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十一章 相摊神棍

  我一直都相信陈婕是我们在泰国的贵人,所以第二天我和萧连山就等在她门口,问要怎么样才能拿到泰国三大国宝之一的玉佛,陈婕的回答一如既往的轻松和平静,只不过在她说完以后,我已经不再确定她到底是贵人还是在害人。

  从某种程度上说,理论上讲陈婕的计划简单而且实用。

  一共有两种方案,甚至连细节陈婕昨晚都安排好了。

  第一种,玉佛是泰国的国宝守卫森严,但每年换季时节,泰王都亲自为玉佛更衣,以保国泰民安,挟持泰王进玉佛寺拿玉佛是最直接的办法。

  第二种,能近距离接触到玉佛的除了泰王之外,还有王室亲王,如果亲王结婚需要在玉佛面前祈福,这里面也包括亲王的女儿,这个过程是极其庄严的,任何人不得打扰,如果我和萧连山能和亲王女儿结婚的话,有机会拿走玉佛。

  ……

  我和越千玲还有萧连山几乎是用同样的眼神盯着她,再陈婕给我们讲详细计划和步骤的时候选择了各做各的事,陈婕认为我们没想象力和创造力,其实我很想告诉她,两千年前我叱咤风云三界独尊,旁边的越千玲千年前在我胸口插了一刀,最差是萧连山,可他龙角号一响,麾下百万亡魂,不知道陈婕听这完这个会不会说我们想象力丰富点。

  陈婕并没太多在意我们三人的无奈,很正经的告诉我们,偷玉佛的事她全权处理和安排,只要我们听她的就成,我已经把她的话当笑话在听了,不住的点头,甚至有些怀疑我当初是不是解错了签文,身边有这样一个贵人,我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如今当务之急是先安葬岩未,等了两天算时间也差不多,既然是华人还是按照华夏的风俗来,可惜找不到岩未的尸骨,我只好打算买一个特制的棺木,能放下那尊翡翠雕像的。

  泰国这边是火葬,没那么多讲究,要买棺木是件麻烦的事,好在陈婕到处打听才知道清线的唐人街有,清线的唐人街历史悠久能追溯到明代初期,这里这里的房屋大都比较古旧,但却异常繁荣,竟然真的找到买棺材的店铺,按照要求定制了能装下翡翠雕像的棺材,也算了解的岩未的事。

  可能是异国他乡的原因,站在唐人街有种沧桑和戚戚然的感觉,我看见越千玲和萧连山脸上也写满了惆怅,就提议在唐人街逛逛。

  这里至今保留着典型的华夏传统文化和习俗,走在街道上我都有些恍惚,如果不是身旁的陈婕,我真分不清自己身在何处,越千玲买了一个如意结,萧连山也心血来潮买了一把小巧的关公刀。

  走了没多远我们停在一座古色古香的的寺庙前面。

  陈婕说这里是文武财神庙,听说很灵验,华人来这里都有上香礼拜,越千玲和萧连山嚷着要进去看看,快要进庙的时候我被越千玲拉了一把,指着庙门口让我看。

  文武财神庙的门口商家甚多,香烛元宝应有尽有,但越千玲指着的是庙口很偏僻的一处地方,一颗菩提树下有一个看相算命的小摊位,被人头攒动的过往人群所遮挡,如果不是越千玲看见,我还真没留意到。

  庙门口看相算命到也没什么稀奇,只不过在泰国摆这个摊,生意有多好就可想而知了,我在旁边看了良久,也没一个人光顾。

  我也没太在意,或许是因为同道之人,多看了两眼,看相的是一个中年人,看样子大不了我多少岁,这个年纪给人看相算命未免少了些说服力,生意清淡也不见他着急,心平气和的坐在椅子上,手里盘着一个玉把件,从容有度颇有气势,正全神贯注喂食鸟笼里的一只画眉,旁边是一摞签文,画眉叼签是相术中的伎俩,把鸟喜欢吃的东西粘在一张签文上,然后鸟就把这张纸叼了出来。

  看这行头我淡淡摇了摇头,充其量一个神棍,而且还是一个脑子不太灵光的神棍,架势是有了,可选错了地方,这里华人虽多可大多是融入当地生活习惯之中,对于相术知道的或者相信的估计寥寥无几。

  陈婕已经买了一大抱香烛,给我们每人分了一些,非要我们入乡随俗,见苗烧香,遇神磕头,说是这样可以保佑我们在泰国心想事成,萧连山的虔诚我早见识过来了,拿了香烛就不知踪影,没想到越千玲居然也被陈婕撺掇着挨着神像磕头烧香。

  我在庙里转了一圈才等到他们回来,离开文武财神庙的时候已经天黑,走出庙门越千玲又拉着我看,我侧头才看见,庙门口的其他摊位都收了,中年人看相的摊还没收,所以一出门就能看见,特别的醒目,都这个时间了更不会有生意,可中年人依旧不急,还是在逗着笼子里的鸟。

  一阵风吹过,相摊旁边竖立招牌被吹了过来,上面仅用汉字写了四个字。

  君无戏言!

