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十四章 千里孤魂

  言西月带我们去的地方是怀素山,是清线以西的一座山,是清线天然的了望台,海拔并不高,但却是清线的标志,在汉语中称此山为会仙山,因山上有著名的怀素寺而闻名,我们登上山顶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山坡上开满五色玫瑰,山顶白云缭绕。

  言西月说有人想见我,一路上我也没问是谁,言西月有这等非凡相术,想必见我的人也非比寻常,在山顶我以为他会带我进怀素寺,在我想象中既然是高人,在这会仙山上怎么也应该在寺庙里才对。

  可言西月带着我们绕过了怀素寺,再往前穿过一片林荫小径到了山巅的一处不知名的地方,这里视野很好,虽然山不高,但站在此地远眺心旷神怡。

  “谁要见我?”我看看四周无人,诧异的问。

  言西月把鸟笼挂在树枝上,动手娴熟看样子这里他经常来才对,手里还搓揉着玉把件,看着一处土丘淡淡的说。

  “他想见你。”

  山顶的土丘很寻常,这怀素山上到处可见,我迟疑了一下慢慢走过去,并没发现有什么特别,刚想问转身的时候在土丘旁边的树上看见一行竖刻的小字,字的轮廓随着树的生长有些变形模糊,但我还是能依稀辨认出。

  雨打羊毛一片膻。

  我一愣,回头再看看那土丘,连忙转头和言西月对视,他安静的站在原地默默对我点了点头。

  我淡淡叹了口气,萧连山实诚所以手里还拿着昨天在文武财神庙没烧完的香烛,我要了过来点燃后插在土丘上,默不作声的看着。

  “哥,你好好的给一堆土丘上什么香?”萧连山大为不解的问。

  “你们也点柱香吧,他乡埋龙骨有梦难圆,既然今天遇到就清香一柱算是慰藉。”我声音很低沉的回答。

  越千玲走上来,看看我插香的土丘好奇的问。

  “这里……埋的有人?是谁?”

  或许埋在这里的人并不想别人知道,所以连一块墓碑都未曾留下,但是那树上刻着的字也不难知道这土丘的主人。

  当年,朱元璋曾出联,风吹马尾千条线,当时还是皇太孙的朱允炆对下联的便是这句雨打羊毛一片膻,而燕王朱棣却对答出日照龙鳞万点金。

  虽是寻常吟诗作对,可也不难从中也看出了朱允炆的儒雅和中庸,也反应了朱棣的雄心,最终这两句对联却成为二人命运的谶语。

  “这土丘下面……埋的……埋的是建文帝朱允炆?!”越千玲听我说完惊讶的问。

  我黯然的点点头,落难帝王埋骨他乡,巧合的是我居然也有帝王命格,就连遭遇也和长眠于此的人一样,只是不知道结局会不会也相同,土丘并不是随意修建在这里,土丘向东北方直望中原,到最后这位落难天子也未曾停止过对故土的怀恋,空有凌云志,难成千古事。

  真是应了那句话。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我慢慢转过身看着言西月声音有些惆怅。

  “你说要见我的就是他?”

  言西月点点头,缓缓走到我身边,侧头看了看土丘后回答。

  “太祖朱元璋驾崩,密诏皇太孙朱允炆继承帝位,改国号建文,建文三年,已经蛰居隐退的刘伯温密见朱允炆,直言燕王朱棣是真龙之主,定会推翻建文帝取而代之,朱允炆当时并不相信,拥全国兵力和人力是朱棣三倍之多,可仅仅一年时间,建文四年,朱棣便攻入南京。”

  “这段明史我知道,朱棣攻入皇宫后并未找到建文帝的尸骸,因此朱允炆的下落成为明史十三大悬案之一,怎么会……会埋在这里?”越千玲惊讶的问。

  “三分天下诸葛亮,一统江山刘伯温,朱允炆虽然没听他当初忠告,可他早已未雨绸缪,朱棣既然是真龙之主早晚要一统天下,就连时间刘伯温提前算好的。”言西月不慌不忙的说。“他提前安排好建文帝出逃路线,让朱允炆逃过一劫,一路向西南最终在暹罗安定下来。”

  我眉头一皱,很是不解的问言西月。

  “建文帝出逃到暹罗……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为什么不想想刘伯温一个已经蛰居隐退的人,大明江山易主关他何时,为什么他给朱允炆示警,并帮他潜逃呢?”言西月意味深长的反问。

  我想了半天还是想不通,只有诧异的摇头。

  “刘伯温当日救朱允炆是有条件的!”

