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零五章 狼行虎吻

  五鬼运财,可分为两种:

  一为风水局,一为法术,皆以其大旺偏财、横财而著称。

  风水局的五鬼运财不是随便可以用的,讲究天时地利人和,要考虑的因素实在太多,至少景隆这个地方是不太可能,而另一种是用道符调用东西南北中五方生财鬼,在法旨的驱使下搬金运财,催来偏财意外财,也是我打算教萧连山的。

  要用五鬼运财,首先命中有横财偏财者,钱财更是势如破竹、排山倒海而来,发如猛虎!

  命中无偏财者,弱水三千亦可取一瓢饮,而萧连山刚好就是命中无偏财的人,他命硬而性刚,我之前给他看过面相富贵双全,可进的都是正财,但是在拜将台拜将后,萧连山有龙角号能统阴魂,只要财不进大,他能受得起。

  更重要的是五鬼运财,要多行善积德,求财之人得到财物后,更要行善积德,将功德回报给五鬼令他们早日得以超生和解脱苦难,这样大家都得以圆满。

  若得财后恶行昭著,令五鬼无法得到圆满超生,所作搬运财物之举,受到欺骗,则报复怨气是非常重,有悖五鬼之愿,得财后不敬天地鬼神,常存恶念,行恶事,通常财来的快去的快,甚而祸事重重。

  换了其他人我还真不敢用这个办法,萧连山这心肠说好听的见宅心仁厚,直白点他肚子里就挤不出一滴恶水,招五鬼运财最好是晚上,可偏偏景隆赌石都在白天,我将画好的五鬼运财符让萧连山带在身上,特意给他买了一把雨伞,放符的地方不能见光。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和越千玲跟在他身后,我掐算后告诉他今日遇水而旺,逢七不过,意思是有水的地方可以催旺他财运,数字七对他极为有利。

  来到景洪的石料交易市场,里面早就挤满了人,这里每天都在上演一夜暴富神话,同时也在上演瞬间赤贫的故事,只不过大多人只看到前者,而有意识的忽略后者。

  在景隆的原石交易市场转了大半天,我们挤进最大的一个原石交易铺里,一抬头就看见和我们住一个旅店的中年人,依旧颓废潦倒双眼无神,他在一大堆石料里来回看了半天,挑出一个端详了良久,看动作应该是个行家。

  “岩未老弟好眼力,你手上这块石头可是白盐沙皮的,白盐沙翡翠石往往内部质地细腻,种好,水头足,多为玻璃种、冰种、冰种飘蓝花翡翠,其中以白色玻璃种和冰种为多,是翡翠中的上等高质量毛料,并且产出量较少,岩老弟今儿是捡到宝了。”

  原来这个中年人叫岩未,岩姓在景隆这边是大姓,不过看他穿着打扮不像是当地人。

  我目光落在一直紧跟在他身后说话的人身上,大腹便便笑容可掬的端着一壶茶,他们在的位置在这个摊位的贵宾区,一般人进不去,里面的石料都是经过挑选出来的大料,就是说有玉的可能性很大。

  而外面也就是我们挑选的石头,都是店主挑选剩下的,石皮壳杂色,以灰绿及灰黑色为主,透明度很差,水底分布也不是很好,个体大小悬殊,都是行家不会正眼瞧的废弃毛料,大多是用来忽弄外行和游客。

  看说话人的样子应该是这里的老板,笑起来像尊弥勒佛笑容可掬一脸慈相,可我才看了他一眼眉头就皱了起来。

  此人行而头低,说话的时候会下意识看后方,喜欢咬唇而笑,这是虎吻,看他走路的步伐用力却无声,典型的狼行。

  狼行虎吻,机深而心事难明,其主凶狠,心机难测,交之慎慎。

  和这样的人交朋友怎么被卖的都不知道,不过看上去岩未和他交情匪浅,有这样面相的人我一般都会敬而远之,或许是因为岩未的原因,我多看了这店铺几眼,才发现这间看似普通的赌石店铺非同小可。

  店铺的门口正对着笔直的主干道,门前有左后两边各挖一水池,里面放养金鱼,在店内头顶上其他店铺按的是吊灯,而这里按的是一个瀑布水盘,流水周而复始的流动,再看店铺方位正好在廉贞位。

  山龙廉贞有向,水龙巨门见水。

  因山龙用廉贞,廉贞别名五鬼,水龙要见水,水为财。

  廉贞方开门立向或有门路、窗口等流通纳气,巨门方要有水或来路,如果外局有水,在内局的相应方位再布水局,叫吊水上堂,效果更佳。

  这是典型的五鬼运财风水局!

