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九章 翡翠雕像

  陈婕木讷的看着我,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我看见她拿桃木筷的手都在抖,女生胆子小何况是让她做这样的事,我也能理解,忽然陈婕意味深长的对我说。

  “我如果帮你,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

  我一愣,原以为她会害怕,可现在我在她眼里分明看到的是某种期盼,我茫然的点头。

  “你要我答应你什么?”

  “我曾经送给过你一个手镯,你戴上。”

  “就……就这事?!”我被陈婕搞的有些哭笑不得,也没时间细问她为什么,戴个手镯就能超度岩未,也算行善积德,连忙回房找出手镯戴上,举高手在陈婕面前晃了晃。

  陈婕居然还能笑出来,兴高采烈的对我说。

  “成,以后就这么戴着别取下来就行,你要我做什么,你说吧。”

  我让陈婕把传国玺还给我,没有传国玺的镇守,岩未立刻向陈婕这边缓缓走来,我连忙在两张八方引魂符上重新沾白瓷碗里残留的血写岩未八字,让陈婕闭上眼睛贴在她的双眼上,再让萧连山把三寸一尺白纸一张放在陈婕面前,这叫阴阳相隔,我手持引魂灯走在岩未前面,引导他走向陈婕,最后他停在白纸的前面,我从下面点燃白纸,随着白纸的燃烧,岩未渐渐淡去消失在我和萧连山的面前。

  我让越千玲和萧连山退后一步,凝神静气并两指夹着陈婕双眼上的八方引魂符,口里默默念请魂咒,咒完符落,陈婕缓缓睁开眼睛的那一刻,目光空洞呆滞,涣散无神。

  “岩未?”越千玲悄悄走到我身边小声问。

  我点点头,此刻岩未已经上了陈婕的身,在原地活动了几下,动作和岩未都一模一样,然后转身向屋外走去,我用一根红线拴在陈婕的手上,另一端和我的手连在一起,怕如果有闪失好及时把她来回来。

  我们出去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因为越千玲和萧连山都有避阴的能力,我怕惊扰到岩未,示意他们跟在后面不要太靠近,陈婕在前面走着,路灯把我们的人影拉的很长,可仔细看前面的陈婕她是没有影子的。

  凌晨两点清线的大街上了无一人,跟着一个没影子的女人走在昏暗的大街上,我瞟叫越千玲和萧连山的表情都有些不自然,我一直注视着手里的红线,如果断了陈婕就回不来了。

  大约走了快两小时,陈婕停在一处住宅楼的下面,我抬头看去和陈婕的公寓楼差不多,想必岩未就住在这里,难道他一直为了的心愿就是回到生前的地方看看?

  上了八楼陈婕在一处屋子门口停住,缓缓抬起手在身上摸索,我才意识到此刻前面的人是岩未,在找开门的钥匙,我向前走去很诧异的发现,门是虚掩着,我给萧连山递眼色,他警觉的靠上来,看看门锁压低声音说。

  “哥,被撬坏的,有人来过。”

  我轻轻推开门,里面一片漆黑陈婕进去后很熟悉的开灯,我们这才看见整个屋子里一片狼藉,到处是散落的东西,就连沙发也被用刀割开,我第一个反应是有人来这里找东西。

  进去后我示意越千玲关上门,如果岩未为了之事是回到这里,如今心愿达成他应该离开陈婕的身体才对,可陈婕并没有在房间里停留,一直往里屋走去。

  我突然停在原地,越千玲和萧连山被我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萧连山本能的护在越千玲前面,刚想开口问我,就被我抬手打断让他别出声。

  我居然听见羸弱的共鸣声,虽然断断续续并不清楚,可我还是能隐约听见,这屋里怎么会让我听到和九天隐龙决的共鸣声呢?

  陈婕走到里屋才停下来,这里是厨房地方并不大,一眼就能看完你们的东西,陈婕走到这里就再也不懂,伸出手在水池台上抓动,像是刨土的动作,幅度和力度越来越大,我能清楚的听见陈婕指甲摩擦台面的声音。

  我连忙抬起她的手,再让她这样挖下去,指甲盖都会挖掉,走到这里面的时候,我耳边萦绕的共鸣身逐渐清晰连贯,我到处惊讶的张望,目光最后落在陈婕刚才挖动的水池台上,很普通寻常并没特别的地方。

  想起陈婕刨挖的动作,下意识的伸出手敲了敲台面,传来的是中空的回响声。

  水池台里面是空的!

