掉这些毒物尸体,从此便会百蛊不侵,所有蛊毒见其退避三舍。

  可事实上这种可能性几乎没有,就连我都很好奇,孔观是怎么做到的。

  “男子是不能习练蛊术,这是苗家的规矩。”孔观一边穿衣服一边说。“事实上我本身就是别人的养的蛊,寨子里的草鬼婆因为有崇高的地位和令人胆寒的蛊术,大多人都敬而远之,我家穷养不起那么多孩子,只有把体弱多病的给草鬼婆寄养,而我就是那个最瘦小体弱的……”

  “然后呢?”越千玲心软,听孔观这么一说连忙追问。

  “寄养给草鬼婆就是图口饭吃,但是草鬼婆不会白养我的,我就是最好的活蛊,从小她就把各种毒物种植在我体内,她喂养我,我再用身体帮她喂养这些蛊。”

  我明显感觉到越千玲打了一个寒颤,想想都是多恐惧的事。

  “她……她给你体内喂养了多少蛊毒?”

  “等到我十八岁那天不多不少刚好一千条。”

  越千玲和萧连山顿时脸色煞白,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想要炼千尸粉!”我低沉的说。

  孔观点点头不以为然的样子。

  “被草鬼婆收养就注定会是这样的结果,我十八岁的时候,肚大入牛根本下不了床,天天肚子里如同千刀万剐般生不如死,然后她把我放在一个很大的坛子里,再把一千条毒物和我关在一起,放在她不见光的地窖里。”

  “……”越千玲嘴角一直害怕的蠕动半天才问出声。“那你是怎么活出来的。”

  “我也不知道,肚子里我帮她养了那么多毒物,可能是因为时间长了我对一些毒物有抵抗,在坛子里开始的时候那些毒物咬我全身上下,我的这只眼睛就是被一只蝎子蛰瞎的,我以为死定了,谁知道等我熬过第一天,发现好多咬我的毒物反而先死了,其他毒物再吃掉死去的尸体,等到第三天,我只感觉到饿,什么也不想抓到什么吃什么,直到吃光所有坛子里的东西。”

  “果然是机缘造化,或许注定你会成为蛊王,在你体内养蛊十多年,或许你早对毒物有所抵抗,在坛里你非没被千条毒物咬死,反而吃掉所有毒物,让你从此百毒不侵,真是难以想象。”我深吸一口说。

  “你就听他扯,还百毒不侵,不是我他早就死硬了。”项羽面无表情的沉声说。“我那年因为有事刚巧路过孔观的苗寨,因为苗寨图腾让我忆起当年,所以在寨内游荡,走到寨子深处听有屋里传出喊叫声,我在地窖找到孔观,浑身就没有一处是好的,眼睛还瞎了一只,整个人黑的发紫,我以为他活不了,就端水给他喝,算尽人事了,谁知道他喝完水身体那些伤口里竟然有黑血流出,也不知道是他命大还是怎么,居然活了。”

  “四方结界!”我眼睛一亮有些欣喜若狂的样子。“如果传说是真的,蛊术的起源应该是那异族女子所传授,她用的也应该是九天隐龙决里的法术,只不过在苗寨衍生出蛊术,可根源依旧是九天隐龙决,你能救他是因为你身上的四方结界,可以克制九天隐龙决,当然蛊术同样可以,阴差阳错还真是你救了孔观。”

  “那你的蛊术是跟谁学的?”萧连山好奇的问。

  “天天跟草鬼婆在一起,还用学?看都看会了。”孔观整理好衣服说。“我侥幸活下来后再也不想留在寨子里,草鬼婆每个月都会进山收蛊,一去就是十多天,我就那了她那些蛊术方面的书,和古哥一起走了,或许是因为我有千蛊噬心而不死的奇遇,所以习练蛊术特别得心应手。”

  “哥,事不宜迟啊,既然这铜牌和九天隐龙决有关,而且知道是苗寨大祭司给的,这个人一定知道其中的秘密,我们现在就去。”

  孔观忽然很严肃的看着我冷冷的说。

  “我劝你们最好打消找苗寨大祭司问事的念头。”

  “为什么?”

  “因为大祭司答应你一件事,必须在你身拿走一样东西交换,千年不变的规矩,否则大祭司会暴毙而亡。”

  “那简单啊,我割根头发算不算。”萧连山不以为然的问。

  孔观面无表情的盯着我很阴冷的回答。

  “当然算,不过到时候大祭司要什么就不是你说了算的。”

0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九十二章 苗寨铜牌”

  1. 回复 2017/07/06

    大爷

    朕是秦始皇,其实在现实中没有死,你只需要给我打10万起兵费,我去皇陵带领我的兵马攻占天下,封你为开国大元帅,只要10万元,你不会吃亏,也不会上当,详情请拨打110

  2. 回复 2017/08/06

    鬼婆

    谁要草我?!!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