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十章 祖传之物

  我重新仔细看桌上的雕像,越看越奇怪,雕像面部是一女子,可整座雕像的风格确是按照盘膝而坐的佛像所设计,这个姿态的雕像在我来泰国这段时间里,几乎到处都可以见到。

  我轻轻把翡翠雕像拿起来,萧连山突然指着雕像底座的莲花兴奋的说。

  “哥,看这里,有虎形图案!”

  我顺着萧连山手指的地方看过去,底座的每一片展开的莲花瓣上都有一个圆形的图案,里面是一只昂头翘首的老虎,虽然和我现在知道的卧虎兵符上的不一样,但一眼就能分辨出这是秦代虎形。

  越看我越迷茫,这翡翠雕像上有太多让我想不明白,可又急于想知道的事,所有的缘由最清楚的恐怕只有我们旁边的岩未了。

  人死后阴阳两隔,亡人说的话阳世的人是听不见的,我连忙让越千玲把之前买回来的纸人拿来,沾上白瓷碗你的血把岩未的八字写在纸人的身上,再把引魂灯放在纸人头顶,然后把之前绑陈婕的红线绑在纸人的手上,另一头压在引魂灯之下。

  准备完毕后,回头特别叮嘱越千玲和陈婕,还有萧连山千万别说话,随即关掉天台上的灯,引魂灯里的灯火昏暗,照着那纸人尤为的诡异。

  然后并两指凭空画请魂符,边画口中边念符咒。

  上清有命,令我排兵。罡神受敕,佐天行刑。追问鬼阴,立便通名。聚神急摄。

  我咒符念完,天台一阵阴风而过,纸人头顶上的那盏引魂灯忽明忽暗,在风中摇曳了几下后又平息下来,忽然面前的纸人轻微的动了一下,越千玲和陈婕开始以为是风吹的,但纸人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像一个人在摇晃,看的她们两人胆战心惊,不约而同捂住嘴生怕叫出身。

  “亡人岩未,我渡你极乐,阳世种种与你无关,不得造次!”我两指夹桃木筷放在纸人肩膀上,纸人慢慢停止了摇晃一动不动的矗立在原地。

  “有何心愿未了,你速速道来,我定圆你遗念,你安心归去,否则六道三界不赦!”我再将一只桃木筷放在纸人另一侧的肩膀上。

  “翡翠雕像是先祖所传之物,身后无儿无女没有传继的人,想将此物和我一同掩埋,别无他念。”

  声音是从纸人传出来,我站在越千玲和陈婕的身后,发现有人在牵我衣角,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越千玲,她害怕的时候有这个习惯的动作,我正想继续问下去,突然发现另一边的衣角也被人抓住,低头一看陈婕捂着嘴提心吊胆的躲在我身后,她的手也越千玲一眼牵着我的衣角。

  我抬头看着纸人沉声说。

  “如你所愿,我定当将翡翠雕像和你一起安葬,但想知道这雕像的来历?”

  “先祖所传,我家世代是玉石工匠,颠沛流离背井离乡来到暹罗,身染重疾垂危之时,被神明所救,先祖才保住性命,神明见先祖玉雕技艺非凡,赐先祖翡翠玉石一块,让先祖雕刻玉像一尊,在玉像中放一物品,玉像完工后神明带走,并将剩下的玉石赠送予先祖,先祖为感谢神恩,将剩下的玉石按照之前神明要求的一模一样再雕刻一尊,世代相传铭记神恩。”

  “有两座这样的雕像?!”

  我一愣,本想继续再问下去,可转念一想,既然是祖传之物,隔了这么久,岩未恐怕只知道这个和雕像一起流传下来的故事,至于细节他多半不会清楚。

  我答应了去他的遗愿,重新用拘魂术把岩未的魂魄引到白瓷碗中,因为心愿已了岩未再不抗拒,心甘情愿被我超生,我将三指青砖压在白瓷碗上,等到时间一到,选个好日子把岩未安葬这事就算圆满了。

  回到屋里我还在琢磨着岩未说的那个故事,越千玲忽然兴奋的说。

  “岩未所说的神明,看雕像上的面貌,应该就是那个带走卧虎兵符的女子,让岩未的先祖雕刻玉像,并在里面放东西……会不会卧虎兵符就放在玉像里面!”

