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零一章 小宝

  当我从柱子上落下来时,才惊讶的发现阿珠那用匕首割开了捆绑我的绳索,她放了房间里对她有致命威胁的人,虽然她手里还拿着匕首,可我和确定我即便空手也能将她打倒,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的变故,我有些反应不过来,看了看和我有同样表情的越千玲和萧连山,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放了这些人。”我没多少底气的说。

  阿珠那盯着我已经握起的拳头,很平静的看着我。

  “不怕蛊毒的人实属难遇,很多年前我差一点就成功的得到一个,可惜让他给跑了……想不到居然给我送上门一个。”

  “跑了?”我一愣,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孔观,再看看这房子,慢慢意识到和孔观描述的一模一样,惊讶的问。“你认识孔观?”

  阿珠那在听到这个名字时明显身体一怔,重新看看我们三个人。

  “你们认识孔观?当年从我这儿跑出……他还没死?”

  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在计算她的年龄,孔观快七十的人,他给我讲述当年的事是他十八岁的时候,记得他说过寄养的草蛊婆已经五六十,现在过了快五十年……就是说我对面的阿珠那至少也有一百多岁了。

  更让我诧异的事,我见到孔观的铜牌能感应到和九天隐龙决的共鸣,可在此地我没有听到半点这种声音,这些已经不重要,我只想带萧连山和越千玲尽早的离开这里,越快越好这间房子我一刻也呆不下去。

  阿珠那向后退了一步,手里的匕首又提了起来,我冷冷看着她说。

  “你知道我不怕蛊毒,在我面前你就是一个苍老的女人而已,不要逼我动手。”

  “我知道你不怕,可不代表他们也不怕。”阿珠那的匕首已经放在萧连山的手背上。

  “你知道我不怕蛊毒,那你知不知道我还会道法,你种的蛊我能帮他们解,你放了他们,我不难为你。”我面无表情的说。

  “当然知道,你用化符为水给我止血时我就知道你会道法。”阿珠那满不在乎的边说边缓缓用力在萧连山手背上割开一条口子,看着我说。“可并不是所有的蛊毒你都能解。”

  我刚想冲过去把这个恶心的老女人推开,忽然听见越千玲发出的惨叫,我转头去看,很震惊的发现在她的手臂上慢慢出现一条红印,鲜血缓缓渗出,伤口的长度和深度和萧连山手臂上的一模一样。

  “蛊毒里有三种蛊无解,你们认识孔观就应该知道第一个是千尸粉,第二个就是他们现在中的子母连心蛊!”阿珠那阴冷的笑了笑。“子母连心,两命连一心,我知道你不怕蛊毒,看到出你年纪轻轻道法修为不低,就算你能救,可他们两个人,你救其中一个,另一个就得死,不相信你可以试试。”

  阿珠那说话退到一旁胸有成竹的样子,我连忙把越千玲和萧连山放下来,双手各搭在他们脉络上,阿珠那果真没骗我,他们两人脉象异常是中蛊的症状,我连忙施法试图替越千玲解蛊,咒符没念到一半,旁边的萧连山捂着心口,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渗出来,看他样子心如刀绞,脸上一片惨白,我连忙收法,知道阿珠那说的是实话。

  我冲上前,很轻松的抢过她手里的匕首,加在他脖子上,让她解蛊,可阿珠那脸上看不到半点害怕的表情。

  “我知道你不怕我,你可以杀了我,不过我死了,他们也活不了。”

  “为什么?”

  “子母连心蛊,有母才有子,他们身上的是子蛊,而我身上有母蛊,母蛊一死,子蛊也要死。”

  我一愣,有些不知所措,看阿珠那有恃无恐的样子,我知道她没骗我,在我犹豫的时候,她不慌不忙推开我手里的匕首。

  “你想救他们,就帮我做一件事,或许我会考虑放过他们。”

  我看看旁边的萧连山他们,一咬牙扔掉手里的匕首。

  “你要我做什么?”

  阿珠那看着她旁边那幽深的黑洞冷冷的说。

  “帮我下去拿一样东西?”

