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章 黑洞深渊

  这个女人告诉我们她的名字叫阿珠那,看的出她对我们是没有防备,原因很简单,能来这里的人要么是死人,要么就是即将要死的人,被绑在这个阴暗地窖里能想到的只有四个字,永无天日。

  我已经不在去琢磨为什么她会有一张这么漂亮的脸却又有如此苍老刺耳的声音,还有那极其邪毒的心肠,所以只要是和这个女人有关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恶心的。

  到现在我才发现这间房子里被绑着的并不只有我们三个,旁边的柱子上还绑着两个人,只是他们看上去要听话的多,目光呆滞无神,但个个却红光满面身体不成比例的肥胖。

  阿珠那极其有耐心的用木桶里的蘑菇喂食这两个人,有点饭来张口的意思,一大桶种在活人身上的蘑菇不一会就被他们吃完,我已经分不清是他们自愿还是妥协,直到我看见其中一个人嘴里忽然有半截蜈蚣头伸出来,很快又缩回去,再次出来的变成了蛇头,我才恍然大悟,阿珠那口中提及的人蛊就是他们,她在喂食的不是这两个人,而是他们肚子里的蛊虫。

  我终于看明白这个房间里所有的环节,像一条分工明确的流水线,阿珠那用人培育蛊卵当做活人的养分培植出蘑菇,再用这些蘑菇喂养人蛊,我不清楚喂食人蛊需要多少这样的蘑菇,但我肯定那些坛子里的人绝对不是第一批被装进去的,也不会是最后一批。

  萧连山尽量不去看这些场面,我都吐过了,他能忍到现在还真不容易。

  “小宝是什么东西?”

  萧连山关心的和我一样,越千玲一直闭着眼睛,这是她唯一可以做的事,还能不能逃出去不清楚,可就算离开这里,相信今晚看见的这一切会是一辈子挥之不去的梦魇。

  阿珠那没有回答萧连山,吃力的弯下腰,把我们面前巨大的草席推开,露出一个木板掩盖的洞,足足有三米多宽,我在柱子上望下去黑洞洞看不到底,这间房子已经够恶心和诡异,但至少发生什么都能看见,对于面前这个黑洞我只感觉后脊更加冰凉。

  阿珠那用刀把柱子上的两个人放下来,没有了束缚他们竟然没有半点反应,依旧呆滞的站在原地,我目睹着阿珠那将一条绳子紧紧寄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再推到黑洞边,把绳子固定在滑动的木轮上,轻轻一推其中一个人掉进黑洞里,阿珠那慢慢松动着手中的绳子,我开始蠕动喉结,注视着那人在我视线中消失,慢慢没入那漆黑的洞中。

  房间里异常的安静,我们不说话是因为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而阿珠那却像是在等待这上面,只有木轮摩擦绳索的声音没有节律的回荡在房间,我有种心弦快要被割断的感觉。

  阿珠那手里的绳子快到头,从绳子的长度来看,这洞不浅至少有二十多米深,她把绳子固定牢,这个高度好像是早就计算好的,可见她把人蛊放在洞里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然后她从腰间拿出不知什么动物的号角,对着洞口用力一吹。

  呜……

  低沉而绵长的号角声在黑洞中回荡,和我们之前在森林里听到的一样,号角声后又是长时间的沉静,令人有窒息的感觉,我和看越千玲眼睛闭的更紧,和萧连山对视一眼面面相觑。

  忽然绳子猛烈的摇晃一下,从黑底下面传来一声惨叫,时间很短促可从下面震荡着传上来就变成无数的回声,每一次穿到我耳朵里,我心都随之剧烈的收缩,固定在木轮上的绳子来回摇晃着,摆动的幅度越了越小,最后又安静的停下来。

  “小宝是真饿了,这么快就吃完。”阿珠那自言自语的对着黑洞说着,然后慢慢转过头盯着刚才问话的萧连山。“莫要急,莫要急,你很快就会知道小宝是什么了,哈哈哈。”

  阿珠那嘶哑刺耳的笑声撞击在我耳膜上很难受,我瞟见萧连山已经把张合的嘴闭上,开始体吞口水,房间里又想起绳子摩擦木轮转动的声音,我一直注视的缓缓上升的绳子,想知道被阿珠那拉上来的会是什么。

  可当我真看到时,我开始羡慕闭着眼睛的越千玲,我胆子也不小,可即便如此看着绳子上那半截没有上半身和下半身,只有腰部残缺的肢体时我还是吐了,不管阿珠那口中的小宝到底是什么,我已经很确定黑洞里的东西是吃活人的。

  阿珠那满脸的笑容,眼睛一直盯着拉上来那残缺的肢体,我突然发现她那年轻漂亮的脸在笑的时候有很多不相称的皱纹,这不是她年纪该有的东西,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或许那苍老干瘪的声音才是真正的阿珠那,这张脸并不是她的!