  我眉头微微一皱,好大的口气,摆摊看相要么是有真才实学,要么是招摇撞骗的神棍,这中年人怎么看都不像前者,燕六指在相术上这么有名望的人,在鬼市开摊看相也只敢撑一个铁口直断,这中年人竟然敢打出这样的招牌,幸好这里是泰国,如若在鬼市不知道摊子要被砸多少次。

  “雁回哥,要不我们也去算算?”越千玲眨着眼睛笑着,看她的样子我想起她带我去鬼市的时候,知道她有心捉弄看相的中年人。

  “这有什么好算的,真能算出来,你们也不用这么劳心费力找东西了。”陈婕拍着手上的香烛灰不以为然的说。

  “哥,反正没事,算算吧,真有本事试试就知道了,秦叔都不敢给你看相,他既然敢说君无戏言,那就让他知道知道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君无戏言。“萧连山也过来凑热闹。

  我本来真没心思做这些无聊的事,与其在一个神棍身上浪费时间,还不如回去好好想想怎么拿玉佛才是正事,可眼里看着中年人招牌上的君无戏言那四个字,越看心里越不舒服,丢人现眼都丢到泰国来了,这是道家之术博大精深,居然打着道家五术的幌子招摇撞骗,不惩戒一下心里堵的慌。

  我点点头,回头告诉越千玲她们,只问不说点到为止,就算是惩戒他也要给人留条退路,凡是不可做太绝,看她们都答应我向相摊走过去。

  看见有人光顾生意,中年人也没表现出热情,手里还在盘着玉把件,他坐的位置刚好在路灯下面,手里那个把件特别醒目,是极品和田玉精雕而成,整器泛青,玉质细腻,柔和温润,玉石圆润饱满。

  所雕为巨龙遨游天际,呈昂首啸天之态,吞云吐雾,气态万千,雕工精致,简繁有序,一看就是难得一见的珍品,我有些诧异这中年人怎么会有如此罕见的玉把件。

  这才正眼看对面的中年人,五官精致间眉星眸,清新俊逸,堪称玉树临风,一身着装简单得体,看上去极其干净,就连指甲也休整的平平整整,一看就是一个很讲究的人。

  “我看相有三不看,女子不看,异族之人不看……酬金少的不看。”中年人浅笑说话温文儒雅。

  我心里暗暗一笑,果然口气不小,开场就来一顿杀威棒,气势是有了,下面糊弄人也方便了。

  啪!

  萧连山从越千玲哪儿要来钱,重重拍在相摊上。

  “只要算的准,这钱就是你的。”

  “女子我不看,就你们两位,请问谁看相?”中年人气定神闲的把钱撇到一边笑着问。

  “我。”我坐到中年人对面同样笑着回答。

  “我姓言,言西月,不知兄弟贵姓?”

  言西月,中年人说出这个名字,我忍住没笑,身后的陈婕和越千玲先笑起来,一个男人竟然起这个名字,倒是和他挺相配,虽然一表人才文雅秀气,可少了几分阳刚。

  “秦,秦雁回。”我很平静的回答。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言西月手停在玉把件上目不斜视的看着我,淡淡一笑点头说。“是个好名字,姻缘、前程、事业、财运和运程,还有寻人问事,不知道你想算那一方面?”

  “我想问事,看看是否顺利。”我和言西月对视很镇定的回答。

  “既然只是问事那就简单,天色已晚,批命算八字,摸骨看相,画眉叼签都太废时间,你就写一个字我给你测测就知道吉凶了。”

  我看见旁边的越千玲和萧连山都翘着嘴角在笑,知道这两人在等着看言西月笑话,可我突然发现对面这个中年人有点意思,我问事他完全可以批命算八字,或者其他任何一项都成,他只需要依照相书直说就行,准不准有书为凭,就算我们说不准也把他无可奈何。

  可言西月偏偏选了测字,测字看似简单可包罗万象,我如若问的是姻缘、前程、事业、财运和运程之类,还能搪塞糊弄过去,可我是问事,当场就能断出准不准,而且我有帝王命格,常人算我的命要折寿,言西月选的这个测字,却不算是给我算命刚好避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