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十六章 被遗忘的人

  从怀素山回来陈婕似乎也意识到自己捅了娄子,而且捅的还不小,三座价值连城的宝藏就这么说没就没了,更麻烦的是,摆在我们面前必须要做的有两件事。

  从玉佛寺拿回泰国国宝玉佛和从洪孝礼手中要回金漆五龙龙椅。

  ……

  可以为我们现在的状况,这两件事对我们来说无疑是天方夜谭,

  我想一个人出去走走,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我需要整理一下思路,萧连山担心我一个人想跟着一起,我让他留下来保护越千玲和陈婕,刚出门陈婕追出来,这才老实了不到一个小时,如今她脸上有写慢了轻松和从容,我真想知道到底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能从她表情里看到紧张和担心,想想突出才发现,我似乎都不知道陈婕害怕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

  陈婕说我在清线人生地不熟,语言又不通,担心我一个人迷了路都不知道怎么回来,我心里苦笑不得,龙椅被她送出去没见她担心过,居然会担心我会不会迷路。

  走了几步我才发现,陈婕跟在我身后一直盯着我手在看。

  “你看什么呢?”

  “我送给你的手镯呢?”

  我居然在她脸上看见了难得一见的认真和关注,她好像对于这个手镯特别的在意,算上这一次,她已经问了我三次了。

  我挽起衣袖露出那支古朴的象牙手镯,上面铭刻着我看不懂的文字,图形是一只踩立在莲花上的大象,看上去年代久远,我除了之前戴过八龙抱珠项链,从来没戴过饰物,总感觉怪怪的,习惯性用衣袖去遮挡。

  陈婕看见我还戴着手镯,很愉快的笑了,我心里很纳闷,这泰国的风俗也未免太奇怪。

  “这手镯戴上了就不能取下来。”陈婕很认真的告诉我。

  “为什么?”我不以为然的问。

  “……”陈婕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想了半天才回答。“这手镯保平安的,戴着反正对你没害处。”

  入乡随俗我也没再多问,全当是陈婕的一片心意,可走了几步就发现陈婕依旧欲言又止似乎有话想问。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我很少看见她这样,所以好奇的问。

  “你和……越千玲……是什么关系?”陈婕的声音细若蚊吟。

  我一愣,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陈婕这个问题,从认识越千玲到现在快三年了,记忆中我是在她一次又一次简单粗暴的巴掌中和她建立起了解和认识,我心里明白越千玲的心意,平心而论我是喜欢她的,刘豪在死之前把她托付给我时,我就告诉过自己,这辈子都活好好保护和照顾她。

  似乎在我和越千玲两人之间用水到渠成来形容更为贴切,经历过这么多事,虽然我和她都没有给对方承诺过什么,但彼此都知道,在对方心里占据着至关重要的位置。

  如果没有后面发生的事……

  我帝星入世,她前世是在我胸口插上一刀的芈子栖,千年前发生的一切现在好像正在慢慢重现,有时候我离她越近,我就越担心,如果这真是宿命,不知道我这一世能不能躲的掉。

  我微微一笑没有回答陈婕,她似乎对我这个反应不是很满意,我也没太在意,清线路边的小摊特别多,大多是买一下很有特色的工艺品,我在一处摊位上看见一个银饰的玛瑙吊坠吸引了我的目光,我选了一个递给旁边的陈婕。

  “这个送个你,你送我手镯,我送你这个吊坠,你知道我没钱,贵重的我也买不起,呵呵。”

  我笑着对陈婕说,全当一番心意,异国他乡如果不是遇到陈婕,我们三人现在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陈婕迟疑了一下,很兴奋的盯着我,极其不确定的指着自己问。

  “你送给我?”

  银饰玛瑙吊坠很普通,我没料到她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好像我送她的是一件价值连城的珠宝,在我点头后,陈婕满心欢喜的戴在身上。

  我见陈婕喜欢也挺高兴,转身又在摊位上挑选了半天,拿起一把木梳,想想认识越千玲这么久,就之前她带我去鬼市,送给过她一面铜镜,还好越千玲不挑,这把木梳送给她,越千玲一定会喜欢。

