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十六章 龙头老大

  在他们跪下的那刻,我可以清楚的看见这地下室里站满的阴兵,每一个人的脖子上都架着残破锈渍的兵刃,虽不锋利但足以刹那间要了跪着所有人的命,秦一手不让我召五方阴兵,说会增加我的魔性,可此刻我才发现,唤醒这些魔性并不是坏事,或许正如果言西月所说的那样,这才是真正的我。

  我喜欢这种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更喜欢看容亦此刻面若死灰的害怕,我甚至都没多看他一眼,我要这种恐惧渗入他骨子里,比起死或许这个更要难受,那三个已经呆看了半天的将头师在着地下室里到处看,估计是感应到阴气太重。

  三个人对视一眼,同时拿出一张黄纸,动作熟练的撕成人形,各自抓起一只壁虎,活生生掐断头,把血滴在上面,这三个人是泰国人,都目不转睛盯着我,一边滴血一边口中念咒。

  我冷冷一笑,向他们走过去,他们三人动作更快,取出一瓶黄色的液体,不用猜我也知道是尸油,和苗任环斗法的时候,我见他用过。

  他们各自随手抓起一把毒物,我看见有蜘蛛、蜈蚣、蝎子和不知道名字的蛇,放在一起捣烂,再把这些毒物的肉浆放进尸油里,最后把沾染着壁虎血的黄纸人放在里面浸泡后拿出来。

  我漫不经心的走过去,他们点燃面前的白蜡烛,等到他们把浸泡过的纸人放在蜡烛上烘烤的时候,我已经站在了他们的面前。

  三个人似乎把希望都寄托在他们的纸人身上,可直到烘烤的纸人燃烧起来,我依旧安然无恙的站着,我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在我眼里他们就是一群跳梁小丑,我帝星入命,百无禁忌,又有九天隐龙决道法护体,方外之术根本对我没用,就像我不怕蛊术一样。

  我左手五指均收伏在掌心,掐五雷指决,念七绝断魂咒。

  猖兵猛吏,烜赫威灵。持戈仗剑,生杀无精。忿怒凶恶,猖獗狂狞。斩头滴血,食鬼吞精。

  我五指弹出,左边的降头师面前供奉的邪神应身而裂,降头师见我轻而易举破了他将头术,从地上踉踉跄跄站起来,他之前对我用邪火将头,想让我被毒火所烧,如今法术一破,刚退了一步,捂着胸口半跪在地上,我看见他脸颊通红,双目如赤,如有火烧,我听不懂他说的泰语,但很确定,此刻他有多难受。

  我看见他拼命的撕扯着自己的衣服,在裸露的身体上我看见通身血红,身体的皮肤在慢慢干裂,一丝火星从他挖烂的伤口中窜出来,火苗越来越大,从他体内燃烧出来,片刻就成了一个发出惨叫的火球,挣扎几下就倒在地上,邪火熊熊不灭,尸体被烧焦的味道弥漫在地下室里。

  剩下的两个将头师或许知道不是我的对手,惊恐的看着我,不由自主向后退,我缓缓走过去,在他们刚才施法的地方拿起草人,从里面取出越千铃和萧连山的毛发,借物破魂的把戏还需要搞这么复杂,我用五雷指决,招他们两人魂魄收在草人里,学着他们的样子,把草人在尸油里浸泡一下,言西月就是这样教我,别人怎么对我,我就要复以百倍、千倍的还回去。

  然后拿起他们祭坛上的白蜡烛,把草人放在上面慢慢烘烤,对面两个惊慌失色的将头师顿时捂着头,剧痛难忍的大叫,我能清楚的看见他们的脸在我面前焦黑干裂,直到我手里的草人在燃烧起来,他们的头腾起一团火,脸烧的面目全非,痛不欲生的满地打滚,我并没有停止的想法,从草人的头开始往下烧,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他们两人在我面前一段一段烧成一堆焦黑后,我才心满愿足扔掉手里的东西。

  容亦一直是靠手支撑着椅子才能站稳,我缓缓走到他的面前面无表情的说。

  “现在轮到你了。”

  我让跪在最前排的几个人站起来,把那天容亦准备的黑桌再抬了出来,就放在他的面前,上面还放着苏冷眼和欧阳错他们的牌位,我随手扫落在地上。

  “你不是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死在我手里的吗,你很快就知道了,下去自己问他们去。”

  容亦浑身抖的像个筛子,脚一软瘫倒在椅子上,岩未的棺材也拿了出来,我放在黑桌上,我重新坐回到椅子上,不慌不忙的说。

  “那天你当着我的面亵渎亡人骨灰,毁人骨骸形同掘坟,犯者断膝骨,动手。”

