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十六章 沉龙香

  我凝视着手中的断发,忽然想到什么,转身推门而出,越千玲和萧连山还有陈捷跟在我身后,我记忆中有这头发上的香味,而且很熟悉,我快步向山顶走去,每次来这琴房都是晚上,桃林中的那间叫弦歌的房间依旧寂静漆黑。

  我走进房间目光落在香案上那个香炉之上,里面还有残留的香灰,我点燃香料盘膝坐在旁边,片刻功夫腾起袅袅香烟,我探头过去轻轻一闻,整个人一怔,连忙拿出断发果然上面的香味如出一辙。

  “这香料好特别……”

  “这叫沉龙香。”

  声音从屋外传来,我眉头一皱,这个声音不该出现在这里,更不该出现的这么早才对,我没有回头冷冷的问。

  “我记得说过,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离开书房。”

  “我也不想来,可现在不得不来。”言西月走进来,在他脸上看不见之前的恭敬,甚至没等我开口就坐在对面。

  我深吸一口气,对旁边站立的萧连山说。

  “你带千玲和陈捷先回去,这里用不着你们了。”

  我的语气冷漠无情,萧连山失望的摇摇头,拉着越千玲和陈捷想要走。

  “何必呢,你这么怕他们见到我,既然我能来,说明我已经没有顾忌了,他们走到任何地方结果都是一样的。”

  我和言西月对视,他说的话我听的懂,可又听不懂,萧连山或许还没明白,但越千玲好像有些疑惑,停在琴屋的门口默默看着我。

  言西月没有理会门口的人,伸出手轻轻扇动香炉上缭绕的香烟,很陶醉的闻了片刻。

  “沉龙香,沉香和龙涎精磨成粉调配而成,两者都是香料中的圣品,香味各有特色,沉香淡雅,龙涎浓郁,按说两者香路南辕北辙根本无法融汇在一起。”

  我没有说话静静等着言西月把话说下去,他今天能来这里,不用我问,他也会知无不言,只是我还是不明白,到底什么原因会让他这么快的说出来。

  “嬴政有头疾无法根治,全靠这沉龙香调息能暂时缓解,所以嬴政寝宫此香终日不绝。”

  “这头发……”我有些惊讶的看着手里的断发。“这头发上为什么会有沉龙香的味道?”

  “沉香和龙涎都是稀有之物,可还能得到,但这沉龙香调配极其精巧,多一丝香浓难平,少一丝香寡味杂,只有一人能调配出恰如其分的沉龙香。”言西月的目光也落在我手中的断发上。“能配得上沉龙香的人,世间只有嬴政……”

  我一怔,拿着断发的手微微一抖,迟疑了良久才诧异的问。

  “你是说……这断发是……是嬴政的?!”

  言西月默不作声的看着我,肯定的点点头,我眉头一皱,之前我一直在想放在玉佛里面的东西应该和九天隐龙决有关,可怎么也没想到,里面放着的竟然是嬴政的头发,或许是玉佛密闭千年,所以上面的香味一直残留在上面。

  “这缕断发是两个人的,一个是嬴政,另一个是谁?”我疑惑的问。

  “给嬴政做沉龙香的人。”

  “做沉龙香的人?!”我看着手中那漆黑的秀发明显是一个女子的。

  “沉龙香世间只有嬴政能配用,不是因为只有他才拥有这个香,而是能做出沉龙香的人只会为他一人而做。”言西月说到这里神情有些黯然。“此香惊世骇俗,不但香味经久不绝同时也能凝神静气,嬴政终日难离,可他并不知道此香是如何做成。”

  “怎么做的?”萧连山忽然好奇的问。

  “昔日干将莫邪采五山六合的金铁之精无法熔化,铁英不化,剑就无法铸成,莫邪纵身跳铸剑炉,以身祭炉炼成干将莫邪两把神兵……给嬴政做沉龙香的人发现只有自己的血能调和两种香味各异的香料,每日割腕滴血调香。”言西月目光从我手中断发上慢慢移到我脸上。“嬴政点的不是沉龙香,是这个做沉龙香人的命,嬴政不知道,因为为他做沉龙香的人并没打算告诉他。”

  “这个人是谁?”陈婕瞠目结舌的问。

  我看言西月的表情就知道,他并不打算告诉我,我再看看手里的断发。

  “为什么两个人的头发绑在一起?”

  “结发同心。”

  我一愣,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言西月惊讶的问。

  “做……做沉龙香的是一个女人?”

