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十二章 桃林深处的人

  我不知道该对她说什么,我甚至都不知道穆汐雪到底是谁,只是被她这样抱着我很平静,当我的手放在她肩头的时候,我感觉她把我抱的更紧。

  “我只能帮你克制这一次,如果你以后再沾血腥,我帮你压制的心魔会复以倍加,到时候我就再也无能为力了,你要承受的痛苦比现在多上百倍。”

  我在她肩头惨然一笑,想到越千玲和萧连山他们。

  “我身边的人都不喜欢我现在这个样子,但我知道只有这样才能保护他们,我已经回不了头了,就算可以或许我也不会回头,如果我注定要入魔,那我也希望是为了他们。”

  抱着我的穆汐雪没有说话,我只感觉肩头的那冰凉越来越多,我忽然笑了笑很歉意的说。

  “还没谢谢你帮我克制魔邪,如果今晚不是遇到你,我都不知道以后如何忍受下去,你刚才说的那三针我懂,不过可能会让你失望,或许你都不该救我,早晚我都会变成之前那样。”

  “我又怎么会对你失望……”

  身后是穆汐雪哀怨的声音,我有些听不懂,很诧异的笑了笑。

  “如果你是我朋友,难道你希望看见我这样?”

  “大义、忠德这些我都不要,如果是我在意的人,他要杀伐万千名垂千古,我就当他手里的刀刃,即便万世唾弃我也会对他不离不弃,如若他是贩夫走卒一无是处,我也会为他浣衣蒸食相伴身边无怨无悔。”

  我一怔,另一只低垂的手抖动一下,我分不清穆汐雪口中的他是指的谁,但从她口中说出来的话,每个字我都相信,我对情爱之事懂的并不多,自始至终在我心里只有越千玲一个人,可她和穆汐雪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

  我想起自己的宿命,越千玲就是芈子栖,一个能为我灭了自己家国的女人,我不怀疑她对我的感情,我相信她是爱我的,我甚至有些羡慕穆汐雪口中的他,至少到最后在我胸口刺入匕首的人不会是爱我的女人。

  我有些无助的心痛,不知道是为了穆汐雪还是因为我那可笑的宿命。

  门被推开,夜风从外面袭来,我裸露的身体有些冷。

  但此刻我在越千玲的目光中,看到的是更冷的心寒。

  萧连山和越千玲就站在门口。

  我赤身露体的和穆汐雪相拥在一起,我本能的想要直起身,可虚弱的身体根本用不了力,我就在他们的注视下一动不动的靠在穆汐雪的肩头。

  漫长的对视,没有人说话,直到穆汐雪把我扶起来,我无力的靠在墙角,越千玲眼角有晶莹的光亮,我知道她此刻的心情,或许她做梦都没想到我会在这山顶和一个女子赤身相拥,我在她眼中看到了伤心欲绝的失望和陌生。

  “你……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萧连山冲过来,我再也看不到他眼中的信任。“千玲担心你会出事,茶饭不思,天天等在屋子外面想看看你,你倒好不让任何人进去,千玲说上次看你很憔悴,她每晚也睡不着,我实在看不下去,就带她来找你,想不到你……”

  萧连山说到这里很愤恨的看着穆汐雪,转头大声对我说。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都变成什么样了,秦雁回,你还是我认识的秦雁回吗?”

  穆汐雪看我默不作声,很平静的说。

  “不是你想的那样,他这个样子,都是……”

  “够了,我的事从来不需要给任何人解释。”

  我打断穆汐雪的话,面无表情的抬着头,看着萧连山和越千玲这个样子,我心如刀绞,可现在我必须坚持下去,他们能不能懂我并不在乎,我只想他们好好的活着。

  穆汐雪的手臂上还有我之前留下的牙印,穆汐雪居然把她自己的手交给我,她应该是知道,我当时难以忍受的痛楚必须要发泄出来,可我又不能乱动。

  血一直顺着她的手臂往下流,我几乎用尽了全力咬在她手臂上,伤口深可见骨,我都不清楚她现在是怎样在强忍着疼痛,我当着越千玲和萧连山的面,握起穆汐雪的手,把我脱下的衣服撕开,小心翼翼的绑在她伤口上,甚至都没去看越千玲他们一眼。

  “你们先回去,我还想在这里再坐一会。”我头也没抬的说。

  “我知道你心魔再起,你是秦雁回,现在那个人不是你,让我帮你,再这样下去你就回不来了。”越千玲忍着没哭,声音充满了哀求。

  “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我就是秦雁回,从来没有改变过,只不过现在的我才是真正的我。”我冷冷的回答,认真包扎好穆汐雪的伤口。

