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十五章 镜子中的人

  本想着要离开,或许以后再也见不到穆汐雪,想留在那间叫弦歌的琴屋听她操琴到天亮的,可穆汐雪告诉我们白厌畏寒,山顶夜冷风急怕耽误了药性,喝完最后一杯茶穆汐雪起身送我们离开。

  我本想再和她说些什么,等我回头她已经关上门,忽然想起我又忘了问她所弹的琴曲叫什么,甚至到现在我都还没感谢她帮我压制心魔,至于为什么她变成一头白发我终究没想明白。

  下山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林中的琴屋,心中莫名的伤感,不知道是为了穆汐雪还是为了我自己,越千玲走到我身边柔声说。

  “走吧,等有机会我们再回这里来,如果我们还能回来的话……”

  我深吸一口气默默的点点头,慢慢向山下走去,回去后一夜无法安睡,穆汐雪告诉过我们,第一晚会奇痒无比但千万要忍住不要抓挠,白厌畏寒也畏光,所以第一天不能见阳光。

  我们找来纱布包在脸上,像一个白粽子,等到天亮的时候果然脸上不再痒了,陈婕赶来送我们走,一进屋看见我们三个这样吓了一打跳。

  赵治进来的表情和陈婕一模一样,足足愣了半分钟。

  “你们这是干什么?”

  我把昨晚的事告诉了陈婕和赵治,如果真能暂时改变容貌,至少不担心被人认出来。

  “山顶?有弹琴的女人?”赵治皱着眉头很诧异的问。“昨晚真的看见那琴屋有人?”

  我点点头,看赵治的表情很奇怪,问他怎么了。

  “上次您说在山顶看见过人,我特意上去过,可上面什么都没有,就一间房子,至于您说的桃林我就更没看见了,上面光秃秃的一片。”

  “怎么可能,那么大一片桃林你都没看见?”萧连山对着镜子照,脸上全是纱布除了眼睛什么都看不见。

  “对啊,就算你认不出是桃林,桃花总该见过啊,那满山的桃花,闻也能闻见,你怎么就看不见呢。”我不以为然的笑着,不过他们都看不见。

  赵治还想说什么,被陈婕打断很兴奋的样子。

  “就是说,你们取下纱布的时候就变成另外一个人的摸样了?”

  “听穆汐雪说是这样的。”越千玲的声音没多少底气,昨晚回来我就发现她心神不定,我猜她毕竟是女生,好好的一张脸给换了,而且换成什么样也不知道。

  “那就好。”

  “好?你来试试。”萧连山摸着满脸的纱布说。

  “你们之前不是没想好去什么地方嘛,现在不用想了。”陈婕一本正经的说。

  “去什么地方?”我问。

  “回国啊。”

  我又在陈婕脸上看见了轻松和从容,每次看到她这样的表情我就会暗暗害怕,她没心没肺我们都领教过,好像在她眼里就不存在担忧和顾虑这两样东西。

  “前几天我收到国内发来的邀请函,邀请泰国华人商会参加考察和投资,当时想着你们也回不去所以没给你们说。”陈婕一本正经的对我们说。“既然你们现在换了脸,那就是没人认识你们,刚好借这个机会回去,反正也没人能认出你们来,不是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嘛!”

  我想了想陈婕的话也有几分道理,我们出来是为了找那三件神器,目的是学九天隐龙决,既然言西月已经给了我所有的,就不用再找了,言西月不让我们留在这里,回去或许是最好的选择,就如同陈婕说的那样反正也没人能认出我们来。

  我和魏雍都只学了一部分九天隐龙决,就算他毁掉大爷海的明十四陵拥有了部分没被克制的法力,但只要我认真参悟言西月给我竹简,我未必会输给魏雍。

  我转头问越千玲和萧连山的意思,他们想了想都赞同,赵治还在一旁诧异的想着什么,我让他立刻安排车,陈婕所说的泰国华人商会已经出发了,我必须赶去和他们汇合,这样不容易引起别人怀疑。

  时间定在当晚出发,赵治安排好船送我们回去,陈婕已经确定泰国华人商会去的是海南,只比我们早出发两天,算时间我们应该可以赶上。

  陈婕送我们去码头,一路上萧连山的手都不老实,不停摸自己的脸,度日如年的样子,好不容易熬到晚上,他就开始拆自己脸上的纱布。

  我连忙阻止,萧连山不以为然的对我说。

  “穆汐雪说了,一天之后就会没事,现在已经一天了,头上缠着这么多纱布我实在受不了,脸变成啥样子也无所谓了,我先拆,如果我成怪物了,我现在就回去找她算账去。”