  “条件?!”陈婕本来是一直插不上话的,好不容易抓到机会。“朱允炆都被推翻了,要钱没钱要权没权,和他有什么好条件谈的?”

  “刘伯温告诉朱允炆,他日如果有帝星入世会途经暹罗,只要在昨天的日子在文武财神庙前,设相摊一处,能说出朱允炆三字的便是入世帝星。”

  我的眉头紧锁,刘伯温以神机妙算,运筹帷幄著称于世,想不到他竟然在那时就能算到我会来这里……我突然一愣,这才意识到刘伯温仅仅只是一个人的名字而已,就如同秦一手当初所说的那样,活了两千多年的人,又岂会只有一个名字,和朱允炆谈条件的人是刘伯温,或者说也叫秦一手。

  就算我能想到这一点,可我还是不明白,让我到这里来见一个死了几百年的人有何意义?

  比我刚着急的是萧连山,心急火燎的问。

  “你还没说完呢,等我哥以后呢,就到这里来看看?”

  “朱允炆得到刘伯温提点,在暹罗有人相助世代富贵。”言西月说到这里,看看手里一直把玩的飞龙在天玉把件,有些依依不舍的样子,最终伸手递到我面前。“这东西如今是你的了。”

  我茫然的接到手里看了半天才问。

  “给……给我这个有什么用?”

  言西月由重新拿出一条娟帕,打开里面有一张残缺仅剩一半泛黄的纸,一共递到我面前。

  “这就是条件,如若遇到入世帝星,朱家后人以一成家产相赠,以这飞龙在天玉把件为凭,这张纸是当年朱允炆和刘伯温的契约,朱允炆滴血其上,如果后世有人反悔,世代断绝家破人亡!”

  越千玲把头凑过来,替我接过言西月手中的契约,不解的问。

  “这契约就只有一半啊,另一半呢?”

  “在朱家后人手中,两份契约合二为一,再以飞龙在天玉把件为凭证,朱家后人有祖训,一定会遵守当年约定兑现承诺。”

  秦一手算到如果帝星入世会来暹罗,可不多不少给我留下朱家一成财富,我不明白他留给我这个有什么用,事实上到现在,我也不清楚一成财富到底是多少。

  “既然留下这半张契约,另半张契约在朱家后人的手里,那我上什么地方去找朱家后人?”我心不在焉的问。

  “这个我也不知道。”言西月回答。

  “你不知道?”我和旁边的越千玲、陈婕和萧连山对视一眼,迟疑的问。“你既然能把这个交给我,你怎么能不知道呢?”

  言西月心平气和的笑了笑回答。

  “我只是负责带话给你的人,后面的事就要考你自己了。”

  其实我真对什么一成财富并不敢兴趣,就算我找到朱家后人,拿到这笔财富又有何用,我现在更想知道是黄金卧虎兵符的下落,看言西月举止从容谈吐不凡,再加上他相术也高深莫测,看他的样子在泰国的时间不应该短。

  既然岩未和陈婕都能看过虎形的图案,我心怀侥幸的拿出我临摹的图案递到言西月的面前。

  “言先生,这个图案你在泰国可有影响?”我没报多少希望的问。

  “我没见过。”

  言西月仅仅只看了一眼就否定的回答,我旁边的越千玲她们都有些失望,可那一刻我心里很清楚,言西月是知道这个图形的,而且他还很清楚,从他的表情和目光中我能读出了一丝心痛和哀伤,这个表情我曾经也在他脸上见到过。

  昨晚他一连给我测了六个字,唯独十字他说自己不会测,言西月当时的反应和神情和现在如出一辙,他是在有意的回避什么,好像这个卧虎图形以及那个他未说出来的十字,是他挥之不去的痛楚。

  我知趣的收起卧虎图案,相信言西月没有打算告诉我的事,我再怎么问也无济于事,至于那个言西月昨晚没有测给我听的十字,在来这里的路上我就有想过,言西月能直言不讳的测出我们会偷玉佛,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事会比盗泰国国宝更大的事。

  插在土丘上的香燃烧了一大半,其实之前在寻找明十四陵的时候,我心里一直有一件想不通的事,既然明十四陵的秘密是历代帝王口口相处,至于魏雍和秦一手是怎么知道的我已经不去考虑,毕竟以他二人的道法修为,又有多少事是算不到的。

0条评论 to“第三卷 第十四章 千里孤魂”

  1. 回复 2017/06/14

    嬴政

    明明说了朱允炆是帝王面相,为何朱棣又是真龙天子呢?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