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十五章 玉佛的秘密

  我有办法帮你换玉佛。

  陈婕站在我面前说出这话时,我猛然从椅子上站起来,很难描绘我现在的心情,按照岩未先祖留下来的话,供奉在玉佛寺里的玉佛一定和九天隐龙决有关。

  可来泰国一年时间,我明知道玉佛在什么地方,可却没有丝毫办法,如今陈婕突然对我说能帮我换回玉佛,一时间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甚至怀疑我听错了。

  刚兴奋了片刻我又回过神,玉佛是泰国国宝,守卫森严,一般人根本没有机会靠近,陈婕曾经说过两个办法,第一个绑架泰王是不可能的,第二个如果亲王结婚需要在玉佛面前祈福,这里面也包括亲王的女儿,这个过程是极其庄严的,任何人不得打扰。

  我木讷的看着陈婕,她好像看出我的想法,告诉我其实还有一个,陈信的侯爵爵位是世袭罔替,陈婕是陈信唯一的女儿,陈信现在想要把爵位传给陈婕,同样需要到玉佛寺膜拜,这个仪式同样其他人是需要回避的。

  陈婕告诉我,她父亲打算把爵位传给她,日期是两天之后,陈婕会留在玉佛寺大殿祈福,这个过程是没有人的,她让我带人和她一起进去,利用祈福的时间换掉玉佛。

  陈婕似乎又回到我刚认识她的样子,在她脸上看不到任何担忧和疑虑,似乎所有事对她来说都是轻松的,我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好几圈,陈婕这个很冒险,一旦被发现盗玉佛是死罪,而且陈婕的爵位都会不保,何况只有两天时间,太过仓促连准备计划的时间都没有,更麻烦的是,这件事我突然不知道该和谁商量,玉佛在泰国的分量不言而喻,没有人会参与这件事。

  可是如果这次不能把玉佛换出来,恐怕以后就再难找到这样的机会,我唯一能相信的人只有越千玲和萧连山,我带着陈婕去找他们。

  萧连山还是不和我说话,琴屋的那巴掌估计一直留在他心里,越千玲刻意的躲着我,看见他们这个样子我心里隐隐作痛,陈婕把想法告诉他们,我没有说话等他们的回答。

  “我去。”萧连山背对着我很简短的说。“不过不是为了你,我答应过秦叔帮你找到九天隐龙决。”

  越千玲默默的点头,那一刻我似乎又看到曾经我们三人风雨同舟的情形,我本来想说什么,但一直克制隐忍着,在心里告诉自己,只要找到卧虎兵符离开这里,我就会告诉他们真相,一切都会好起来,不过不是现在,他们还不知道潜藏的危险。

  按照陈婕的计划,我们以她随从的身份参加祈福,在陈信完成交接仪式后,我们跟在陈婕后面进入玉佛寺。

  玉佛寺其实并不大,位于大皇宫内,是专供国王举行宗教仪式的佛寺,玉佛寺属于其北边的一部分。

  进去没走多远,我忽然发现越千玲一个人留在了后面,祈福的仪式都是有时间规定,而且过程庄严,不可能出现纰漏,我回头看越千玲发现她正注视着玉佛寺的围墙。

  我正想去喊她,无意间瞟到围墙上顿时愣住,那通体的红墙上布满了圆形的图案,我走近一看竟然是纯金卧虎兵符上的虎形图案。

  “对了,就是这里,我就说我怎么想不起来,这玉佛寺的围墙上全是你们要找的那个图案,之前来参拜会无意的看上两眼,但是太多就没留意。”陈婕不知道走过来说。

  越千玲回过头欣喜的看着我,我已经很久没见她对我笑过来。

  “难道纯金卧虎兵符真的就藏在玉佛寺!”

  我有些莫名的激动,这围墙上的图形和玉佛寺里的玉佛都联系在一起了,如果没估计错芈子栖的那位女弟子放在玉佛里的多半就是纯金卧虎兵符。

  陈婕让我们赶紧进去,耽误了时间会引起怀疑,玉佛供奉在玉佛寺的大雄宝殿,外层殿壁饰满了彩色玻璃片,阳光下就像彩色的鳞片竞相闪耀,斑斓夺目,殿顶有三层木制重檐,上有龙首、龙鳞、凤尾等构件装饰,古色古香,显得格外庄严。

