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五章 杜鹃泣血

  我也没想到这位穿红衣服的顾安琪,年纪和我差不多,可对风水得认识理解却如此娴熟准确,所说的话都精准无比。

  “顾……顾小姐原来对风水堪舆了解甚深,有机会一起讨教。”

  “讨教就不敢了,一起研究研究还行。”顾安琪可爱的笑了笑瞟了萧连山一眼。“当然,如果是不懂装懂的就算了。”

  “你……。”萧连山有气撒不出憋的脸发红。

  我转头看着山下,东边的山像飞起来的鸟,这望孤涯却是像西抬头,这倒是让我有些想不明白,东飞伯劳西飞燕,这是劳燕分飞,看到这里我喃喃自言自语。

  “真是怪事,谁会把人葬在这种地方?”

  “雁回哥,会不会是下葬的时候,看风水的人学而不精,看错了风水。”顾安琪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我旁边。

  “你这个丫头片子,知不知道女孩子要矜持,才认识没多久,就叫哥,谁是你哥啊。”萧连山听顾安琪叫我这么亲近,没好气的说。

  我越发觉得面前顾安琪乖巧,被她这么一叫,心里说不上来的舒坦。

  “顾小姐……。”

  “别顾小姐前,顾小姐后的,听着怪别扭,雁回哥你就叫我安琪吧。”

  我一愣点着头笑了笑,安琪,这名字还真好听。

  “雁回哥,这里的风水根本不适合埋葬,应该是看风水的看错了。”

  我摇摇头,三座山品字分布,像三把直刺苍天的刀刃,说的对,是三刀破煞,不易葬入先人骸骨,可东西两座山首尾不顾,如同伯劳纷飞永不相见,这样的风水格局要么就如同安琪你说的那样,看风水得看错了,要么就是……

  说到这里连我都有些犹豫自己的设想到底对不对,顾安琪连忙追问我要么就是什么,我抬头看看天空,圆月当空,几颗稀疏的星星点缀左右,一片薄云遮挡在上面,告诉她,要等现在遮挡月亮的云飘走以后才敢确定。

  我忽然好奇的问顾安琪,她一个女孩怎么爬到山顶来看这里的风水。”

  “这个不能说,反正我爸告诉过我,千万不能让人进到这古墓里,我来大陆好几个月,一直在这里观察,有好多人在下面挖了几个月,也找不到入口,我一时好奇,想看看入口到底在什么地方。”

  “千万不能进去?!”我皱了皱眉头。“为什么不能进去?”

  “这个……不能说,反正不能进去。”顾安琪嘟着嘴说的含含糊糊。

  “哥,云散了。”萧连山指着天空兴奋的说。

  我一抬头就大吃一惊,左手掐算的时候被顾安琪看见,很惊讶我居然会观星,旁边的萧连山一直憋口气,连忙得意的说:“我哥啥都会,反正比你强。”

  我算完果然和我猜的没错,这里的风水是千挑万选之地,根本不是入葬的时候看错了风水。

  “啊!还有把人埋在这种地方的?”顾安琪一脸疑惑的问。

  “谁说这古墓里面埋的是人。”我胸有成竹的说。

  “埋的……埋的不是人?!”萧连山一愣迷惑的问。“哥,这坟里面不埋人还能埋啥?”

  “这古墓的规格埋的应该是一位将军。”我说。

  “雁回哥,你刚才的意思明明是说里面埋的不是人,怎么又变成埋将军了?”顾安琪问。

  我指着古墓背后的山告诉她,这就是这里风水玄妙高深之处,这三座山看似是三刀破煞,但如果结合星象其实不然,主峰挺拔如出鞘之剑直指苍穹,对着的刚好是武曲星,武曲星主武,行军必胜。

  “那另外两座山呢?”

  “你们看,这二峰刚直犹如长矛,但山势险峻孤傲,特别是我们现在站着的望孤涯,你们仔细看山顶什么植物最多。”

  “哥,你这么说我还想起来了,这山顶长满了开红花的树,其他地方没这么多。”萧连山回头看看说。

  顾安琪从树上摘下一朵花闻了闻迷惑的说:“这是杜娟花。”

  “映山红?”萧连山说。

  我点点头,顾安琪手里那朵花正是杜鹃花,花开红色,萧连山也发现只有山顶有杜鹃花,望孤涯形如长矛,是凶器,如今矛尖染血是大凶,指着天上的北极星。

  顾安琪惊讶的抬起头,指着天空诧异的说。

  “北极星……北极星在风水里面就是紫薇帝星!”

  我说:“安琪说的没错,这里所布置的不是简简单单风水格局,这是要改朝废帝的风水局,也不知道这位帝王是谁,设下这风水局的人竟然对此人恨之入骨,这山顶杜鹃开而不败,如同长矛直刺帝星流血不止,这是有名的“杜鹃泣血”局!”

  “杜鹃泣血?!哥这又是什么意思?”

  “古时候蜀国有个皇帝叫望帝,望帝叫杜宇,他因为对国家管理不善,终究导致国破家亡,他死后精魂化做杜鹃鸟,夜夜啼血悲鸣“不如归去!不如归去!”顾安琪在旁边解释。

  我点点头不慌不忙的说:“这山叫望孤涯,孤是古时候帝王自称,孤便是帝,望孤,望孤……呵呵,就是望帝!”

