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十七章 昊穹剑

  我话音刚落,越千玲和萧连山不约而同大吃一惊的看着言西月,我依旧平静的微笑,言西月的嘴角缓缓翘起来从容淡定。

  “看来是我小瞧你了,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你继续说下去,我看看你到底明白了多少。”

  “容亦的存在是你特意留给我的礼物,你知道他会激怒我,在我去找他的时候,你突然出现,教我霸道之法让我做回真正的自己,可我手上没血腥无法激发心魔,而容亦就是你祭献给我最好的贡品。”我慢慢收起脸上的微笑直视着他。“我杀的人越多,激发的心魔就越大,而这正是你最想达到的目的。”

  “你既然一开始就知道,为什么还要去做呢?”言西月好奇的问。

  “我想看看你到底最终的目的是什么。”

  “现在知道了吗?”

  “当我回来后头疼难忍心绪大乱我就猜到你的意图。”我很冷静的点点头。“我心魔再起,千玲知道一定会帮我克制,她有七窍玲珑心能压制我的心魔,可之前我没沾染人命和血腥,所以千玲帮我克制对她无害,但我在地下室杀了那么多人,体内魔障有极重的怨念,如果让千玲触碰到我的身体,我会没事,可她却会深受其害,帮我克制的越多她就越危险,你想接我的手除掉千玲。”

  “呵呵,难怪你宁愿忍受巨疼也不愿意让她碰你。”言西月的表情多少有些失望。“我一直以为……”

  “你一直以为我是贪念魔性给我带来的满足感对吗?”我冷冷的问。

  言西月点点头,不置可否的注视着我没有说话。

  “你既然可以谋略六国,要谋算一个越千玲又岂非大事,如果让你知道我发现你的计谋,想必你还会想出更多的办法对付她。”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认真的说。“你为了确定你安排的计划故意来见我,你那个时候当然也明白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一定不会让你走,刚好,你可以留下来监视你的计划进展情况。”

  “这么说,你强留我在书房也是故意的。”言西月皱着眉头问。

  “当然,只有这样你才会安心,我也才能放心千玲和连山。”

  “呵呵,还真是难为你了,我一直在留意你的一举一动,居然还真让你瞒过去。”言西月说到这里一愣,回头看看萧连山转头诧异的问我。“那天你在这里打了他一巴掌……想必你早知道我跟着你,也是故意做给我看的吧。”

  “为什么你要想方设法除掉越千玲?”我很认真的问。

  “你和我都知道她是芈子栖,是唯一能克制你的人,只要她死了,就没人能阻止你,我是帮你除掉你唯一的敌人,难道不对吗?”

  “也对,不过你好像找错了人,我是秦雁回,不是你想找的人。”我回头看看越千玲淡淡一笑。“她是不是芈子栖不重要,在我眼里她是越千玲,是我承诺保护一辈子的女人,我不会容许任何人伤害她。”

  我看见越千玲身子微微一抖,或许是这半年来憋在心里的委屈和疑惑都释放出来,眼泪夺眶而出,一直用手紧紧捂着嘴,向我走过来。

  “雁回哥……你就是因为要保护我所以才变成这样……为什么不说。”

  越千玲伸出手想要拉我,我下意识避开。

  “别靠近我,你会吸收我体内的魔性,现在的你受不起的。”

  说完我看着言西月有些大为不解的问。

  “你想要除掉越千玲我还能理解,可那晚在这里躲在外面,因为我体内有杀戮的魔性,所以只要有戾气我都能感应到,当时你在外面,我明显感觉到好重的戾气,你为什么连萧连山也想杀。”

  “什么?当时你在外面想杀我?”萧连山很不解的盯着言西月问。“我招你还是惹你了,我都不认识你,就你这个样子还想杀我?”

  “不是他挡在你身前,你以为还你能活到现在?”言西月冷冷瞟了萧连山一眼。“你既然不相信我可以杀你,今天就试试。”

  “你还没回答我,萧连山和越千玲不一样,你为什么想要杀他?”

  言西月没有回答,看他的样子并不是所有的事他都想让我知道,我点点头诧异的问。

  “我之前认识的每一个人都在我面前回避明十四陵,你处心积虑想要我知道明十四陵的秘密,既然是这样,不如你告诉我,那四座明十四陵到底里面有什么?”

  “克制九天隐龙决法力的结界!”