  付钱的时候,我才发现陈婕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手里的木梳。

  “这个是送给千玲的?”陈婕问。

  “对啊,怎么,你认为不好看吗?”我认真的问。

  陈婕摇摇头,什么也没说走在前头,本想出来换换脑子想想以后该如何打算,结果没找到一处清静的地方,倒是陈婕自从我买了东西后,变的异常安分。

  回公寓的路上我还在想越千玲看见这把木梳会是什么样的反应,等走到门口我立刻警觉起来,萧连山向来谨慎他一定不会在陌生的地方开着门,可如今陈婕公寓的门大打开着,我把陈婕护在身后,悄悄走进去。

  屋子里一片狼藉,到处是被翻动过的痕迹,地上还有玻璃的碎片,一看就是有人在这里打斗过,我甚至可以清晰的看见地上的血渍,我一惊连忙冲进去,喊着越千玲和萧连山的名字,可没有人回答我,我的心开始往下沉。

  我有些慌乱的在房间你找了半天,确定越千玲和萧连山都不在屋子里,我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在客厅里看着陈婕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纸猴子,皱着眉头对我说。

  “他们被绑架了!”

  “你怎么知道?”我急切的追问。

  陈婕把黑色的纸猴子递给我回答。

  “这是竹联帮的标志,是泰国华人黑帮之一,留下这个就是要告诉我们到什么地方去找人。”

  “你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

  “清线的华人黑帮都有自己的地盘,我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陈婕说。

  “现在就带我去!”

  陈婕带我去的地方我不知道在那里,可我实在想不明白,来泰国这段时间我们并没和谁结怨,更谈不上黑帮之内,好好的黑帮怎么会绑架他们?

  庆幸的是陈婕好像很熟悉清线的所有地方,等她停下来时我才意识到,每个城市都有阴暗的角落,在看不见的地方,总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故事在发生,我和陈婕不应该属于这里,所以刚到这里,就有很多人陆陆续续围上来,我把陈婕拉到身后,可到现在我依旧在她脸上看不见似乎的担心和害怕。

  纹身、桀傲不驯的表情、嘴角斜叼着的烟以及被报纸包裹的东西……我不用看也知道,那里面应该是藏着的刀,我和陈婕就是被这样一群人包围着,因为我们好像和这里完全格格不入,所有的人都用挑衅的眼光注视着我和陈婕。

  我看见有人跑过来传话,人群很快闪出一条通道,明晃晃的是铁棒和刀刃折射的光线,我深吸一口气慢慢随着通道走了进去,陈婕跟在我身后,越往里面走光线就越阴暗,我的心也随之开始沉重起来,但从黑暗深处传来的喊叫和欢呼声逐渐变大。

  又能看见围绕的光亮,慢慢越来越明亮,当面前的布帘被掀开时,刺眼的光线让我瞬间完全无法适应,我现在已经触及到这个城市中最黑暗的核心。

  这是一个废弃的工厂,我们现在身处工厂的地下室中,偌大而宽敞的地下室很显然经过重新的改装,中间的位置是一个标准的擂台,四周围满了人,擂台上正在进行的是一次比赛,或许我只能想到比赛这个词语,实际上这是一场地下的拳赛,也就是陈婕曾经告诉过我的黑拳。

  我们被带到了最前面,在最中间的座位上我看见了容亦。

  我有些惊讶的皱了下眉头,最后一次看见他,是在澜沧江的漩涡里,他怎么活着?

  容亦的目光从拳台上移到我的身上,他脸上的笑容依旧没有改变,宽容和客气,可我能看出他笑容背后的东西,阴冷残暴和无情。

  “你抓我朋友无非是为了岩未家祖传的翡翠雕像。”我立刻意识到容亦为什么要抓越千玲和萧连山,连忙沉稳的说。“你放了他们,我把翡翠雕像交给你。”

  容亦愉快的笑着,摇了摇头,对旁边站立的手下点点头,不一会时间,四个人抬着一张黑色的桌子出来,就放在我面前,桌子上用黑纱遮挡着。

  “你以为你什么都懂,其实……你什么都不懂!”

  容亦的声音和他笑容一样愉快,说完他的手下揭开桌上的黑纱,我顿时呆立在原地,目瞪口呆的看着桌上的东西。

  桌上整齐的放着四个牌位,上面刻着的名字分别是。

  苗人宇、苗人环、苏冷月、欧阳错

  然后我再次听到身后容亦欢愉和自信的声音。

  “黄爷让我问你好!”

1条评论 to“第三卷 第十六章 被遗忘的人”

  1. 回复 2014/08/01

    23

    阿黄可算出现了。

  2. 回复 2017/06/14

    嬴政

    wc 朕一直都在 只是你们看不到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