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零六章 柳暗花明

  容亦笑着刚想报价,岩未搂着花枝招展的女人从里面走出来,表情没落沮丧,和我们对视一眼,今早在旅店我们见过他一次,看样子他认出我们,岩未瞟到萧连山手里拿着的石头忽然说。

  “别浪费钱了,你这石头里什么都没有。”

  片刻功夫赌输了这么多钱,居然还会好心提醒萧连山,我心里暗暗对他有些好感。

  萧连山实诚掏出所有的钱放在容亦面前。

  “我就这么多,你看能卖不。”

  容亦都没去看桌上那些皱巴巴的钱,笑容也收了起来,商人眼里就两个字,利益,何况萧连山摆在桌上的这些利益我猜容亦根本没看在眼里。

  容亦正打算去送岩未出去,我正想着五鬼运财,财运到手不收是会有报应的,看宋亦的样子根本不会买,就听见岩未说。

  “你这石头就是废的,给你两百你都赚,今天也赚我不少钱了,就切给他吧,我就当做件好事,让他知道赌石这玩意没那么好玩。”

  容亦碍于岩未的面子,笑容又堆积在脸上,收了萧连山的钱,让旁边的工人随便切一刀,他甚至都没回头,这外面的石头要出了货那就是笑话。

  岩未也停下了脚步,我看他眼神知道他不是在等看萧连山笑话,更多的是一种劝解,或许是因为萧连山选的原石不起眼,所以围观的人也少,可等解石刀切下去,当萧连山把有切口的石头举在手里,旁边那些收玉石的商人蜂拥而至,团团把萧连山围在中间。

  容亦很诧异的回头,我看见岩未的口慢慢张开,推开身边的女人向前走了一步,似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看到的,我看见萧连山手里举着的那块石头里有一条大拇指粗的翠绿在往石头里延伸,我虽然不懂玉石,但看这些收玉商人的反应就知道价值不菲。

  萧连山的眼前全都是钱,从四面八方伸过来,全是厚厚一叠的,这就是赌石行当里的钱货两清,如果萧连山想要卖,拿了谁的钱他手里的石头就归谁。

  萧连山都没有开口要价,选了面前看上去最厚的一叠钱,把石头递给买家,我看见买石头的人拿了石头就跑,好像生怕萧连山变卦,我估计这玉石的价值远远高于成交价。

  容亦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萧连山,我猜他一定在想,赌石除了技术就是运气,只是没想到萧连山运气未免也太好了点。

  岩未愣了半天后脸上泛起淡淡的苦笑,我明白他的心情,千挑万选的石头一文不值,本想劝解萧连山莫要在赌石上陷太深,可怎么看都是废石的却瞬间变的奇货可居。

  萧连山拿着钱走过来,数都没数分了一半出来递给岩未。

  “没你帮忙让老板卖给我,我也赚不了这钱,我当是白捡的,这钱分你一半。”

  我知道萧连山简单,他有这样的举动我一点都不奇怪,只是在容亦这样唯利是图的商人面前,萧连山这样的做法我估计他怎么也不会明白的,端着茶壶很不高兴的回到店里。

  岩未看着萧连山手里的钱并没接,淡淡一笑说。

  “见好就收吧,既然赌到石就被再玩了,看你样子也不懂,就你手上这点钱,不够你输的,不要像我这样……”

  我看见岩未话说到一半就神情黯然的搂着女人离开,对这个沉迷酒色的男人又多了一份好感,初战告捷后,萧连山按照我的吩咐,把一半钱捐出去,剩下的钱再去买石头,本来容亦的店铺有高人指点的风水局,我尽量想避开,但找遍了景隆所有的原石交易市场也没找到能旺萧连山财运的。

  第二天只好又硬着头皮去了容亦的店铺,刚好岩未又在,看见我们进去我分明读出他眼中的失望和容亦的不屑一顾,既然是赌石,沾赌就有个运气在里面,可在赌石上,运气再好的人也不可能连续选对两块原石,特别是在一堆废石里,更别说像萧连山这样的新手,我猜容亦此刻就是这样想的。

  还是从左到右第七个,容亦向赌气般依旧只收了萧连山两百元,岩未甚至放下手里选好的石头等待着结果,看他表情,似乎他很期待萧连山能因为赌输而回头是岸。

  可过程和结果依旧和昨天一样,只是包围萧连山的玉石商人更多,手里那的钱更厚,卖走玉石的商人也跑的更快。

  容亦手里的茶杯悬在半空彻底的愣了,岩未皱着眉头呆了。

  等我们从容亦的店铺走出来的时候,身后已经有人开始对萧连山指指点点,毕竟像他这样好运气的人从来没有见过。

  第三天!

