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七章 一诺千金

  我一愣,居然还真让越千玲瞎蒙对了,我一直看不见老头手里拿着的是什么,听他们对话才知道原来是明成化青花缠枝秋葵碗,这是官窑珍品传世极少,国内都没见过几个,这泰国就更不用说了。

  越千玲爽朗的笑了笑,身体往前依靠压低声音说。

  “您老抬举了,我就随口说着玩的,其实在国内我参与过一个明代墓群的考古,在里面见到这个碗的珍品,上面的秋葵是四朵,而您手里这碗有五朵秋葵,所以我才知道是赝品。”

  “原来是这样。”老人沉稳的点点头,放下手里的碗。“性直不骄,哈哈哈,好的很,我很喜欢明代古玩,经常在泰国各地探访捡漏,没想到今天漏没捡到,却遇到你这个同道中人,海内存知己如果有缘再见,定向小姑娘请教。”

  老头声音诚恳听不出娇柔作态,但不骄不躁却透着淡淡的从容和威严,说完和越千玲告辞后向店外走去,出门的时候瞟了一样我在清理的那堆破旧家具,刚拉开门就停在原地,迟疑了一下,连忙走到我旁边,双手撑着膝盖弯腰看了半天。

  然后整个人向我一样蹲了下来,从废弃物中拿了一块木料仔细的看着,越看越激动,老头本来穿着白色的衬衣,拿着木料就在衣服上擦,我再也从他身上看不到之前的从容和淡定,等到他把木料举过头顶对着阳光时候,就连他的声音也变的慌乱。

  “这些东西是谁的?”

  “我们刚才买的,打算回去拼张床。”越千玲和陈婕走过来说。

  “多……多少钱买的?”老头回头问越千玲。

  “一万多泰铢吧,具体的也没数,钱是他付的,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非要买这堆废品。”陈婕指着我说。

  老头立刻转过头盯着我,双目如炯上下打量我,这是我第一次正面看着他,心里咯噔一下,老头辅骨耸而高隆,早得荣华之相,颔丰隆得乎地,额宽而满,得乎天,得乎天者必贵,得乎地者必富,这就是所谓的,地阁方圆,钱财自来,命中如是,一生享平,这是大贵之相!

  看他面相绝非寻常普通人,必定家财万贯福泽绵长。

  老头听到是我执意买下的这些,慢慢笑了笑对我说。

  “小兄弟,我家有些明代的家具,年代久远难免破损,想找些木料修补,刚好你买的这些废弃家具能派上用场,如果小兄弟方便可否割爱让给我。”

  “不卖,我和这些东西有眼缘,对不住您老了。”我摇着头回答。

  老人喉结蠕动一下,我看的出他和我刚才一样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激动。

  “这样吧,小兄弟,你是用一万泰铢买的,我给你两万泰铢,相信在清线你可以随便买到你逞心如意的床,你看怎么样?”

  越千玲和陈婕都看向我,拼命对我点着头,我估计刚才我花一万泰铢买这个,她们是没来得及阻止,现在有人竟然愿意出两万泰铢买回去,这么好的事她们当然极力赞同,就连旁边的萧连山也擦着额头上的汗水说。

  “哥,要不咱不要这些破家具,有钱还怕买不到满意的床。”

  “对啊,抱着这么大一堆木头回去你不累啊?”陈婕也好心的劝说。

  我始终都保持着一个态度,任凭她们怎么说,依旧摇着头。

  “真的不卖,我就喜欢这个。”

  “那……那你开个价!”老头的样子有些急了。

  “这个和钱没关系,您老给再多我也不卖的。”我加重语气很认真的回复,看见她们还想劝我,抬头沉静的说。“我主意已定,多说无益!”

  老头看我态度如此坚决,伸出手在那些废弃的家具上抚摸,有种溢于言表的不舍,重重叹口气低沉的问。

  “小兄弟,你是不是知道这是什么?”

  我很平静的点点头。

  老头看我表情深吸一口气,从地上站起来慢慢拿出一张很特别的名片,上面一片空白,只在左下角有一个明黄的洪字。

  “既然是行家,我就不装神弄鬼了,你留着这张名片,泰国地方不大,你到任何地方拿这张名片也能找到我,只要你愿意把这个让给我,多少价你说我绝对不还口!”

  我本来没打算接名片,也好断了这老人的念想,可发现陈婕看见老人手里的名片时顿时惊了一下,连忙走到我身边,用极小的声音对我说。

  “你还想不想在泰国找你们要的东西,还想不想回去报仇?”

  我一愣,然后茫然的点头。

  “那你就听我的。”

  陈婕说完站起身接过老人手里的名片一本正经的说。

  “这东西我们不卖,但送给您!”