  走进大殿之中,僧侣关上门静候在外面,陈婕守在门口让我们动作快一点,在殿堂正中,我看见金光丛中一点绿,一尊身披锦衣的碧绿佛像端坐在金灿灿的高座上,气度娴雅,慈善可亲。

  萧连山从供奉的祭品中拿出岩未那尊翡翠雕像,和供奉的果然一模一样,我和萧连山小心翼翼的把两尊佛像调换,等僧侣打开门时我们忐忑不安,生怕被看出端倪,僧侣接过陈婕供奉的贡品,摆放在玉佛前面没有丝毫的察觉。

  从玉佛寺出来我一直紧皱着眉头,越千玲已经看了我好几眼,到目前一切都顺利,我猜她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我会面色凝重,走到门口最前面的萧连山停了下来,我抬头才看见陈信站在玉佛寺的门口。

  陈婕明显有些慌乱,陈信的目光落在我手中的袋子上,似乎想到了什么,顿时脸色大变。

  陈信一挥手他身后的人围了上来,萧连山本能的挡在我身前,我看着他背影有种莫名的高兴。

  “我就知道有蹊跷,之前说传爵位给你,你甚至不惜离家出走,这一次答应的这么干脆。”陈信的目光从袋子上慢慢移动我的身上。“袋子里是什么?”

  “爸,出去再说。”陈婕很惊慌的压低声音。

  “你们来偷玉佛!”陈信看陈婕的表情已经猜出来。

  我向前一步,在陈信面前打开袋子,他看见你们的玉佛顿时脸色煞白,我淡淡一笑说。

  “玉佛还在大雄宝殿供奉着,我们真偷了这儿也不会是这个样子。”

  “那你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玉佛。”我很平静的回答。

  “……”陈信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你……你们用假玉佛换了真玉佛!”

  “真的假的不是我们说了算,在大雄宝殿的是真的,拿到这儿来的真的也变成假的。”我直视着陈信很镇定的说。“你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个你让我们走,玉佛还安然无恙在里面,第二你叫人抓我们……”

  我的话只说了一半,另一半让陈信自己想的,他是聪明人,不用我说的太直接也能明白我话中的意思。

  陈信手气的都在发抖,看看身边的陈婕知道重重叹口气,让出一条路。

  我们连忙离开玉佛寺,回到大房子里,萧连山小心翼翼拿出玉佛,越千玲的目光一直在我身上。

  “玉佛都已经拿回来,为什么我看你一路都不说话。”

  如果玉佛里面真的有九天隐龙决,从我进到大雄宝殿就应该听到共鸣声才对,而且还会很强烈,可我自始至终没有听到半点声音,很显然这玉佛里藏的东西绝对不是纯金卧虎兵符。

  越千玲反复检查玉佛也没有发现可以开启的机关,如果按照岩未所说,这玉佛里面应该有东西才对,毕竟是上了千年的文物,越千玲小心翼翼生怕有损坏。

  我茫然的站在一边,等了这么久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玉佛上面,可现在看来恐怕又是一场空,玉佛由整块翡翠雕刻而成,通体没有丝毫缝隙,我一时间也没有了头绪。

  陈婕走过来很认真的问我。

  “你确定里面有东西?”

  我点点头,还没反应过来,陈婕用一根指头把玉佛推倒在地上,哐当一声,上了千年的文物四分五裂碎了一地。

  我和越千玲还有萧连山都瞠目结舌的盯着地上的玉石碎片,陈婕像没事一样蹲在地上漫不经心的说。

  “既然知道里面有东西砸碎不就能拿出来,何必这么纠结啊。”

  我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可事实上陈婕又了最简单直接的办法,就像她人一样,有时候想问题简单点未必不是件好事,我从地上破碎的玉石碎片里发现,玉佛并不是传闻中由整块翡翠雕成,而是由两块粘连在一起,佛心处是一个空心的凹槽。

  如果不砸碎里面的东西根本不可能取出来,相信当时放东西进去的人并不想别人拿到。

  陈婕从凹槽里拿起一圈红线,很诧异的递给我,我这才看清楚,藏在玉佛里面的竟然是一缕头发,由一根细细的红线缠绕着,看头发长短应该是一个男人的,不过也有些女人的,两种头发掺混在一起。

  我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要大费周章把一缕头发藏在玉佛里面。

  忽然我眉头微微一皱,把头发放到鼻尖一闻,顿时有些诧异。

  好熟悉的味道,这头发上还残留着淡淡的香味,我似乎在什么地方闻到过这种味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