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十四章 霸者之道

  许东正的威望和赵治的效率都让我感到很意外,我下午才答应接手当龙头老大的事,等到晚上在房子一楼的大厅里十六把椅子上已经坐满了人,个个年纪都不小,我下去的时候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

  我明白毕竟是掌管二十多万人的黑帮,我一无功绩二无资历,名不见经传的一个人突然坐到龙头老大的位置上,相信除了许东正,下面这十六个人没有一个服气的。

  赵治搀扶着许东正下楼,十六个人齐齐的站起来,在他们眼里只看得见许东正,看不见我,今天是这样,我猜想以后还会是这样,突然有些后悔,我或许把这事想的太简单了。

  洪门龙头的交接仪式传承已久,一共有四个步骤,混黑道的都讲信义,按照规矩仪式完成,我就是新的龙头大哥,不过看着这十六个人冷漠的眼神,我就明白,这终究只是一个仪式,走走过场而已,对于他们没有任何约束力。

  在大厅摆着祭坛,第一步是开坛仪式由许东正主持,在场的十六个人都需下跪,我坐在正中的位置上,看着他们一脸不服的跪下,我如坐针毡,然后是我单独上香,紧接着刑堂大爷赵治提红柄大刀,以刀背轻拍我的前胸后背,大声传谕洪门三十六誓七十二例。

  最后一步是斩凤凰,就是寻常说的滴血为盟。

  赵治刚提起一只生猛的公鸡,忽然外面有人跌跌撞撞跑进来。

  “越小姐和萧先生不行了!”

  我猛然从椅子上站起来,想都没想就往外面冲,赵治一把抓住我手臂,在耳边认真的说。

  “就差最后一步,你现在走这仪式怎么办?”

  “能等就等,不能等换个时间再说。”我甩开赵治的手冲了出去。

  我跑回到他们的房间,陈婕居然也在,越千玲和萧连山被好几个人按在床上,疼的死去活来,我都没有时间问陈婕这两天去什么地方了,冲过去拨开床边的人,越千玲和萧连山都面色苍白,额头不停流着细细的冷汗,整个头发像刚洗过一样。

  我把手分别放在他们额头,烫的要命,越千玲胡言乱语的说着我听不懂的话,表情愤恨充满了戾气,死命用头撞击着床,如果不是有人按在她,早已头破血流,我手按在她皮肤下,有很多细细尖锐的东西刺着我的手,我掀起她的衣袖身体上全是起伏的血点。

  “他们这是中了降头。”陈婕很肯定的说。

  萧连山的情况和越千玲一模一样,我连忙找来两张纸,把越千玲和萧连山的八字写在上面,再让陈婕去摘来桃树枝,绑成十字型,把他们两人的八字贴在上面,用纱布缠绕成两个人型,再用替魂术将他们的魂魄收在人偶里,拿针刺破中指分别在他们额头画下五雷撼天符,越千玲和萧连山这才渐渐安静下来。

  只是我放在桌上的那两个人偶不停上下动弹,它们在帮越千玲和萧连山承受降头术的折磨,很快外面的白色纱布上有血缓缓渗出,我回头看越千玲身体上多出裂开伤口,萧连山的情况一样,他们现在只感受不到痛楚,但身体依旧在被降头术摧残。

  除了容亦我想不到其他人会这样做,看样子容亦在抓越千玲和萧连山的时候,一定从他们身上剪下过毛发,否则这降头术不会如此厉害,我让陈婕帮我照顾着他们,我决定去找容亦,找到他就能找到施法的降头师。

  走到门口被赵治拦下,一本正经的对我说。

  “你就差一步就是龙头老大,你只要坐上这个位置,你只需点点头,我相信你下次见到容亦的时候应该是分成几截放在你面前的,你又何必一个人以身犯险。”

  “没用的,容亦让人下降头,如果我不破法,他们早晚要死,何况我就算当了什么龙头老大,你以为真有人会听我的?”我看着赵治恳求的说。“如果你真心想帮忙,给我安排一辆车,时间来不及了。”

  赵治豪爽的点点头,示意旁边的人给我安排车,我在车上心急如焚,如果没猜错越千玲和萧连山中的应该是千刀降,时间一到会千刀穿心而亡,我正想着如何应对,车猛的一个急刹车,我险些撞到挡风玻璃上,抬头才看见车前站立的人。

  温文儒雅,风度翩翩。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

  言西月!

  他挡车前没有让开的意思,我心烦意乱走下去,我知道他是谁,只不过他要告诉我的已经说完,至于他不想说的,我逼他也没有,只是现在我实在没时间和他纠结。

  “你来这里干什么?”

