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十一章 信物

  “你是黑虎过溪林,所谓一物降一物,黑虎遇黑龙,龙虎相争必有一伤,虎又岂是龙的对手,你命中只要遇到龙命之人是大凶,猛龙过江你这条黑虎又怎么挡得住。”

  “什么叫龙命之人?”许东正认真的问。

  “龙命世间罕有,天太文擎火封龙,同阴昌羊星诰池,说简单点就是帝王之命的人,黑虎遇到紫薇帝……”

  我一怔,这才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我口中所说的龙命之人不就是我自己吗,后面的话我还没说完,但我心里很清楚,黑虎遇紫薇帝星之人……主归幽冥!

  许东正看我愣在椅子上,深吸一口烟,目光中透着冷静的睿智。

  “我知道你是帝王之命,你前面都算的很对,曾经帮我渡过死劫的高人说过,我斗不过你,可是你能克死我同时也能救了我,更有意思的是……我也能救你!”

  我的眉头皱的更深,我的命格知道的就那几个人,我和许东正第一次见面,他为什么能知道我是帝王之命,更神奇的是,我并不知道如何救他。

  “当年帮你渡过死劫的人还说过什么?”我好奇的问。

  许东正又抬头看了赵治一眼,赵治连忙走到卧室的书柜边,移开墙上的一幅画露出一个保险柜暗格,赵治熟练的打开柜子,看来许东正对赵治极其信任,这么隐蔽的地方赵治也知道的一清二楚。

  等赵治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副泛黄的画,交到许东正的手上,他当着我的面小心翼翼的展开。

  在我面前的是一幅山水人物画,笔法老练娴熟,山水错落有致人物细腻,布局合理笔墨轻重传神,竖画三寸,当千刃之高,横墨数尺,体百里之远,如此一副上佳之作我居然看不出传承。

  画上苍山翠绿连绵起伏,山间有白云过隙若隐若现,山下有樵夫负柴沿路而行,前面小径分为两条,一条通向山间,一条通向山崖,樵夫刚好在岔路口。

  山间有寥寥炊烟腾起,大有深山藏古寺的韵味,想必山间是樵夫的家,而另一条通向山崖的路,下面悬崖万丈如果走过去一定尸骨无存。

  “再麻烦你,帮我看看这幅画是什么意思?”许东正现在的语气变得客气。

  我低头仔细看着这幅奇怪的画,在左边有一排秀丽的字。

  孤人讳言前朝月。

  除此之外在画上再没其他的字,我皱着眉头看着许东正。

  “这画?”

  赵治连同画一起拿过来的还有一个锦囊,许东正很认真的说。

  “这画是当年贵人所赠,我看了二十多年依旧没看懂,贵人说能看懂这画的人,就能帮我渡过死劫,方法就在这锦囊里,只有说对画中真意的人,我才能打开锦囊。”

  我眉头一皱很诧异的问。

  “你怎么知道我是帝王之命,而且你怎么知道我就能救你?”

  “贵人说了,赵治是金蟾衔钱相,有他在赌场进多出少,能在我赌场赢钱的人只有帝王之命的人,龙命极贵挡无所挡,就算他这只金蟾也无济于事,不瞒你说,我开那赌场不是为了赚钱,就是等能赢钱的人,四十年!从来没有谁能赢走那么多钱!除了你。”

  我恍然大悟的点点头,苦笑着说。

  “那这位贵人有没有告诉过你,黑虎遇龙,阎王勾命谁敢不从!”

  “说过!”许东正很肯定的点头。“可贵人也说过,只要你能解开这幅画,我死在龙命之人手,生也在龙命之人手!”

  我深吸一口气,感觉这突如其来的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一向都是我洞彻天机料事在先,居然还有人能在二十年前就算到今天的事,对于眼前这幅画我多少有些好奇。

  看了半天画并没什么特别,我的目光落在那行秀丽的字上。

  孤人讳言前朝月。

  孤人是一个人的意思,讳言是忌讳少说话,前朝月……这后一件我怎么也想不明白。

  许东正或许是太紧张,咳嗽的厉害,赵治到旁边去给他拿药,回来的时候声音有些责备的意思。

  “我吩咐过佣人,要按时督促您吃药,昨天的药还在,您又没吃,我还是给您换一个佣人吧。”

  “一天不吃有什么关系,我都这个样子了,吃不吃又有多少区别。”许东正摆着手吃力的说。“不关佣人的事,是我自己没吃的,现在吃不也一样。”

  “昨天的药今天吃又有什么用,都过了时间再吃也没效……”

  “等会!”我突然抬起手打断赵治的话,口里反复念着他刚才说的话,昨天的药今天吃就没效果了……

  然后再此看着画上那行秀丽的字。

  前朝月!今天又怎么能看见前朝的月亮呢!

