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零三章 遮天盖日

  秦一手总是对那四座明十四陵闪烁其词,看到这壁画后,我越来越发现,整件事似乎我知道的真相并不多,萧连山在上面大声喊我,估计是见我这么久没上去很担心。

  如今我有没时间细细想这些事,当务之急是先救萧连山和越千玲,我放好画下来的黄金卧虎兵符,从绳子上爬上去,阿珠那双眼充满贪婪的看着我。

  “你……你杀了金蚕?”

  我没有回答她,把包好的金蚕卵拿出来放在掌心,阿珠那张着嘴半天没反应过来,看的出在她眼里这金蚕蛊价值千金,我看见她手都在抖,颤巍巍的向前走了一步想伸手拿,我缩了回去。

  “你是学蛊术的,孔观告诉过我一个传说,两千年前有异族女子到过这里,帮苗寨里的人治疗瘟疫,后来背奉为神明,孔观就说到这里,你想要金蚕卵就告诉我这个传说后面是什么?”

  阿珠那听我提起这个,刚才贪婪的目光收了回去,态度也变的恭敬。

  “那是我们学蛊术的先神,现在的蛊术大多都是先神遗留下来的,先神有虎形神器拥有无上巫法,后世都用先神的神器图案当护身牌,到后来传说先神踏水顺江而去。”

  难怪孔观会有虎形铜牌,想必现在流传下来的蛊术有大半是九天隐龙决里的法术。

  “踏水向西南而去?踏什么水?”我问。

  “澜沧江。”

  “澜沧江?”越千玲很诧异的对我说。“澜沧江顺水而下的话就出了国界啊!”

  我眉头微微一皱,原以为可以在云南找到黄金卧虎兵符,可根据阿珠那所说携带兵符的女子顺澜沧江而下,那正如同越千玲所说,已经出了国界,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又断了。

  至于那副壁画上的地图,我没打算问她,阿珠那应该没有下去过,毕竟不怕金蚕的人寥寥无几,对于这事她应该不知道。

  看我没说话,她眼里又恢复了强烈的贪婪和欲望,伸出手慢慢想要拿金蚕卵。

  我突然直视着阿珠那意味深长的问。

  “你学蛊术的,有没有比金蚕更厉害的蛊物?”

  “比金蚕更厉害的?!”阿珠那不明白为什么我突然问这个,想都没想摇头回答。“绝对没有,在蛊术里有三个不可解的蛊毒,一个是千尸粉,一个是他们中的子母连心蛊,而最后一个就是金蚕蛊,真正的金蚕蛊!这是所有蛊毒里无可比拟的,任何蛊毒在金蚕面前不值一提。”

  “那是金蚕厉害还是他们中的子母连心蛊厉害?”我很认真的问。

  “这个根本就不能比,子母连心蛊和金蚕就不是一个档次的蛊毒,一个只要有高深蛊术就能练出来,而金蚕炼化的蛊我到现在也没见识过,你说那个厉害?”阿珠那反问。

  “既然你都说了,子母连心蛊没办法解,我想知道你用什么办法解?”我忽然笑了笑很平静的看着阿珠那说。“其实你也解不了,你只不过骗我帮你拿金蚕卵,就算最后知道你骗我,你体内有母蛊,我也不能把你怎么样。”

  阿珠那先是愣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他们的命就掌握在我手里,你要是把金蚕卵给我,我会让他们好过点,否则……”

  我还没听完她说的话,拿起地上的匕首割开手腕上的血管,伸到越千玲面前。

  “喝,能喝多少喝多少。”

  越千玲看我割腕血流不止,很心疼的样子,还想给我绑扎,旁边的萧连山突然抬起头笑了,我知道他明白我是什么意思。

  “千玲,别说废话了,赶紧喝。”

  阿珠那被我突如其来的的举动不知所措,愣在原地看着,越千玲看我样子认真,抱着我的手腕大口喝着流出来的血,她喝完后萧连山心知肚明的也喝了几口,然后越千玲连忙帮我包扎伤口。

  阿珠那忽然捂着肚子,样子有些难忍,干呕两下后从嘴里吐出两条一红一绿僵死的蛊虫,脸上顿时就变了。

  “怎么……怎么会这样?你怎么可能解子母连心蛊?”

  “这还不简单,我哥问过你金蚕厉害还是子母连心蛊厉害,你说不能比,既然金蚕是最厉害的,那我哥的血能杀掉金蚕,区区一个子母连心蛊又算的了什么?”萧连山已经从地上站起来冷冷的说。

  我伸出手,通红的金蚕卵就在我掌中,盯着阿珠那说。

  “金蚕至毒,可你口中的先神用它来救人,你却为了金蚕而残害人命,金蚕再毒也毒不过你的心,这样的东西留在世上,万一落入你这样蛇蝎心肠人的手里,不知道要害死多少人。”

  说完我举起还在滴血的手腕,把血滴落在金蚕卵上,金蚕卵遇到我的血不停在我手中蠕动,浑身被灼烫裂开,片刻就化为一滩黄水。

  阿珠那瞪大眼睛想要阻止可已经来不及,眼睁睁看着梦寐以求的金蚕卵被我杀死在手里,声音变得更刺耳难听,手里已经把号角拿了出来。

  “毁我金蚕卵,我要你们永远留在这里生不如死。”