  言西月点点头,我有些慌乱的去看越千玲,秦一手告诉我嬴政身边唯一的女子就是被他封为帝后的安平公主羋子栖,从来没听说过还有其他女人,言西月说结发同心,我才恍然大悟这两缕断发绑在一起的意义,可为什么会放在玉佛里呢,玉佛是奉命带走纯金卧虎兵符的女子所做,她和这个做沉龙香的女人又是什么关系。

  我脑子里各种疑问和茫然,但只有一件事我可以肯定,言西月是知道所有一切的,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想过告诉我,如果不是因为我找打玉佛里面这缕断发,我相信他依旧会老实的呆在书房中,至少看上去会很安分的呆着。

  我把断发放在香案上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冷冷的说。

  “你在文物财神庙门口等我,当时我没猜到你是谁,言西月,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我终于知道你是谁,当然,你也知道我是谁。”

  言西月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很平静的样子看着我。

  “我见过武则天、上官婉儿还有魏雍和秦一手……哦,魏雍和秦一手到底叫什么,或者说你认识的时候他们叫什么,我并不知道,不过相信你们是认识的。”我抬着手指着门口的越千玲不慌不忙的说。“她就是安平公主芈子栖,你应该也知道。”

  言西月特意转过头盯着越千玲声音低沉的回答。

  “你成也她,败也她,楚虽三户,亡秦必楚,果真是应验了这句话,当初你就该听我的建议,杀了这个女人,你不听结果……”

  越千玲不知所措的看着言西月,迟疑的问。

  “你……你是谁?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他当然知道。”我淡淡一笑看着言西月说。“能谋略六国之人又岂是泛泛之辈,从我遇到你那刻开始你就在谋算,至于我在古玩店里巧遇的龙椅……怎么可能有如此巧合的事,应该也是你安排好的,你知道我会认出来,只是你没算到陈婕因为不知道那是金漆五龙龙椅,转手送给洪孝礼,并没有谁要见我,你带我去看建文帝的孤坟真正的目的是想让我知道另外三座明十四陵的下落,让我必须找回龙椅拿回里面的东西。”

  “看来我低估你璃,原来你早就知道。”言西月愉快的笑着,在他脸上再也看不到唯唯诺诺的表情。

  “可我一直不明白,既然龙椅一直都在你手上,你很想让我知道里面的秘密,为什么你不直接给我,反而要大费周章做这么多事呢?”

  “我拿不到!”

  “为什么?”

  “金漆五龙龙椅,四座明十四陵的秘密就隐藏在龙椅那五龙盘龙之上,化血点睛需要帝王之血。”言西月从容的回答。

  “呵呵,难怪……所以你会把龙椅留给我,为了不让我怀疑,故意当成废弃之物堆砌在一起,阴差阳错让陈婕送给了洪孝礼。”我意味深长的冷冷一笑。“你完全可以直接告诉我的,绕了这么大的圈子,开始我也没想明白你为什么会这样做,直到我去找容亦的时候你出现,你挑起我内心的杀戮我才反应过来一个很有意思的事。”

  “……”言西月有些不相信的看着我。“你真是在那个时候想明白的?”

  “我一直想知道这个黄爷是谁,之前我遇到苏冷月还有欧阳错他们,就知道黄爷不同凡响才对,容亦在陈婕的公寓抓了越千玲和萧连山,黄爷的目的是那尊翡翠雕像,既然已经得手又何必多此一举来招惹我。”我点点头不慌不忙的说。“容亦一个普通人没有丝毫过人之处,开始我一直想不明白像他这样的人,黄爷为什么会让他来要挟我。”

  “难道……难道这个姓黄的是故意这样做?”萧连山接过话很吃惊的问。

  我对言西月淡淡一笑心平气和的继续说。

  “你来找我,让我做回真正的自己,不要再被谁要挟,你明知道我一个人去找容亦,他人多势众我会寡不敌众,你就让我拿传国玉玺给你,传国玺是我的法器,上可封天下可镇阴鬼,你让我明白上面那八个字,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的含义,其实是在暗示我招阴兵。”

  “招阴兵?!”萧连山转头满脸怒火盯着言西月。“就是你这个王八蛋让我哥招阴兵的,你不知道我哥招阴兵会聚集魔性吗,心魔难平他会入魔的。”

  “他知道!”我很平静的笑着。“不过他还知道另外一件事。”

  “什么事?”萧连山急切的问。

  “他还知道千玲有七窍玲珑心,可以帮我克制魔性。”我深吸一口气目不转睛的看着对面的言西月冷冷的说。“你自始至终想害的那个人都不是我,而是越千玲,对吗,黄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