  房间里诡异恶心的事还在继续,阿珠那把拉上来的肢体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拿着一个银碗将肢体上奇怪的淡黄色液体收集起来,很快装满一碗,有些在碗边残留的被阿珠沾在指头上,动作缓慢而仔细,似乎这些液体对她来说尤为珍贵,然后慢慢涂抹在脸上让我想起越千玲之前用护肤品的样子。

  我注视着阿珠那奇怪的举动,可很快惊奇的发现她脸上之前那些皱纹在这些液体中缓缓舒展开,紧紧的贴合在皮肤上,片刻功夫她的皮肤犹如婴孩般白皙红娇嫩,如果她永远不开口说话的话,我相信她走到任何地方都会吸引太多的目光。

  紧接着是第二个人被放下去,拉上来的也只剩下一截残肢,阿珠那在上面又收集到一碗淡黄色的液体,她颤巍巍的站起来,推开墙边第七个坛子,掀开上面的盖子,里面没有人,可我看见慢慢半坛子阿珠那碗中一个颜色的液体,心里一惊,一个人只能收集到一碗,要装满这么大个坛子……

  我已经不敢去想着半坛子液体到底需要多少人用命去换了。

  等阿珠那把碗里的液体到进去,很认真的盖好,手指头上残留的她极其珍惜的往脸上涂抹,然后走到我们面前,挨个看了一遍,最后停在萧连山的前面,手里已经多把匕首,我不知道她想干什么,用力挣脱这捆绑的绳子,有些松动。

  阿珠那用刀在萧连山手臂上割开一条口子,随手拿出一小方盒,打开才看见里面是一条细细蠕动的红虫,阿珠那抓起一撮放在萧连山的伤口上,这些小虫很快就蠕动着身体钻进体力。

  我眉头一皱,知道她在种蛊,更加用力挣,一只手快要从绳子里挣脱出来。

  “啊!”

  越千玲的惊叫声让我紧张的望过去,阿珠那在做着相同的事,只是放在越千玲伤口上的变成一条绿色的虫,很快消失在流血的伤口中。

  阿珠那最后停在我面前,没有注意到我已经松动的绳子,用刀在我手臂上切开一道不浅的口中,把蛊虫放上去,蛊虫刚蠕动了几下就从我手臂上掉落下来,阿珠那有些诧异的看我一眼,放了第二只结果也一样。

  “不可能……”

  我听见阿珠那惊讶的自言自语,等她再次抬头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条五彩斑斓的蛇,缠绕在她手上,朝我吐着信子,一看这蛇三角头就是致命的毒蛇,阿珠那把蛇靠向我的身体,用力掐着蛇身,被激怒的蛇是会攻击的,可它离我越近就越不听阿珠那控制,拼命扭动着身体,不知道是想从她手上逃脱还是不愿意靠近我。

  阿珠那越来越惊讶,执意把蛇放在我手边,蛇在触碰到我身体的瞬间,忽然掉头对着阿珠那手狠狠一口咬下去,既然会蛊术就不会怕这些毒物,阿珠那因为疼痛扔掉蛇目瞪口呆的问。

  “你怎么会不怕蛊毒?”

  以前我戴着八龙抱珠项链时,走到任何地方各种毒虫都会远远避开我,如今人玉合一,秦一手说过我是百毒不侵,一条蛇又怎么伤的了我,那日孔观用三毒血蛊我之所以敢走出屏障,就是因为我很清楚,蛊毒对我是没有效果的。

  阿珠那似乎也意识到这个,先是意味深长的看了我半天,又回头看看那漆黑的洞,慢慢笑了起来,明晃晃的匕首慢慢抬了起来,蛊毒伤不了我,可这刀却能,旁边的萧连山大声喊叫试图阻止她,越千玲也睁开眼睛惊慌失措的看着我这边。

  对于一个不怕蛊毒的人来说,我相信只要没被绑着,一拳就能将她打到在地,在这房间里留我怎么看对阿珠那都是最大的危险,何况现在她的目光已经落在我快要挣脱的手上,就快要从松动的绳子里挣脱出来,只是阿珠那并没有打算给我这个机会。

  匕首直直的向我刺过来,我没有任何抵抗的能力!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