  萧连山一边说一边拆纱布,生怕我阻止他似的,等他把脸上的纱布全取下来,我和越千玲还有陈婕都安静了,萧连山看我们一言不发的看着他,样子有些着急。

  “说句话啊,我现在什么样子。”

  陈婕瞠目结舌的走过去,像看怪物一样看着萧连山,最后用手戳了戳他的脸惊讶的问。

  “这……你们喝的是什么茶,我也要喝,真变了,我都认不出来。”

  我面前的萧连山我也认不出来,和之前的完全不一样,那个叫白厌的虫真的好神奇,萧连山完全换了一副脸,剑眉虎眼五官刚直看上去更加豪雄。

  看萧连山催的急,陈婕连忙找出镜子递给他,萧连山接过去照了半天,呲牙咧嘴的笑了。

  “虽然没之前的好看,不过这个也成,我喜欢这眉毛,呵呵。”

  我看旁边的越千玲已经按捺不住了,看见萧连山变了一个人似的,也没问我就自个开始拆纱布,我过去看萧连山的脸,陈婕去帮她的忙。

  “哇!千玲,你好漂亮,我也要喝这个茶。”

  我身后是陈婕兴奋异常的惊叹声,我不以为然的回头瞟了一眼,顿时整个人如同被雷击般站立在原地。

  越千玲抿着嘴看着镜子,似乎对现在的样子很满意,看见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很茫然的问。

  “怎么了?”

  我对面的女子清亮含情的凌波目,含丹如花的樱桃唇,肤若凝脂,眉似墨描,那容貌正如同陈婕说的那样,一种无法用言语描绘的美,那张脸婉约柔媚眉目之间流动的是典雅和蕙秀,透着一股古典的高贵。

  这张脸我见过!

  在地洞的壁画上,那个站立将纯金卧虎兵符交给女子的人就是这个样子。

  这是芈子栖的脸!

  我有些恍惚的走过去,更加的确定,我甚至想抬手去触摸着陌生而熟悉的脸颊,我看见这脸的那一刻,我很确信自己没有看错,脑子里有模糊的记忆在一闪而过,但每一幅画面中都有这张脸的存在,确切的说,是芈子栖的存在。

  我蠕动着喉结,他们看我震惊的样子,都面面相觑走过来问我怎么了。

  穆汐雪怎么会知道芈子栖的样子,我突然慌乱的撕扯着脸上的纱布,然后一把抢过陈婕手中的镜子,迟疑了一下,缓慢的照着我现在的脸。

  镜子中的那张脸五官宛如刀刻般坚毅庄重,龙目高鼻不怒自威,这才是真正的帝王之相,我仅仅看了一眼就分辨出来,如同我看见越千玲那张脸一眼,镜中的这张脸我同样的熟悉,或许这才是真正的那个我。

  秦一手的那些古书中有关于嬴政样子的描述。

  秦王为人,蜂准,长目,鸷鸟膺,豹声,少恩而虎狼心……

  哐当!

  我手中的镜子掉落在地上,嘴角不由自主蠕动几下。

  穆汐雪给我的是秦王嬴政的脸。

  赵治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我猜如果不是他事先知道我们会换脸,他一定会很茫然,不过他现在什么有更想不明白的事。

  “您早上说山顶满山桃林都开着桃花?”

  我从震惊中慢慢回过神,还是有很多事想不明白,对赵志点点头。

  “不可能啊,现在是六月,你们见过六月有桃花的吗?”赵治很吃惊的继续说。“而且,我特意又上山顶去看了,根本没什么桃林,您是不是记错了?”

  我再次一怔,穆汐雪怎么会知道芈子栖和嬴政长什么样?如果她能给我们换脸,同样也可以给她自己换……

  赵治说的对,现在是六月不可能有桃花,可我们分明能看见,赵治却看不见,那只说明我一直都没发现,山顶的一切只不过是道法中的四象幻阵,这就是为什么只有我能见到穆汐雪,而从来没有其他人能看见,其实她一直都在那里,只不过我看不见而已,除了九天隐龙决我实在想不出第二种,我明明可以和九天隐龙决产生共鸣,却一直感应不到,好强大的道法。

  认识芈子栖和嬴政,又会道法的女子!

  我转身急步走去,身后是越千玲不解的喊声。

  “你去什么地方?”

  “去拿纯金卧虎兵符!”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