  说完拿起号角吃力的吹着,厚重低沉的声音从号角里发出,刚响到一半阿珠那就停了下来,迟疑的低头看看自己胸口。

  刚才还在我手里的匕首已经被萧连山插近了她的胸口,只有刀柄还留在外面。

  “金蚕再毒也毒不过你的心,你这样的人留不得。”

  阿珠那踉跄的向后退了几步后倒在地上,抽搐几下就不再动了。

  可我们突然听见这房子四周有窸窸窣窣的声音,越来越响,墙边的坛子盖也在摇晃,很快一个掉了下来,从里面爬出数不清的蛊物,还有很多从通道里往里涌,我才明白这号角是阿珠那训练蛊毒用的。

  对付这些蛊物当然要比对付金蚕简单的多,我掐指念咒再赦令立狱三昧真火咒,片刻这些毒物就被烧的干干净净,萧连山点了一把火把房子给烧了,我们才出去。

  走到外面已经是傍晚,我才意识到阿珠那或许没我想的那么笨,我们三个人站在门口,身后的火光四周照亮,我看见到处是各种数不清的毒虫蛇蚁,对付蛊毒我还能用道术,可这些并不是蛊毒,还没有驯化的毒物就是自然之物,和金蚕一样轮畜生道,我的道法没有用,用血当然是可以,可眼前四周密密麻麻的数不清的各种毒物,就算我挤干所有的血也无济于事。

  身后是已经烧的快倒塌的木屋,这些毒物是因为怕火才不敢靠近,但围着我们的圈越来越小,我连忙叫他们返回到屋里去,这里虽然危险,但比起外面算是安全的。

  在火光中有刺眼的亮光,我好奇的走过去,拨开压在上面的东西,亮光是从阿珠那的号角里发出来。

  “对啊,哥,那女人既然用这东西控制毒虫,我们也能用这个驱散毒虫啊。”

  “雁回哥,你吹吹试试看。”越千玲也心急的说。

  以目前的火势来看,这号角在火堆里烧了这么久,不管是什么角也都该烧坏才对,可这号角不但没有丝毫损伤,反而在火里发着耀阳的金光。

  我皱了皱眉头,重新认真看着手里的号角,喃喃自语。

  “色褐而灰,上行九环,遇水而吸,遇火而金……”

  “哥,你说什么呢?”

  “是说有种角,颜色是灰褐色,自上而下有九个环纹,遇到水能呼吸,遇到火会发出金光。”我有些不确定的回答。

  越千玲看看我手里的号角,很惊讶的说。

  “这号角不就是你说的这样吗?”

  “哥,这是什么角啊,这么神奇。”

  我是在秦一手的那些古书里看到这段记载,不过因为太可思议也每当回事,如今手里拿着这号角,竟然和记载里一模一样,迟疑了一下回答。

  “龙角!”

  “啊?!”萧连山和越千玲再次异口同声叫出来。

  “羿射横日心不绝……”我忽然眼睛一亮很惊讶的说。“第一句是清江对饮寸残月,后来我们破解出真正的含义是蟾蜍蚀圆影,大明夜已残,是说连山要在蟾蜍食月的时候才能拜将,第二句羿射横日心不绝,对应的应该是羿昔落九乌,天人清且安,当时我一直没明白是什么意思,他能算到我们会在蟾蜍蚀月去汉中拜将台,当然也能算到我们今天的处境,羿昔落九乌,天人清且安……后羿射九日是说天无日,天人清且安是说上天回避各安天命!我知道怎么让连山统御阴兵了!”

  “哥,怎么样做?”萧连山很急切的问。

  我把号角递到萧连山手里笑了笑说。

  “吹响这号角你就知道了。”

  “吹这号角?”萧连山诧异的看着我。

  我点点头心平气和的回答。

  “你已经拜将,就差这号角,色褐而灰,上行九环,遇水而吸,遇火而金,君持山河动,将握起干戈!这龙角就是你统御阴兵的凭证!”

  萧连山的样子有些激动,还没等我说完就冲了出去,我和越千玲跟在后面,屋外的毒物越围越拢,萧连山深吸一口紧握龙角仰头用力吹响。

  一声低沉威严的号声响彻天际,顿时乌云密布遮天盖日,大地顿时被一片黑暗所笼罩,萧连山还记得我教他的口诀,单手一挥大声说。

  “吾乃受封兵马大元帅,御战阴兵,退灭邪魅,不得有误!

  我和越千玲感觉四周阴风四起,越千玲是看不见的,我和萧连山可以,从地底一具具嗜杀成性目无惧怕的兵甲不断爬出,漫山遍野都是,挥舞这兵刃对我们面前这些毒虫大开杀戒,阴兵数以万计,所过之处寸草不生片甲不留,不到片刻屋外到处是毒虫残缺的尸体,剩余的四处逃窜消失的无影无踪。

  等到毒虫全都散去,阴兵站满了周围整装待发一动不动的看着萧连山,我发现他很享受现在这种感觉,真有点像是一个将军在检阅军队。

  “说话,别愣着。”我在他耳边提醒。

  萧连山这才反应过来很威风的大声说。

  “退归冥府,再等吾召,不得差池!”

  密密麻麻的的阴兵整齐的单膝跪地,慢慢消散在我们面前,如果不是地上那些毒物的尸体,真不敢相信他们出现过。

1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一百零三章 遮天盖日”

  1. 回复 2014/03/02

    局外人

    热血沸腾啊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