  “啊?!”我从地上跳起来,正想阻止看见陈婕又用那自信和从容的眼神看着我,签文上说她是我们的贵人,听她的才会谋事成功,我是信命的人,想到这里也无可奈何的蹲了下去,何况她问我那两句话,我实在太想做到。

  “真……真的?”老人很激动,手都在抖。

  “不过我们有一个条件。”陈婕不慌不忙的说。

  “只要不杀人放火,作奸犯科,什么条件我都答应!”老人没有半点迟疑的回答。

  “如果以后我们有事相求于您,希望您能答应。”陈婕说。

  老人很干脆的点点头,昂着头沉稳的回答。

  “你能说这话说明你知道我是谁了,我的为人都知道,只要我答应的事,绝对会做到!”

  陈婕让开身子摊着手愉快的笑着。

  “那这些东西就是您的了。”

  老人连忙招呼外面的人进来搬运,临走时看我一言不发蹲在地上,想了想把刚才我擦拭干净的那截木料递给我。

  “小兄弟,好眼力,今天你能割爱我大恩不言谢,日后你我就以这块木料为凭证,你有事来找我,我一定帮你的忙!”

  我努力挤出一丝笑意,礼貌的接过老人递过来的木料,心里很失落的点点头。

  离开古玩店铺,我一直没精打采,陈婕把我们带到小吃街,找了一处地方坐下,萧连山和越千玲忙着点东西吃。

  “刚才的老人叫洪孝礼,是泰国华人首富,此人重信义,一诺千金从不食言,这也是他在泰国安身立命的根本,你日后有难处如果能得到他的帮忙,在泰国这地方就没有你做不成的事。”陈婕把一碗芒果饭推到我面前解释。

  听陈婕这么一说,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洪孝礼如今欠我一个承诺,在泰国有他帮忙,做事也会事半功倍,这笔买卖算起来我也不亏。

  “雁回哥,那堆东西到底是什么啊?能让泰国首富什么都愿意答应?”越千玲问。

  “对啊,我也想知道,按理说他什么都不缺的,一堆破木头家具,他怎么连我们的条件是什么都不问就答应了。”陈婕问。

  我拿出洪孝礼留给我的那块木料放在桌中间说。

  “知道这是什么吗?”

  “不就一块木头嘛,难道还会是金子啊。”萧连山吃了一口饭不以为然的回答。

  “这不是普通的木头,这是小叶桢楠,就是金丝楠木,自古以来金丝楠木就是皇家专用木材,明清两代均严格禁止除皇家以外的建筑使用金丝楠木。”我有些遗憾的说。

  “金丝楠木我听说过,的确很珍贵,可那又能怎么样,都是一堆残破的家具,你买回去也没用啊。”越千玲宽慰的笑着。

  “不是残破……是没有组装出来,那堆家具其实保存的很完好,何况金丝楠木本身就是以不腐不败著称,只要擦洗装好又是一件完整的宝物。”我喃喃自语的回答。

  “宝物?”陈婕不以为然的笑着。“那你给我们说说是什么宝物?”

  “明太祖朱元璋登基之前,明人用金丝楠木打造漆金雕龙木椅一把,象征至高无上的封建皇权,此椅有圈椅式的椅背,四根支撑靠手的圆柱上蟠着金光灿灿的龙。通体漆上黄金,显得富丽堂皇又气势威严。”我吃了一口芒果饭淡淡的说。

  “这个我知道,这龙椅现在还存放在故宫的金銮殿,好好的你说这个干嘛?”越千玲好奇的问。

  “假的!如今在金銮殿上摆着的龙椅是仿制的,建文四年,朱棣清君侧,发动靖难之役,攻入南京,建文帝朱允炆下落不明,后来连这龙椅也不知去向。”我停顿了一下深吸一口气。“刚好,我无意中知道了这龙椅的下落。”

  “你知道龙椅的下落!”陈婕和越千玲都很惊讶的盯着我。“那……那龙椅现在在什么地方?”

  陈婕用很期盼的眼神盯着我,一本正经的说。

  “你知道真龙椅在什么地方都不找说,也不用担惊受怕去赌场,卖了不就有钱吗,快告诉我们,龙椅在什么地方。”

  我用手搓了搓额头,想了想苦笑的回答。

  “刚才被你送给洪孝礼了!”

  哐当!

  我听见越千玲和陈婕两人手里的勺子同时落地的声音。

  ……

1条评论 to“第三卷 第七章 一诺千金”

  1. 回复 2015/05/01

    这女的真烦人

    瞎送什么 蛋蛋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