  在这个地下室里,我相信只要是从我口中说出来的话,没有人敢反驳,何况这些事对于他们来说太熟悉,所以我的话音一落。

  两个人把容亦从椅子上拖起来,举起刀背重重的砍在他双膝盖骨上,伴随着骨头碎裂的清脆声和容亦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他重重跪倒在黑桌上岩未的棺材面前。

  “按律法盗赃一百钱者剜双眼,动手。”我声音冰冷的说。

  打断容亦膝盖骨的两个人迟疑了一下,我看见他们喉结蠕动,再心狠手辣可要活生生剜人双眼多少有些胆寒,可这种迟疑仅持续了很短暂的时间,我猜他们也明白,不动手的结果是什么。

  当着我的面,他们的指头插入容亦的眼眶中,再拿出来的时候,手心各自多了一个带着肉筋的眼珠,容亦的眼眶已经只剩下两个黑洞洞的空洞,捂着双眼绝望的惨叫。

  “秦雁回,黄爷会把你碎尸万段!”

  “污言辱君王者,割舌三寸!”我高傲的昂着头不屑一顾的说。

  两人用钢刀撬开容亦的嘴巴,活生生从他口中割断舌头,容亦满口是血,口里含糊不清的发出惨叫的声音,疼的满地打滚,那群跪着的人里我听到有人在呕吐,只是现在他们的头埋的更低。

  “弑君谋逆罪不可赦,处车裂。”我冷冷一笑瞟了地上痛不欲生的容亦。“今天算你运气好,我找不到五辆车来分你的尸,你们把他们四肢和头砍下来。”

  两个刀手手抖的厉害,深吸一口气后,蹲在地上挥刀砍下去,偌大的地下室里回荡的都是刀刃砍在骨头上,拔出,又砍下重复的声音,等他们站起身,两个人浑身是血,我已经看不清他们的脸,地上的容亦四分五裂身首异处。

  我从地上拾起容亦的头,向外走去,人群自动让开一条路,都低着头生怕引起我的注意,走到门口我停顿了一下。

  “你们的命先寄存在我这儿,把今晚发生的事传出去,从今往后,谁敢再招惹我,下场形同容亦。”

  没有人回答,对我来说已经是最好的回答,相信正如同言西月说的那样,过了今晚在泰国绝对没有人胆敢再要挟恐吓我。

  回到许东正的房子已经很晚,我拧着容亦的人头走进去,内外八堂的人还都等着,不管他们服不服气,至少许东正还没咽气,全当是给他面子。

  赵治一直等在门口,看见我回来连忙迎上来,走近才看见我手中的人头,震惊的立在原地,我都没和他说话,对直走进屋里,容亦的人头还在不停的滴血,在端坐在两边的十六个人面前画出一条长长的血路。

  许东正微微张着口从椅子上艰难的站起来,房间里的人目光都在我手里的人头上,没有人说话。

  我坐到龙头老大的位置上,用力一扔,容亦的头一路滚到门口,我面无表情的说。

  “我答应过他,具五刑,最后一样是枭首,让人找根木棍,把他的人头穿在上面,就给我插在这房子的大门口,暴晒三天,若有不服的,这地方大,多插几根木棍也不挤。”

  赵治在门口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半天不知道说什么,我知道此刻他应该对我很陌生,旁边的许东正重重坐在椅子上,又开始猛烈的咳嗽。

  有手下把容亦的人头拿走,我冷冷瞟着下面坐着的内外八堂十六位大爷,如今他们眼中我已经看不到任何桀骜不驯和张狂,我转过头问许东正。

  “仪式进行到什么地方了?”

  许东正看了我半天,目光同样是诧异和疑惑,好像不相信我是昨天给他看相的那个人,迟疑了很久才反应过来。

  “第……第四项,斩凤凰。”

  赵治已经拿着生猛的公鸡进来,我手一挥,冷冷的说。

  “刚才有事走的急,规矩不能坏,从第三步开始,赵治,第三步是做什么?”

  赵治一怔,看着地上那一条从人头上滴落下来的血路回答。

  “洪门内外八堂跪拜新龙头老大。”

  “就从这里开始。”我正襟危坐冷冷的说。

  下面坐着的十六个人这一次没有半点不服的跪在我面前,他们的膝盖下就是容亦的血,此刻渗进他们的衣服里,我相信也渗进他们的心里。

(声明一下,这个故事里不可能有后宫,出来的角色都有推动故事的作用,但不会像一些朋友想的那样滥情花心之类,秦雁回的性格注定他不会这样,所以不用担心会出现后宫模式,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

4条评论 to“第三卷 第二十六章 龙头老大”

  1. 回复 2014/03/28

    君有点贱

    为什么没后宫??????????

  2. 回复 2014/05/02

    野合

    那就野合吧

  3. 回复 2014/07/18

    君无戏言

    君无戏言

  4. 回复 2016/07/15

    千玲

    雁回只爱千玲的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