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十九章 言出必行

  在我认识的所有对手和敌人中,恐怕这个叫黄爷的应该是我提防最低的一个人,从第一个遇到的苏冷月到被我具五刑的容亦,似乎黄爷派出来没一个人都不值一提。

  可言西月说出这话以后,我才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目前而言我最大的对手是魏雍,我拼命的找寻遗失的四件神器,而言西月轻轻松松的将所有九天隐龙决摆在我面前。

  他应该是目前我遇到所有人里道法最高的人,我曾经以为他就是黄爷,可他仅仅是替黄爷做事的其中一个人,那黄爷到底有多厉害,能让学会最多九天隐龙决的言西月俯首听命。

  萧连山把我从地上搀扶起来,我将言西月留给我的那些竹简收好,回到琴屋里把之前放在香案上的断发拿回来,言西月所做的一切都是按照黄爷的安排在进行,可现在他明显违背了这个黄爷的计划,他甚至可以轻而易举的除掉我们,却选择放我们走。

  不管有什么原因,我都相信一定和手里的这缕断发有关。

  言西月给我们留了三个月时间,既然有了全部的九天隐龙决,我根本不用再去找其他三件遗落的神器,现在至关重要的反而是洪孝礼手中的金漆五龙龙椅。

  在洪达和洪进之间我选择了从洪进身上下手,本来关于计谋的事我打算让言西月帮我的,可如今我想只有靠自己了,洪家在泰国的根基实在是太稳,我想了好几天也没有想的最合适的办法,陈婕一直在帮我研究寻找可以利用的契机。

  越千玲估计是因为憋了半年没和我在一起,现在水落石出几乎是寸步不离的粘着我,如果不是我再三强调在找到彻底化解我体内魔障和怨念之前她不能靠近我,相信她会抱着我才对。

  至于萧连山,他是把事放在口上的人,从不往心里去,在琴屋里我说出真相后,他后来就给我说了一句话,是兄弟以后有什么事一起扛,然后又恢复了满脸的憨笑。

  言西月的出现打乱了我们所有的计划和安排,不过我还是挺感激他,不管结果怎么样,看着身边的越千玲、萧连山和陈婕,又回到之前风雨同舟生死与共的时候,这比什么都要重要。

  赵治带回来一摞资料,我让他暗中查洪孝礼的身体情况,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个道理在任何地方都好用,从资料上看和我根据洪孝礼面相推断出来的一样,洪孝礼身上有秘而不宣的重疾。

  良性脑肿瘤。

  这是赵治买回来的病历上诊断结果。

  “哥,这个洪孝礼既然有病为什么不治,他又不是缺钱,拖着早晚要出事啊。”萧连山大为不解的问。

  “良性就是没有恶化,配合治疗的话问题不大,可洪孝礼为什么不说出来呢?”越千玲也诧异的想不通。

  我看过洪孝礼的面相,富贵双全一生康平,没有横祸病厄之灾才对,既然他命中无此病劫,为什么会突然得这个病。

  陈婕兴冲冲从外面跑进来,一脸兴奋的样子,手里拿着一大张地图铺在书桌上。

  “洪孝礼有病瞒着不说,原因很简单,他是洪家的支柱,如果他有了病而且还是这么严重的病,主心骨都断了,他支撑起来的整个洪家事业还不倾塌啊,可见外景对洪孝礼有多看重,不过从另一个方面说,也不难看出,洪孝礼对他两个儿子都没多大的信心,估计是担心他生病的消息传出去,洪达和洪进压不住场面。”

  “就他一个人病了而已,难道天还会塌下来吗?”萧连山不以为然的问。

  “当然!还记得我上次让你们看的,黑板上不断变化的数字吗?”陈婕认真的回答。

  “记得,你说那些数字其实就是钱,叫股票。”

  “洪家的资产也是那些数字,而数字的高低都是由洪孝礼在支撑,外界一直对他有信心,所以洪家的股票价格一直都很稳定,居高不下。”

  “那……那既然我们知道洪孝礼生病的消息和证据。”越千玲想了想眼睛一亮说。“我们把这些透露出去,洪家的股票就会跌,我们就可以买进来,就像买那栋大楼一样,用不了多久洪家产业不都是我们的吗?”

