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一章 龙战于野(下)

  越雷霆根本没有去看面前的人,目光一直死死盯着刚才还趾高气昂的钟卫国,慢慢挺起胸一脚把面前的人踢进水塘。

  水塘因为下雨早已积满雨水,踢下的人手臂被折断,根本无力游上来,挣扎几下后慢慢沉了下去。

  “老子砍人的时候,你们他娘的还穿开裆裤呢,想砍老子,不想活的就来。”越雷霆冷冷一笑捡起地上两把刀。

  我一时间也被越雷霆这气势所震撼,越雷霆随手递过一把刀给萧连山。

  钟卫国眼睛又眯成一条线,手一挥,田埂路两边的人同时冲了上去。

  我发现萧连山握刀的姿势很奇怪,刀柄向前,刀刃贴着自己的手臂,感觉是拿了一把匕首,萧连山的身手我已经见识过,所以我对萧连山并不担心。

  萧连山近战好像很在行,胆子也大往往是贴身搏斗,他越贴的紧,反而在冲上来的人不好做动作,所以次次都占得先机,同时萧连山又力雄气大,所谓要毒要狠,力量为本,百巧百能,无力不实,萧连山一拳打在对方身上,很少见有人还能再爬起来。

  萧连山攻击的都是对方身体关节之处,动作快速准确,可手里多了一把刀后,萧连山反而有些不适应,好几次刀已经架到对方的脖子上,动作突然变得迟缓犹豫,对面的人如同波浪源源不断的往前涌,萧连山一迟钝,身体很快被砍中好几刀,最深的是胳膊上的一处伤口,深可见骨,鲜血不断往外涌,混合着雨水不断的滴落,萧连山的脚下红了一大片。

  而另一边的越雷霆却全然相反,我发现他手里有刀以后得心应手,刀刀要害毫无顾忌,越砍越兴奋,脸上全是对方身上溅出的血面目狰狞,看见萧连山负伤,回头焦急的喊。

  “你他娘的用刀砍啊!”

  “我……我下不了手。”萧连山咬着牙说。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当菩萨,他们今天是存心要咱们的命,你不砍人,就等着被人砍。”越雷霆一脚踢跪冲上来的人,想都没想刀已经穿透对方胸膛。

  我心里很清楚,虽然萧连山身手了得,可他没有越雷霆心中那股狠劲,毕竟越雷霆是见惯血雨腥风的人,对于他来说,处理这种场面一点都不困难,只需要记住你死我活这四个字就行,可萧连山不行,他没有杀戮之下,只想制止住对手,却并不想杀人。

  这个时候我看见萧连山忽然扔掉手里的刀,面前的人看他手里没武器,心里更不忌惮,大喊着冲上来,我发现没有了刀萧连山反而顺手的多。

  刀明晃晃砍来,萧连山快速向左前方上步闪避,同时用右手抓拿锁扣前面一人的右腕脉门,接着,速用左手向上猛力托击对方右肘关节,右手扣腕下抖,对方瞬间筋断骨折。

  “呵呵,明明是个狠角,缺偏偏又副菩萨心肠。”越雷霆在另一边无可奈何的说。

  萧连山虽然没有刀动作会娴熟连贯,但毕竟空手对白刃,又加上身上多处受伤,开始还能抵挡,慢慢的涌上来的人越来越多,萧连山身上的伤口也不断在增加,特别是小腿上被刺的那一刀,让萧连山站都站不稳。

  “连山,你怎么样?”我看萧连山摇摇晃晃关切的问。

  “呵呵,被蚊子叮了,痒的很。”萧连山咬着牙坚定的说。“霆哥,你怎么样?”

  “我没事,你守好那边,别让人冲进来伤了雁回。”

  越雷霆杀得兴起,可毕竟是上了年纪的人,说话已经上气不接下气,拳怕少壮越雷霆怎么说也是上了年纪的人,一时还能一命相拼,可时间长了慢慢体力不支,越雷霆说话的时候,左手一直捂着左下腹。

  从他手指里往外涌的血把衣服染红了一大片,这一刀再深点就能要了他的命,但伤口太长,他不这样捂着,肠子都会掉出来。

  钟卫国带来的三十几号人,有一半躺在地上,两边的水塘早已变了颜色,触目惊心的红色还在不断的扩张。

  萧连山的身体站不稳,不能灵活移动,又冲上来的两个人,一左一右朝他砍过来,萧连山用一只腿支撑着身体,用尽全力打倒左边的人,可再没力气防备右边砍向他头顶的刀。

  萧连山喘着气下意识闭上眼睛,这刀砍下了,萧连山这条命就算交代了,我没有多想,伸出手一把将砍下来的刀抓住,只听见咔的一身,刀卡在我的掌骨上,撕心裂肺的的疼痛差一点让我松开手,可我知道如果我现在放手,萧连山一定会没命,所以咬着牙更用力的握紧刀刃,拿刀的人居然再怎么用力也拔不出来。

  萧连山没感觉到疼痛,睁开眼睛看见我用手握住了砍下来的刀,鲜血从我手掌中滴落在萧连山脸上,越雷霆忍住腹部剧烈的疼痛,深吸一口气,完全不顾自己后背,转身一刀插在对方的胸口,拿刀的人摇摇晃晃松开拿刀的手倒进水塘。