  孤人是一个人,讳言是说话要慎重的意思,单取一个言字,一个人加一个言是信。

  既然今人看不见前朝的月亮,朝字没月在加一个韦,是一个韩字。

  合在一起是信韩。

  不对!

  是韩信!

  我眼睛一亮从凳子上猛然站起来,指着画像自信的说。

  “我知道这幅画是什么意思了!”

  “是……是什么意思?”许东正太激动,咳嗽的更剧烈,赵治一停给他拍着背。

  孤人讳言前朝月这话真正的意思指的是韩信,楚汉相争之际,韩信协助汉王刘邦与楚兵相战,韩信为出奇谋袭楚,绕道而行,惜道路方向未明,遂下马问樵夫路向,韩信听后,把樵夫斩杀,部将问何故,韩信称恐樵夫泄露他们的行踪。

  “这是一道签文,是古人韩信问路斩樵夫!”我指着画胸有成竹的说。“得此签者,须视其身份而定,如属韩信者,则虽有危险但终必无碍,如属樵夫者,则凶险非常,不吉之兆,这画中樵夫脚下有两条路,一条是安然无恙回家,而另一条就是失足堕崖而亡,一生一死两个结果。”

  许东正连忙打开锦囊,里面有两张纸,他打开第一张看了一眼后,很震惊的看着我,然后把纸慢慢推到我面前。

  古人韩信问路斩樵夫!

  “你……你真的解开了这幅画!”许东正大口喘着气样子很惊讶。

  我看着面前的纸卷,若有所思的说。

  “这签文原诗是,已过危桥百事安,何须挂虑有艰难;蛟龙得意兴云雨,一入云霄便不凡,意思是说前途虽有风险,但由于危桥已过,又回复行到康庄之道,自此便不必再有挂虑,再逢艰难了,如遇到困于浅水的蛟龙,一旦得意飞腾,在天上兴云布雨,可获祯祥……从签文上看,你有遇龙呈祥之兆,这倒是奇怪了。”

  “许叔,贵人不是说,渡过死劫的办法就在这锦囊里,如今他解开画的真意,你看看第二张纸上写的是什么不就明白了。”赵治很认真的说。

  许东正连忙颤巍巍的打开第二张纸,我现在看不到纸上写的是什么,不过看许东正的表情越来越严肃,有些迟疑的抬头看着赵治,我看见赵治很平静的对许东正点头样子很豁然,许东正沉默了半天后,深吸一口气从身上摸出一枚铜钱递给我,目光又变得睿智和冷静。

  “从今天开始,这东西就是你的了!”

  我一怔,没想到许东正会突然送东西给我,而且还是一枚很奇特的铜钱,非金非银并不珍贵,正面铸着洪武二字,背后右边有天下二字,左边有太平二字,我看了半天也不明白这是什么,好奇的问。

  “给我这个有什么用?”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洪门龙头老大!在泰国这地方,你手中这枚洪武天下太平铜钱为洪门信物至宝,你能号令洪门内八堂、外八堂一共二十多万人,听命于你,泰国华人黑帮现在你说了算!”许东正一本正经的对我说。“今天把信物交给你,三日后我会主持交接仪式。”

  我听的目瞪口呆,连忙把铜钱还到许东正的手里,这变故也来的太快,我在越雷霆身边三年,他也算风光八面了,他手下最多的时候有五百多人,我认识他的时候在蓉城他几乎可以横着走。

  二十万!一个铜钱能号令二十万人!

  我没认为许东正在给我开玩笑,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只是几小时前我还是被容亦胁迫,现在许东正一句话,我就成了泰国华人黑帮的龙头老大!

  我正想开口拒绝,许东正已经把第二张纸递到我面前,我诧异的接过来,上面写着。

  黑虎过溪林,遇帝龙命之人大限将至,你权势独霸一方久必折寿,小霸不过三,大霸不过五,你寿限六十四,霸者王也,真龙天子可居之,如若帝龙命之人接管你的权势,你方可渡过死劫。

  纸上这话应该是许东正口中所提及的贵人所写,我细细一想果真如此,抬头看见许东正口角青气虽还行而不聚,但竟然有涣散之兆。

  许东正再次把那枚铜钱递到我手里,声音有些恳求。

  “我虽然混黑道,可扪心自问对得起天地良心,六十多的人了,我也累了,想再安安稳稳活几天,你就当是救我也好,救你自己也好,听赵治说竹联帮的人在找你们麻烦,你当了龙头老大,这帮杂碎躲你都来不及。”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