  “理论上是这样,可洪家在泰国根深蒂固,饿死的骆驼比马大,虽然这个消息透露出去能拉低洪家股票,但想要全盘收购是不可能的。”陈婕的样子很认真一本正经的说。“而且这个消息要透露出去现在也太早,先留着以后有大用处,我现在已经找到了洪氏的破绽。”

  对于商业上的事我一窍不通,陈静说的胸有成竹,我连忙去看她铺在书桌上的地图,上面全是泰文我们几个都不明白陈婕所说的破绽在什么地方。

  陈婕指着地图中间的一处地方告诉我们,洪孝礼在泰国的生意很多,但最赚钱的莫过于地产项目,或许是有意想培养接班人,洪孝礼把洪氏企业下面的地产项目交给洪达和洪进在共同管理。

  而陈婕所指的地方正是这两人第一次开发的地产项目,投资巨大,因为洪孝礼向来诚信,这个地产开发项目几乎所有清线市民都知道,估计建成以后会非同凡响,洪孝礼把这个项目交给两个儿子很明显是在给他们树立威望。

  只是让陈婕想不明白的事,这个地产项目不管从规格还是质量甚至配套设施都完善的无可挑剔,想必洪孝礼在上面下足了功夫,可问题是这个地产项目是住宅楼盘,地段又是清线寸土寸金的黄金位置,按理说没一寸土地都应该合理利用起来才对。

  我们顺着陈婕手指的移动在地图上看见一处空地,面积不小紧挨着已经快要竣工的地产项目,按照陈婕之前所说的,这么大一块空地不利用开发出来,光秃秃的在地图上的确有些奇怪。

  “我查过洪孝礼的这个地产项目,所有地皮都是一起买的,但从申报的规划图纸上这个地方就是空出来的,也就是说从一开始洪孝礼就没打算利用这块土地,洪孝礼在泰国华人商界算是泰斗,以他的眼光和魄力,完全没道理留着一块黄金地段的空地不开发。”

  我皱着眉头来回在地图上看,或许是本能的缘故,我大多是看地图上所标示的建筑的风水,可不管怎么看,这里的风水说不好但也说不上有多坏,可见洪孝礼对风水堪舆之术并不崇尚,向他这样精明的人,留着这块空地一定有很特别的用途。

  “你刚才说找到了洪孝礼的破绽,难道就是这块空地?”我问陈婕。

  陈婕一本正经的点点头胸有成竹的对我说。

  “只要能买下这块空地,再加上洪孝礼的病历,我有把握在三个月之内收购整个洪氏企业,到时候,你就是泰国华人首富了。”

  我和越千玲还有萧连山瞠目结舌的对视一眼,不是我不相信陈婕的本事,只是她说的太轻松,毕竟洪孝礼在泰国经营这么多年,洪家也世代富贵,积累的财富可想而知。

  “就……就买下这块地就行了?”越千玲一脸诧异的问。

  “对,这块空地就是洪孝礼的破绽,只要这地到了我们手里,泰国首富的名字就不在是他了。”陈婕极其自信的回答。

  “我记得你之前说过,洪孝礼这个人言出必行,极其重信用,只要他答应的事就一定会做到。”我忽然转身问陈婕。

  “是啊,这是洪孝礼在泰国立足的根本,正因为如此所以他的威信极高,只要许诺,从不食言。”陈婕点点头回答。

  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慢慢拿出洪孝礼在古玩店交给我的那个金丝楠木的木料,还没等我开口陈婕兴高采烈的抢过去。

  “我怎么忘了还有这个东西,当时我不知道那堆废弃家具是龙椅,之所以擅自做主送给洪孝礼,就是想着洪家在泰国财雄势大,万一有一天能得到洪家帮忙,你们在泰国办事也顺利,不过现在不需要了,当然洪孝礼不是说日后只要拿这东西去找他,他就会答应你一个条件……”

  “对啊,让洪孝礼把那块地卖给我们不就成了,既然他言出必行,这个条件不过分嘛。”越千玲也笑起来。

  我揉着额头一脸苦笑,从陈婕手里接过金丝楠木说。

  “你们绕的是不是太远了,我又没想过什么泰国华人首富,我们的目标自始至终是金漆五龙龙椅,既然洪孝礼言出必行绝不食言,他如今欠我一个承诺,我要他空地干什么,我让他把龙椅还给我……或者让我们单独看看,想必他也不能拒绝啊。”

10条评论 to“第三卷 第三十九章 言出必行”

  1. 回复 2014/02/07

    迷离

    这个言西月究竟是谁吖?

    • 回复 2014/02/11

      李斯。

      • 回复 2014/02/15

        晞爷

        李斯是谁阿

        • 回复 2014/03/19

          Anonymous

          太监

    • 回复 2014/04/05

      风轨

      荀子的学生,法家的代表人物。

    • 回复 2014/04/17

      Anonymous

      李斯

  2. 回复 2014/03/28

    SB

    赵高是太监 李斯貌似不是太监

  3. 回复 2014/08/21

    柒柒

    拜托,李斯怎么可能是太监?他原本是吕不韦的家臣。后来辅佐秦始皇灭六国。是秦朝的丞相好么,→_→

  4. 回复 2014/11/08

    蚩尤

    老黄不是升天了吗,怎么又出现了

  5. 回复 2015/07/10

    黄爷

    我来大秦吕丞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