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章 贵人

  萧连山把两袋钱一个人拧了回去,和他认识这么久知道他对钱财看的不重,甚至可以说毫无概念,可拧着这么多钱用他的话说有种很踏实的感觉,越千玲一路上都在用极其崇拜和感激的眼神看着陈婕,想问出最后那张牌的数字是多少。

  我跟在最后面一直没有说话,赵治有金蟾衔钱之相,入龙吸海财进八方,刚才那屋子里只有一个人能赢的,但并不是陈婕。

  从赵治最后的态度来看,似乎陈婕翻开的数字是多少已经不重要了,他输给不是自己的运气,而是输给了陈婕这个人,我在赵治看见陈婕面容那一刻,在他目光中扑捉到的是一丝惊喜和宽慰,与之前看我们的眼神截然不同,好像在他眼里萧连山手里拧着的两袋钱远没有看陈婕那一眼重要。

  一个住在陈旧公寓房里的女人怎么会让赵治如此看重呢。

  但我并没有想问陈婕,有心隐瞒的事除非她自己愿意说,问多了或许并不是好事,何况之前在渔村占卦问前程,指陈婕是我们在此地的贵人,目前来看已经应验了,如果今晚不是她,我们三人的手或许现在就放在赵治的面前。

  第二天一大早就被她们两个叫起来,陈婕说带我们去逛逛清线,好歹也是泰国第二大的城市,我立马联想到昨晚的赌场,以为她还想再去一次,越千玲把装钱的两个袋子递给我和萧连山,脸上笑的灿烂,我猜她和陈婕之间一定达成了某种默契。

  我之前对钱这东西和萧连山一样,也没多大的兴趣,可第二天我发现原来陈婕和越千玲也差不多,只不过不同的是她们花钱的频率和数目超出我和萧连山的想象,同样也达到了对钱没概念的程度。

  我和萧连山跟在她们后面,等到中午我才明白我们存在的意义,是手里已经快要拿不下的各种包,整整一个上午她们两人完全处于某种亢奋的状态下横扫清线几家最大的商场,大到衣服,小到饰品,只要喜欢她们就不会放过,这才短短十多天时间,前面两个女孩好像是多年的情谊的发小。

  不光是给她们买,逛了几家商场后,我和萧连山也焕然一新,最后停在一家银行的门口,陈婕让萧连山把剩下的钱存进去,出来的时候手里摇晃着一个小本。

  “走,咱们赚钱去。”

  陈婕拥有一种自信和豁达的从容,赚钱这种事从她口中说出来就好像在路边捡石子般容易。

  陈婕带我们去的地方是一个很大的交易所,里面人头攒动,手里挥舞着纸单,每个人都在忙碌的看着正面的黑板,上面写着很多数字,但会很快被人用新的数字替换掉,我看里面这群人感觉像疯子,他们脸上就写着紧张和焦灼。

  “买股票?”越千玲看了半天突然问。

  “原来你懂这个啊。”陈婕笑着点点头举着从银行换的小本回答。“真正想要赚钱,最快的办法就是钱生钱,买股票就是最简单的途径,而且我们的钱是赌场赢的,就是再多那也是黑钱,到股市里转一圈出来就干净了。”

  看越千玲的样子好像有些懂,可我和萧连山完全不知道陈婕在说什么,等到陈婕和越千玲再出来的时候,我们存钱的小本已经不见了。

  “钱呢?”萧连山诧异的问。

  “没了,都买股票了。”陈婕回答的很干脆。

  “没了?!”

  我和萧连山瞪大眼睛盯着陈婕,虽然我们对钱没概念,那是因为我们两人从来就没有过钱,昨晚那两袋钱都是泰铢,折合成国内的钱有多少我们也不清楚,可按照重量估计也该不少才对,陈婕和越千玲这才进去不到半小时就没了!

  陈婕忽然笑嘻嘻的指着交易所最中间的打黑白说。

  “钱是没了,不过变成黑板上那些数字了,等下次取出来的时候会更多,比去赌场砍手砍脚的捞偏门简单多了。”

  越千玲可能是看我和萧连山还呆滞的愣在原地,兴高采烈地的说。

  “股票的事很复杂的,我也是一知半解,一时半会也给你们说不清楚,等有时间了让陈婕给你们解释,不过把钱买股票的确挺赚钱的,陈婕和我说了,我们打算把对面那层楼给买了。”

  我和萧连山再次面面相觑的对视,顺着越千玲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我的口张的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大,越千玲口中说打算要买的楼到底有多少层我数不出来,但这周围,或者说整个清线我找不出有比这高的楼,楼顶上泰语我不认识,可这楼鹤立鸡群气势不凡,能拥有这栋楼的人可见非同一般。

  我伸出手去指着那栋大楼,极其不确定的问。

  “你确定你们打算买的是这栋楼?!”

