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章 蟾蜍衔金钱

  我们过去的时候刚好有一个赌徒离开,我示意越千玲坐下,我不能用道法帮越千玲,必须想其他的办法,我在这桌赌徒中认真看了一遍,目光落在坐在越千玲对面的一个泰国人身上,不管是华夏还是泰国,国籍可以变但面相改变不了。

  这个泰国人眼神光荡若桃花,奸心内蒙之相,酒色狂淫之徒,面貌如灰土,气色又灰朦,贫厄之相,他坐的方位在奇门遁甲之中不偏不倚刚好是惊门所在,在八门里惊门为凶门,不宜出行谋事,再配上现在的时间,这个泰国人的奇门格是太白入荧,利客不利主,须防贼来偷营,为客进利,为主破财。

  而越千玲座的这个位置却是开门,是一个吉门,开门四通八达,见贵,求财等,百事吉利享通,而开加惊:主百事不利。

  我告诉越千玲,手里有多少筹码全都压出去,至于是选大选小,就看对面这个泰国人,他买大,就买下,他买下,就买大,总之一句话和他相反就行。

  陈婕听我这样对越千玲说,很少惊讶在旁边提醒我。

  “我就想看看你到底是不是真能算出谁输谁赢,你这样的赌法运气差了,一把就输完了。”

  还没等我回答陈婕,就听见萧连山边笑边捂着嘴对陈婕说。

  “其他的你可以担心,这个就不需要了,等着看好戏吧。”

  泰国人拿着筹码犹豫了半天买了小,越千玲连忙把不多的筹码买大。

  等所有人都下完注,荷官揭开骰盅,四、五、六,大!

  第二局泰国人同样买的小,越千玲买的,开出来的结果是四、四、五,还是大!

  等到十局过后,越千玲面前的筹码堆积成一座矮山,旁边的陈婕皱着眉头很惊讶的小声说。

  “你……你真能算出谁输谁赢?!”

  我笑而不语。

  十五局后我们身后已经站满了人,毕竟能连赢十五局在赌场已经算奇迹了,越千玲下注的方式也让其他人瞠目结舌,每次都是毫无保留的推出去,等再拿回来的时候是之前的一倍,到现在她面前的筹码已经堆积如山,放不下了。

  我和萧连山都去过越雷霆的赌场,知道每个赌场都有一定的流动资金,按照越千玲这个赢发,我估计这间赌场的钱快被赢完了。

  在连赢二十局后,我示意越千玲可以走了,她身前拿下数不清的筹码已经被换成数额巨大的大筹码,刚好可以抱在手里,萧连山已经在想这么多钱拧回去还是件挺废力气的事。

  当我们在筹码兑换处换钱的时候,身边突然出现十几个牛高马大的人,我心里一紧,看样子走出去了,果然这群人让开一条路,为我们开门的那个人再次走在我们前面,我们有茫然的跟过去。

  我们被带到一个包间里,越千玲抱着厚厚的筹码怯生生的看着四周,下意识往我身边靠了靠,萧连山挡在我前面,警觉的看着四周,我瞟见陈婕又埋着头站在我们最后面。

  房间里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中年人,年纪估计有三十多岁,手里正玩着一副扑克牌,我们进来这么久一直都没抬头看过我们一眼,他身边左右各站了一个人,手里直接拿着一把枪,其他的人围在我们身边。

  看架势没打算让我们走。

  玩牌的中年人慢慢抬起头,我习惯性的去看他面相,此人五岳朝归,左颧为东岳,右颧为西岳,额为南岳,地阁为北岳,鼻为中岳,此五岳欲其朝归,拱直丰隆,今世钱财自旺。

  好一个旺财的福相,有此相者财帛不断,入龙吸海,虽不利己但却旺人,就是说此人面相虽好的很,但却不能另自己大富大贵,相反他的主人会因此而得富,这间赌场有这个人在,连貔貅青龙之类的招财兽都不用摆了,他的面相就是最好的招财宝贝。

  “看你们不像是泰国人?”中年人一开口让我愣了一下,很标准的汉语,一听就知道他是华人。

  “刚到泰国没几天,这里的规矩我们不懂,如果有什么地方欠礼数,还望海涵。”我不卑不亢的回答。

  “你们今晚在我赌场一共连赢了二十多局,没有一局输过。”中年人抬手指了指至于萧连山让开,直直的盯着我。“对了,忘了介绍,这里的人都认识我,我叫赵治,这赌场是我负责看管的,来玩的都是朋友,华人有句话,五湖四海皆兄弟,大家背井离乡也不容易,能在我这里赢到钱我也替你们高兴,就是……连赢二十局,呵呵,有位大师给我看过相,说我只要在赌场里,进多出少,开始我也不信,后来时间长了,这位大师还真说准了,可今晚你们赢了赌场所有的钱……要么就是你们运气真的挺好,要么就是你们在我这儿出千,当然,如果是运气好,我赵治开门送客,下次还欢迎各位捧场,但如果是出千的话……”