  “你有大喜之事我又怎么能不来。”言西月轻笑

  “大喜?我朋友被人下了将头术,我赶去救人,你让开。”

  “我正是因为此是才来恭喜你的。”

  “……”我一愣很诧异的盯着言西月,声音冰冷。“他们是我朋友,可托生死,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那你又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言西月冷静的反问。

  我眉头微微皱起,言西月这个人不简单,我知道的他绝对不会信口开河,我走到他身边问。

  “你到底想说什么?”

  “请!”言西月伸出一只手,旁边是一片林荫。“我今天来除了恭喜你外,还给你准备了礼物。”

  “我没时间!”我加重语气怒斥他。“我必须去救……”

  “你这次能救了他们,以后呢?”言西月气定神闲的依旧伸着手。“连容亦这样的小角色也知道你的软肋,他能威胁你,别人也能,你又能救的了他们几次,难道你被威胁的还不够吗?”

  我再次一愣,言西月简简单单几句话让我无言以对,事实上好好想想,从魏臃开始,我似乎一直在胁迫中妥协,深吸一口气走到路边的林荫处。

  “第一件恭喜你得到洪门信物,如今黑道二十万余众听命于你,权势权势,有权才有势,你今日权操在手,日后做事事半功倍。”

  我冷冷一笑,等了半天以为言西月能说出什么大论,竟然是这近乎于可笑的恭喜。

  “第二件。”我懒得反驳他,不耐烦的问。

  “第二件恭喜容亦给你朋友下将头。”

  “你……”我勃然大怒冷冷盯着言西月。“再让我从你口里听到这句话,不管你是谁,形同我敌人!”

  “一个铜钱就想号令二十万人俯首听命,许东正可笑,相信你不会。”言西月不慌不忙的笑着回答。“你要让这些人心悦诚服,就要立威,出师无名滥杀败德难以服众,如今容亦送上门来,你说是不是一件喜事。”

  我的眉头舒展一些,瞟了他一眼。

  “继续说。”

  “你单枪匹马除掉容亦,不但可以立威还能服众。”

  “除掉容亦有何难,澜沧江他命大,不代表他每次运气都这么好。”

  言西月摇了摇头意味深长的对我说。

  “容亦就是走卒,你杀了他又有何用,要看你怎么杀他!”

  “……这个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你非但要杀他,而且还要别人知道是你杀的,更重要的是。”言西月一本正经的加重语气。“你还要别人知道你是用什么办法杀的他。”

  我瞟了他一眼大为不解的问。

  “看来这些你都替我想好了,说说吧,我该怎么做?”

  “昔日人屠白起,攻城略地军令如山,其中一条,凡所围之城,一日不降,杀尽老弱,二日不降斩尽妇孺,三日之后破城之日屠戮全城,六国诸侯闻此人而胆寒,称之为杀神,手下亡魂仅长平一战就有四十万余众,白起所围之城无人敢抵抗。”言西月走到我对面直视我说。“你空有帝王之命,却没帝王之气,你差的就是霸,如同白起一样,没人敢反抗,因为知道他的手段,要想以后没人再敢要挟恐吓你,你就必须让别人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让这些人不寒而栗,自然再无人敢在你面前叫嚣,现在机会送上门,容亦伤你两人,你就要杀他两百,他曾经怎么对你,你就复以百倍、千倍还给他。”

  言西月说完那一刻,我心中有种莫名的兴奋,好像一直被我压抑着,此刻被言西月完完全全释放出来,有种溢于言表的舒畅。

  “你不是还有礼物送给我吗?”我的头习惯的高昂着。

  “传国玉玺可在?”言西月问。

  我拿出传国玉玺举在言西月,他毕恭毕敬接过去,翻转过来,我看着上面那八个字。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言西月的手指着着八个字上面,态度变得深沉。

  “这才是真正的你,帝王之术有王道和霸道两种,你至始至终用的都是霸道,至于王道……你以前不屑一顾,现在更不用理会,否则你就配不上这八个字。”

  我缓缓深吸一口气,目光落在那篆书的字体上,我承认言西月把我说心动了。

  “我见过上官婉儿,两朝专美称重天下的才女,口才了得杀伐果断。”我收起传国玺淡淡一下对言西月说。“可比起你,她未免就太不值一提了,就连你刚才提到的白起,他是将军战场上斩兵杀将无可厚非,称为人屠,可他手上那点亡魂恐怕不及你手上多吧。”

  言西月笑而不语,退到一边让出路,我走上车再也没去看他一眼,坐到车上的时候心里已经没有刚才的彷徨和惊恐,因为我已经知道该怎么做。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