  此法在风水堪舆里面是极秘之法,古有千金不授的戒规,而且要摆下此局者风水堪舆之术堪称上乘。

  我教萧连山用五鬼运财符来选石,想不到在这小小的景隆竟然遇到同道高人,竟然能布局如此高深风水局。

  “容亦,这块原石什么价?”岩未很心动的样子。

  我这才知道老板叫容亦,可看他面相狼行虎吻主性凶,这样的性格断不会有如此高的堪舆造诣,想必布置这里的另有其人。

  “岩老弟看上眼的我还能多要啊。”容亦端着茶壶满脸笑意,比出五根指头。

  “给我切了。”岩未想了想点点头。

  我不知道五根指头到底是多少钱,但我看从容亦眼睛一闪而过的狡黠就知道这石头大有问题,果然不出所料,一刀下去好多看热闹的人几乎同时发出惋惜的叹气声,石头里只有薄如蝉翼的一片绿,而且碎的厉害,是块一文不值的废石。

  “唉……看走眼也是常事,可惜了这块石头。”容亦收起笑容很平静的说。“这段时间岩老弟运气差了点,没开天窗的石头还是别看了,刚好我这里有几个开了天窗的好货,赌性大里面肯定有货,就是价格……”

  “都拿出来,钱少不了你的。”岩未心烦意乱有些不耐烦。

  容亦带着岩未走到里面,我装着选石头跟了过去远远的看着,那天在旅店看见浓妆艳抹的女人就站在容亦旁边,我瞟见容亦偷偷给那女人使眼色,女人心领神会风骚的抱住岩未的腰,我一惊,想起岩未房间的布局是塍蛇火鬼断,见色破财格。

  看来容亦是知道的,想必旅店里那些布局也是有人教容亦对付岩未的,可岩未并非大富之人,处心积虑布这个局对付他未免小题大做了,我实在想不通岩未有什么东西能让容亦如此大费周章。

  岩未选好石头后,容亦这次没有比指头,笑眯眯的说。

  “最近岩老弟运气不顺,这块石头我吃点亏,加上之前没结款的一共七百万。”

  听容亦说出这个数字我惊了一下,倒不是岩未欠了多少钱,赌石行当里有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规矩,钱货两清后,一刀切下去是富是穷,卖家不贪图也不负责,听他们交谈的内容,岩未赌石竟然都没付过现钱。

  当然有狼行虎吻的容亦绝非善类,他能这样做一定是有把握拿到钱,或者说他要的未必是钱,但不管是什么,我相信容亦想从岩未手里得到的东西远比岩未欠的要值钱。

  岩未此刻有些赌红了眼,想都没想点头让旁边的人当场切开。

  既然容亦有心设局拉他下水,这石头我不用去等切开也能猜到结果,何况看岩未的面相非但不带财,有旁边女人抱腰他注定是财穷命苦之兆。

  果然我看见从人群中抬头的岩未,脸色一片煞白,慌乱的在身上掏烟,旁边围观的人群又爆发出一阵失望的哄笑,打火机在他手里擦动了好几次也没打燃,掉落在地上,一脸的心烦意乱。

  “哥,这人果真如同曹操兵败赤壁啊,赌什么输什么。”萧连山在我耳边小声说。

  我示意萧连山声音小的,人生地不熟不要多惹事端,选好石头就走,萧连山点头按照我教他的办法去选原石,放在外面可以随便挑选的都是些砖头料,都是卖给赌石的新手,在这店里来回招呼客人店主,一眼就能看出来谁是玩久的谁是刚开始玩的,就算你一句话不说,也能看出来。

  就凭你扫一眼石头,然后目光落在那些石头上,就可以判断。拿石头的样子,翻石头的样子,用的手电等等,都可以看出新手和老手的区别。

  就像萧连山这样走过去,刚一拿起石头,容亦的目光就落了过来,端着茶壶笑眯眯的走过来,很客气的递给萧连山一个特卡片。

  萧连山不懂这玩意是干啥的,迟疑的转头看着我,容亦笑容可掬的说。

  “要不,上水看看吧。”

  萧连山憨憨的摇头,我看容亦的表情就知道,他已经试出萧连山是外行,现在就等着放心宰羊了。

  萧连山从左往右数,拿起第七个石头,个头很小,还没巴掌大,很诚恳的问容亦多少钱。

  我估计容亦每天都在想,能在外面选石的都是群笨蛋,只不过笨蛋见的再多也会有模有样学着把式选石头,可从来没见过萧连山这样挑石头的。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