  “哥,对啊,卧虎兵符这么重要带在身上万一丢了咋办,放在翡翠雕像里,这玩意这么贵重,没有谁会打碎,更不会有人想到里面还会有东西,如果一直流传下来的话,那卧虎兵符就一直在雕像里面。”

  我默不作声的点点头,想了想回到。

  “我也是这样想到,按照岩未所说,他先祖是按照之前那个雕像一模一样再雕了现在这个,就是说两个翡翠雕像是一样的,可问题是泰国这么大,我们上什么地方去找另一尊雕像?”

  我说出这话,房间里又恢复了安静,每次都是这样,好不容易找到点线索,总是会断掉,就像岩未和陈婕说都见过卧虎兵符上的虎形图案,可却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一样。

  想到这里,我忽然发现陈婕已经很久没说话了,我回头才看见她正目不转睛的围着桌上翡翠雕像看,已经来回走了好几圈,越看脸上的表情越惊讶。

  “这东西我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我们三人几乎同时站起来,然后萧连山又慢慢无力的坐下。

  “该不会下一句是你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吧……”

  “别打岔,让我好好想想。”陈婕伸出手示意萧连山安静,微微皱着眉头,抿着嘴说。“这雕像是泰国很常见的坐佛姿态,泰国被称为黄袍之国,佛像……这应该是一尊佛像才对,可这翡翠佛像应该还出名才对,我怎么这么眼熟啊?!”

  “泰国这地方什么都不多,就佛像多,我来的时间不长,可天天看的最多的就是佛像,你这样说,我也有这种感觉,这东西很眼熟。”萧连山挠着头苦笑着说。“反正只要是坐着的佛像都这个样,不要说你见过,我也见过,特别是寺庙周围,整面墙都是这种佛像……”

  “寺庙?!”陈婕突然直起身,很惊讶和兴奋的看着我。“我知道在什么地方看见过这雕像了!”

  “在什么地方?”我和越千玲异口同声的问。

  “泰国有三大国宝,其中用金佛寺,又称黄金佛寺,供奉一尊世界最大金佛而闻名,一尊用重五吨纯金铸成的如来佛像,另一个是卧佛寺,是全曼谷最古老的庙,也是全泰国最大的庙宇。”陈婕说的这里再回头仔细看看桌上的翡翠雕像。“另一个就是泰国最著名的佛寺,玉佛寺。”

  “三大国宝……三座寺庙啊?”越千玲听完很诧异的问。“那和这翡翠雕像有什么联系?”

  “玉佛寺之所以被称为泰国三大国宝之一,就是因为在玉佛寺大殿正中的神龛里供奉着被泰国视为国宝的玉佛像。”陈婕很兴奋的看着我们说。“玉佛是由一整块碧玉雕刻而成,我曾经去参拜过很多次,绝对没有错,就和桌子这尊雕像一模一样!”

  我连忙走过去,看看翡翠雕像很惊讶的问。

  “你真确定和玉佛寺里的玉佛一样?”

  “确定,那是泰国的国宝,我又怎么可能记错,高度和宽度都一样,就连颜色也如出一辙,这两件翡翠雕像放在一起,没有人能分的出来。”

  我欣喜的来回走了几步,按照岩未所说女子带走了最先雕刻好的那尊雕像,并在里面放了东西,这东西很有可能就是卧虎兵符,如今知道这尊雕像的下落……

  我突然愣了一下,回头问陈婕。

  “你刚才说这雕像是泰国的国宝?!”

  “对啊。”

  既然是国宝就意味着我们就算知道玉佛在什么地方,也不可能拿到,异国他乡人生地不熟,如果在国内以前有越雷霆什么都还能想想办法,可现在就我们是三个人,即便知道雕像在什么地方,又能有什么用。

  我越想越烦躁,看见陈婕把桌上的翡翠雕像放回到盒子里,很轻松的说。

  “时间也不早了,先休息一天,明天我们去偷玉佛!”

  “……”

  我和越千玲还有坐着的萧连山几乎同时瞠目结舌的看着陈婕,等她发现我们惊讶的表情时,很平静的说。

  “你们这是什么表情?你们来泰国不就是为了找东西,既然知道了下落难道不去拿?”

  “就我们三个人能去拿国宝?”我迟疑的问。

  “不是拿!是偷!”陈婕看上去比我还认真,我开始相信她没开玩笑。

  “既然是国宝守卫应该很森严才对,怎么听你这口气,玉佛寺就像你家开的似的,说偷就偷啊?”萧连山哭笑不得的问。

  “我们当然偷不了,得想办法,不过刚好我知道有人能做这事。”陈婕还是一本正经的样子,我在她脸上居然看见了一丝兴奋,偷国宝这么大的事,在她眼里好像变成一件很好玩的事。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