  “陈婕说了,这是泰国华侨富商夏铭生在清线的地产,楼上的泰语翻译过来是闻天实业,我们要收购这栋楼!”

  我现在只想摸摸越千玲的额头,看看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这等豪气我这个帝王之命的人都自叹不如,也不知道陈婕都给她说了什么,一天前我们还身无分文东躲西藏,到现在看她样子有点指点江山的味道了。

  “就我们赚回来那点钱……你们就想买楼?!”萧连山呆惊的问。

  “那当然不行,还差的远,不过今天我们已经走出第一步。”陈婕胸有成竹的笑着说。“早晚有一天这栋楼要被我们买下来,到时候这楼顶上的字,你们想写什么都可以。”

  到现在我看陈婕和越千玲的表情,已经可以确定她们没开玩笑,那些黑板上的数字为什么会变成钱我不懂,为什么用钱买股票会赚更多的钱我也不懂,要用什么样的办法买多面这栋楼我还是不懂,我唯一懂的只有一件事……我们又没钱了!

  卦象上说陈婕是贵人,可以帮我们,可我现在怎么看她都在害我们,而且居然没有丝毫担心,笑容干净而灿烂,然后我听见她给我们说,走,正事也做完了,带你们好好逛逛清线。

  我看见萧连山在吞口水,我其实也想苦笑的,第一次说带我们逛街差点手被砍了,第二次逛街辛辛苦苦赚回来的钱没了,第三次……

  我已经不想后面的事了,两个女生已经兴高采烈的走在前面,不住回头催促我们快点,我和萧连山茫然呆滞的跟在后面,路上陈婕终于用最简单的方式告诉我什么叫股票,也告诉了我她的想法和计划。

  她说偏门的钱赚太多也是见不得光的,也干不了什么大事,这话我倒是认同,跟了越雷霆三年,他的威风我也见识过,他的风光我也见识过,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可到头来魏雍没用吹灰之力就把越雷霆清除的干干净净,说到底越雷霆就是属于见不得光。

  陈婕说真正想在泰国立足,就要做到有权有势,但不是别人怕你,而是要倚重你,就像夏铭生的闻天实业,堂堂正正光天化日之下耸立在那里,别人看见第一眼不会害怕,而是折服,说简单点,赚干净的钱,也不会落下话柄,别人就是想找你麻烦也得想找个理由出来。

  至于计划部分陈婕就完全是一笔带过,估计是想着,说详细了我也听不懂,到最后我只明白一件事,夏铭生的闻天实业其实也是靠黑板上那堆数字堆起来的,就是陈婕买的股票,谁手里的股票多,闻天实业就归谁所有。

  陈婕说的头头是道,我竟然有些心动,甚至回头看看那栋大楼,在想如果有一天真按照陈婕说的这样发展,我会在那楼上写什么字,正自娱自乐的想着突然停下来问。

  “你刚才说股票有升有跌……那你怎么知道什么时候升什么时候跌?”

  “这个我怎么能知道。”陈婕不以为然的回答。“可是你知道啊!”

  “我?!”

  “对啊,你不是说你能算出谁输谁赢嘛,那股票涨跌我想你也能算出来吧。”

  我彻底的愣在原地,刚才心里仅有的憧憬化为乌有,无可奈何的苦笑。

  “相术不动不相,不因事不相,我能算出谁输谁赢,但我不能改变结果,更不能从中谋利,按照你所说,股票买的人成千上万,那就是集体事,测集体事就更不能乱说结果,因为涉及的人太多,牵一发动全身,就算我算出来,但我的决定会改变成千上万人的命运,就真是倒行逆施了,这钱赚不了,更受不起,要用命填的。”

  陈婕看我一本正经的样子,要是轻松的笑着,朝我招手示意被发呆。

  “逗你玩了,你以为我真打算靠你算涨跌啊,呵呵,我自己有办法的,只要咱们有足够的钱,我真能把闻天实业给收购了。”

0条评论 to“第三卷 第五章 贵人”

  1. 回复 2017/06/13

    一个人

    谁说我能赢的 这都被你发现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