  “……”我迟疑的想了半天,秦一手一直忌讳在我面前提起明十四陵墓,他能放我入世,却不愿意让我知道明十四陵的秘密,现在听言西月这么一说,顿时有些明白秦一手的心思。

  “你来这里无非是为了找遗失的九天隐龙决,就算你聚齐那四样神器,你学会的也是被克制的九天隐龙决。”言西月一本正经的对我说。“那结界是用你元阳所设,除了你任何人都无非破除,你想要取回通天彻地的法力,就必须毁掉这四座明十四陵。”

  我终于明白魏雍千方百计引我去大爷海的目的,他是要用我帮他毁掉其中一座结界,难怪秦一手不是魏雍的对手,去大爷海的时候我只有帝王之命,但并未真正入世,更没学过九天隐龙决,我毁掉了其中一座结界,让魏雍得到了青铜剑上九天隐龙决没有被克制的法力。

  “既然只有我才能破除,那我更不需要找到其他三座明十四陵,我只需要聚齐四件神器,学会里面的九天隐龙决完成我该做的事就可以了。”我不以为然的回答。

  “那是之前,在你没有毁掉其中一座的时候,结界是完整的,如今结界已经松动,只要拥有昊穹剑的人同样可以破除其他三座,并且拥有里面没有被克制的法力。”言西月面无表情的回答。

  “昊穹剑?”

  “就是那四件神器中的青铜剑,也是嬴政的佩剑,剑芒之下所向披靡,嬴政其实有两个法器,一个是你手中的传国玉玺,赦封幽冥镇慑阴鬼,十方幽冥俯首听命,而另一个就是昊穹剑,泰山斗天嬴政割血滴于剑身,剑指苍穹封退九天神众,因此昊穹剑上有嬴政的真血,持此剑形同嬴政亲临,同样可破除结界。”

  我刹那间有些惊慌,按照原来的计划,我们利用魏雍没有道法的三年时间聚齐四件神器,学会九天隐龙决就能打败他,可现在听言西月这么说才意识到我想的太简单,到现在我只拥有了八龙抱珠里面的九天隐龙决,纯金卧虎兵符和随侯珠没有半点线索。

  如果我在剩下的时间内学不会九天隐龙决,根本不可能是魏雍的对手,他会轻而易举的杀掉我,再从我身上吸取八龙抱珠里的法术,如果让魏雍知道其他三座封印结界的位置,他一定会用昊穹剑破除,到时候就再也没有人能阻止他了。

  “其他三座结界的地点还有谁知道?”我紧张的问。

  “只有修建的人才会知道,如果不是朱元璋留下线索,想必除了这个人没有谁会知道。”

  我长松了一口气,那四座明十四陵墓我现在已经知道是秦一手所修,魏雍连他签文最后两句都从秦一手口里问不出来,就更不用说这么重要的事,想必这也是魏雍迟迟没杀秦一手的原因。

  但是……

  既然只有秦一手知道这四处地点,那为什么我在阿珠那地洞的壁画中,也看见过模糊的标示,那已经无法分辨具体位置的红点分明就是明十四陵的位置,说明带走纯金卧虎兵符的女人也是知道的,这又是为什么了什么?

  很多事情我都无法想通,但最让我不明白的还是坐在对面的言西月。

  “既然你都开诚布公说了这么多,那我也不妨直言,你做这么多事,无非是想把我身体里潜藏的那个人引发出来,所以你不惜杀掉我身边每一个人,可事实上我因为怕你加害他们,只好将计就计跟着你的计划往下走,就算我暂时能瞒住里,为了激发我的魔性,你还会安排更多的人死在我手里,等到连我都无法控制魔性,你要的那个人就回来了,这不正是你想看到的结果,同时不用你安排,说不定我自己都会除掉越千玲,怎么看你这计划都天衣无缝,只是我想不明白两件事。”

  “第一件事,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今天会到这里来,对吗。”言西月很从容的表情。“第二件呢?我没想到第二件你打算问什么?”

  “第二件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就没担心我会杀了你?”

  言西月的目光从我身上移开,落到香案上的那缕头发上,重重叹了口气。

  “你们走吧,立刻离开泰国,永远也不要再回来,你是秦雁回也好,是他也好,对我来说现在已经不重要了,至于你问的第二件事,你问错了,不是我担心你会杀我,而是你应该担心我会不会杀你!”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