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十三章 借阳寿

  从洪孝礼那儿回去后,我就让越千玲和萧连山开始收拾东西,言西月给我们留了三个月时间拿回龙椅,如今龙椅已毁留在这里已经没任何意义。

  萧连山和越千玲都问如果离开,纯金卧虎兵符怎么办,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来泰国一年多时间,始终没有任何关于卧虎兵符的线索,唯一寄予希望的玉佛里面却是一缕断发。

  言西月的实力绝非我能抗衡,他完全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掉我们,当日在山顶他放我们走,我看他眼神决绝虽然有一丝我不懂的顾虑,但我很清楚,时间一到他下次见我们的时候一定不会手下留情。

  这一年多时间唯一的收获是言西月给我的九天隐龙决,按理说我应该高兴才对,可等我看完所有的竹简才意识到,里面的东西深奥难明绝非一朝一夕可以悟透,我相信多给我点时间,或许我能参悟其中一些,可我现在最缺的恰恰就是时间。

  陈婕告诉我,洪孝礼竟然真按照约定,将一半家产转到我名下,她帮我算过,以我现在的财力实际上已经超过了洪孝礼,再加上赵治帮我打理的黑帮,连我自己都没想到,一年多的时间,我居然从了黑白两道最有权势的人。

  我告诉陈婕想要离开的想法,陈婕说想跟我们一起走,我摇头拒绝,前途吉凶难测,这不该是她要经历的东西,何况对于钱财运作我一窍不通,还需要一个帮我打理这一切的人,陈婕虽然很不情愿,最终还是答应留下来。

  至于许东正留给我的黑帮,我找到赵治,拿出那枚铜钱信物推倒他的面前,赵治算是忠义之人可托大事,我希望他能接手黑帮,可赵治想都没想又把铜钱推还给我,要让二十余万人臣服,还有内外八堂十六位大爷心甘情愿俯首听命,他直言自己做不到,在我杀了容亦后我在黑帮的威信无人能及,赵治告诉我,如果我现在交出铜钱信物,整个黑帮都会因为群龙无首而大乱。

  我权衡再三收回了信物,告诉赵治在我走后,继续由他打理黑帮。

  我交代完所有的事,让越千玲和萧连山等我,还有一件事我必须要办。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比如有人喜欢各色女人,有人喜欢权力,还有的人喜欢财富,而洪进却喜欢赌,刚好在清线所有大小赌场都是我的,所以要找到他并不难。

  我看到洪进的时候他正在拿着一副牌漫不经心的看着,面前的筹码推挤如山,他好像挺喜欢这种赢钱的感觉,以他的身份没人可以和他对赌,所以整张赌桌前就坐了他一个人,就连椅子也全撤走,但在他旁边却空了一把,好像是留给什么人的。

  洪进看到我先是愣了一下,很快又愚钝的笑起来。

  “秦先生鸿运当头还没恭喜你,如今你可是黑白两道炙手可热的大人物,外面都说我父亲是泰国华人首富,但现在这个首富的头衔想必应该由你来当了。”

  我来见洪进特意带上了萧连山,赌场里的人见我进去都站起身,我低头对赵治吩咐赌场所有的人都离开,不到片刻功夫偌大的赌场除了我和萧连山,还有对面的洪进空无一人。

  我拖了一把椅子坐到洪进的对面,指了指洪进旁边的空椅子对萧连山说。

  “你就坐到他旁边去。”

  洪进嘴角忽然扬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这位置不是留给人坐的,我劝你最好别坐这里。”

  萧连山从来不会质疑我说的话,根本没理会洪进,坐到他身边。

  “我看过洪孝礼的面相,富贵双气福泽绵长,一生康平连小灾小痛都少的很,更不用说是重病了,我之前一直想不明白他怎么会得重病,直到我那天见到你。”我直视着洪进面无表情的说。

  洪进看萧连山坐到他身边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身子靠在椅子上平静的回答。

  “秦先生我实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既然不知道我就慢慢给你说,今晚时间还长。”我转动着面前的一个筹码冷冷说。“我后来特意问过洪孝礼,他那间收藏室是谁弄的,他告诉我是你。”

  “父亲喜欢古玩收藏,我投其所好给他弄一间收藏室难道有错?”

  “这个没错,不过里面的摆设大有问题,收藏室窗口向西,窗边有红木桌,洪孝礼的房子本来是坐北朝南,你反开窗户向西,是颠倒阴阳,红木桌是红色,太阳西下从窗户照进了,红木反红光,桌上铜镜聚光反射进屋里,是阳宅大忌的白镜血光煞,血光小口伏尸缠,人在这样的房间久居必定会有血光之灾。”

  洪进嘴角的笑容有些不自然,换了一个姿势想了想回答。

  “我完全是按照房间合理性的摆设,不过都是进过我父亲满意后才放上去的,和我没什么关系,何况我真不知道秦先生说的这些是什么。”

  “不懂就听我说完。”我目不转睛的盯着有些不自然的洪进不慌不忙的继续说。“我在窗户上看见一串铜风铃,风铃本是化煞所用,可我见窗口风铃有八角,每一角都异常锋利尖锐,不管风铃怎么转动,总会有一角对着房中,风铃是铜制五行属金,而洪孝礼是木命之人,锐金克木主大凶。”