  我盯着深不见底的地洞,想起刚才被阿珠那拉上来两具残缺的肢体,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下面到底有什么,正想开口就听见阿珠那说。

  “下面是金蚕,相传是苗家神明所饲养的圣物,至于到底活了多少年我也不知道,我是无意中发现这个地洞,所以在这里修了房子,金蚕是蛊毒里最厉害的毒物,万毒之首是修炼高等蛊术必不可少的毒物,而且活的越久的金蚕越有效果,可惜金蚕至毒没有人能靠近它,我只好用人蛊喂养,用这个办法收集它的唾液,即便如此也威力惊人,可惜你天生不怕毒物,否则就算你有道术也未必是我对手,机缘巧合让我遇到你,看来注定该我拥有金蚕,最近我收集的金蚕唾液变成了淡黄色,这说明金蚕产卵了,金蚕之所以珍贵就是因为稀少,一次只产一枚卵而且千年产一次,我要你下去帮我把金蚕卵拿上来。”

  关于金蚕的记载我在书上看见过,阿珠那说的八九不离十,金蚕和金蚕蛊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东西,金蚕罕见虽然至毒可有助于修炼蛊术,而所谓的金蚕蛊仅仅是把蚕蛊培育成无坚不摧的程度,比起真正的金蚕就不值一提了。

  但金蚕性凶,剧毒而且刀枪不入,水火无效,我在书里也没见到过制服金蚕的记载,何况刚才阿珠那还说金蚕产卵,性情更加凶暴,我看看越千玲和萧连山重重吸了口气,要救他们我必须要下去,虽然我不知道还能不能上来,或者说是我身体哪一部分上来。

  我刚把绳子绑在腰间,就看见萧连山也把另一根往身上绑。

  “我不怕毒物,我一个人去就行了,你留着照顾千玲。”我连忙阻止。

  “下面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你一个人危险的很,多一个人也有照应,何况……”萧连山推开我的手已经站在洞口,看了看越千玲。“何况我和千玲中的是子母蛊,救一个另一个死,如果我在下面死了,千玲就安全了。”

  越千玲懂了萧连山的意思,连忙摇头想阻止,我对她摆着手,跟萧连山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的个性我比谁都懂,我知道我说什么都是没用的。

  我找来两个木棍,缠绕上布料再淋上油,点燃后递给萧连山一个,固定好木轮上的绳子很平静的对萧连山说。

  “我不怕毒物,我先下去,没事你再跟着下来。”

  萧连山想抢先第一个下去,看我表情严峻点了点头,我拾起一根木材点燃后扔进地洞,一直往下落好半天才到底,我从上面目测这地洞有二十多米深,阿珠那牵扯着绳子另一头,我缓缓向地洞深处垂落下去。

  火光照亮了我周围,我的心和我的人一样在下沉,不知道下面等着我的会是什么,等我脚触碰到洞地,我拉了拉绳子,示意萧连山可以下来。

  在火把的照射下我才看清楚了这个地洞的全貌,比我想象的要大很多,往前走不了几步就是一个宽敞的石洞,里面迎面而来是腐烂腥臭的味道,四周有些零散的骨骸和刚才那两个被喂食人的血液。

  石洞里面还有一个看不清的洞口,下面很潮湿很多地方有积水,书上说金蚕性阴喜潮畏光看来一点都不假,只是到现在这宽敞的石洞里我并没有看见什么金蚕,但此刻我眉头比任何时候都要皱的紧,到处张望。

  “哥,你发现什么了?”萧连山警觉的问。

  我抬手示意他安静,从我下到洞底开始,那熟悉的共鸣声又开始在我耳边萦绕,我越往石洞深处走,共鸣声越是强烈。

  这石洞怎么会和九天隐龙决有关系?

  呜……

  我正想着共鸣声的事,从洞口传来厚重的号角声,在这下面的石洞里回荡的异常清晰,我想起阿珠那把之前两人掉下来时也吹过号角,这才意识到这是她召唤金蚕的声音。

  突然里面看不清的洞口传来某种东西摩擦地面的声音,我和萧连山举着火把,全神贯注的看着那洞口。

  当金蚕从洞口爬出来的那一刻,我拿火把的手不由自主抖了一下,秦一手的书里关于金蚕的记载,我记的很清楚。

  蚕形,通体金黄透明,双目,躯有七截,头圆凸有双钳颚,下生八足。

  和我眼前这一只如出一辙,可是我在秦一手书里看到的关于金蚕的样子是置于盘中的,也就丁点大,我敢下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想着,既然我百毒不侵,金蚕蛊在厉害我拿了虫卵就走,应该可以全身而退。

  但是这只被阿珠那叫小宝的金蚕,比我想象中要大很多,至少我现在需要仰着头才能看见它,到底活了多少年的金蚕才能有这么大。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