  顾安琪抬头看看夜空,恍然大悟若有所思的说。

  “雁回哥,要真是这样,设下这杜鹃泣血风水局的原来是一位高人啊。”

  “何止是高,简直是高深莫测,望帝还想着要归去,一切重新开始,而这里的东西两座山分明是东飞伯劳西飞燕,劳燕分飞,永世不见,也就是永远回不去的意思。”我看到这风水布局都不由佩服之至。“也不知道这位帝王是谁,这样的风水局想必这位帝王一定不得善终。”

  顾安琪钦佩的看了看我,眨着眼睛说。

  “雁回哥,你好厉害,我前前后后上来十几次也没看出其中玄机,你一来就能看出来,恐怕我爸来了,也不一定比你厉害呢。”

  我从来没过见女孩子这样直白的夸自己,脸立刻红了一大片,连忙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冥冥之中好像所有的事就浮现在我脑子里,好像……好像看书一样,写的明明白白,我只不过读出了就行了。”

  “雁回哥,你刚才不是说这古墓埋的不是人,那埋的是什么?”

  “连山,你不是想学堪舆风水,来我教……”

  我说到一半回头发现萧连山已经不在身后,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想想也是,他这样的性子还真不是学这个的料。

  我给顾安琪解释:“这风水局如此精妙,目的就是要克死当时的帝王,但杜鹃泣血的形是有了,可没神,要盘活这个杜鹃泣血真正的玄机就在古墓里面所埋的东西,之所以要弄成古墓的样子,只不过是掩人耳目,其实这下面根本不是古墓。”

  “不是古墓?!”顾安琪一怔眨着眼睛问。“不是古墓是什么?”

  “是祭坛!”

  “哦!我明白了,祭坛就是发动这个杜鹃泣血的关键,为了不被人发现所以修建成古墓的样子。”

  我发现顾安琪真的很聪明,说什么一点就通。

  我刚说完就愣住了,看着顾安琪身后一脸惊奇,顾安琪看我盯着自己身后,茫然的转身,我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一个口吐红舌,面目狰狞,双眼上翻两条血迹从眼睛里流出的人,沾满鲜血的双手就近在咫尺得举在她面前。

  顾安琪被这突如其来的景象吓的惊慌失色,大叫一声后晕倒在地。

  我一脸茫然的看着面前的怪物诧异的问:“你……你这是干什么?”

  萧连山关掉下巴上的手电筒,慌张的看着地上晕厥的顾安琪,结结巴巴的说。

  “我……我以为她胆子大,就……就想看看她到底怕不怕……。”

  我无力的叹口气,递过去一张纸,示意萧连山擦干净脸上用杜鹃花途的颜色。

  “这下你满意了吧,人吓人吓死人的。现在你把人家吓晕了,你说怎么办?”

  “哥……我……我就想试试她,谁知道这丫头片子……胆子这么小……哥,你快说咋办啊?”萧连山也慌了。

  “愣着干什么啊,赶紧把她抱下山去,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看你怎么办。”我大声催促。

  萧连山惊慌失措的点点头,一把将顾安琪扛在肩膀上,就往山下走。

  “你当是扛猪啊,懂不懂怜香惜玉。”我无可奈何的说。

  萧连山木然的回过头,把顾安琪双手抱在面前,连忙往山下走。

  快到山脚我发现萧连山脸异常的发红,关切的问:“连山,我看你脸都憋红了,是不是很累?”

  “不……不是……这丫头片子才几斤肉,我拧她想拧小鸡似的。”

  “那你为什么脸这么红?”

  “哥……她……她身上真香,香的我头昏眼花的,感觉脑子里在充血,呼吸都困难,你说这是咋啦?”萧连山心烦意乱的说。“不相信你闻闻。”

  顾安琪被一路颠簸下山,醒来刚好听见萧连山说要闻闻自己,护着胸一巴掌打在萧连山连山,打的不轻,五个指印明晃晃的刻在萧连山脸上。

  萧连山被打懵了,想都没想把顾安琪扔在地上,捂着脸大声说。

  “丫头片子,你咋不识好歹呢?哥把你从山上抱下来容易嘛?你咋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人啊?”

  我连忙把顾安琪从地上扶起来,歉意的说。

  “安琪,真对不起,连山和你开玩笑,没想到把你吓晕了,是我让连山把你从山上抱下来,我们真没其他意思。”

  顾安琪听我说是萧连山一直抱着自己下山,脸立刻泛起红晕,咬着嘴唇瞪了他一眼转头就走,走到几步好像想到什么,走回到我面前认真的说。

  “雁回哥,你一定要记住,无论如何,千万不能进去!”

8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十五章 杜鹃泣血”

  1. 回复 2014/03/04

    小哥

    我闻到了粽子的气味,特来看看

  2. 回复 2014/03/07

    粽子

    闻我味道干什么?看上我了?对你没兴趣,门后边儿呆着去!小心老子告诉天真你变心

  3. 回复 2014/05/08

    天真

    好桑心啊……

  4. 回复 2014/06/01

    吴邪

    哎,好久没人说我天真了

  5. 回复 2014/10/19

    发现JQ的眼睛

    都跑着来打酱油啦?真给作者面子

  6. 回复 2014/11/12

    五菱

    稻米跟着跑这里捧场了

  7. 回复 2014/12/07

    稻米

    叫我干啥?死鬼

  8. 回复 2015/01/06

    死鬼

    在呢

  9. 回复 2017/08/08

    这呢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