  萧连山一脸不服,傲着头大声说。

  “荷官是你们的,筛子也是你们的,赌大小,你来教教我,咋出千,你倒是也给我出一个看看。”

  “听这位兄弟的意思就是说你们运气真的很好了?”赵治不以为然的笑着问。

  “赌钱的事有输就有赢,我们真没动过手脚,就是运气好了点。”我生怕萧连山性子急,说的冲得罪人。

  赵治平静的点点头,目光落在越千玲手里抱着的筹码上,对旁边的人微微抬了下头,不一会那人拧来两个包,在我们面前打开,两个包里都装满了整整齐齐一叠一叠的钱。

  赵治指着包看着我很认真的说。

  “这包里的钱就是你们今晚赢的,开赌场的愿赌服输,这钱你们可以拿走。”

  萧连山想都没想拧起其中一袋转身就走,好几个人向前一步堵住他的去路。

  我知道赵治不会这么轻松放我们走,我看着地上另一袋钱,猜不透他现在想什么。

  赵治心安理得的笑了笑盯着我说。

  “今天我兴致好,难道在赌场里见到连赢二十局的人,这袋子里的钱就算是我的赌注,很久没和人赌过了,能连赢二十局这么好的运气我也想见识一下,我想和这位小姐赌一局,赢了这袋钱你们一同拿走。”

  “如果我们不赌呢?”我问。

  “呵呵,那简单。”赵治没有半点迟疑的回答。“钱留下,你们的手也要留下。”

  赵治的话一说完,两个人就把越千玲带到赵治的对面坐下,我和萧连山心一横去阻止,房间里好几把枪奇奇的对着我们的头。

  赵治再没有看我们,手里继续玩着扑克牌,盯着越千玲平静的说。

  “来者是客,我也不能难为你,运气这东西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你都连赢了二十局已经很不容易了,这样吧,三次!我给你三次机会,我们玩简单点,抽牌比大小,你只要有一次赢过我,就当是我输了。”

  说完赵治把手里的扑克牌放在他和越千玲中间的桌子上,手指轻轻一划,扑克牌均匀的排成一条直线。

  “你要赢了,不但你和你朋友可以走,而且这两袋钱也能带走,但是如果你三次都赢不了,我就难相信你运气真有那么好,既然不是靠运气赢的,我就只有认为你们出千,在我这儿出千,是砍左手还是砍右手就随便你们选了,呵呵。”

  越千玲脸上一片苍白,回头看看我目光中充满了求助,我不能用道法赌钱更不能受益,否则会招灾厄,更麻烦的事,就算我用道法帮越千玲赢了,在赵治眼中也形同于出千,我特意看了一下越千玲今天的面相,和赵治根本没得比。

  赵治如同是蟾蜍衔金钱,有财必入,不用翻牌我也知道即便赌十次,越千玲一次也赢不了他。

  “请!”赵治很客气的对越千玲笑着说。

  越千玲抿着嘴,颤巍巍的从牌里抽出一张,翻开是五。

  赵治选都没选拿了第一张牌,是六。

  我的心弦都绷紧,眼睛瞟见萧连山已经握紧拳头打算突袭。

  第一次赵治赢了,我预料之中的结果。

  “请!”赵治依旧客气的笑着。

  越千玲的手抖得厉害,在牌上来回选了很久,终于不确定的抽出一张,翻开八。

  我看见萧连山和越千玲似乎都松了一口气,规则是二最小,十最大,越千玲能抽到八,赵治要赢她必须是九和十,这样的几率并不大。

  赵治依旧没有选,按顺序翻开第一张牌,是九!

  萧连山和越千玲顿时目瞪口呆,我知道赵治是在用这个方式告诉我们,这才是真正的运气,只有他有这样的运气。

  最后一次机会,越千玲选不选结果都一样,我只是在想,到时候我用两只手换回越千玲不知道赵治会不会同意。

  “还有一次机会,你一定要选好。”赵治心平气和的笑着。

  越千玲的脸色更加苍白,抬起的手已经抖的不行。

  刚要去选牌,突然站在我们身后的陈婕走了上来,想都没想从里面抽出一张,也没翻开直接推到赵治面前。

  “你看看谁大?”陈婕抬起头,在我记忆中这是今晚她第一次抬着头。

  在他看见陈婕的瞬间,我发现赵治明显愣了一下,胸有成竹的笑容没有了,迟疑了片刻,从牌里抽出一张看了看放在桌上,两张牌他都没有翻开。

  “你们赢了,可以走了!”

1条评论 to“第三卷 第四章 蟾蜍衔金钱”

  1. 回复 2014/01/19

    我是大老二

    大大。。更新啊~~~~~~~

  2. 回复 2017/04/08

    呵呵。

    第一把就算押1000。连赢20把那就是10亿。呵呵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