  越千玲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步,无言以对的看着我,我避开她的目光,抬头看着萧连山。

  “带千玲回去,还有……以后没我吩咐,不要到这里来。”

  “你……你现在怎么……”萧连山气的直跺脚,我看的出他甚至想打我,他的拳头都已经握紧,或许在他心里,能打醒我的话,他一定不会犹豫。

  穆汐雪一直没有说话,忽然婉然一笑指着屋外的桃花说。

  “这片林子也有些日子了,年年春暖花开漫山都是桃花,就算你折断枝桠埋在任何地方,十几年后长出来的依旧是桃树,盛开的还是桃花,有些东西不管怎么变,结果是不会变的。”

  穆汐雪说的很委婉,不知道萧连山有没有听懂,反正我懂了,看越千玲愤恨看穆汐雪的眼光我想她也应该懂了。

  或许现在的我才是真正的我,之前我就是这样,即便过了千年,褪去那些不属于我的东西,我依旧还是之前的我。

  “原来就是你这个女人在妖言惑众,我就说我哥怎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萧连山居然也听懂了,到现在他把不能对我发的火全集中在穆汐雪的身上,萧连山在房里看了一圈,目光落在那古琴上,冲过去拾起重重砸在地上,古琴摔成两截。

  穆汐雪被我咬成那样我没见她痛过,可当古琴断裂的瞬间,我明显感觉到她整个人都在心痛,萧连山还不解气,用脚拼命踩踏着古琴直到支离破碎。

  我看的出那古琴对穆汐雪有多重要,她冲过去完全没有之前的温婉和雅静,蹲在地上像捡取珍宝般小心翼翼把每一块残破的琴片拾起来,听不到他丝毫的声音,我只看见在她脸颊上有条清晰的泪痕。

  我吃力的扶着墙角站起来,我不想越千玲和萧连山看出我的虚弱,咬着牙走到萧连山面前。

  “道歉。”我冷冷的说。

  “就是她让你鬼迷心窍的,我给她道歉。”萧连山不解恨的又是重重一脚向地上的古琴踩去,穆汐雪痛心的伸出手护挡,萧连山的脚踩在她手上,等他抬起脚的时候,木屑深深扎入穆汐雪的掌心。

  啪!

  我重重一巴掌打在萧连山脸上,萧连山目瞪口呆的盯着我,或许他永远也没想到我会因为一个女人打他,萧连山捂着脸向后退,嘴角一直在蠕动,我突然想起秦一手切断我手指的时候,我也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

  越千玲忽然摇头惨笑,拉起萧连山冷冷的对我说。

  “他已经不是秦雁回了,我们走吧。”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那一刻我心如刀绞,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生怕忍不住让越千玲和萧连山看出来,转过头去把穆汐雪从地上扶起来,我背对着他们,只有穆汐雪能看见,我咬破了自己的嘴唇,或许只有这种痛才能让我坚持下去。

  越千玲拉着萧连山离开后,穆汐雪帮我擦拭着嘴角的血,她本想开口对我说什么,我对她轻轻摇摇头。

  “你先走吧,我还想一个人呆会,就是可惜了这古琴,我怕是不能赔给你了。”

  穆汐雪忽然淡淡一笑,宽慰的对我说。

  “终究是身外之物,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或许我和这古琴缘尽了,就是以后不能给你弹琴了。”

  穆汐雪说完把地上的古琴残片收好转身离去,我落寞的坐在这琴屋里良久没说话,突然才想起来,我又忘了问穆汐雪她弹的曲子叫什么

  我站起身,慢慢走到房门口,我注视着那片桃林很久,转身的时候我向一颗桃树瞟去。

  一直躲在那棵树后的黑影已经不见了,从我上山这个黑影就跟着我,只不过我装着没有发现,琴屋发生的一切都被这黑影看的一清二楚,我必须这样绝决的去对萧连山和越千玲。

  现在最危险的不是别人,而是我!

  离我越近他们越危险,只有这样我才能保证他们的周全。

  如果我一定要入魔,我宁愿是为了他们。

0条评论 to“第三卷 第三十二章 桃林深处的人”

  1. 回复 2017/06/14

    嬴政

    过了很久 我也不知道是多久 只记得这是第四遍看 突然想起是连山砸坏的君悦 好感度-1 -1 -1 -1…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