  我没有去,在旅店眼睛从壁画上画下来的卧虎兵符,让越千玲陪着萧连山去选原石,等萧连山把钱拿回来加上前两次赢的应该够我们暂时用了,可我等会来的除了萧连山和越千玲,他们身后还有岩未。

  萧连山放在我面前的钱比前两次加在一起都要多,岩未看了看我,挺聪明的一个人,很快看出这房间里我似乎才是最重要的那个人,我不明白萧连山为什么会带他回来,正在迟疑就听见他问我。

  “连续三次随意选原石里面都有玉,你怎么做到的?”

  树大招风我刚想笑着说什么,就看见岩未把一张折叠好的纸不慌不忙展开,推到我面前,那一刻我笑不出来。

  那是我们三人的通缉令。

  岩未已经认出我们就是照片上的,萧连山下意识的去关门,看岩未面相非大奸大恶之辈,加上之前几件事说明他心底并不坏,既然认出我们没有举报,还敢跟着萧连山回来,至少说明他现在还并不想告发我们。

  “我说我用道法选出来的你相信吗?”我恢复了平静很认真的问。

  “道法选……”

  “庚子,庚辰,戊寅,庚申,这是你生辰八字,你命盘是黄虎,出生于白鼠,五行属土。”我不慌不忙的打断他的话。“你命中有兄已夭折,父母早亡,下无手足,你看我说的对不对。”

  岩未一愣看着我半天没说出话来,将信将疑的说。

  “你既然真能算出来,那你帮我算算今天我去赌石是输还是赢?”

  我把面前的水杯推到岩未面前。

  “你要不信,就写一个字我给你测测。”

  “不用这么麻烦,我姓岩单名一个未,你就给我测字未字吧。”

  我想都没想胸有成竹的脱口而出。

  “你问赌石就是问财,,未字是土从木,土是艮卦,木是震卦,上艮下震是周易里第二十七卦的颐卦,卦象是:太公独钓渭水河,手执丝杆忧愁多,时来又遇文王访,自此永不受折磨。未字问财不由己,要遇到知遇之人。”

  “你这话说了等于没说,我怎么知道知遇之人是谁。”

  “我!”

  岩未看上去有些不确定,我看他瞟了萧连山一样,估计他在想,没有人可以运气好到一连三次都猜对有玉的石头,重新认真的多看了我两眼还是有些不相信,我把假山上的假人,还有他屋里的陈设都告诉他,有人布局破他的财,他在局中怎么赌都是一个输。

  岩未听完勃然大怒,眼睛里都在喷火,告诉我们他是泰国华侨,对赌石有些天赋,虽说不上百发百中,但只要是他看中的原石八九不离十,他一直往返于泰国和景隆之间,这些年靠赌石的确赚了些钱。

  可自从容亦来了以后,这大半年他赌什么石头都是输,赚来的钱已经早就败光,现在还欠了容亦大笔债,岩未认为是自己本事不到家,想不到竟然是容亦一直在暗中搞鬼。

  我很奇怪既然岩未已经负债累累,钱都让容亦赚走为什么还不罢手,岩未这才告诉我们,在泰国他有一尊蓝水冰种的侍女雕像价值连城,容亦也是泰国华侨,一直想买他这尊雕像,岩未拒绝多次都没答应,估计容亦就是因为这尊雕像才设下风水局要把他逼上绝路。

  岩未说完站起身,把桌上的通缉令推到我面前,算是感谢我拿走假山上的假人和克制了窗户引来的煞气就过他的命。

  “我看你们也不像坏人,赶紧走吧,我能认出你们,其他人早晚也能认出来,城里来了很多军警,估计是来抓你们的,我要是可以走就带你们走水路逃出去,可惜我欠了容亦的钱,他早就派人盯着我,现在我什么地方也去不了。”

  我本想对岩未说谢谢的,刚想开口就看见他眼睛很奇怪的盯着我没收起的画像上,上面画的是从地洞壁画上抄下来的卧虎兵符图案。

  “这……这个图案我在见过。”岩未想了想说。

  我们三个瞬间愣住,我连忙把图画递给岩未让他看清楚。

  “你在什么地方见过?”

  岩未想了想很肯定的回答。

  “在泰国,这图案很眼熟,可突然我记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

  第四幅壁画里,女子踏水而去,阿珠那死之前也说过,女子顺澜沧江顺流而下,岩未说在泰国见过这个图案,刚好和传说相吻合,本来已经断了的线索又无心插柳般给找回来了。

  “你刚才说能带我们去泰国?”

  “澜沧江出了国界就叫湄公河,水路走私很方便,路和人我都熟,可以在泰北上岸。”岩未点点头说无奈的说。“不过我走不了,我欠容亦那么多钱,除非我把冰种侍女雕像给他,否则……”

  “如果你不欠容亦的钱,你能不能带我们去找这个图案?”

  岩石很确定的点点头,不过强调他的确在泰国见过这图案,但一时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

  我把桌上的东西收拾好交给萧连山,让他和越千玲离开收拾东西,去码头等着,然后对岩石说。

  “走,我帮你还账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