  越雷霆后背空门大开,手里也没刀,后面冲上来的两人几乎同时砍在他后背上,瞬间皮开肉绽,血流不止倒在地上。

  萧连山抓起我手里的刀,艰难的转身一刀把越雷霆身前两人砍倒在地。

  田埂路狭窄,最好的防备是刚才背靠背迎敌,如今越雷霆喝萧连山都为了救对方,变成了面对面,两人的后背都暴露在钟卫国手的刀下,田埂两边的人看准机会毫不犹豫的冲上来。

  越雷霆和萧连山根本没有气力再抵抗,而我的手已经拿不起任何东西。

  “今天是哥连累你们了,到了下面哥再给你们赔不是,下辈子,哥当牛做马来还你们。”越雷霆气喘吁吁的笑着说。

  我没有说话,依照卦象来说,越雷霆今天应该没有死劫,我抬头望着身边山梨树上的稻草人,有风吹过,稻草人随风摇摆,宛如一件飘舞的黄裳,我喘着气口里小声说。

  “黄裳,元吉。”

  “砰!”

  四声清脆的枪声,两边冲上来的四个人应身倒地,田埂两边密密麻麻涌来很多人,手里拿着枪,把钟卫国的人包围其中。

  “不想死的放下刀!”

  我从来没发现原来刘豪嘶哑的声音竟然这么悦耳动听,身体一软坐倒在地上。

  钟卫国看形势陡转之下表情有些慌张的大声喊:“怕什么,杀了他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们。”

  田埂两边的人面面相惧,刘豪举着枪朝天连开三枪,钟卫国的人都不约而同的放下了刀。

  刘豪把钟卫国的人都赶到宽阔的田坝上,所有人抱头跪在地上。

  “想要老子的命,哼!你还嫩了点。”越雷霆瞟了钟卫国一眼不屑一顾的说。

  萧连山很好奇问刘豪怎么会来,刘豪说,是霍谦机警,让他查查姓钟的来历,结果让他查到钟卫国和李江龙是兄弟,他就知道要出事,连忙带人赶过来。

  “老子没白疼你小子,终于学机灵了。”越雷霆捂着肚子坐在地上笑着说。

  “萧连山还是有些想不明白的样子,问刘豪,去去钟卫国的地方有两条路,问刘豪为什么不走大路走小路,而且这条路又不通车?。

  “开始是开车走的另一条路,走到一半大雨山体滑坡,还死伤了几个兄弟,没有办法,就只有绕小路往这边赶。”

  越雷霆欣然抬头看着我佩服的说。

  “雁回,你真是活神仙,这都让你算到了,你说西南有利,会得到朋友,而东北会失去朋友,果不其然,我真是服了!”

  我淡淡一笑,命理天数本来就是教人逢凶化吉,我只是解读卦象的意思,对越雷霆说,是他命硬,命中没有此劫。

  刘豪斜眼看看跪在地上的十几号人走到越雷霆身边问。

  “霆哥,这些人怎么处理?”

  “废了!”越雷霆回答的很干脆。

  刘豪心领神会对手下点点头,黑洞洞的枪口对准跪在地上人的后脑勺上。

  我连忙阻止越雷霆,告诉他捞偏门进的都是偏财,虽然富贵可损你阴德,再不行善积德,过了六十年的大运之后,会有报应的,钟卫国今天来你报仇,你能躲过,可这些人也难免有兄弟姐妹,你杀了他们,还有有多少个钟卫国,天天提心吊胆的日子你愿意过吗?

  “老大,这事闹大了,外面都知道姓钟的明目张胆带人杀你,如果我们没点动作,传出去还以为你胆小怕事,指不定还有多少来寻仇的,这些年咱们手里的人命也不是一两条,不服众以后不好管啊。”刘豪有些犹豫的对越雷霆说。

  “放他们走!躺在地上的,伤了就送医院,死的安葬费由我出。”越雷霆捂着伤口声音低沉的说。

  “老大?!”

  “别说了,从今天开始,雁回说什么,我就听什么,他和连山救了我两次命,他们不会害我,而且雁回说的也对,冤冤相报何时了,在刀口舔血的日子混了这么多年,你敢说你每天晚上睡的踏实?”

  刘豪想想的确也是,叹了口气示意手下放他们走。

  钟卫国心有不甘怨恨的看着越雷霆,抓起地上的刀,朝越雷霆冲过去,刘豪一点头,围在越雷霆身边的手下乱刀把他砍倒在地,致命的一刀砍在脖子上,大动脉里的血如同爆裂的水管喷洒出来。

  越雷霆自始至终都没再看他一眼,钟卫国倒在血泊中抽搐,慢慢从脖子上留出的血越来越少,最后再也不动瞪大眼睛死死盯着越雷霆。

  刘豪走过去探探鼻息,抬头对越雷霆说。

  “老大,死了!”

  我看着钟卫国的尸体淡淡摇了摇头无力的说。

  “我本来给他留了条活路,可他自己偏偏还是选了死路,貔貅泣血,血尽而亡!你终究还是应了自己布的风水局……。”

3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十一章 龙战于野(下)”

  1. 回复 2014/01/24

    hank

    好看

  2. 回复 2014/04/17

    小哥

    感觉没有盗墓笔记有激情啊

  3. 回复 2014/11/12

    五菱

    腥风血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