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十五章 具五刑

  容亦不怕我,这点我很清楚,所以我走进他那间废弃工厂的地上室时候,他目光留在我手臂上的时间还是比我脸上多,不光是他,就连他手下也是如此,我记得这目光,那日我在拳台上时,那四个拳手也是这样看着我。

  我走到地下室的正中,随手拖来一把椅子坐在他对面,他们怕的不是我,是我戴着的手镯,这个道理是我才明白的,为了印证我当着容亦的面把手镯取了下来。

  “来的路上我一直在想一件事。”我边说边把手镯放进衣服里。

  瞬间我被几百个人围在中间,都在等容亦的一声令下。

  容亦转过头看看外面,有人小跑着进来,在他耳边低语几句,容亦缓缓的露出笑容。

  “你还真有种,居然敢一个人回来,上次不是因为有手镯,你早该死在这里了,你在想什么?是不是想求我放了你朋友?呵呵。”

  我摇了摇头,比容亦笑的更轻松和自信。

  “路人遇到一位故人,让我杀你的时候要别出心裁,要所有人都能记住,我想了一路,终于想到最合适的,你想不想听听。”

  容亦头微微一点,离他不远处有三个人各自盘膝坐在一张黄布上,上面画着诡异的线条,每个人前面都摆放着一尊我没见过的神像,他们手里不约而同拿着两个草人,这些我曾经在和苗人环斗法的时候见到过,着三个人应该就是容亦找来给越千铃和萧连山下将头的降头师。

  他们手中的草人身上已经插满了钢针,我离的远,只看见他们口中一直在蠕动,念着我听不懂的术咒,一边念着一边拿起旁边的钢针,一条蛇被钉子钉在头上,身体拼命扭动,他们把钢针沾上蛇头的血后,再扎在草人身上。

  看见容亦点头,这三个将头师动作更快,我知道他们扎在草人身上的钢针越多,越千铃和萧连山就越威胁,如果在平时我多半会分心忌惮,可现在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你说来听听,说不定我还能用上。”容亦不以为然的问。

  “我那位故人对刑罚颇有心得,研究出很多有意思的,其中有一个叫具五刑!”我直视着容亦昂着头冷冷的说。“估计你不懂,我给你解释一下,就是在你身上用到五种不同的刑罚后再处死你,这儿工具不多,所以我从简了,按律法盗赃一百钱者剜双眼,岩未的翡翠雕像不止这个价,污言辱君王者,割舌三寸,毁人骨骸形同掘坟,犯者断膝骨,邪法惑众伤人害命者,枭首,弑君谋逆罪不可赦,处车裂,就这五个,我今晚会挨着在你身上用的。”

  围在我身边的那些人,手里提着刀,可听完我说的话,个个都面面相觑的对视,容亦在椅子上换了一个姿势,表情有些不自然。

  “你所说的是什么律法?”

  “大秦律法!”我目不转睛的盯着他,高傲的仰着头。

  容亦眼角抽搐一下,已经避开我的目光,我刚才的气势让围在身边的那些刀手左顾右盼迟迟不敢上去,容亦重重一巴掌拍在桌上。

  “给我具五刑,老子先成全了你,给我砍碎了他!”

  身边那些刀手虽然有些迟疑,毕竟我就一个人,在听到容亦的命令后,最前面一圈的七八个人同时冲了上来,明晃晃的钢刀在灯光下折射着夺人心魄的寒凉,我端坐在椅子上,连头都没有回,一直冷冷盯着容亦,我看见他愉快的笑容。

  但仅仅保持了不但半秒的时间,就凝固在他脸上,一脸惊恐的看着我。

  所有的砍下来的刀都停在半空中,那七八个人很吃力的想要把刀砍下来,可任凭怎么用力,也无济于事,就如同有人死死抓住他们的手。

  咔嚓!

  我听见骨头断裂的声音,站在我正面的刀手一脸苍白,浑身都在痛苦的颤抖,虽然看他表情及其痛苦,但在这地下室里竟然听不到他发出的喊叫声,只有从他口中传来断断续续的呻吟。

  我看见他的手凭空逆方向折过去,然后整个人脸憋的通红,剩下的一只手拼命在脖子上抓扯。

  咔嚓!

  他另一只手也应声而断,是活生生被折断的,皮肉完好无损的连接着里面断裂的臂骨,两只折断的手无力的低垂在身旁,我看的出他的呼吸越来越困难,口中发出嘶哑的呻吟声。

  围着我的人都不约而同的向后退,我从头到尾都没动,没人知道冲上来的那些刀手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当看到那个无缘无故断了两只手的刀手缓缓脚已经离开了地面,一寸寸悬空起来的时候,容亦也跟着站起来,脸上一片死灰,那些围在外面的手下往后退的更多。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悬空的刀手身上,我看到好多人拿刀的手都在抖,心满愿足的笑了笑。

  咔!