  “我……”

  “听就是了,没让你问。”还没等洪进开口,旁边的萧连山打断了他的话。

  “我在墙边看见左右各立放着古董花灯一盏,灯口的四个角下是银钩,吊着神态各异的孩童嬉戏银饰,和灯上的百子图相得益彰。”我接着继续对洪进继续说。“这灯架是明代器具,做工倒是精致,不过想必你也知道这灯架是用来干什么的,明代陪葬有埋床的习惯,这两盏灯架正是冥床旁边的摆设,先年买得死人床,清明家中长嗣亡,死人的床放在屋子里,家中长子会被刑克致死,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比你更希望你大哥洪达死的。”

  洪进的眉头微微一皱,很疑惑的看着我,然后下意识瞟着萧连山坐的位置,刚才愚钝的笑容已经荡然无存,狡黠的目光里透着阴冷。

  “灯架我是从别人手上买的,我只知道是古董,至于是什么用途我就不清楚了,何况我父亲也很喜欢。”

  “那是洪孝礼不知道灯架是用什么做的,灯口的四个角下是银钩,吊着神态各异的孩童嬉戏银饰,四同死,吊着的孩童身上如果我没猜错一定有洪达身上的东西,而灯上的百子图是用人皮所画,百子是白子,白发送子的意思,洪达好歹也是你大哥,你居然下得了手用这么歹毒的风水局来刑克他。”

  洪进有些坐不住,已经连续换了好几个姿势,一言不发的看着我。

  “至于供奉的玉观音,外面披了一件纯金丝衣,你也算是赶尽杀绝,佛像上面敢披这种东西,洪孝礼生你养你,到头来你这个畜生狼子野心连亲身父亲都不放过。”

  “哥,到底披的是什么东西?”

  “那是用死人头发和金丝掺混在一起编织的衣服,佛前污秽死人衣,家主卧床不在起!”

  萧连山眉头一皱,他性子急又嫉恶如仇,听我说了这么多,他就是再笨也能想到这都是洪进弄的,重重一巴掌打在洪进脸上。

  “你这个狼心狗肺的王八蛋,自己亲爹亲哥都要害,你她妈的就不该当人。”

  洪进被萧连山打懵了,估计是没想到萧连山敢打他,捂着脸怒不可遏的指着他,忽然洪进脸色一片煞白,另一只手捂着胸口样子很难受。

  我也没理会他,冷冷瞟了他一眼,拿起旁边的扑克牌漫不经心的的说。

  “至于那两幅古画,左边的是秋台点兵,右边的是松山藏虎,也是你刻意选好的位子,秋台点兵图里我仔细看过,里面兵甲手中兵戈残破,断金断斧剑为殃,画中将军握剑指的正是对面的藏虎,只不过松山藏虎挂的位置不偏不倚是西面,藏虎就是白虎,白虎猖狂遇兵戈必弑主。”

  “原来你故意说那副画是假的。”洪进心有不甘的说。

  “就算我说这些你都不承认,也没关系。”我指着萧连山坐着的位置冷冷说。“我见到你就感觉你身上阴气太重,而洪孝礼血虚气弱我就怀疑被人下了邪术,今天见你旁边空一个位置,你果然在养小鬼。”

  “你……你知道我养小鬼。”洪进说到一半面色苍白极其痛苦的说。“为什么他坐没有事,反而是我被反噬?”

  “他,他能统御阴兵,麾下百万亡魂,还会怕你养的小鬼?鬼见到他躲都来不及,还敢反噬他。”我一边说一边洗好手中的扑克牌。“你让养的小鬼附在洪孝礼的身上,难怪他会得重病,你做这么多无非是想夺家产,不惜弑父杀兄,洪孝礼一诺千金与人为善,就连你家先祖也知道富贵如浮云,怎么就养了你这个狼子野心的畜生。”

  我把洗好的扑克牌放在洪进的面前。

  “按理说你这样的人我不应该放过,可洪孝礼这一辈子行善积德言出必行光明磊落,我不想他到头为你这个畜生伤心,今天我不杀你,在这些牌里随便抽一张,你可以不抽,不过你养的小鬼现在就趴在你背上,会有什么后果你比我清楚。”

  养小鬼是邪术,方法虽然有很多,但都必须用血来养,因为强留小鬼魂魄在法界之外,一旦小鬼不听使唤怨念极重,会反噬主人,因为萧连山占了小鬼的位置,小鬼害怕萧连山只有报复在洪进身上,他是养小鬼的人,当然知道触怒小鬼的后果。

  迟疑了一下从我给他的牌里抽了一张。

  牌面是四。

  我把牌接过来抓过洪进的手,用牌的棱角割破他手指,在牌上画好符咒,松开他的手,还没等洪进反应过来将牌重重贴在他脑门上,我看见洪进长松了一口气,面色比刚才好了很多。

  “我刚才帮你把养的小鬼超度了,不过你最好不要再心存歹念,你抽的牌是四,我借了你四十年阳寿给洪孝礼和洪达,如今你父子三人同寿连心,你最好祈祷他们长命百岁,否则如果因为你再用邪法加害,先报在你身,折寿破命你先替他们挡着。”

1条评论 to“第三卷 第四十三章 借阳寿”

  1. 回复 2014/02/26

    一克黄金

    精彩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