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十二章 一半家业

  我踉跄向后退一步,看着洪孝礼手中金漆五龙龙椅的最后一根金丝楠木烧成灰烬,我不怀疑洪孝礼说的话,来到这里我多半已经猜到他口中的先祖是谁。

  洪孝礼姓洪,应该是以洪武年号所取的名字,洪孝礼很务实的一个人,还没膨胀到修金銮殿自诩帝王的份上,能把无价之宝烧掉,可见他并不贪图这把象征权力的椅子,或者说他自己心里都清楚,他还配不上这把龙椅。

  果然我向金銮殿的高台看去,上面供奉的神位上清楚的写着。

  嗣天章道诚懿渊功观文扬武克仁笃孝让皇帝。

  这是朱允炆的谥号,洪孝礼就是逃难来暹罗朱允炆的后人。

  朱允炆的下落在明史中一直是一个秘,越千玲学考古的,如今看到这个神位很震惊的回头看看跪在地上的洪孝礼。

  “您……您是建文帝的后人?!”

  “先祖蒙难逃至暹罗,不愿提及前事,嘱后世改命姓洪,先祖唯一遗愿是找回金漆五龙龙椅,国破山河在洪家世代不忘祖训,孝礼尽己所能终圆了先祖遗愿。”洪孝礼注视着火盆中快要熄灭的火喃喃自语。

  朱允炆明明知道金漆五龙龙椅里面有其他三座明十四陵的线索,虽然他并不清楚真正的用途,可这三座宝藏里面的财富足够他东山再起卷土重来,但是听洪孝礼的话,朱允炆自始至终都没给后人提及过此事。

  我抬头看见大殿两边的对联。

  有梦难圆,尘世着魔迷木性。

  无风易醒,洞泉悟道静凡心。

  “这是?”我指着对联问洪孝礼。

  “先祖所书,也是洪家历代铭记的祖训,平淡是真凡事不持执念,富贵皇权都是过眼云烟无可眷恋。”

  我听完在心里重重叹了口气,朱允炆能留下这样的诗句,不难看出他当时的心境,洪孝礼倒是彻底的领悟了这对联上的意思,连龙椅都给朱允炆烧了。

  “您……您烧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萧连山蹲在洪孝礼面前心存侥幸的问。

  “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是一把金丝楠木的椅子,对于我来说是先祖的遗物,烧掉能有什么发现?”洪孝礼茫然的反问。

  “您真是?真是建文帝的后人?”陈婕忽然很认真的问。

  “亡国后人又怎么样,洪家行的端做得正,我扪心自问对得起先祖,又何怕承认。”洪孝礼被洪进从地上搀扶起来很正气的回答。

  陈婕居然笑了,而且还是当着洪孝礼的面,我有些尴尬的拉她衣角,人家悼念先祖看洪孝礼的样子庄重虔诚,我虽然心里极其失望,龙椅被毁唯一记录其他三座明十四陵秘密的线索也让洪孝礼给烧了,现在知情的只有秦一手,不过相信他一定不会告诉我。

  “您既然是建文帝后人,那您知不知道建文帝来暹罗的时候曾经和人定立过契约?”

  陈婕一脸期盼的问洪孝礼,她话一出口我才想起言西月曾经给我说过的事,只是对于钱财之物我并不放心上早已忘了。

  洪孝礼眉头一皱,吃惊的看着陈婕诧异的问。

  “先祖留下过契约,不过这是洪家机密之事,从不对外人提及,就连我两个儿子都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不知道,不过他知道。”陈婕指着我很轻松的笑着说。“他身上就有另一半契约。”

  洪孝礼眉头皱的更深,重新打量我一下。

  “你真有契约?!”

  我来这里是为了龙椅里面关于明十四陵的线索,既然龙椅已经被烧毁,其他的事也无足轻重,压根没想过什么契约,看洪孝礼这么问,无精打采的拿出言西月交给我的那半张契约和飞龙在天的玉把件。

  我看见洪孝礼手一抖,连忙走到大殿前面供奉的神位前,从旁边取出一个古朴精致的木盒,转身走到我面前,打开木盒从里面拿出一张和我手里相同样子的契约,和我的拼合在一起,果然是一张完整的契约。

  木盒里还放着一个玉把件,图形同样是飞龙在天,只不过一个龙头向左,一个龙头向右,洪孝礼仔细端详半天确认后吃惊的说。

  “先祖有遗命,日后谁能那出这两样东西,洪家家财一半赠予对方!”

  “一半?!”我目瞪口呆的看着洪孝礼大吃一惊。“不对啊,给我东西的人是说一成家产,怎么……怎么变成一半了?”

