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章 古玩街

  在陈婕的脸上,我好像很难看到她不自信的样子,永远充满了信心和从容,她要么是没心没肺,要么就是真有办法,否则把两袋钱眼睛都不眨一下换回一堆数字除了傻子,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会这么干。

  好在这一次陈婕是真带我们逛清线,我心里一直默默劝慰自己,命里有时终须有,何况钱还是陈婕帮我们赢回来的,就当没有过。

  陈婕带我们去的地方是泰国清线的小吃街,对于吃萧连山永远比谁都感兴趣,加快脚步跟了上去,就留下我一个人心不在焉的走在后面。

  走进绿树掩映下的街道,一条热闹非凡的长街,数不清的古董的店铺和各种琳琅满目的工艺品景致立刻展现在眼前。

  陈婕说这里是清线极其有名的古玩街,小吃街在这条街的后面,中途会路过,比起吃东西,似乎这些有历史沉淀的古玩更能吸引我的兴趣,。

  古玩街里陈列的古董有铜器、银器、铁器、陶瓷器、木器、水晶品、玻璃器皿、画像雕刻手工艺品,古代、近代的应有尽有,多不胜数。

  从泰国佛像、佛头以及木雕、铜器茶壶,或者是国内的铜鼎、花鸟人物花瓶、观音菩萨瓷器、弥陀佛玉器、到国外的瓷器、铜铁火炮、航海指南针、望远镜不胜枚举,令人眼花缭乱。

  陈婕看我对这些古玩很有兴趣,就走过来告诉我,这里的国内古玩主要有三类,一是在周边海域打捞上来的,其次是当地华人祖先从国内带来的收藏品,还有一些干脆就是仿制品,数量居多,真正有价值的真品在这里凤毛麟角,几乎没有。

  看了一圈后我也印证了陈婕的话,没有一件能上的了台面,陈婕和越千玲她们一直催促着我赶紧走,正打算离开的时候,一间古色古香的极有明代风格装饰的古玩店吸引了我的注意,我告诉他们看完这一家就去吃东西。

  推门进去,店里的摆设很杂乱,店铺虽大可里面堆满了各种古玩,不过和外面那些不同的是,这里以明代古玩为主,我们进去的时候,店主正在让工人清理店铺,好多打算要废弃扔掉的东西就堆在门口。

  店里的生意很清淡,除了我们没有其他客人,店主是一个矮胖的中年女人,看我们进来,连忙迎上了,张口说了一大堆听不懂的泰语。

  陈婕接过话说了两句后,店主笑颜逐开。

  “原来是华人,欢迎欢迎,随便看都是货真价实的好东西,有喜欢的我一定便宜卖。”

  进店后我就再没说过话,一直偏着头看地上那堆被清理出来的东西,多是些明代家具桌椅之类,可能是因为年代久远,大多都残缺不堪支离破碎,我蹲下拾起一根不知道从什么家具上脱落的部件,用手擦干净上面的灰尘。

  我手里这个木制部件其色浅橙黄略灰,木性温润平和细腻通达,纹理淡雅文静,我再看切面的纹路竟然是虎斑纹。

  我有些诧异的把这部件放在鼻间闻了闻,有股淡淡的幽香,这种幽香介于有与无之间,长久不衰,令人心旷神怡。

  我侧身的时候阳光刚好从店铺的玻璃窗照射进来,我手里那块木料在阳光下金光闪闪,灿若云锦,其高贵华美,摄人心魄。

  当时我就呆在原地,回头再看看那堆废弃的家具,杂乱的堆砌在一起,占据了店铺一大半的地方,店主还在和越千玲她们交谈,我指着废弃物问。

  “这些要多少钱?”

  店主的热情被我的问话打断,回头看了我一眼后很惋惜的说。

  “大家都是华人,我也不占你便宜,这些的确是明代的物件,我们先祖是洪武初年到的泰国,那会泰国还叫暹罗,先祖就在这儿扎根了,这些物件都是祖上传下来的有些年月了,可惜一直就这么堆放着没人管没人问,到现在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家具,传到我手里更是面目全非,留着也没用了打算扔掉,你要不嫌弃就拿走吧。”

  我连忙摇头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让自己看上去没那么激动。

  “这怎么成,开门做生意,哪儿有送的道理,对您来说是废弃的,可我看上眼了就成了买卖,您开个价吧。”

