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十七章 命悬一线

  黄爷!

  这个名字几乎已经在我记忆中快要消失,如果不是容亦再提起,我都快不记得有这样一个人存在,在我最开始接触到明十四陵到最后找到其中之一的宝藏,似乎这个黄爷一直贯穿着整件事。

  虽然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黄爷这两个字背后的人到底是谁,可看着黑桌上那四个牌位,个个都不是泛泛之辈,都让他们心甘情愿卖命的人又岂会是普通人。

  从苏冷月第一次出现,就不难看出,这个黄爷从一开始就知道明十四陵的存在,但我更多的把他想成贪图宝藏的人,可现在我已经没这个想法了。

  我见到容亦是在景隆,狼行虎吻唯利是图的玉石商人,未达目的不择手段,甚至不惜断岩未的财运和命,到现在我才意识到,我对他的认识似乎和对黄爷一样,都是错的。

  容亦做那么多事,无非是为了岩未家祖传的翡翠雕像,我之前以为他是为了钱,可既然他是帮黄爷做事,苏冷月在越雷霆面前出手阔绰大方,怎么看这个黄爷都不是缺钱的人,可见黄爷知道翡翠雕像和玉佛寺里供奉的玉佛之间的关系。

  我转过身冷冷看着容亦,他的面前正摆着我给岩未买的棺材,只不过现在盖子被打开,灰白的骨灰上面正摆放着那碧绿的翡翠雕像,容亦漫不经心的拿起翡翠雕像,毫不避讳的轻轻拍着上面的骨灰。

  “我在景隆看见你时没太注意,没想到你就是黄爷一直在找的人,黄爷吩咐过,见到你务必好好招呼。”容亦注视着手里的雕像冷冷的说。“这雕像本来眼看着我就要拿到手,你竟然跑出来搅局,我命大没死在澜沧江里,等我把这事告诉黄爷,他老人家就猜到是你了,按理说我办事不利黄爷会再让我跳一次澜沧江的,可知道你们在泰国……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秦雁回才对,黄爷的原话是,拿到翡翠雕像,再把你们……”

  容亦说到这里伸出手从棺材里抓了一把骨灰,慢慢转头盯着我,在我的面前轻轻送开手,岩未的骨灰洒落一地到处飘散,容亦不慌不忙的接着说。

  “再把你们挫骨扬灰,我就不用跳澜沧江了。”

  “他们四个都是死在我手里。”我把陈婕护在身后昂着头回答。“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放其他人走,有账算到我身上来。”

  “看来你还不明白现在的局势,这个地方只有一个人说话算数,可惜这个人并不是你。”容亦很自信的盯着我冰冷的说。“实话告诉你,我今天就没打算让你活着走出这里,不过我也没打算让你死的太轻松,这桌上四个人还看着呢,怎么我也要让他们明目才行。”

  我鄙视的看着容亦,对于威胁在魏雍那儿见太多了,或许是经历这么多事,我渐渐都有些麻木,不以为然的问。

  “我朋友呢?”

  容亦并没有回答我,转过头注视着拳台上的那场打斗,这一场已经解决尾声,即便是他这样的外行也能看出来谁输谁赢,拳赛很快以蓝短裤的男人倒地而告终,陆陆续续跑上去几个人,秩序井然的清理着拳台,其实也只不过是简单的冲洗一下血迹。

  空气中弥漫着隆重的血腥味,而这样的味道越强烈,在场的所有人越是狂热和兴奋,我回头看了看身旁的陈婕,很后悔把她卷进了,陈婕似乎也意识到我目光中的歉意,脸上的表情还是轻松和从容。

  “我不怕。”

  都到了这个时候,她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或许换了任何人我都不会相信,可看陈婕的样子,我很确定她真的不怕。

  拳赛的第二场马上就要开始,出场的两个人分别穿着红色和黑色的短裤,正在台上活动着手脚,做最后的准备,容亦指着拳台说。

  “黄爷说你道法高深,相术更是了得,既然来了,时间还多,不如我和你赌一场,你说这场谁会赢?”

  “我不会和你赌。”我昂着头沉稳的回答。“我的朋友呢?”

  “你选了我就放了你的朋友。”

  我迟疑了一下,输赢我根本不想理会,瞟了拳台一眼说。

  “红方。”

  容亦满意的点点头,对旁边的手下微微抬了下手指,很快我就看见好几个人押着萧连山出来,走近才看见他嘴角有伤但并无大碍,倒是负责押送萧连山的那几个人伤的不轻。

  “哥……”

  我抬手示意他不要说话,在萧连山旁边我并没看见越千玲,眉头一皱有些着急的问容亦。

  “我还有一个朋友呢?”