  “契约上的确是一成,不过先祖遗训当日落难暹罗,幸有高人相救,并指点迷津让先祖顿悟执念难求,高人许诺洪家世代富贵,先祖感恩戴德不忘提点之恩,富贵都是身外之物,没有高人也没有洪家今天,所以高人在遗训里把一成家产改成了一半。”

  洪孝礼把他手中的另外半张契约和玉把件交到我手里,豪气的说。

  “看来我和你还真是有缘,不但帮我找到龙椅,又有洪家契约凭证,想必你和洪家贵人颇有渊源,洪家守信是立足之本,明日我就安排人把一半家产转到你名下。”

  我半天没回过神,和越千玲、萧连山对视一眼,龙椅我没拿到,平白无故多了洪孝礼一半家产,至于到底有多少我不清楚,不过看陈婕笑的有多灿烂就明白应该会不少才对。

  不过此刻我对洪孝礼兑现的承诺并不敢兴趣,倒是很想知道他口中一直提及的高人是谁。

  洪孝礼把我们带到大殿前面,在神位的旁边有一幅黄纱遮掩的画像,洪孝礼轻轻拨开黄纱看着画像恭敬的说。

  “这是先祖所画,画中的人就是当日指点先祖的高人。”

  我仅看了一眼就愣在原地,画像中的女子我见过,在地洞的壁画上,正是带走纯金卧虎兵符的女子,言西月当时把契约和玉把件交给我的时候我本来打算问他的,可看他样子没打算告诉我。

  到现在始终有两件事我怎么都想不通,怎么会有人留下这份契约给我,还有许东正的死劫,怎么会有人就知道我能帮他渡劫,这两个人一个有财,一个有权,似乎帮助他们的人都在刻意为我铺路,如果我没猜错,帮许东正的贵人也应该是这名女子。

  她让洪家给我一成家产,让许东正给我二十万人马俯首听命,这样一来我在泰国就权势两全,可问题是,她为什么要帮我呢?

  但有一点我很明白,她知道我是谁,也算到我会来泰国,从她遇到朱允炆开始就在筹谋这一切,如果是这样,那她当然知道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纯金卧虎兵符,她是守护这件神器的人,绝对不应该想让我拿到才对,我越想越不明白,转身打算向洪孝礼告辞。

  “等会。”洪孝礼叫住我。“我向来言出必行,你今天到我这里来,想必还有其他事吧。”

  “……”我淡淡一笑摊着手有些无奈的说。“本来是有事的,不过现在没有了。”

  “当初我答应过你,只要拿回我刚才烧掉的那根金丝楠木,我会答应你一件事,只要不违法乱纪作奸犯科,我定不食言,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你说吧。”

  本来是向着拿金丝楠木单独看看龙椅的,既然都被烧毁了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需要洪孝礼帮忙的地方,正想开口谢绝,就听见越千玲抿着嘴欲言又止的说。

  “什么事都可以?”

  洪孝礼沉稳的点点头。

  越千玲迟疑了片刻,缓缓抬起手指着殿前琴几上的于归琴说。

  “能不能把这个送给我们?”

  越千玲声音很小,她不是落井下石的人,何况她这性子怎么看也不可能喜欢上音律这东西,我好奇的低声问。

  “你要这于归琴干什么?”

  “上次在琴屋因为误会你,连山砸了穆汐雪的琴,刚才听洪孝礼说,这于归和君悦是不可或缺的古琴,好像挺贵重的,如果不是穆汐雪帮你压制体内魔性,你现在都不知道怎么样了,我想拿于归琴赔给穆汐雪,之前的确是我误解她了。”

  “对啊,哥,当时我太冲动,还踩伤了她的手,千玲这么说我还记起来了,她救了你的命也就是救我的命,我还打算该她赔不是呢。”萧连山也点头说。

  其实我也有这样想过,不过这于归琴能放在这里,可见在洪孝礼心中的分量非比寻常,夺人所好我实在开不了这个口。

  等我还在犹豫,抬头看见洪孝礼小心翼翼捧着于归琴走到我面前,很舍不得的看了看深吸一口气说。

  “这琴是帝王之物,千金不换,可我难懂雅趣曾找人弹奏此琴,未闻天籁,或许我和此琴无缘,放在这地下深殿是埋没了,你送我龙椅,我就把这盏于归琴还送给你,我们算是两清了。”

1条评论 to“第三卷 第四十二章 一半家业”

  1. 回复 2014/02/26

    一克黄金

    比道士好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