  依旧是骨头断裂的声音,不过这一次更加快速和干脆,那个悬空的刀手顿时不再挣扎,他的身体正面对着我,可他的头如今却对着他身后的那些人。

  我听到刀掉落在地上的声音,不止一把,我很喜欢看他们现在目光中的那种恐惧和惊吓,毕竟一个人悬在空中,头转到身后这样的情形估计是人都会害怕,何况在着阴森的地下室里。

  容亦惊恐的转头盯着我,在他脸上再也看不见笑容,如同死人一般苍白的脸没有半点血色,我都没有去管那三个还在施法的降头师,看到这边发生的事,他们都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我开始相信言西月告诉我的,当对我不寒而栗的时候,就再没人敢威胁我。

  我突然发现原来我是这样喜欢看这些人恐惧的表情,心里有种莫名的满足感,我缓缓挺直腰,和我一起直起身的,还有围在我身边其他几名刀手,和之前那个折断颈骨的人一样,在我四周响起此起彼伏的咔嚓声,他们的双手都被折断,就连结果也一样,缓缓从地上悬浮起来,然后同时一起头被折断转到身后。

  更多刀掉落在地上的声音,没有丝毫的血腥,可此刻我相信这里的每一个人所有的呼吸中都流淌着恐惧和诡异,容亦的人开始慌乱和不安,我看见很多在回头看离开的通道。

  呯!

  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唯一的通道铁门突然没有任何征兆的关闭,几乎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门口,铁门闭合的声音在地下室里久久回荡着,我关闭的不是一扇铁门,而是这里所有人的对恐惧唯一的寄托和希望,那一刻整个地下室一片死寂,如同幽冥地狱般阴寒。

  之前冲上来的刀手都被重重的仍在地上,容亦额头渗出的是冷汗,在灯光下特别明显,我一直盯着他,因为我喜欢看他这样的表情。

  “我不是不会杀人,也不是不敢杀人……据说我曾经杀过数不清的人,多到你想都不敢想,你从澜沧江里捡回一条命就该偷笑了,你非要回来逼我,既然你想要一个不一样的我……你做到了!”

  容亦的嘴角抽搐的厉害,牵扯着他脸上的肌肉,整个面部都变形扭曲,挥动着颤抖的手,胆寒的喊着。

  “愣着干什么,杀了他!”

  他在孤注一掷,但我更相信容亦这是到崩溃边缘的侥幸,到现在唯一能安慰他的就是,我毕竟是一个人!

  可惜他想错了。

  即便地上已经无缘无故多了七八具折断颈骨的尸体,可居然还是有胆子大的人,甚至比上次还要多,我猜或许他们和容亦一样,他们到现在也没学会对恐惧的敬畏和对我的害怕。

  我的目光从容亦的身上收回来,这地下室终究还是差了一些东西,再次冲上来的人比第一次那批人要决绝,我猜他们一定在想,只要杀了我,萦绕在着地下室中的诡异和恐惧就会消失。

  在他们离我只有半步距离的时候,我伸出了手,他们再一次寸步难移的停在我面前,我抬头看看屋顶,容亦曾经把越千铃就掉在上面,我的手缓缓抬起,指着屋顶,他们就像被人捆绑拉拽般,身不由己的被拖行到楼顶。

  我忽然回过头看着容亦,面无表情的说。

  “我记得告诉过你,我会把你掉在上面,不过既然我打算让你具五刑,我也不能言而无信,君无戏言,这些人就替你了。”

  容亦的胸口起伏很大,大口的呼吸,抬头向屋顶看去,我缓缓转过身去,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的看见,楼顶那些还在试图挣扎的那些人,忽然举起拿刀的手,只不过此刻他们把刀尖调转过来,直直对着自己的胸口,他们虽然拼命的抵触和反抗,但刀尖一寸寸向他们自己的胸口刺去,然后一点点没入胸口,直到鲜血顺着刀柄流出来。

  他们挣扎的幅度和刀没入的深度一样,越来越少,直到所有人都清楚的看见,刀尖从他们后背透出来,屋顶有许多悬吊的绳子,想必容亦挺喜欢把人掉在这里,那些绳子自动的绑在已经不再动弹的人脖子上,被从楼梯退下去,十多个人在二十几米的半空中来回摇晃,每个人的胸口都插着一把只有刀柄的刀,鲜血从上面滴落下来,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血滴在下面站立的人身上,没有一个人敢动。

  我心满愿足的站起来,所有人都战战兢兢的往后退,在他们眼中我再也看不到侥幸,彻底的恐惧和害怕,这就是言西月让我学会的东西。

  “跪下!”

  我冰冷的声音很小,甚至不用发力,但足以让每一个人听的清楚,瞬间几百人直挺挺的跪在地上,没有人敢抬头。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