  “哥,好好的你买一堆破木头干什么?”萧连山不解的问。

  我没时间搭理他,可又怕店主看出端倪笑着回答。

  “你不是说睡的床老是响嘛,把这些买回去重新给你撑垫一下床就稳当了。”

  “我没感觉床摇……”

  萧连山还没说完就看见我瞪了他一眼,知趣的闭上嘴。

  店主看上去挺实诚,见我坚持想了想说。

  “这样吧,我请了两个工人帮我收拾也要给工钱,你要坚持给钱,就给五百泰铢,算是帮我把工钱付了。”

  我还没等店主说完,就让越千玲掏钱,看她还在数,抓起她手里的所有钱递到店主面前。

  “别找了,这买卖算是成了。”

  店主或许是以为我大方,一个劲给我说谢谢,越千玲已经走到我身后,在耳边小声问。

  “你眼光一向都贼,连姜教授都对你赞不绝口,你是无宝不落,那堆东西是什么?”

  “都告诉你,我和连山睡的床太小,这些木料材质不错,咱们现在不是没钱了嘛,节约点用这些东西将就一下回去还能拼一个床出来。”我笑着回答。

  越千玲回头看看那堆废弃家具,再转过头诧异的看着我,旁边的陈婕说。

  “你还真是大方,你就是买一张新床也要不了这么多钱,你刚才给了一万多泰铢,就买了这么一大堆破木头。”

  店主或许是天降横财,生怕我后悔似的收好钱自个去打理店铺,我笑了笑招呼萧连山帮我清理搬运东西,这么一大堆废家具要搬回去一时半会也做不完,我本来是让陈婕和越千玲先去吃东西不用管我,可她们非要留下来等我。

  看时间还长,越千玲和陈婕漫无目的在店铺了晃悠,店铺的门被推开,或许是我挡住了门,我起身让开,进来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我因为忙着清理地上的废旧家具,也没抬头。

  我蹲的这个地方刚好可以看见老人的背影,穿的很简单寻常,或许是因为这里来的人少,我多看了几眼,老头举手投足颇有气度,因为背对着我,看不清他的脸,但看他在店铺里每次地方停留的时间就不难发现是古玩行家。

  这家店铺多以明代家具和瓷器为主,可能是因为好奇,我也想看看他到底会不会打眼,一直注视着他的举动,老头在陈列瓷碗的地方停下来,从众多瓷碗中拿起一个端详了半天,我不知道他手里拿着的是什么,就听见越千玲的声音。

  越千玲刚好就在老头的旁边,我这才发现她目光一直盯着老头,我估计她是在看老头手里拿着的东西。

  “华人?”越千玲到处张望后,小声问。

  老头侧过头去打量越千玲片刻,很沉稳的点点头,能到这家店铺来的,多半都是华人。

  “您手里这瓷碗是假的。”越千玲的声音更小,我这才意识到她刚才张望是在看店主在不在,我记得在蓉城鬼市的时候就教过她,古玩这行当靠眼力,只看不说是规矩,看来她并没有记住,不过以她的性格,弱不欺善不压,倒也是件好事,只是我实在想不出,越千玲什么时候也敢断真假了。

  老头一开口,单听声音就不同凡响,相术中有论声之道,听老头的声音多出于丹田之中,与声气相通,大如洪钟腾韵龟鼓振音,清吟如涧中流水者,极贵!

  “哦,何以见得?”

  “您手上的是明成化青花缠枝秋葵碗,可在釉料的使用上,元青花先后使用过釉液凝厚透明,白中泛青的青白釉,柔和细白,光泽度强的高白釉,以及青中微闪淡绿的硬亮青釉,元青花真品的胎和釉结合十分紧密,可谓浑然一体,毫无缝隙。”越千玲一边说一边到处看店主在什么地方。“而您手中这件明显没达到这一点,而且这碗色阶生硬,发色不是翠蓝,而是葱花兰,目视的感觉既不庄重,也不自然。”

  我在后面听的突然想笑,越千玲是学考古,文物鉴定并不是她专长,而且考究元青花真假又岂是一眼能看出来的,也不知道她从什么地方看到这些,一知半解就跑出来断真假。

  我看见老头沉默了半天,半转过身看着越千玲,声音很意外和惊讶。

  “小姑娘好眼力啊,我玩古玩也有些年头,这青花碗是赝品我当然知道,可也要经手掂量把玩才能鉴别,你就在我旁边看了一眼就分辨出来,这等功夫我自叹不如!”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