  萧连山也反应过来,连忙找来工具把水池台敲破,露出一个暗格,那一刻我耳边的共鸣声更加强烈,我皱起眉头实在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被我挡住的陈婕开始不安起来,伸着手试图去拿里面的东西。

  难道这就是岩未不肯超生的原因,这暗格里有他为了之事,我让开身体放陈婕过去,她把手伸进去,再拿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用布包裹的长方形东西,双手紧紧抱在怀中,我察觉岩未的魂体宁息下来,知道这东西果真是他为了心愿,他附身在陈婕身上时间很久了,担心再这样下去会让他徒生贪世之念。

  连忙带他返回天台引他超生,回去后岩未竟然没有想离开的意思,陈婕还是死死抱着手里的东西,看来他的执念一直在这东西上,到现在我也不清楚里面到底是什么,要送岩未安心上路,看来这布里面包裹的东西是关键。

  我让萧连山拿传国玺站于陈婕身后,我手掐七星指用力一勾,将岩未的魂体从陈婕身上拉出来,陈婕好半天才从恍惚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还站在天台上,问发生了什么事,我把经过告诉她,陈婕低头才看见自己抱在胸前的东西。

  “打开看看不就知道里面是什么了。”陈婕怯生生的把东西递给我,慌乱的看看四周,我有点想笑,如果告诉她,此刻岩未就和她近在咫尺面对面站在她前面,不知道陈婕会是什么反应。

  东西离开陈婕的手,岩未也随之转了过去,茫然的盯着我寸步不离的守着那东西。

  我打开包在盒子上的布,里面是一个半米多长的木盒子,我走一步岩未跟一步,我把他带到引魂灯下,让越千玲重新拿来白瓷碗,按照之前的拘魂过程再做了一次,岩未一直很平息没有了最开始时候的抗拒。

  我打开木盒,里面竟然是一尊干硬粗糙的黄泥白灰塑像,从去岩未的家我耳边的共鸣声就没有停止过,我把这事告诉越千玲和萧连山他们,看我拿出塑像越千玲不解的问。

  “看这塑像的工艺是近代,年代也不会太长,并不是什么贵重之物,没道理岩未就因为这黄泥白灰不肯超生啊?”

  越千玲说的话正是我心里所想,只能说明这塑像对岩未来说有某种特殊的意义,看仔细看塑像工艺极其粗糙,有形无实根本连一件工艺品的技艺都未达到,塑像的面部模糊,周身线条不明,说是一尊塑像都是好听的,感觉就是随意用黄泥白灰捏出的一个造型而已。

  “哥,这东西里面有光亮。”萧连山按照我吩咐守在陈婕的旁边,不让岩未再近她身。

  “对啊,我也看见了,你们过来看。”

  陈婕和萧连山站在一起,很惊讶的说,我和越千玲走过去,从他们的角度看,月光下,从塑像的一侧隐约有淡淡的绿光透出,我伸出手在那有光亮透出的地方轻轻一摸,好些黄泥白灰纷纷脱落,更多的绿光呈现在我们眼前。

  那绿光荧柔而纯厚,我连忙把塑像拿起来,小心翼翼的剥落其他地方的黄泥,等我手上那些干硬粗糙的白灰黄泥脱落的越多,我身边站在的越千玲她们口就张的越大。

  等我完全剥去面上的黄泥白灰,重新放在桌上的竟然是一尊翡翠雕刻而成的人像!

  人像盘膝而坐,足足半米多高,雕工精湛可谓鬼斧神工,人像活灵活现栩栩如生,下坐是莲花宝座,周围七彩祥云缭绕,这么大一尊完整的翡翠雕像已是世间罕见,在天台上折射着月光,通天发散出翠绿的荧光,厚重而祥和看的我们三人都目瞪口呆。

  我突然记起来,岩未曾经告诉过我,他家有一尊价值连城的雕像,容亦一直想买,他拒绝多次都没答应,想必岩未说的就是我们眼前这尊才对,估计容亦就是因为这尊雕像才设下风水局要把他逼上绝路。

  “这翡翠雕像好奇怪?”越千玲皱着眉头欲言又止的说。“看工艺和形态应该是泰国早期的技艺,可这雕像的服饰和装扮……这是华夏独有的风格才对。”

  我站近点去看果然如同越千玲所说,只是我离这雕像越近,我耳边的共鸣声就越响,当我看见雕像的脸部时,手指不由自主抽动一下。

  这脸我见过!

  在阿珠那的地洞的壁画上,那个跪在芈子栖脚下接过卧虎兵符的女子,在壁画上我曾经见到过她的样子,就和如今在我面前这尊雕像一模一样!

  难怪我会感应到九天隐龙决的共鸣,岩未曾经告诉过我,这尊翡翠雕像是他家祖传之物,也刚好印证第第四幅壁画里的内容,女子踏江顺流而下,看来带着卧虎兵符的女子果然来过这里。

1条评论 to“第三卷 第九章 翡翠雕像”

  1. 回复 2016/07/07

    九天隐龙诀

    喂,我可不是磁场啊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