  “铛”

  拳台上传来清脆的铃声,第二场拳赛开始,容亦的注意力回到了拳台上再也不看我们一眼,容亦抓了越千玲和萧连山,引我到这里来当然不会仅仅是让我和他赌一场拳赛,但看他现在的样子,关心这场拳赛的重视度远超过站在他面前的我们。

  我对拳台上的泰拳不懂,只希望早点结束,看容亦没留意的时候小声问旁边的萧连山。

  “龙角号呢?”

  “在陈婕的家里,当时他们突然冲进来,我都没防备。”萧连山小声的回答。

  我暗暗叹了口气,这里全是容亦的人,以我的道术我有把握可以制服面前的容亦,但我很快就意识到一个问题,我认识苏冷月和欧阳错他们,似乎对于他们口中提及的黄爷,死对他们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就算我制服容亦,相信他也不会是投鼠忌器的人,本指望萧连山用龙角号的,现在看来我们完全处于劣势,更让我担心的是,到现在我也没看见越千玲,容亦能放了萧连山,为什么要留着越千玲呢?

  当我还在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台上黑短裤重重一拳打在红方的太阳穴上,红方应声倒地,当黑短裤骄傲的举着手在拳台上走了一圈后,我看见容亦心满意足的鼓掌点头,然后回头看看我。

  “原来你算的也并不是太准……哦,对了,忘了告诉你,既然是赌局,就会有输赢,既然你赌输了就要付出代价。”

  容亦说完用手指了指我的后面,我连忙回头一看,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手下的冷汗瞬间渗出来,我终于看到了越千玲,只不过她被捆绑在楼顶上,离我们站立的地方有几十米高,她的双手和颈部被绳子固定在楼顶上,整个人悬吊在半空中,嘴里贴着胶带。

  我大吃一惊,两指刚并拢想施法救越千玲,背后传来容亦有恃无恐的声音。

  “我劝你最好别想在我这儿救人,更不要想着你的道法,苏冷月和欧阳错他们都能死在你手里,我又怎么会不提防点,就算你道法再有多高深,我这儿人可不少,要么你全把我的人都给解决了,否则……”

  容亦的话只说了一半,另一半是留给我自己看的,周围十几把黑洞洞的枪口对着我们,楼顶上还有人用枪对着越千玲,只要我一抬手,不用容亦点头,这些人也会开枪,容亦的凶残我心知肚明,我倒不怕旁边这些人,可我没把握能保护其他人的安全。

  “哥!你看!”

  萧连山用力拉着我的胳臂让我往上看,越千玲被三根绳子绑着,虽然悬挂在几十米高的半空,但还算牢固,可如今我可以清楚的看见,容亦的手下正在割越千玲绑在左手的绳子。

  “姓容的,是男人真刀真枪的招呼,别他妈的拿女人撒气。”萧连山的拳头又握了起来,怒不可歇的对容亦大声说。

  陈婕向前走了一步,指着容亦刚想说完就被我拉住,还没等我开口,越千玲左手的绳子已经被隔断,本来三条捆绑她的绳子刚好可以固定住她的身体,如今只有两条,我们惊恐的抬着头,越千玲像断了线的风筝,在几十米高的空中来回晃荡,捆绑在她脖子上的绳子勒红了她的脸,越千玲的左手紧紧抓着头上的绳子,表情很痛苦,口里贴着胶带,我只听见她呜呜的求助声。

  容亦不慌不忙的转过头,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看着我。

  “你既然相术了得,能不能救你朋友就看你本事了,我给你准备了三场拳赛,你赌输一场,我就割掉一条绳子,现在还有两场,你要好好把握机会,我答应过你放了你朋友,我不食言,只是我打算把你朋友从楼顶放下来,置于她还能不能安然无恙的站起来……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容亦说完笑容满面的指着黑桌上的那四个牌位很得意的对我继续说。

  “他们四个都比我厉害,可都死在你手里,你看我,什么都不会,但我不怕你,因为我比他们都笨,黄爷给我说,你不怕死,可你怕身边的人死,我就记住了这句话。”

  我的手心全是冷汗,容亦并不笨,只是他和魏雍一样,知道我的弱点在什么地方,或者应该说是他口中的黄爷知道,虽然我现在恨不得把容亦碎尸万段,可他那几句话不偏不倚就按在我的七寸上,我的拳头快捏出水,但却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